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44章 鋒芒畢露(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44章 鋒芒畢露



    美軍二十五團的指揮部里也是燈火通明。

    安吉爾正在跟李奇微通電話,“李奇微將軍,按照你誘敵深入的戰術,我們故意讓東線的敵軍四零二團攻破兩道防線,並佔領梅花里,現在科特上尉利用梅花里周圍的碉堡群,加上兩輛坦克,一個騎兵連,一個步兵連,對梅花里已實現包圍,敵四零二團的一千多人插翅難逃!”

    李奇微欣喜地夸贊道,“安吉爾上校,你們都是好樣的,告訴科特上尉,敵人很快就會來營救敵四零二團,不能讓被困之敵看到任何希望,要盡快的解決戰斗殲滅敵人。”

    安吉爾附和道,“李奇微將軍,您說的太對了,敵人知道我們包圍了敵四零二團後,包圍我們的中隊迅速發起了猛烈進攻,我最擔心的是北線的敵七十七軍獨立團,他們都是不怕死的瘋子,剛剛他們又炸毀了我們兩輛坦克,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現在與我軍在第二道防線進行激戰,我們的工事雖然堅固,但禁不住長時間消耗,他們的士兵源源不斷,死了一批,接著又上來一批,這樣打下去,二線失手是遲早的事。”

    李奇微正色道,“安吉爾上校,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據我了解你說的敵七十七軍獨立團,號稱‘老虎團’,就像你看到的,這個‘老虎團’從團長徐衛國到下面的營、連各級指揮員,再到士兵都是不怕死的勇士,他們不是瘋子,是最勇敢的軍人,是值得我們尊重與學習的,如果我們聯合有他們一半勇敢的話,也不至于一敗再敗,你記著,安吉爾上校,只要你不慌,你的士兵就不會慌,敵人即使突破第二道防線,攻進砥辛里,他們僅憑手中的輕武器,在短時間內不可能摧毀我們的交叉防御體系,你們利用砥辛里縱橫交錯的街道、房舍、碉堡、暗堡等工事,完全可以實現對他們的分割反包圍,只要你們堅持到天亮,我就立刻命令早已在砥辛里周邊游弋的步兵二十五師,步兵獨立七師,向部署在砥辛里外圍的敵四十四軍的五個團進行凌厲攻擊,從而對在砥辛里地區的所有中隊進行反包圍,我的戰術你听懂了吧?安吉爾上校。”

    安吉爾大聲說道,“李奇微將軍,我听懂了,您真是軍事天才,怪難怪大家都認為您會取代麥克阿瑟將軍成為朝鮮戰場聯合的總司令,感謝您,李奇微將軍,到目前為止,我能守住砥辛里,都是拜您所賜,您給我的最大的幫助,就是幫助我恢復了自信,給了我戰勝中隊的勇氣,因為有您,我堅信砥辛里絕對不會淪陷。”

    李奇微鄭重地說道,“安吉爾上校,戰爭就是一座學校,中隊既是我們的敵人,也是我們的老師,‘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我讓你用的誘敵深入,反包圍等戰術,都是從他們多次使用的圍點打援的戰例中總結出來的,中國還有句老話,‘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就是告訴我們,學生也是可以戰勝老師的,所以,安吉爾上校,祝你好運!”

