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65章 懷瑾握瑜(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65章 懷瑾握瑜



    張艷從院子里走出來朝柳老爹大聲喊道,“爹,娘,這大冷天的,你倆站在外面干啥?有話回家說嘛。”

    柳老爹答應一聲,拎起那筐大白菜就往家走,張艷趕緊跑上前,伸手要跟柳老爹一塊抬,柳老爹輕聲說道,“小艷,你還是歇著吧,路滑別閃著。”

    柳老娘也說,“閨女,讓你爹自己弄就行,他有的是蠻力氣。”張艷挽著柳老娘的胳膊跟在柳老爹的後面,柳老娘摸著張艷的肚子,笑著說,“我和你爹盼孫子都睡不著覺,這下可放心了!”

    張艷嬌羞地說,“娘,我和仁章才成親一天,你二老就著急了,讓外人知道,不笑掉大牙才怪呢!”張艷和柳老娘邊走邊說,眼楮始終沒離開過柳老爹那偉岸的背影。

    柳老爹進屋放下白菜,見信章還沒起床,一摸被窩,濕漉漉的尿了一大片,朝著信章的屁股就是一巴掌,信章一 轆,翻身就爬了起來,看見柳老爹瞪著自己,知道自己又闖禍了,把被窩給尿了,裂開嘴就大哭起來。

    柳老娘和張艷聞訊跑了過來,信章光著屁股站在炕角怯生生地看著柳老爹哭,張艷趕緊給信章穿棉褲棉襖,眼角偷瞄著柳老爹,見他怒氣未消,就輕聲細語地埋怨道,“爹,你不能因為信章尿炕就不問青紅皂白地揍他,信章因為昨天鬧洞房耍到半夜才睡的覺,睡得太沉,一不小心才尿炕的,這是有情可原嘛。”小信章見張艷替他講情,哭得更凶了,柳老爹也不理睬轉身出了西屋,柳老娘把尿的被褥撤下來,用手指頭戳著信章的腦門說,“小祖宗,你還有臉哭,這下雪天的,你把被褥尿成這樣,你爹打你一巴掌是輕的,你說今晚咱仨怎麼睡?就你這樣的,還纏著跟你大嫂睡?做夢吧!”

    張艷笑著說,“娘,今晚我就摟著信章睡,我才不怕信章尿炕呢。”

    信章听了,破涕為笑,跟張艷比劃了一通。

    “娘,信章說啥?”

    柳老娘苦笑著說道,“信章說你和他二哥義章一樣疼他,大哥仁章不疼他,你和義章才應該是倆口子。”

    張艷听了咯咯笑了起來,她也用手指頭戳著信章的腦門說,“小弟,你這是亂點鴛鴦譜,你大哥听了就不會同意我摟著你睡覺了,以後可不能胡說了。”

    柳老娘把尿濕的被褥放在煤爐旁的凳子上烤,突然長吁短嘆起來,張艷抱著信章坐到炕沿上,關心地問柳老娘,“娘,你怎麼了?有啥愁事嗎?”

    柳老娘又嘆了口氣,對張艷說道,“閨女呀,都說兒大不由娘,仁章是個孝順的孩子,義章呢也孝順,但心氣太高,好幾年之前就想離家參軍,走了好幾次都被我的眼淚給勾了回來,這次抗美援朝,他和你爹兩人聯合起來對付我一個人,死活就要去打仗,本來老三禮章這些年就下落不明,你說義章再有個好歹讓我怎麼活?我也明白保家衛國的大道理,義章也確實是塊帶兵打仗的料,但為娘的就是放心不下,老是在夢里夢見他不是受傷了,就是生病了,哭著喊著找我。仁章再沒本事,我能天天看到他呀,義章呢?他倒本事大了,跟你爹年輕時一模一樣,你爹年輕時候雖然沒當過兵,那是因為柳家大院確實離不開他,但即使這樣,他也沒閑著,幾年的時間就搞了七八艘貨船領著上百號人跑海運,錢是賺了不少,但那些錢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賺來的,海上風急浪高不說,光是兵荒馬亂就要人命,我听你爹手下的人說,你爹好幾次被海盜劫船,每次都是險象環生差點喪命,義章稍大點就要跟著你爹跑船,你爹死活沒答應,這一點我對你爹特別滿意,義章跑不成船,就拼命地干活,扛麻袋壓得兩個肩膀起了厚厚的一層繭子,衛稷和厚章也跟著幫忙,現在義章去朝鮮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寫個信回來報個平安。”

    “娘,俺爹跑船的事我是听我爺爺說的,那些年我天天跟仁章在一起玩,怎麼沒听仁章說過呢?”

