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54章 人心莫測(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54章 人心莫測



    張艷在柳家大院吃過午飯,柳仁章送她回家,倆人破天荒地手拉手走在大街小巷上,村里的孩童跟在倆人身後,起哄著,“羞羞羞,還沒成親就拉手。”街坊們也議論紛紛,“大家看,仁章跟張艷好般配喲,看樣子柳家大院快要擺喜宴了,這下老張家可算在雙柳村站穩了腳根”

    張艷要得就是這個效果,雖然堂哥張世寶現如今在黃縣也算是響當當的人物,但在雙柳村老張家還是低人一等,眾鄉鄰無不以柳老爹馬首是瞻,吃飯時柳老爹高興的樣子讓張艷心里徹底放下來包袱,在柳家大院,在雙柳村,甚至在黃縣城,只要有柳老爹的支持,腰板就自然硬了起來,張艷對柳家大院向往已久,那種積澱了上百年的文化傳承從骨子里散發著自信與榮光,對張艷來說是那麼的神秘。

    柳仁章把張艷送到張家門口,轉身就要走,張艷拉著他溫柔地說,“仁章,這麼多年了,你一次也沒來過我家,爺爺一直想見見你呢。”這時張祿拄著拐杖從院子里走了出來,仁章趕緊向前問好,張祿眯著眼笑呵呵地說道,“仁章,快進屋坐會兒。”

    “仁章,你爹沒啥事吧?他現在也是一把年紀了,不比以前,跳進冰窟窿救人可有生命危險呢。”

    “爺爺,我爹沒啥事,張艷今天留在我家吃飯,我爹特別高興,還特意多喝了幾杯。”

    張艷沏好茶,就進屋睡覺去了,她知道爺爺見了仁章會對柳家大院的雜七雜八問個不休,沒有一兩個時辰仁章根本就走不了。這些年,柳張兩家基本斷了走動,雖說王蕙蘭天天往柳家大院跑,但對柳家大院的事守口如瓶,張祿也不好意思對孫媳婦問長問短,現在柳仁章即將成為張家的女婿,是座上賓,關鍵仁章忠厚老實,沒有城府,啥話都能套出來,張祿對孫女張艷極為寵愛,愛屋及烏,自然對仁章也高看一眼,晚上留他吃飯那是自然的事。

    “仁章,你姑姑柳慕煙跟柳家大院有書信聯系嗎?她嫁人了嗎?”

    “爺爺,曾經有那麼三四年,慕煙姑姑跟家里失去了聯系,自從解放後又陸續收到了她的幾封書信,她在信中告訴我爹,前幾年她被黨組織秘密派到上海讀書,現在學成後在華東軍區總醫院工作,朝鮮戰爭爆發後,隨部隊去了朝鮮戰場,去朝鮮後再也沒跟家里聯系。至于嫁人,應該是嫁人了吧,今年夏天她來信說計劃國慶節在南京舉行婚禮,她要嫁的男人是三野的一名團長,並說結婚後要回鄉省親,結果朝鮮戰爭爆發了,婚禮是否如期舉行她沒有說,只是說去朝鮮了參戰了!”張祿听得特別認真,他對柳家大院的柳慕煙尤為關心。

    “仁章,你二弟柳義章這次去了朝鮮戰場,但願他能見到你們的慕煙姑姑,也好有個照應。”

    “爺爺,這是很有可能的,我听武裝部的姜叔叔說,義章所在的部隊也隸屬于華東軍區,如果真能在一塊那該多好,別看我二弟比慕煙姑姑小五六歲,但他肯定會拼命保護好姑姑的。爺爺,我听說,慕煙姑姑是十年前和我小姨夫張世寶一起參加八路的,難道他不知道我姑姑的消息嗎?”

    “慕煙和世寶當年確實是一塊參軍的,但沒多久慕煙就被調到膠東軍區總部了,世寶仍留在渤海支隊,開始那一兩年還有書信往來,後來就漸漸斷了聯系,我也讓世寶打听了,了解的情況跟你說的差不多,你叔公和叔婆想不想慕煙?”

    “叔公想得厲害,慕煙姑姑的每封信都反復看,智章看見他好幾次邊看信邊掉眼淚,叔婆不知道為啥很少提及慕煙姑姑,好像慕煙姑姑不是她親生女兒似的,也許跟她這些年吃齋念佛有關吧,我听我叔公講,自從我奶奶過世後,我叔婆就再也沒開心過,把西廂房改成了佛堂,二十多年了都沒出過柳家大院的門,我奶奶的去世對叔婆打擊太大了!”張祿陷于了沉思,他與姜俊卿之間的私情歷歷在目,往事如煙卻刻骨銘心!