    梅花里,很小的一個自然村,東西長,南北短,村子里大約有二十多座農舍,都被美軍改造成軍用工事,村里的道路全部硬化,村子向西二公里處,還有一個村子,才是真正的砥辛里,比梅花里要大得多,王鵬躲在村子中央的一座民房里,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自己太輕敵了,一心想立頭功,急著拿下砥辛里打出‘豹子團’的威風,輕松突破敵人的第一道防線時,三零三團一營二連的連長趙覺正曾提醒過自己,昨天他們攻打敵人的第一道防線時犧牲了上百名戰士,幾乎全部死在敵人的坦克與暗堡的強大火力下,連美軍步兵的面都沒見著,王鵬听了但沒往心里去,結果王鵬率領四零二團僅用了一個多小時,就打跑了美軍兩輛坦克,炸毀了美軍十幾座暗堡,美軍步兵抵抗了十幾分鐘就被擊潰,順利突破一線和二線,通訊員牛要回雙荊里陣地向龐立學匯報,被王鵬制止,說一舉拿下砥辛里後再讓坐鎮雙荊里的龐立學向指揮部報捷,王鵬壓根就沒想到被包圍的美軍竟敢使用‘誘敵深入’這種險招,直到攻打梅花里,他還深信自己的判斷沒錯,因為梅花里太難打了,防御體系異常堅固,交叉火力也是多點開花,更氣人的是美軍竟然用很別扭的中國話大喊,“死守砥辛里!”王鵬更確信自己攻打得就是砥辛里,付出了近三百多人的慘烈代價,佔領了梅花里,讓通訊員回雙荊里報捷,通訊員前腳剛走,梅花里的周圍就冒出了大量美國步兵與騎兵,還有兩輛坦克,把梅花里團團圍住,這時王鵬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中計了,敵人巧妙地利用了‘豹子團’以快著稱的作戰風格,讓王鵬不自覺地認為一些不正常的地方是正常,敵人該軟的時候軟,該硬的時候硬,把心理戰運用到了極致,王鵬悔不該忘記吳祥森軍長臨戰時的告誡,砥辛里背後的實際指揮者很可能是李奇微,王鵬開始組織敢死隊突圍,二十多個敢死隊戰士剛沖到村口,就被敵人的坦克、重機槍橫掃,慘不忍睹,幾次下來,王鵬一看這樣硬拼不行,就把兵力散開,利用敵人的工事轉入防御,等待救援。

    在雙荊里陣地三零三團的團部里,軍長吳祥森、三零三團團長龐立學、四零八團團長張文勝、炮兵團團長苗青、警衛連連長柳義章正在研究救援方案。

    吳祥森的神情格外嚴肅,他分析道,“現在雙荊里陣地,我們兩個團的兵力大約二千三百人,美軍的東線兵力大約一千多人人,坦克五輛,對了,苗青,雙荊里陣地上還有多少發炮彈?”

    “報告軍長,運輸大隊與騎兵三連剛運來三百多發,總共有七百多發,夠二十四門火炮連續打八分多鐘。”苗青不敢怠慢,急忙回答道。

    “苗青,這次你讓炮手瞄準敵人陣地的東南角,也就是鳳尾里與雙荊里交接的地方集中打,那兒敵人兵力相對薄弱。”

    然後吳祥森又吩咐張文勝,“你率領四零八團在雙荊里的正前方猛攻敵人的陣地,我親自率領三零三團和警衛連從東南角突破敵人的第一道防線,然後再突破敵人的第二道防線,直插梅花里。”吳祥森為了救出王鵬,不惜孤注一擲。

    柳義章見吳祥森又要跟古都里襲擊戰那樣以身涉險,趕緊站起來請戰,“吳軍長,我知道您現在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飛到梅花里,那里有我們一千多名戰士亟需救援,但您是三軍主帥,不能貿然深入虎穴,義章不才,願意主動請纓,代你出戰,疾馳梅花里救出四零二團的兄弟們,您坐鎮鳳頭里指揮全局。”

    吳祥森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柳義章的請戰,他厲聲說道,“義章,你替我出戰,其勇可嘉,但這太冒險了,你一次攻堅戰都沒打過,砥辛里防御又固若金湯,你敢打敢拼,視死如歸,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魄全軍都知道,但參加戰斗跟指揮戰斗是兩碼事,這次救援行動關系到四零二團的生死存亡,還是我親自出馬,你和龐立科留守雙荊里作為後援。”吳祥森心里何嘗不知義章是出于對自己的安危著想,才提出要代替自己出戰,這種心情可以理解,但要解救危在旦夕的四零二團,除非徐衛國,其他團長還真不行,徐衛國離不開鳳頭里陣地,只有自己親自出馬,所以他斷然否決了柳義章的請戰。

    柳義章見吳祥森如此固執己見,顯然是對自己的戰斗指揮能力沒有信心,于是誠懇地說道,“軍長,我知道時間寶貴,請您浪費幾分鐘听完我的建議再作決定。”

    “好,義章,你快講!”

