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40章 家國情懷(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40章 家國情懷



    吳祥森帶領柳義章和柳Y風塵僕僕地趕往東線陣地雙荊里。

    “吳軍長,你怎麼來了?”龐立學見吳祥森帶著幾個戰士疾馳而來,心里忐忑不安,以為軍長是來問責的。

    “龐立學,你這兒傷亡咋樣?”

    “軍長,傷亡太大了,從昨晚到現在,我三零三團傷亡三百多人,敵人幾乎沒什麼傷亡,都是我指揮不力,為進攻失敗負有主要責任,願接受軍部和兵團的處分。”

    “昨晚我們七十七軍吃了大虧,你三零三團新兵多,戰斗力弱一些,軍部都清楚,跟你指揮沒啥關系,不要有思想包袱,我已從其他防區調來四個團,下午就能到位,我們進攻的兵力將達到一萬多人。”

    “軍長,我們都大意了,以為砥辛里守敵就一個團,二千多人,好家伙,根本不是那回事,每輛坦克後面烏壓壓的一大片,我估計砥辛里的兵力少說也有六千人。”

    “是啊,砥辛里守敵清一色的美國大兵,對外透露的信息太少,包括里面的防御工事,兵力與武器的配備,我們都一無所知,這些都是對我們的考驗。”

    “這仗打得真是太邪乎了,以往我們打美軍,美軍發現我們有包圍他們的意圖後,都倉皇突圍,這次倒好,今天早晨他們在飛機大炮地掩護下,竟然向我們發起進攻,我們嚴陣以待,說實話,他們再組織幾次沖鋒的話,雙荊里陣地很可能要被突破,可是他們突然就停止進攻了,又縮了回去,看那個樣子是不想出去,故意要留在砥辛里讓我們圍著打。”

    “對了,軍長,剛才戰士們都看見一架敵機在鳳頭里方向,冒著黑煙栽了下去,是獨立團打下的嗎?”

    吳祥森他剛想介紹義章,卻發現義章沒在身邊,就問柳Y,“義章呢?”

    柳Y答道,“軍長,義章去營地看望戰士們去了。”龐立學吃驚地問,“軍長,難道這飛機又是被孤單英雄柳義章打下的?”

    柳Y搶著說道,“龐團長,那是當然,能稱得上孤膽英雄的,在七十七軍除了柳義章,也找不出第二個呀。”

    龐立學無不羨慕地說,“吳軍長,去年補充兵員,獨立團一個新兵也沒要,我三零三團要了三百多,听說柳義章也是新兵,而且還是騎兵,我團的新兵咋就出不來一個像柳義章這樣的呢?戰士們都很崇拜他。”

    吳祥森從團部走出來,他來雙荊里一方面為了解戰況,另外也想看望戰士們,龐立學與柳Y跟著吳祥森向營地走去。

    營地的南面,有幾百個戰士聚集在一起,後面的戰士蹺著腳使勁往里瞅,吳祥森心里納悶,三人迅速走向前去,扒開人群,只見柳義章正和兩個戰士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

    原來,柳義章從團部出來後,就在三零三團的營地到處走走看看,突然听見幾個戰士聊天時總是提到自己,義章感到好奇,就悄悄地靠了上去想听听他們都說自己些啥,

    “我給你們講,我和柳義章不但是一個村子的,我們還是本家呢,他比我小一個月,但我見了他,也得喊他三哥。”

    “你小子就吹吧,他比你小,你咋還喊他哥呢?”

    “你們傻帽了吧!這是規矩,在我們雙柳村,柳家大院的人就是我們柳氏宗族的正宗傳人,為啥叫柳義章三哥?那是因為柳義章在柳家大院的九個堂兄弟中排行老三,所以就叫三哥,只要是同輩的都得叫三哥,跟年齡無關。”

    “如果真是這樣,你這三哥,可不是一般人,孤膽英雄得有多大的膽子哪!”

    “廢話,我三哥出名可不是因為膽子大,主要是他為人仗義,這麼給你說吧,我到別的村辦事,有人為難我,我只要告訴他我是雙柳村的,柳義章是我三哥,嘿,甭管他多豪橫,也得客客氣氣地放我走。”

    “那他咋沒跟你一起來三零三團呢?”

    “本來是一起的,都是步兵,結果在東北軍區集訓時,他被破格招到了騎兵大隊,我們村還有個叫王守疆的,也沒當步兵,去了運輸大隊當汽車兵,我三哥能當騎兵也不奇怪,他從小習武不說,柳家大院有好些匹馬,解放前還養過馬隊,所以對他來講騎馬就當玩兒似的,小的時候他騎著馬在前面跑,我們赤著腳在後面追。”

    “我听連長說,柳義章現在不在騎兵大隊了,好像去軍部警衛連當連長了,太厲害了,我都當了兩年兵了,現在才是個小排長。”

    “憑我三哥的能力當連長都屈才,小的時候我們在樹林里、河灘上打野仗,他都是當元帥,我當將軍呢,哈哈哈,雖然那是鬧著玩的,但我三哥在指揮打仗方面就是天才,跟著他打仗那就是一個痛快,你們知道嗎?我三哥有個綽號”

    “當然知道了,孤膽英雄嘛”

    “外道了吧,還搶我話講呢,我三哥在老家的外號比孤膽英雄要霸氣的多,叫”這位戰士還沒說出義章的綽號,就听見身後有人喊道,“恩章,我的好兄弟!”

