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31章 義結金蘭(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31章 義結金蘭



    柳義章認真地听著鄧家駒的教誨,這樣的傾心交談就連跟自己的父親柳老爹也未曾有過,但家學的燻陶,如同文化基因,是從根上帶來的,是無聲無息的,柳義章自懂事起就意識到自己跟爹很像,也一直想做爹那樣頂天立地的男人,心胸坦蕩,光明磊落。而對鄧家駒,心里更多了些親近與喜歡,鄧家駒講得很多東西,義章其實都懂,他從不點破或表現出不耐煩,因為他知道鄧家駒是孤兒,對親情的渴望與守護尤為看重,他也想過自己離開騎兵大隊是遲早的事,他清楚吳祥森在老鷹嶺戰斗後只字沒提雙方的約定,是有意為之,就是想打自己個措手不及,把自己強留在他身邊,義章打小就記著爹教育自己的一句話‘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跟人相處,尤為重要。

    “大哥,你不舍得我離開,又怕耽擱我的前程,是不是?”義章摟著鄧家駒的肩膀,接著勸慰道,“大哥,誰說騎兵是雞肋?你說的?還是軍長說的?無論誰說的,都不對!誰說陣前殺敵是英雄,運輸供給就不是英雄?大哥,你知道的,咱騎兵的生活、戰斗條件都比步兵好多了,你知道嗎?當我在老鷹嶺看見獨立團的戰士們穿著單衣沖鋒陷陣時,我很震撼也很心疼,後來听史參謀講獨立團的很多戰士在夜間隱蔽時,趴在冰天雪地里,身上僅僅蓋著一床毛毯或稻草!為什麼會這樣?我的老家到處都在捐糧捐衣,戰士們為什麼還缺衣少糧?是運不來呀,美國佬這些王八蛋,天天轟炸我們的運輸車輛,物資大部分都毀在路上了,所以說運輸部隊更是英雄,自老鷹嶺戰斗後,我曾經與你有一樣的想法,覺著騎兵有勁使不出,想辦法改變這種局面,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大哥,你听听可行嗎?”

    “我的好兄弟,我就知道你已經有對策了,快說出來听听?”

    “我想把我們騎兵大隊改造成兩棲作戰部隊,第一是給主力部隊運輸戰略物資,我粗略算了一下,跟運輸大隊的大卡車比,我們單匹馬運得量要少多了,但我們戰馬多呀,軍馬場有上千匹,遺憾的是騎兵少了點,才三百多人,我們的優勢是靈活,敵機來了,我們策馬就能鑽進山林或山洞,汽車就不行,在路上硬躲,道路被炸毀就得趴窩,所以騎兵優勢還是很明顯的。第二就是提升我們騎兵大隊的單兵作戰能力,就像大哥你說的那樣,當年在國內戰場上我們騎兵是天之驕子,步兵只有眼饞的份,現在為什麼倒過來了?因為戰爭環境變了,在朝鮮戰場,大部分戰斗發生在夜間和高山丘陵,確實不適合騎兵參戰,所以我現在讓三連的戰士們跟我學擒拿格斗,為的就是短兵相接時用得上,最終目標把騎兵改造成特種兵,戰馬只是一種代步工具而已,另外在戰術上要有所改變,要有自己的偵查兵,自己的通訊員,自己的作戰參謀”

    柳義章滔滔不絕地講著,鄧家駒是越听越興奮,他對戰術與戰略層面的事情從不去考慮,即使有點小想法,也是瞻前顧後,不了了之,義章不一樣,他頭腦太好用了,膽子也太大了,比如說他帶敖東、敖森杰去了那麼遠的地方搞偵查,回來那麼晚跟沒事人似的,對指揮部只字不提,關鍵的時候又能果敢行動,還有像他說的練兵,騎兵不練騎術,卻練武術,大隊長拉克申對此就提出異議,但礙于義章的聲望,也只能睜著眼閉著眼沒有橫加干涉,鄧家駒雖然也不甚理解,但他相信義章,知道他做任何事都有目的的,就反過來勸老搭檔拉克申,說義章是少年得志,必有過人處,戰士們跟他學武術,有百利而無一弊,現在听了義章對騎兵這個兵種的大膽設想,如醍醐灌頂,他一下子明白了,義章這是為改造騎兵做功課哪,這就是柳義章,從不紙上談兵,而是腳踏實地,敢于去闖,在你還沒想到的時候,他已經悄悄去做了!

    “義章,你的這些想法,就是一種革新,實話實說,我有的地方明白,有的地方糊涂,我也給你講過咱中國騎兵的發展史,很短的,沒多少年,就連我們用的馬刀,在甦聯稱之為‘恰西克馬刀’,在美國稱之為‘巴頓劍’,在我國稱之為‘雪楓刀’,都是根據不同的人種而設計的,彭雪楓將軍跟你一樣,自幼習武,酷愛騎馬,精通刀術,他設計出的中國馬刀,刀身頎長,刀背輕薄,鋒利無比,這也是對騎兵的革新。義章,我現在確實很矛盾,希望你離開騎兵大隊是覺著你到軍部會更有作為,但听了你關于對騎兵兩棲作戰的想法,我又覺著騎兵大隊還真離不開你。”鄧家駒是左右為難,一時沒了主意。

    “哈哈哈,車到山前必有路。大哥,身在兵營,服從命令听指揮,咱哥倆就不要杞人憂天了!來,咱倆辦正事。”

    “啥,義章,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

    “當然有啦!”義章拉著鄧家駒跪在地上,取下軍用水壺,從口袋里掏出用手絹包著的家鄉土,取出一些撒進水壺,晃了晃,對鄧家駒說道,“大哥,咱就不歃血為盟了。這家鄉土就是我的根,吃了家鄉土,你就是柳家大院的人了,就是我柳義章的親大哥。”說完自己先喝了兩口,交給鄧家駒。

    鄧家駒心里清楚,柳義章行事是義字當頭,在柳義章的心里,他這個結義大哥遠重于前途和名利,他接過水壺,仰起脖咕嘟咕嘟地喝了個干干淨淨,倆人朝家鄉的方向磕了三個響頭,義章舉起右手莊重盟誓,“今天我柳義章與鄧家駒在朝鮮戰場結為金蘭,義章祈告天地祖宗,我哥倆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英勇殺敵,報效國家,皇天後土,共鑒我心,若背信棄義,人神共戮!”

    鄧家駒跪在旁邊不知所以,他是孤兒,自幼被山西榆社鄧家收養,鄧家幾代人靠販賣西域馬匹起家,鄧家駒稍大些,東家鄧三虎看他筋骨不錯,就給他取了鄧家駒這名字,一直跟著馬隊走西口,後來抗日戰爭爆發,八路軍來到了太行山,鄧家駒參了軍,那年才十六歲。十多年的軍旅生涯,戰友換了一茬又一茬,許多人和事都如過往雲煙,但對義章不一樣,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刻骨銘心,在金山里兵站睡覺時,義章悄悄脫下棉衣給自己蓋上的那一刻,鄧家駒心里溫暖極了,這是一個剛滿十八歲的新兵自然流露出的真性情

    “大哥,起來吧。”義章半跪著想拉起熱淚盈眶的鄧家駒,鄧家駒平復了下情緒,也地盟誓,“柳家的列祖列宗,我鄧家駒得遇義章並結為兄弟,感到萬分榮幸,吃了柳家土,認了柳家根,我就是柳家人,我虛長義章十歲,作為兄長,我一定誓死保護好義章,共患難,同進退,若背誓言,人神共戮!”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