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33章 高山流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33章 高山流水



    柳義章參觀完吳祥森的辦公室後,他對吳祥森這位英勇善戰的‘吳瘋子’印象更深了,要知道在朝鮮戰場,美帝上千架戰機不間斷轟炸,高級將領的指揮部與住所基本都設在防空洞里,像吳祥森這樣辦公極其危險,敵人的偵查機一旦偵查到,其後果不堪設想。

    “小鬼,你來啦?”吳祥森大踏步地跨進院子,高興地跟義章打招呼。義章急忙立正敬禮,大聲喊道,“首長好!”,“唉,以後要天天在一起工作,就不必這麼講究了。”吳祥森拍拍義章的胳膊。

    “是,首長!”義章跟著吳祥森進了辦公室。

    “你們倆個都熟悉了吧?”

    “是的,首長!”義章和柳Y同時回答。

    “那你們倆誰大一些呀?”

    “我大一些,我二十,柳義章十八。”柳Y說道。

    “坐下講話,你倆就別傻站著了。”吳祥森坐在凳子上朝他倆招招手,義章坐在吳祥森對面的長凳上,柳Y給吳祥森和義章各倒了一杯水,然後徑直走出辦公室並掩上了門。

    “小鬼,你的檔案,政治部前些日子就調來了,貧農出身,根正苗紅,到警衛連當連長怎麼樣?”吳祥森直截了當地問義章。

    “軍長,義章堅決服從命令,警衛連誓死保衛軍部機關的安全!”義章沒有絲毫猶豫,立即起立表態。

    “哈哈哈,我沒看錯,小鬼,你天生就是當軍人的料!”

    吳祥森听到義章干脆利落的回答,甚是滿意。義章看著眼

    前的吳祥森,身材矮小,呢子大衣長至腳脖,走路沒聲卻帶風,

    聲音洪亮如鐘,濃眉大眼,眼楮透露著睿智與自信,額頭布滿細細的皺紋,臉頰豐滿,鬢角露白,四十出頭的年紀,與父親年齡相仿,最突出的是他的一口牙齒,兩顆門牙中間比常人多出了一顆小牙,左右上下的槽牙都是瓖的假牙,有黃色的也有銀色的,嘴巴很大,法令紋很深,像是用刀刻的一般,鼻子挺直,鼻頭上有幾個小青痣,剛刮過的胡須又黑又密,個子不高,卻長了一雙大手和大腳,手背上長滿黑毛,一口濃重的湖北口音,就是這樣不顯山不露水的身材,卻屢屢打出驚天動地的硬仗,打起仗來不要命,人送綽號‘吳瘋子’,想想自己的綽號“河東小霸王”,義章心里倒有幾分英雄相惜的感慨。

    “軍長,我入伍時間不長,警衛工作沒有接觸過,你身經百戰,啥突發情況都遇過,以後還要煩你多賜教。”義章看著吳祥森的眼楮,虛心地向他請教。

    “小鬼,我參加黃麻起義的時候也是十八歲,用的還是劈柴的鎬子,起義後我就當了吳光皓軍長的警衛員,你的條件比我好的太多了,你就大膽地干,按照你的想法干就行,警衛連直屬于我領導,不會受任何干擾。 時光荏苒啊,黃麻起義一晃二十多年了。”吳祥森不勝感慨,尤其是吳光皓軍長的英年早逝,每每想起都是剜心之痛!

    義章知道吳祥森是一軍之長,手下團長就有二十多個,全軍滿員四萬多人,軍務繁忙,第四次戰役又迫在眉睫,有多少軍政大事等著他處理,想到這兒,義章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來,對吳祥森說道,“軍長,你軍務纏身,我不能叨擾太長,我先工作去了。”

    “坐下,小鬼,既然知道我軍務纏身,就要幫我分擔,你可

    知道在古都里戰斗時我為啥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新兵?”見義章一臉疑惑,吳祥森微微一笑,“你表現得很沉穩,很勇敢,也很有戰斗素養,跟新兵差別確實很大,即使你表現如此優秀,我還是判斷你是新兵,為什麼?因為這兒。”吳祥森指指自己的腦袋,“直覺,我參加黃麻起義時也是第一次參加戰斗,跟你一樣,心狠、手辣、膽子大!”