    柳仁章和張艷的婚期定下後,柳家大院開始忙活了起來,柳文貴被柳老爹指定為主事的,由他牽頭張羅,柳承祖負責宴席名單,柳忠章帶領仁章、書章、智章、詩章、信章清掃大院衛生,愛稻帶領衛稷、念菽、惜谷布置新房,柳老娘帶領各房女眷制作窗花、小紅花以及大大小小的喜字,十幾天過去了,一切都準備就緒,整個柳家大院煥然一新,大門口也掛上了的大紅燈籠。

    臘八節這天,智章和惜谷放學後,一邊唱著臘八謠,“臘八,祭灶,新年快到,閨女要花,小子要炮,老媽子吃著桂花糕,老頭子帶著新氈帽!”一邊蹦蹦跳跳地往家跑

    柳仁章明天就要成親了,柳家大院沉浸在喜悅之中,今年的臘八飯做的也格外豐盛,柳老爹一大早就請人宰了兩頭豬,柳老娘除了做了一大鍋米飯,還炖了一大鍋豬骨頭和豬下水,把大院里的二十多口子全招呼過來一起吃殺豬菜,柳老娘專門挑出一些肉多的骨頭讓智章和信章分別給柳文喜家和柳文華家送去,惜谷笑嘻嘻地對智章說,“四哥,你可要跑得快點,我小嫂子大愛在巷子口都等你大半天了。”剛才放學時,惜谷和智章都看見了大愛領著小章在文嘉胡同玩耍,自從大愛和智章倆人定下娃娃親後,雖然每天下午放學後還準時見面,但倆人的相處還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大愛還好些,智章總覺著大愛是自己的媳婦,以前很自然地觸摸,現在智章都會感到心慌臉紅。

    “惜谷,不要總開智章的玩笑,大愛要成為你嫂子還不得四五年以後。”愛稻幫著智章數落惜谷,這兩年上門給愛稻提親的也不少,每次愛稻都以大哥、二哥還沒結婚為由給推辭了,連對方的面都不見,其實她心里一直沒有放下柳商章,柳商章比愛稻大一歲,兩家僅隔著一條文梓胡同,三鋁陶潞笠恢泵揮心蹋 淺粵夏 哪壇ィ蟺模 有【馱諏掖笤撼ィ螅 轤汲蹩 保 陶潞桶 揪桶蛋島蒙狹耍 鞘鋇牧幕 故腔葡氐氖贅唬 諢葡亍 燙 鵲囟加脅擔 夥耪秸篤冢 麓旖憾 澈VI詠夥帕嘶葡兀 謁 迓氏瓤 沽說耐糧腦碩   詵纈昶  幸宦淝Y桑 臃綣 尷薜轎奕宋式潁 尤巳斯  蕉裼鏘 潁 陶攣 瞬渙 哿掖笤海 偷Ё矯娑狹擻氚 鏡牧蛋 0 炯耪亂 Ж陶錄宜凸峭罰 桶咽孿刃從小 黃 腦謨窈  鬧教跚那牡厝誦耪攏 盟﹦桓陶隆br />
    柳商章讀了愛稻的紙條,一年多的思念頓時化作了淚水,柳文華見兒子情緒突然崩潰,心里一驚,他太了解商章了,從小雖然生在錦衣玉食之家,自己和三運侔慍璋   陶律砩喜ぐ弈侵宙 擁艿那岣∮虢舊藎 有⊥ 逭亂謊帕凶娑了桔櫻 LΦ贅逭虜環植    訓檬搶  男慫ュ 蘢齙餃偃璨瘓  幕 匭牡匚實潰 吧陶攏 撬 錘愕鬧教 糠か聳裁詞攏俊繃陶擄尋 拘錘約旱鬧教醯莞蓋祝 幕 漣詹喚鋅 廝檔潰 吧陶攏 卜韁﹥ 藎  菊夤媚鍤凳裟訓茫』寄鴨媲 。 豢上 懍┐夾樟。 淥滴頤橇郊以繅殉雋宋宸 悴簧鮮裁粗畢登資簦  暇顧 宓牧斬紀  囪劍 br />
    “爹,這個我倒一點也不在乎,關鍵是咱家現在是反動家庭,我是怕連累愛稻才狠心跟她分手的,義章知道我跟愛稻相好多年,他在當兵之前曾對我說過柳家大院的門永遠朝我開著,可是他們越是對我這般好,我越覺著不能走近柳家大院,免得給他們帶去麻煩。”

