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49章 錦囊妙計(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49章 錦囊妙計



    李文忠、龐立學、王鵬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三零三團、四零二團、四零八團二營、五三五團的戰士們歡呼雀躍,王鵬激動地眼含熱淚,不停地對其他兩位團長說著感謝的話,李文忠不敢多留他們,“倆位團長,我馬上回團部把你們勝利突圍的消息高訴軍長,你倆直接去鳳頭里指揮部報到。”

    2月27日凌晨四點,鳳頭里指揮部里燈火通明,吳祥森鐵青著臉,王石光與徐衛國一臉凝重,王鵬羞愧滿面,龐立學痛苦落寞,柳Y焦慮地搓著雙手,整個砥辛里戰區難得一片寂靜,死般的寂靜,經過一夜無數次戰斗,雖然很大地沖擊了美軍的陣地,但是因為四零二團的輕敵冒進,誤把梅花里當成了砥辛里,給整個戰役造成了極大地被動,由圍殲戰打成了救援突圍戰,柳義章所帶的幾百人隊伍仍深陷敵陣生死不明,再過三個小時,天就亮了,如果義章他們還活著,應該現在突圍,天亮了麻煩就大了

    正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砥辛里方向突然傳來了密集的槍聲與爆炸聲,打破了沉寂。

    吳祥森騰地從凳子上蹦了起來,興奮地喊道,“活著,義章還活著!”山洞里的人一下子恢復了活力,王鵬與龐立學立即請戰,帶傷回雙荊里陣地繼續戰斗,徐衛國對吳祥森鄭重地說道,“軍長,我這個副指揮也不想干了,也沒臉干了,我現在就去一線陣地親自帶領獨立團強攻,不能把義章給活著救出來,決不回來見你!”說完向吳祥森敬了一個軍禮,吳祥森握著徐衛國的手,沉穩地說,“老徐,我批準你的請求,但你和義章都要活著回來!”柳Y也請求跟隨徐衛國一起向前線,吳祥森也同意了。

    砥辛里方向傳來的槍炮聲,正是柳義章他們打出來的。原來早在凌晨二點多,義章就安排戰士們吃飽喝足後,他對戰士們說你們盡管放心大膽地睡,在天亮之前,無論哪個方向的敵人都不敢離開防地來攻擊我們,大家養足精神,在拂曉前我帶領大家直接攻打砥辛里,不出意外的話,獨立團也會配合我們攻打砥辛里,我們不但能突圍,而且還可以實現一舉攻破砥辛里的壯舉,對敵人起到毀滅性打擊!

    安排好戰士們,柳義章當即決定成立砥辛里戰役臨時指揮部,自己擔任總指揮,成員有邱偉、鄧家駒,邱偉笑著說,“柳總指揮啊,我們是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哪!”鄧家駒也笑著說,“邱營長說的對,我們仨不但頂個諸葛亮,還要像劉關張一樣,三英戰呂布!”義章看看大哥,再瞧瞧邱偉,志同道合的感覺油然而生,他深情地說,“大哥,邱營長,我們雖然智比不了諸葛亮,勇賽不過劉關張,但只要我仨同心哿Γ  絞棵且黃鷦☉  劍  言俅笠泊蟛還歟 腥說謀κ怯邢薜模 塹撓攀憑褪親凹撞慷佑爰 痰墓ス攏 頤侵灰 種譜〉腥說撓攀疲 陀謝 Ъ祈菩晾錚 br />
    邱偉與鄧家駒一邊听義章的分析一邊頻頻點頭,邱偉不解地問,“總指揮,你咋喊鄧教導員大哥呢?”

    義章跟鄧家駒都笑了,鄧家駒實情相告,“邱營長,我和義章是結拜兄弟!”

    邱偉听了,故作生氣地說道,“總指揮,我沒資格做你們的兄弟,是嗎?還劉關張呢!”

    義章當然看穿了邱偉的小心思,他從內心里喜歡邱偉,于是也故作認真的樣子問道,“資格嘛,要看劉關張,你選哪一位了?”

    邱偉高興壞了,“我呢,就選張飛了,這麼說你同意了?”

    “什麼同意了,是我柳義章求之不得!咱們也不搞儀式了,將來戰爭結束,我帶兩位兄長到我柳家大院的家廟補上,那樣也隆重些!”

    三人的手摞在一起上下拜了三拜,敖東根本就沒睡著,他興奮著呢,騎馬打仗的感覺是那麼的新鮮和刺激,他眯著眼楮不時向義章他們張望,義章他們說啥,他听不見,但三人把手搭在一起的樣子太熟悉了,他、敖森杰與義章結為安答的時候也是這樣子,他推推身旁熟睡的敖森杰,敖森杰咕嚕爬了起來就要上馬,他以為要打仗了呢,一看敖東在瞅著自己笑,就踹了敖東一腳,怒斥道,“不抓緊睡一會,怎麼打美國佬?”

    “哥,我告訴你,不能再睡了。”

    “為啥?”敖森杰一臉疑惑。

    “我剛才看見義章他們三人結安答了。”

    “那很好啊,義章是咱倆的安答,他們結安答,我們的安答更多了,不是好事嗎?”