    柳恩章听見身後有人喊自己,他驚訝地回頭一看,義章就站在眼前,他楞住了,坐在彈坑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義章又喊了一聲,“恩章,我是你三哥呀。”直到這時柳恩章才如夢方醒,才相信這不是做夢,他騰地從彈坑里跳上來,激動地大喊,“三哥,真是你呀,說曹操曹操到,我剛才還和王排長嘮叨你呢。”

    “恩章,三零三團還有咱雙柳村的弟兄嗎?”柳義章緊握著柳恩章的手焦急地問。

    “活著的只有我和情章了,三哥,我這就帶你去找情章,離這兒不遠,他就在三營。”柳恩章一邊說一邊拉著義章向三營的營地跑,邊跑邊喊,“情章,三哥來啦,三哥來看咱們啦!”喊著喊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柳情章本來躺在一捆干草上休息,听見柳恩章的聲音,趕緊爬起來,只見柳恩章拉著一個人正向營地跑來,他隱約听見柳恩章喊三哥,難道他拉著的那個人真的是三哥不成?昨天晚上打仗時,柳情章不小心掉到陷腳坑里了,把腳脖子扭了,腫的老高,跑不了路,只能遠遠地看著,當他看清了來人真是三哥柳義章時,他一下子就跑了過去,全然忘了腫脹的腳脖子。

    “三哥!”在生死難料的戰場,突然見到親人的那種感受,用任何語言來描寫都是蒼白的,一聲三哥,三個人抱頭痛哭,不知就里的戰士們紛紛圍了上來,跟柳恩章聊天的那幾個戰士也跟著跑來,激動地對看熱鬧的戰士們說,孤膽英雄柳義章來了,三營的戰士們一下子就把義章、恩章、情章這哥仨外三層里三層地圍了起來,正在這時吳祥森他們三人也過來了,龐立學要遣散人群,被吳祥森給制止了,只是撥開人群擠了進去,想看個竟究,只見義章向柳恩章問道,“恩章,你剛才說,活著的只有你和情章,是什麼意思?”

    “三哥,當初你和守疆哥被分到騎兵大隊和運輸大隊,我們十一人都分到了七十七軍步兵團,其中我、柳情章、柳予章、柳文卿、柳文泉、柳厚章六人都分到了三零三團,柳厚章剛進入北朝鮮,就在金山里兵站被敵機給炸死了,柳文卿在春節前部隊攻打三文里時犧牲了,柳文泉與柳予章是昨天晚上犧牲的,在三零三團,咱雙柳村的就剩下我和情章了。”

    “三哥,我和恩章都听說了你是咱七十七軍的戰斗英雄,是志願軍的孤膽英雄,我們也不怕犧牲,我們也要像你一樣做英雄!”

    “我們都要做英雄,向孤膽英雄柳義章學習!”人群里突然有戰士大聲喊道。

    “向孤膽英雄柳義章學習!”圍觀的戰士們都跟著高喊,慷慨激昂。

    “請孤膽英雄柳義章給我們傳授戰斗經驗好不好?”有戰士提議。

    “好,請孤膽英雄柳義章講話!”頓時,營地上請求柳義章講話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柳義章見盛情難卻,他也有許多心里話想對柳恩章、柳情章講,但戰事緊迫根本沒時間單獨講,有戰士把義章引到一塊大石頭前,義章跳上石頭,三零三團除了警戒的戰士,其他正在休息的戰士們聞訊紛紛向義章這邊跑,都趕過來一睹孤膽英雄的風采,有的戰士認出了龐立學和吳祥森,剛想敬禮,被柳Y給止住了,近千名的戰士聚攏在義章的周圍,沒有東張西望,沒有交頭接耳,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錯過義章要講的每一個字。

    “親愛的戰友們,請不要再喊我‘孤膽英雄’,自從走進軍營,我柳義章最喜歡的稱呼是‘戰友’,如果我是英雄,你們,還有哪些犧牲了的戰友們都是英雄,都是我們偉大祖國的英雄兒女,站在我身旁的柳恩章、柳情章,是我的兩個本家兄弟,在三零三團本來還有四個本家,但他們四個永遠離開了我們,對他們的犧牲我悲痛萬分,對他們有多少的悲痛,我就會對敵人有百倍的仇恨,這仇恨是我柳義章的家仇,更是我們每一位志願軍戰士的國恨,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穿上了這身軍裝,生死就交給了國家,這是我們軍人的使命和擔當,也是我們七尺男兒的光榮,古人馬革裹尸,戰死沙場終不悔,這種卒伍精神亙古不變,為什麼?因為我們軍人都有一個夢,是英雄夢,也是家國夢!有英雄夢好不好?當然好,真正的英雄都是為家國而戰,所以英雄夢也是家國夢,昨夜的砥辛里之戰我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今天夜里面對武裝到牙齒的美國佬無疑還是一場惡戰,勉勵我們,‘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為了新中國,戰友們,戰斗吧,最後的勝利一定屬于我們英勇的中國人民!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喊聲直沖雲霄!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