    “要不說,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嘛,仁章和義章的性格恰好相反,仁章的性格隨我,他話很多,但說不到點子上,義章話很少,但愛琢磨事。你爹那些年跑船,說到底就是走私,以食鹽為主,偶爾也有槍支彈藥,都是半夜裝卸貨,有的時候為了躲避官府搜捕,在海上漂泊幾天也是常事,不要說仁章不知道,就是大院里的幾個長輩都不知道,你爹做事就是謹慎,義章這點跟他爹一樣樣的,他做的很多事,你一輩子都別想知道,義章表面看大咧咧地,其實心特別細,你爹跑海運沒幾天就被義章發現了,他不動聲色地跟蹤幾次,就跟你爹攤牌了,還有衛稷和厚章,從小就跟著義章,比跟忠章還親,義章說啥听啥,我記得特別清楚,有一年,忠章在胡同里糾纏你蕙蘭姨,被義章、衛稷、厚章三人撞見了,義章把忠章揍得鼻青臉腫,他口口聲聲地求衛稷和厚章幫忙,倆人就像沒听似的,你蕙蘭姨跟我講得時候她自己都笑出了眼淚,說義章心眼太多了,讓親兄弟都能形同陌路。仁章那有這些本事呀?他只知道在地里好好干活,孝敬我和你爹,對弟弟妹妹也特別好,他不是不親信章,仁章好干淨,他就是嫌棄信章埋汰,幾個兒子我都喜歡,但要說最喜歡的,還是老大仁章,你爹呢,他特別偏愛義章,其他四個兒子都挨過他的揍,昨天吃飯時,智章不是說義章從小就喝酒嘛,智章說的沒錯,家里來了客人,你爹都會讓義章陪客,平時沒事了,倆人在書房一待就是半天,也不知道倆人有啥好說的,現在你爹對你就像當年對義章一樣,這誰都能看出來,他跟我說過,他一心想把你培養成柳家大院的接班人,這樣外面有義章闖蕩,家里有你操持,柳家大院才能興旺發達,你爹有些事瞞著我,但這些大事他都會跟我交底,比如說今天中午請你爺爺來吃飯這件事,你爹安排得就滴水不漏,為什麼安排在書房?為什麼只要你作陪?你爹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做出的決定,閨女,你用心跟著你爹學,勤往書房跑著點,你爹常給孩子們講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柳家大院以後可就指望你了。”

    張艷和信章都听得很認真,張艷心里很感慨,同樣是姊妹,柳老娘說話辦事很有章法和分寸,而王蕙蘭卻正好相反,天真得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就像仁章和義章似的,一樣的成長環境卻造就出完全不同的人生,她心里更仰慕柳老爹了,做了那麼多驚天動地的大事卻一點也不張揚,並且不動聲色地就能處理好各種復雜的關系。

    “仁章娘,別光嘮嗑了,徽章他娘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出啥事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剛才大愛慌慌張張地跑來告訴我,徽章他娘喝農藥了,應該問題不大,你去看看吧,這種事我不好出面。”仁章娘圍上頭巾急匆匆地走了。

    信章看見柳老爹,嚇得轉頭往張艷懷里鑽,柳老爹笑著逗他,“信章,爹交給你個任務,完成好的話,你尿炕的事,爹就既往不咎了。”

    信章騰得坐了起來,問啥任務。

    “信章,信章,就是送信的嘛!馬上把這封信送給你大嫂的爺爺,也就是後街那個白胡子老頭,認得家門嗎?”

    信章點點頭,從張艷懷里跳下來,接過信,向柳老爹敬了個軍禮轉身就要跑,張艷一把抓住他,悉心地給信章戴上棉帽子,圍上圍脖,然後柔聲地囑咐道,“信章,要把爹的信交給爺爺,白胡子的爺爺,記住了嗎?路上有冰雪,慢點跑。”信章點點頭,轉身跑出西屋。

    柳老爹關心地問,“小艷,早晨叔婆沒嚇著你吧?”

    張艷學著蕙蘭平時跟柳老爹胡鬧的樣子,她俏皮地拿起柳老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天真無邪地說道,“爹,你自己摸摸嘛,現在還心有余悸呢。”

    柳老爹把手掙開,一臉嚴肅地批評道,“小艷,你可不能像你蕙蘭姨那樣不分場合地跟我胡鬧,這哪里像個大嫂的樣子?亂彈琴!”

    張艷抿著嘴忍著沒笑出聲來,若有所思地問道,“爹,蕙蘭姨整天不分場合地跟你胡鬧,為什麼就沒有一點流言蜚語?並且我世寶哥好像一點也不吃醋,為什麼?”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我寵愛蕙蘭和你,當然還有義章,天下皆知,蕙蘭能力確實有限,但天真爛漫給我無數慰藉,表面是我讓茫 翟蚴俏業暮煆罩﹤海《悖 庠材詵劍 氖潛碭樟沂搶錚 獾閌悄愫湍愎霉萌謀局是穡 腋隳鎪倒 掖笤旱奈蠢矗 飪懇逭倫鶯崽煜掄嶠 劍 誑磕惴隼閑 濁詡蟪旨遙 懍┬揮辛 鄭 也拍 坪昧掖笤赫 醮蟠 畝媯 愫鴕逭戮褪俏業淖蟀蠐冶郟 業男母梗 詮 謁劍 蘅珊穹牽 侵揮邢勰降男模 揮性煲Д牡  br />
    張艷听得熱血沸騰,女為悅己者容,士為知己者死,自己縱有芳華絕代的容顏,更願意追隨柳老爹甘受驅使!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