    “哥,是好事不假,但我倆也得參與呀。”說著,他拉著敖森杰向義章他們跑了過去。

    “你倆咋不睡覺?”鄧家駒看見敖東他們跑來。

    “教導員,我知道你們在干啥,因為我仨也干過。”他拉著敖森杰,指著義章說道,大家都會心的笑了。

    “兩位兄長來的正好,現在跟我去辦件大事。”義章高興地說。

    “你們要干啥去?”鄧家駒問。

    “我帶著敖東、敖森杰去砥辛里偵查一番,你倆也眯一會兒。”

    “不行,太危險了。”鄧家駒與邱偉同時制止。

    “不去偵查,那才危險呢。”義章不由分說帶著敖東、敖森杰就向砥辛里方向跑去。

    一個多小時後,義章他們回來了,鄧家駒與邱偉急壞了,砥辛里就在眼前,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他們仨一去就是一個多小時,邱偉開玩笑地說,“義章,你那里是去搞偵查,你是帶著這哥倆下館子去了吧。”大家听了哈哈大笑起來,鄧家駒看義章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就知道義章找到了攻打砥辛里的辦法。

    “義章,快把你的錦囊妙計說出來吧,讓我們心里有數。”他看著義章,充滿期待,大家也屏住呼吸聚精會神地听義章講。

    柳義章深情地看了看遠處的戰馬和睡著的騎兵,戰馬對于騎兵,就像漢人之拜把子,蒙古人之結安答,像兄弟一樣,有手足之情,陪你征戰,陪你生死!

    義章平復了一下情緒,開始進行戰斗分析與部署,他緩緩地說道,“梅花里的防御,我和鄧教導員因為騎馬打仗,沒顧得上看,邱連長仔細看過,是吧?請你先詳細說一下梅花里村內的防御。”

    邱偉說道,“我確實仔細察看過梅花里的防御體系,村外就不說了,主要說村內,梅花里村內的民房全部被美軍改造成了軍用工事,所有的牆體都進行了加厚,有的地方鑿出各種槍孔和眼孔,地下挖了很多地道,有寬有窄,主要是過人用,也有藏武器彈藥用的,村子里的主道每隔二十米就有一座碉堡總之美軍在防御上下足了功夫,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義章接著說道,“這就是敵人放任我們在這兒,開會、吃飯、睡覺也不來攻擊的一個原因,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工事,我讓邱營長談這些,就是要了解敵人的內部防御,現在我再分析砥辛里的村外工事,我們三個圍著砥辛里饒了大半圈,敵人的工事主要是暗堡,每隔二十米就有一個,相互的火力實現無縫交叉,村子是東西、南北各有一條主干道,村東口有一輛坦克,我的戰斗部署是這樣的,警衛連和騎兵連負責攻打村東口,因為村東口是砥辛里的主要防御陣地,有坦克,有暗堡,有碉堡,還有大量的步兵,由鄧教導員指揮,當然你們是佯攻,不是真打,但要擺出一副真打的架勢,迷惑敵人,我和邱營長帶領四零八團的三營攻打村南,為什麼不打村北,因為我估計一旦我們對砥辛里發起攻擊,吳軍長就會下死命令攻擊美軍的各個防線,獨立團突破北面的兩道防線後,從北面向砥辛里攻擊,這樣從第二道防線上撤下的美國步兵就會向砥辛里撤,我們如果在村北將會陷于被夾擊的危險中,而我們攻打村南,既可以拖住敵人,也沒了被夾擊的危險,戰斗部署是就這樣,現在我講一下戰術,也就是說怎麼打,鄧教導員是佯攻,你們怎麼舒服怎麼來,比如大喊大叫,遠遠地騎著馬讓他們能看見卻夠不著,原則上就是盡量減少傷亡,我和邱營長的打法,目標很明確,摧毀敵人的暗堡,我仔細觀察了敵人的暗堡,確實厲害,就像一個個蹲在坑里的烏龜,經過一夜的戰斗我們手中的炸 藥包、手 雷和爆破筒都所剩無幾,我們的戰士更是我們的命根子,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我左思右想只能犧牲它了。”義章指了指自己的戰馬。

    “戰馬?”大家都不解地看著柳義章。

    “大家听說過戰國時期田單的火牛陣吧?”義章見大家都搖頭,就接著說,“時間關系,火牛陣的故事我以後給大家講,我就說說今晚炸掉敵人暗堡的具體做法,在戰馬的四條腿上全部幫上手 雷,馬尾上綁上布條,四名戰士同時拉開手 雷,另外一名戰士點燃馬尾上的布條,用力拍打馬背,戰馬就會向前奔跑,跑到暗堡附近的時候,我們開槍打死戰馬,利用戰馬炸毀暗堡。”

    義章講完戰術,本以為大家情緒會比較激動,出乎義章意料的是除了敖東搖了搖頭,其他人都沒強烈反對,尤其是鄧家駒,他是老兵了,抗日時,有一年被日本人困在山里好幾個月,糧食吃光了,餓死病死很多戰士,最後沒辦法也殺過戰馬吃,所以他特別理解義章的做法,他拍著義章的肩膀安慰到,“其實,我知道最不忍心的不是我們,是你柳義章,從你仨偵查回來時,你看向戰馬和騎兵的眼神,再從你講解具體戰術時的聲音,盡管你盡量克制,也能听得出你的心疼與無奈,你把戰士們的生命放在至上的位置,這是大義,你的做法完全正確,我們都支持你。”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