    “商章,你和愛稻相好的事我和你娘早就知道,只是心照不宣而已,因為我和你娘也很喜歡愛稻,對柳老爹更是沒得說,在過去,咱們柳宅與柳家大院也算是門當戶對,過從甚密!但現在,我們柳宅虎落平陽,深陷階級斗爭的漩渦而不能自救,在這多事之秋,真正出手相救的唯有柳老爹,張世寶倒是你的親表哥,他不但不救,還落井下石,助紂為虐,幫著那畜生柳魁章來禍害咱們,你娘離家出走是迫不得已,她跟我哭訴過,若不與我劃清界限,柳魁章就把你派到外地去做勞工,商章,你想一想,你一旦離開雙柳村,不要說我和你娘會被斗得更慘,你一個人孤零零漂泊在外,我這身子骨本來就一天不如一天了,那樣的話還不如直接要了我的命”說起往事,柳文華老淚縱橫,泣不成聲,柳商章趕緊安慰柳文華,“爹,我沒怨過俺娘,更沒怨過你,柳老爹一家對咱家恩重如山,我心里記著呢,現在我為難的是愛稻已經到了出閣的年齡,我這一年多故意躲著她,就是想讓她對我死心,我不能把她往火坑了推呀!”

    “商章,那你到底對她怎樣?”柳文華止住悲傷,他知道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說不定哪天就離開了人世,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兒子商章,將來唯一能救商章于水火的就是柳家大院,無論是如日中天的柳老爹還是冉冉升起的柳義章,都不會對商章袖手旁觀,倘若真能與柳家大院聯姻,對商章來講無疑是一條最光明的出路。

    “爹,我給你說實話吧,我是因為真心喜歡愛稻才忍疼割愛,倘若她嫁給別人,我今生絕不會再娶!”柳文華听了商章堅若磐石的話,心里就有了數,只見他哆哆嗦嗦地用剪刀剪破長褂,從夾衣里拿出一封信遞給商章,商章打開一看是父親寫給自己的遺書,內容讓他大驚失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商章,是不是很吃驚?我知道我已經年過七十了,在雙柳村也算是長壽之人,人到七十古來稀嘛,我這一輩子也知足了,老年得子,並且你如此孝順,老天爺對我已經非常眷顧,這封遺書我在去年被抄家後就寫好了,還記得我反復叮囑過你嗎?一旦我有個三長兩短,一定要收藏好這件長袍,現在你就把遺書燒掉,其實知道這個秘密的還有一個人,他就是柳家大院的柳衍祖,當年是他幫我設計的這個密室,這密室里面除了咱家的金銀與古董外,還有柳衍祖收藏的若干副字畫,那些字畫件件都是價值連城,是他東渡日本留學前偷偷托付給我代為保管的,現在我知道了你對愛稻的感情是矢志不渝,你倆就是天合之作,我決心促成你倆的這段姻緣,密室里的財富都是我這一生合法所得,柳魁章所擄走的那幾大馬車財物只是皮毛而已,絲毫動搖不了咱柳宅的根基,解放前,煙台酒莊的生意一直由你打理,三年不到的時間就做成了全中國最大的葡萄酒批發中心,足以展示出你過人的經商天賦,確實得了我的真傳。密室里的這些財富除了維持你的生計,更為你將來重振柳宅提供了資金地支撐,你放心,兒子,新中國不可能不發展經濟,發展經濟就離不開資本,國家一旦放開經濟,你就有了用武之地,至于你和愛稻的婚事,我會馬上找機會跟柳老爹談,以我對他的了解,他肯定會答應的,這些日子給愛稻提親的人那麼多,柳老爹都沒答應,我估計就是在等我給你提親呢,切記密室的事一定要守口如瓶,你和愛稻的婚事定下後,你再親口告訴柳老爹。”

    “爹,你和衍祖爺爺真是未雨綢繆,倘若事先沒有準備,這些財富一旦被柳魁章搜出,他會變本加厲地迫害咱家,就會把其中的黃金當成你‘霸佔’他祖產的所謂證據。爹,有了這些錢,我就有了追求愛稻的勇氣,至少她不會跟著我挨餓了,其實我對經商非常自信,即使沒有你留給我的這些財富,我一樣可以白手起家,只是現在的大環境不允許而已。爹,你放心吧,將來如果國家大力發展經濟,我一定能重振柳宅並造福鄉梓的。”

    傍晚時分,柳商章把寫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紙條偷偷塞給了在胡同里玩耍的信章,信章朝商章笑了笑,轉身跑回柳家大院把紙條交給了愛稻。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