    柳義章胸有成竹地說道,“我建議炮兵團摧毀的目標仍然是雙荊里的正面,也就是敵人的東線,跟前幾次擊打的目標不變,並且讓張文勝團長率領四零八團的一營猛攻東線,給敵人造成我軍主力仍在東線的假象,龐立學團長率領三零三團再加上四零八團的二營猛攻敵人陣地的東南角,我率領四零八團的三營、警衛連和炮兵團的騎兵三連攻打敵人陣地的東北角,中間是佯攻,兩翼則是主攻。”

    苗青驚詫地問道,“義章,既然兩邊是主攻,為什麼炮兵不打兩邊,打中間呢,不是浪費炮彈嗎?”

    柳義章談笑自若地說道,“苗團長,你說得一點沒錯,我就是要浪費炮彈。原因有二,第一心理戰,敵人最清楚我軍緊缺炮彈,所以認定我們絕不會浪費炮彈,敵人也就算準了我們炮彈打那個方向,就從那個方向突破的戰術,我正是要利用敵人的這個心理,讓張團長打中間,並且要用大量的手 雷、炸 藥包,讓敵人更確信要我們主力從東線中間突破來救四零二團了,敵人就會把兩翼的優勢兵力,尤其是坦克向中間靠攏,借機消滅我們,就類似于我們的‘圍點打援’,他們圍住四零二團,誰來救就消滅誰;第二兩翼主攻而非從一點突破,也是利用了心理戰,我們七十七軍這是第二次總攻砥辛里,在敵人看來我們除了增加了進攻人數,其它沒有變化,他們認定只要把最能打的獨立團頂住,就有了不敗的底氣,我們就是要打破敵人的這個底氣,我們兩翼突破後,我軍其它三個方向的進攻要更堅決,不惜一切代價沖擊敵人的一線,能攻破第一道防線最好,即使攻不破也讓他們分不出身來對付龐立學團長與我,這時候敵人除了包圍梅花里的兵力外,敵人的整個第二道防線基本上是形同虛設,龐立學團長和我再兵合一處,攻擊梅花里,王鵬團長從里往外沖,這樣在局部也就是梅花里對敵人實現反包圍,徹底殲滅梅花里的美軍,我們再和王鵬的四零二團兵合一處,讓敵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時我們可以從敵人的內線攻擊砥辛里,就像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樣。我們所有的這些調整,特別是前線戰士的換防,一定要隱秘行動,不能讓美軍發現我們變陣了。另外,我還想強調一點,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吳軍長一定要穩坐指揮部,吳軍長也是我這個戰術成敗的關鍵,就是吳軍長要對其他三個陣地進行督戰,試問除了吳軍長,還有誰更合適?”柳義章說完後看著吳祥森,等吳祥森下達命令。

    苗青等三個團長听了柳義章的戰術安排紛紛點頭,這就是孫子兵法所講,‘兵著,詭道也!’他們也看向吳祥森,看他有沒有魄力讓初出茅廬的柳義章擔當重任,吳祥森心里五味陳雜,但時間就是命令,容不得半刻猶豫,他一拍桌子,大聲說道,“義章,我批準你的請戰,各位就按義章說的辦,我坐鎮鳳頭里對其他三個戰場進行協調指揮,一個小時後,也就是晚上十一點整,炮兵對東線進行炮擊為信號,同時對砥辛里發起第三次總攻!”“是!”三位團長給吳祥森敬禮,立即動身去準備戰斗了,吳祥森安排柳Y跟義章一起行動,義章沒同意,他笑著說,“軍長,我不在你身邊,讓柳Y留下吧,我在前線也安心!”柳義章風輕雲淡的樣子帶給吳祥森莫名的驚喜,他知道只有舉重若輕的心態才能臨陣不慌,柳義章未來可期!

    吳祥森還是緊緊握著柳義章的手動情地說,“義章,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