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53章 雙喜臨門(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53章 雙喜臨門



    柳老爹睡了個午覺,醒來後感覺身體並無大礙,回味中午吃飯時,張艷在飯桌上的表現非常得體,言談舉止深得柳老爹喜愛,柳老爹越發覺著仁章的婚事不能再拖了,他起身穿好衣服徑直來到了文喜家。

    “娘,俺大爺來看俺爹了。”大愛正在院子里拾掇柴火,看見柳老爹進了院門,高興地朝屋里喊。柳老爹愛撫地摸了下大愛的臉頰,秋菊迎出屋來,笑著說,“德哥,你來了,快進屋坐。”並吩咐大愛回屋給柳老爹倒杯酒,秋菊知道柳老爹喜歡喝酒,文喜是滴酒不沾,家里的酒常年都是為柳老爹備的,每次柳老爹來,不管啥時候都要喝上一杯。

    柳文喜摟著兒子小章躺在被窩里睡得迷迷糊糊,听說柳老爹來了,趕緊坐起來摸索著找棉襖棉褲,柳老爹進屋後把他摁到被窩里,溫和地說道,“文喜,你就躺著說話吧,我又不是外人。”文喜一邊抹眼淚一邊對柳老爹說,“德哥,你又救了我一命,這是你第二次跳進柳水河救我了,你的救命之恩我這輩子是報答不完了,將來讓小章接著報答。”說著就要讓小章給柳老爹磕頭,柳老爹趕緊阻止,他從口袋里掏出幾塊糖遞給小章,笑著說,“小章,不要听你爹瞎咧咧,你爹是我兄弟,就像你是大愛的弟弟一樣,幫自己的兄弟是應當應分的,可不要多想。”

    秋菊搬了個凳子讓柳老爹坐下,大愛端了滿滿一茶杯酒遞給柳老爹,笑著說,“大爺請喝酒。”柳老爹接過酒,把大愛攬在懷里,一只手握著大愛被凍裂的小手心疼地說,“好閨女,你才十幾歲,就能當家了,真了不起呀。”大愛羞澀地低著頭,除了爹娘,柳老爹就是自己最愛的人,從記事起每個月柳老爹都要來家里五六次,踫到啥忙都幫,尤其是這兩年,柳老爹對自己更是關懷備至,經常送書送衣,不定期檢查自己的學問,還囑咐自己隨時都可以到柳家大院的書房里去讀書,大愛從內心里能感受到柳老爹對自己的偏愛,自己對柳老爹也是無限地依賴,家里無論有啥急事,自己第一時間就跑到柳家大院找柳老爹。

    秋菊听見柳老爹剛進門就夸贊大愛,心里非常高興,她囑咐大愛,“閨女,以後可不能忘了你大爺的好。”

    “娘,你不要老是囑咐俺這些,俺咋會忘了大爺的好呢?”說著就用小手給柳老爹揉肩捶背,柳老爹喝了一口酒,鄭重其事地對文喜說道,“文喜,過了年必須送大愛到村里的新學堂讀書了,我知道大愛的學問在同齡的孩子中已經算出類拔萃了,但還是要進學堂讀書,跟同齡人多接觸,家里再難也不能把孩子的前程給耽誤了,讀書所需的花費你就不用操心了,都由我負擔,你看,大愛比智章還大一歲呢,智章都讀了四年書了,現在幫我算賬都綽綽有余,大愛可是個難得的好苗子,也就是你和弟妹離不開大愛,否則我早就把她接到柳家大院去生活了。”

    柳文喜嘆了口氣,無奈地說,“德哥,我和秋菊都支持大愛去新學堂讀書,可她就是不去,孩子生在這樣的家庭,格外地懂事,這四五年了,家里的飯都是她做,還要照看小章。”接著文喜又對大愛說,“大愛,過了年,你虛歲都十二了,我和你娘的話你總不當回事,現在你大爺都發話了,明年必須去學堂讀書了,听見了沒有?”

