根在東方 第67章 隔牆有耳(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67章 隔牆有耳



    張艷親了口信章就出了家門,急匆匆地往書房走去,剛走到半道,踫見了衛稷,衛稷笑著問,“二嫂,你這火急火燎地要去哪兒?要我幫忙嗎?”

    張艷看時間已經很緊了,沒工夫跟衛稷閑嘮嗑,就沒有停下來,大聲說道,“衛稷,我去後院有點急事,回頭再跟你聊。”

    衛稷看著張艷急匆匆的背影,好奇心就上來了,上次她偷看到張艷和仁章在書房里約會,搞得自己想義章想了好幾天,張艷剛結婚就一個人慌里慌張地往後院跑,肯定有情況,衛稷就偷偷地跟在後面想探個竟究。

    張艷一路疾走來到柴火房的北門,她撥開門閂伸頭向後街張望,看見爺爺拄著拐杖正顫悠悠地向北門走來,張艷真想迎上前攙著爺爺,但想到爺爺跟柳老爹是秘密會面,只好忍住沖動,虛掩著門靜靜地等著,張祿見柳家大院的北門虛掩著,就知道這是柳老爹故意給自己留的門,他朝四周看了看沒人,就推門走了進來,突然背後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腰,張祿回頭一看是自己的乖孫女張艷,樂得胡子亂顫。

    張艷關好門,挽著張祿的胳膊,俏皮地說道,“爺爺,看你走後門輕車熟路的樣子,就知道你以前是柳家大院的常客。”張祿親昵地摸了下著張艷俊俏的臉蛋,感慨萬千地說道,“艷,這兒是爺爺的老東家,何止輕車熟路,我閉著眼都能摸出這兒的一草一木,只可惜走的是後門。”

    張艷信誓旦旦地對張祿說道,“爺爺,您放心,總有一天我一定讓您昂首挺胸地從大門進出柳家大院,不再這樣卑微。”

    張祿還是毫不介意地說,“小艷,只要我能跟柳老爹言歸于好,渙然冰釋,比啥都重要,面子是自己掙得,我知道我的乖孫女有這個能力,現在整個雙柳村的人都在夸稱你,說你現在是柳家大院的穆桂英,是柳老爹的掌上明珠,爺爺听了比喝香油都高興。”

    “爺爺,咱倆就不要在這兒扯閑篇了,我公爹已經在書房候你多時了!”

    張祿點點頭,收起了笑容,神情自若地向柳老爹的書房走去。衛稷躲在馬廄的石槽後面看得清清楚楚,心想張祿跟柳家大院斷交已經二十多年了,昨天張艷成親這麼重要的日子都不來,今天卻偷偷摸摸地從後門進來,看樣子是要去柳老爹書房,這老頭子肯定不是來和張艷私會的,因為張艷後天就回娘家了,那麼他會跟誰見面呢?衛稷不敢跟進書房的四合院了,上次是因為自己清楚,仁章和張艷在書房約會才敢大膽地溜進去偷听,現在不一樣了,里面至少有三個人,衛稷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大哥忠章的分析,頓時恍然大悟,張祿這是來和柳老爹見面,柳老爹考慮到張祿跟柳家大院的宿怨不方便公開會面,就用張艷來牽線搭橋,安排在書房私會,柳老爹會和張祿談什麼呢?會不會跟三哥義章有關呢?衛稷對柳家大院唯一關心的就是義章,想到義章,衛稷的勇氣就上來了,為了義章上刀山下火海她都能干,于是衛稷又偷偷地向書房潛伏,還沒到書房的院門口,就看見愛稻和仁章拎著食盒從前院向書房走來,衛稷趕緊躲到白果樹後面,愛稻和仁章進去後不一會兒就走了出來。