    “接著你又參加了老鷹嶺戰斗,我有意安排你進前線指揮部,就是讓你盡快提升戰術素養,你記著,小鬼,戰爭是最好的老師,戰例則是最好的教材,我只讀了三年私塾,沒多少文化,但打一次仗,就積累了一些經驗,的軍事思想也都是從戰爭中提煉出來的,調你到警衛連,保衛軍部機關安全只是一個方面,你隨時都要做好到前線指揮戰斗的準備。另外炮兵團是七十七軍的寶貝,直屬軍部領導,你這段時間一直待在炮兵團,你對炮兵團有什麼好的想法?”听了吳祥森的一席話,義章緊張的心情舒展了好多,他一心想著上前線殺敵,有這樣的好軍長,何愁沒仗可打?他也深知‘一將功成萬骨枯’,戰爭就是你死我活,對敵人不狠,敵人緩過來就是反撲,所以一有機會就要把敵人往死里打,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

    義章就把對鄧家駒談過的關于對騎兵大隊兩棲作戰的想法,以及組織騎兵利用休整期習武的做法都給吳祥森講了一遍,特別提到對騎兵處境的擔憂,他從鄧家駒哪兒也了解到美國騎兵1師的一些戰法,義章也進行了大膽分析,他認為從騎兵的單兵作戰上講,美騎1師之所以戰術縱深比我們騎兵大隊厲害,根本原因是美軍有強大的裝甲車部隊地縱深掩護與配合,而我們的騎兵都是孤身作戰,在敵人強大火力地攻擊下,戰斗力大打折扣,義章還分析老鷹嶺戰斗能順利拿下,其中跟美軍沒在老鷹嶺布置坦克等裝甲車部隊有關義章感覺遇到了知音一般,這些想法與思考在騎兵大隊沒人能理解,有點曲高和寡,但面對吳祥森,義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吳祥森听得非常認真,其間他囑咐柳Y站在門口,禁止一切外界打擾。

    他越听越覺著義章太像自己了,初生牛犢不怕虎,有一股不服輸,敢于勝利的勁頭,盡管有些或想法略顯幼稚,但大方向是對的,他跟鄧家駒一樣,對義章有一種如獲至寶的感覺,時間不知不覺到了下午兩點多,義章自責地道,“軍長,你看我說的太多了,都耽擱你吃午飯了。”吳祥森笑著說,“小鬼,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經過老鷹嶺戰斗的洗禮,你已經是一名合格的指揮員了,不要說一頓飯不吃,就是三天不吃飯,我也願意跟你暢談。好在以後,我們天天在一起,交流的時間多著呢,還是那句話,戰爭是最好的老師,我相信假以時日,你很快就能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指揮員。”

    “今天這頓午飯,就算給你這個孤膽英雄接風了。”吳祥森讓伙房炒了一個青菜,一個美國的軍用罐頭,一盤雞蛋,一大盆米飯,把柳Y也喊進來一起吃,柳Y自從進入朝鮮戰場,這還是第一次吃米飯,平時跟軍部的警衛員一起吃,最初吃的是高粱飯,這高粱做的飯團又粗又硬,難以下咽,關鍵是吃下去後大便困難,有的戰士肚子脹的跟鼓一樣,後來改吃炒面,境況就好多了。

    “謝謝軍長款待,這飯菜可是太誘人了。”柳Y是天津人,解放天津時參的軍,一直跟在吳祥森身邊做通訊員,朝夕相處,吳祥森對他也非常喜歡,說是通訊員,實際干得都是秘書的活,現在義章調來軍部當警衛連連長,柳Y高興壞了,在他眼里義章就是個傳奇人物。

    “要謝還是要謝你倆呢,是你們打下了老鷹嶺,這些東西都是從老鷹嶺的暗堡里繳獲的。”吳祥森突然停下筷子,看著兩個年輕人,若有所思。

    “柳Y、柳義章。”吳祥森小聲地嘀咕著,義章與柳Y都听見了,也放下筷子,以為吳祥森有什麼指示呢。吳祥森放下碗筷,哈哈一笑,他用手點著兩個年輕人,大聲說,“柳Y、柳義章。”義章和柳Y騰地站了起來,大聲喊到,吳祥森笑著說,“不要搞得草木皆兵嘛,一听見名字就像有情況似的。”義章和柳Y長舒一口氣,重新坐下,豎著耳朵听吳祥森的下句話,“巧不,你倆都姓柳,一個山東柳,一個天津柳,我名字里有個‘森’字,雙木成林,三木成森,看樣子還缺一個柳家人。”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