    “爹,俺知道了,過了年小章大些了,能照顧自己了,俺就進學堂讀書,最好安排我跟智章在一個班。”

    “傻孩子,你大爺不剛剛說過,你智章弟弟都讀了四年了嗎?你跟他一個班能跟趟嗎?”文喜知道智章每天放學就來家里找大愛玩,倆人關系非常親密。文喜私下跟秋菊多次商議過,找個機會跟柳老爹商議一下,給兩個孩子定個娃娃親,大愛將來嫁到柳家大院,給柳老爹當兒媳婦再好不過了。想到這兒,他對大愛說道,“你領著小章到大街上耍去,我和你大爺要談正事了。”大愛在柳老爹的臉上親了一口,就背著小章出了家門。

    柳老爹又喝了一口酒,然後點上旱煙,吸了兩口,笑著揶揄文喜,“你這聞名黃縣的‘柳半仙’,咋就沒算出來自己會掉進冰窟窿里呢?”

    “德哥,這三九臘月天,柳水河被凍得結結實實,跑馬車都沒事,我再算也算不到凌晨有炸魚的呀,不過今天一大早我還真用六爻給自己算過一卦,得到的是坎宮第五卦,革卦,革者變革也,此卦本為凶卦,因貴人及時相助變為吉卦,卦象是旱苗得雨,出門雖有危險,但有貴人救助,猶如旱苗恰逢及時雨,這不很靈驗嗎?我深陷柳水河,危在旦夕,你和文庭就恰好現身,我這是有驚無險,並且壞事變好事,雙柳村的眾鄉親對你更加敬若神明,咱哥倆又一次共同經歷了生死考驗,你為了我連命都豁出去了,這過命的交情用不著語言來表達了。德哥,你剛才說起大愛讀書的事,我突然想到了大愛的終身大事,我和秋菊以前已商議過好幾次了,就是沒好意思跟你開口,經過今天這件事,德哥,我就厚著臉皮跟你開口了,你也知道,智章和大愛自小就能玩到一塊,最近這兩年智章每天放學都跑來找大愛玩,並且教大愛認識了不少字,我看德哥你也很喜歡大愛這丫頭,我和秋菊就高攀了,不如咱哥倆親上加親,給這倆娃定下娃娃親,等他們長到十六歲,就讓他們成親,你看咋樣?”

    柳老爹把杯中酒一飲而盡,笑逐顏開地說,“文喜,這確實是件大喜事,我是看著大愛這丫頭長大的,聰慧善良還識大體,我和你大嫂是打心眼里喜歡她,將來嫁給我家智章那小子實在是委屈她了,是我高攀你和弟妹了,這娃娃親就這麼說定了,你身體康復後,咱倆家聚在一起吃頓飯,讓我叔父寫個婚約,就算把這婚事正式定下了。以後智章到了你這兒,你就像使喚兒子一樣支使他干活,這小子我早就發現了,只要他跟大愛在一起表現得既大方又勤快,他在家里可是啥活也不願干,經常因為洗碗掃地等家務活跟惜谷打嘴仗。”柳老爹說完,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後自己到堂屋又倒了一茶杯酒。

    “德哥,要不你先別喝了,我去給你弄兩個下酒菜,你好好地喝一頓。”秋菊說著要到廚房去做菜,被柳老爹攔住,“我說弟妹,你就別忙活了,中午我已經喝了好多了,今天是雙喜臨門,今天中午我留張艷在家里吃得飯,她和仁章的婚事我當面也表示同意了,現在智章跟大愛又定了娃娃親,我是打心眼里高興,喝酒喝得就是一個心情,有菜無菜都一樣。”

    柳文喜也笑著說,“德哥,你知道,我是滴酒不沾的人,但今天我也要喝上一口。”柳老爹把酒杯端到文喜嘴邊,文喜飲了一小口,剛到嗓子眼就嗆得咳嗽了起來,“德哥,這酒到底有啥好喝的呀?簡直比藥還難喝。”柳老爹笑了笑,開玩笑地說,“文喜,你這一輩子真是白活了,煙酒不沾還有啥意思?我的那幾個小子,除了信章,身體有殘疾我不讓喝,其他四個小子,我都不約束他們喝酒,尤其義章,他從小就偷著喝我的酒,還以為我不知道呢,現在也不知道他在部隊干得咋樣。”