    衛稷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躡手躡腳地貓著腰遛進四合院,貼著牆根來到了書房的窗戶底下,用手指添了口唾沫在窗欞紙上洇濕出一個小洞,眯著一只眼往里瞅,果不然,屋里站著柳老爹、張祿、張艷三個人,奇怪的是柳老爹後背著雙手,背部對著書房的門口,也就是說根本沒面對張祿,而張祿一動不動地看著柳老爹的背影,張艷在整理書桌上愛稻和仁章剛送來的菜肴,柳老爹後背的雙手突然張開,右手里顯露出一塊品相精美的白玉腰牌,張祿見到白玉腰牌,霎時大驚失色,立馬雙膝跪地,失聲慟哭,哭聲尤為淒涼,嚇得張艷趕緊去攙扶張祿,張祿把張艷一把推開,嘴里大聲說道,“文德少爺,罪僕張祿向你謝罪,我這把老骨頭能活到今天,已是你法外開恩,只求你日後對張艷依然寵愛,她是真心嫁到柳家大院的,也是全心想伺候你的!”

    衛稷驚得差點喊出聲來,平日頗具仙風道骨的張老爺子竟然當著孫女的面給柳老爹下跪謝罪,而且是情真意切,絕非逼迫,衛稷百思不得其解,只見張艷也撲通一聲給柳老爹跪下了,哭著說道,“爹,我不知道我爺爺那里得罪你老人家了,你若不寬宥他,張艷願替爺爺以死謝罪!”

    柳老爹這才轉過身來,衛稷發現柳老爹也是淚流滿面,柳老爹把腰牌放進口袋伸手把張艷拉了起來,握著張艷的雙手深情地說道,“小艷,爹告訴你,柳張倆家的恩怨跟你無絲毫的牽絆,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兒媳,是柳家大院不二的女主人,但正因為這樣,我才要和你爺爺面談,推心置腹地談,兩個真正男人之間的談話,我和你爺爺都信任你寵愛你才讓你留下,從現在起,你只管認真听著就是,其他一句話也不要再說!”

    說完後,柳老爹也撲通給張祿跪了下來,張祿急忙說道,“文德少爺,使不得,你是主子,是我張家一門的救命恩人,你不必陪我跪著,你這樣更讓我這張老臉無處安放!”柳老爹擦了把眼淚,兩手扶著張祿的肩膀斬釘截鐵地說道,“張老爺子,一報還一報,你這一跪這一懺悔都還清了以前所有的情債,我這一跪是感謝你對我父親大人的多次救命之恩,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跪求你說出真相,讓我父子在有生之年能夠見上一面!”說著掏出腰牌放到張祿手里,張祿看著白玉腰牌禁不住老淚縱橫,他伏在柳老爹的肩膀上,痛苦地說道,“文德少爺,我已是行將就木之人,常言講,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之過錯絕非有意為之,即使如此也難辭其咎,你如此寬宏大量,我定當肝膽相照,舍棄這一老命也要幫你父子團圓!”

    衛稷听到這兒,汗毛都豎立起來,若非親耳所聞,死去多年的柳衍祖竟然還活在人世,令人難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張祿和柳老爹都是德高望重之人,倆人如此真情流露,接下來倆人要談的事情肯定非同一般,她不敢再听下去了,如此機密的事情一旦被柳老爹發現自己在偷听,後果不堪設想,衛稷屏住呼吸又悄無聲息離開了書房,她顧不得路上的冰雪撒腿就往家跑,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了家門,柳文正已經走著去縣城上班了,衛稷徑直跑進自己的臥室躺到炕上,感覺心髒還在咚咚地撞擊著自己的胸膛,心想今天的所見所聞必須爛到肚子里,就是見到三哥也不能透露出半點信息,這時又听見隔壁炕上傳來的混雜不清的呻 吟聲,忠章只要沒事就玩弄林綺,林綺又不敢反抗,只能像木偶一樣任由忠章擺布,每每听見這種聲音衛稷就心煩意燥,就想象著義章在撫弄自己,衛稷蒙上被子,手不由自主地伸進了自己的胸前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