    “德哥,要說起你的這五個小子,我看都不錯,老大柳仁章忠厚善良,穩重持家,性格緊隨大嫂;老二柳義章文武兼修,義薄雲天,他的秉性最像你,光明磊落敢作敢為,亂世出英雄,義章在朝鮮戰場必定橫空出世,青雲直上指日可待,你就和大嫂就等著接喜報吧;老三柳禮章頭腦靈活,溫文爾雅,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你和大嫂放心好了,他在外面很好,就是短時間內不能回家;老四柳智章聰敏好動,文采斐然,頗有他爺爺柳衍祖的風骨,是讀書做學問的好苗子;老五柳信章宅心仁厚,待人真誠,你別看他身有殘疾,我批過他的八字,有義章護著,他將來的成就不可小覷。”

    “文喜,你幫我挑個日子,我想盡快把仁章和張艷的婚禮給辦了。”

    “德哥,仁章和張艷成親的日子,張繼福沒告訴你嗎?他晌後前帶了不少東西來看我,順便帶了仁章和張艷的生辰八字讓我測了一下年前那天適合成親,我推測後告訴他臘月初九就是個好日子,我還以為他跟你商議過了呢。”

    柳老爹听了,心里非常高興,心想老張家的心情比自己還迫切,柳張兩家一旦聯姻,雙柳村就更穩定了。

    “文喜,雖然柳張兩家都認可了這門婚事,但形式還是要走的,明天一早,你帶著我準備的聘禮到張家走一趟,代表柳家大院給仁章正式提親。”

    “德哥,我知道你把我當親兄弟看,但仁章畢竟是你的長子,他成親可是柳家大院的頭等大事,雖說拉縴保媒的事我做過不少,但那都是平常莊戶人家,而柳家大院在黃縣絕對是名門望族,為仁章保媒,就算請柳魁章,也保管他滿口應允,就算你瞧不上他,也至少請姜豐翼來保媒,他最合適,既是你的生死兄弟,又是黃縣的副書記兼武裝部長,無論是街面還是私交都拿得出手。對了,德哥,蕙蘭嫁給了世寶,張艷是世寶的堂妹,那張艷嫁到柳家後,張艷稱呼蕙蘭該叫嫂子還是叫小姨呢?”

    “當然叫小姨啦,張艷嫁給仁章就是我柳家大院的人了,名字也要改為柳張艷,這和當年忠章想娶蕙蘭完全是兩碼事,忠章是我親佷子,蕙蘭就是他的小姨,怎麼可能娶蕙蘭呢?另外我為什用你保媒,撇開咱哥倆的交情不說,但論文化,我敢說黃縣城能超過你的屈指可數,就算我小叔柳承祖也比你稍遜一籌,眼前你是潛龍勿用,不因祖業而立身,不靠六親而過活,僅憑一張嘴就能養家糊口,日後必有大成,我為什麼喜歡大愛這丫頭,你別看她一天學堂沒進過,但她認得字可比智章多了去了,你口口聲聲說智章放學教大愛識字,那是給我和智章面子,我早晨幫你收拾房間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大愛的筆記本,那個本子是去年過年的時候我送給她的,本子都快用完了,字寫得娟秀不說,但從寫得內容來看,智章再過五六年也達不到大愛的水平,大愛的文化從哪來的?不都是你教的嘛!大愛說年後上學要插到智章班,我一點也不奇怪,大愛不僅聰明,還善解人意,她從不戳破智章的短處,這就是最好的家教!你說的沒錯,我一點也沒瞧得上柳魁章之流,不就是個縣長嗎?他在外面怎麼革命我不清楚,但他在雙柳村的所作所為,我可以用兩個字概括,不齒!另外,姜豐翼也不能用,他是我的生死兄弟不假,但我和他暗中來往太多,明面上必須保持一定距離,不能給別有用心的人留下把柄,而你就不一樣了,世人都知道你我的關系堪比管鮑之交,休戚與共,他們對你的態度就等同于對我一樣,絕不敢有絲毫懈怠!”

    柳文喜和秋菊听了熱淚盈眶,柳老爹不僅常常雪中送炭,還一直視文喜為心腹與知己,文喜的心氣一下子就高漲了起來,他大聲對柳老爹說道,“德哥,士為知己者死,我柳文喜今生有你這一知己,足矣!我明天一早就跑一趟老張家,保證把仁章的事辦得漂漂亮亮,以後凡是柳家大院的事,只要德哥你言語一聲,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義不容辭。何況這麼露臉的好事,德哥,你是有意在鄉鄰面前抬舉我,我豈能不知?”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