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24章 含苞待放(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24章 含苞待放



    柳老爹心想還是愛稻聰明,既消除了尷尬,還把氣氛給搞活了,柳老娘捶了一下愛稻,笑著罵道,“大 憔垢夜兆磐淥滴冶浚 愕勾廈鰨 悄愕母灰蒼諼藝舛鎩!br />
    “伯父,您真的沒事?可別硬扛啊。”張艷還是有些不放心

    “小艷,我真沒事,你今兒能來看我,我特別高興,中午,我多喝兩杯,下午再好好睡上一覺,保證到了傍黑天,身體就恢復了,你就放心吧。”柳老爹說完朝柳老娘使了個眼色,柳老娘忙上對張艷說,“艷子 憧慈脹範脊瘟耍 形縋憔捅  耍 糲亂黃鴣暈綬拱桑俊閉叛 贗房純慈收攏 罷叛蓿 業鋃己芟不賭悖 憔土糲亂黃鴣苑拱傘!比收亂布 ν熗粽叛蕖br />
    “留下吃放吧,張艷姐。”愛稻、惜谷、智章都不約而同地喊道,信章也過來拉著張艷的手搖晃,求她留下,張艷見盛情難卻,就爽朗地說道,“大娘,只要你不嫌棄俺飯量大,俺願意天天來陪你吃飯哩。”“太好了,中午能吃好飯啦。”惜谷與智章雀躍歡呼,愛稻摟著柳老娘的肩膀,笑著說,“那我現在就替娘宣布,中午吃手 面。”

    “仁章爹,我再給你紅燒條鱍魚,炒個花生米當下酒菜?”柳老娘笑著問柳老爹,柳老爹沒吱聲,他看張艷如此識大體,並能與孩子們相處得這麼融洽,從內心里感到高興,他朝仁章點了點頭,仁章領會了爹的意思,笑著說,“張艷,咱們到院子里玩會兒吧,也好讓我爹好好歇歇。”張艷立即站起身來,溫柔地對柳老爹說,“伯父,您躺下好好休息,俺先出去了。”說著,靠前與愛稻一起伺候柳老爹躺下。

    走出里屋,張艷笑著說,“大娘,俺幫你做午飯吧,給你打下手。”

    “不用了,艷子 邪 景鏤揖托辛恕!br />
    “是啊,艷姐,你第一次在俺家吃飯,怎麼能讓你干活呢?你和仁章哥到大院里轉轉去吧,等飯做好了,讓信章喊你們。”愛稻說著就往外推仁章和張艷,忽然听見柳老爹喊道,“愛稻,你過來取一下鑰匙,讓你大哥帶小艷到我的書房去坐會兒吧。”

    “張艷,你來的真是時候,俺正想去找你呢,俺有件天大的喜事要告訴你。”仁章滿面春風地說道,剛才屋子里發生的一切他啥都沒听進去,他站在張艷的身後,聞著張艷身上的香味,陶醉其中,想著再熬幾天張艷就是自己的媳婦了,不僅開始想入非非,直到娘要留張艷吃午飯,張艷回頭看他時才如夢方醒。

    “啥喜事呀?仁章。”

    仁章瞅瞅周圍,看見小叔家的詩章與念菽在家門口踢毽子,把剛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小聲地說,“張艷,到了書房我再告訴你。”

    張艷站在書房門口,打量著眼前的院落,這是一座很大的四合院,坐北向南的正房是六大間,匾額上書寫家廟兩字,西廂是柳老爹的書房。

    張艷心想,柳老爹讓仁章帶自己到他的書房里約會,明擺著就是把自己當成柳家的兒媳了,不禁心中暗喜。

    “張艷,快進來呀,想啥呢?”仁章邊說邊拉著正在走神的張艷走進書房,張艷第一次走進大戶人家的書房,以前雖然經常去柳宅看姑姑張三  彩僑海  蟛糠值姆考潿嫉背閃絲夥浚 揮幸患涫槲藎 黴噶幕 不督嶠歡潦槿耍 約喝創硬歡潦椋 每障芯土匪閂蹋 淼芰陶麓有「湃收隆 藝隆 逭濾且黃鴝了桔櫻 源笠恍  幕 閹偷郊媚隙亮艘荒甑納桃笛 # 艿美此擔  嗔誦┤ 粑叮 倭誦┤橄閆 系氖櫸亢艽螅 慷 暗謀呱戲帕艘徽攀樽潰 媳繃矯媲降氖榧萇習諑聳椋 課髑椒帕艘徽毆派 畔愕睦鮮醬病br />
    “仁章,你不是有天大的喜事要告訴我嗎?”

    “是啊,等會兒就告訴你,我先把爐火給弄旺一些。”仁章正忙著給爐子添加煤塊。

    “仁章,書房里沒人咋還生著爐子呢?”

    “你不知道,我爹只要得閑就會在書房看書,有時看得太晚了,就睡在書房,所以書房的爐火基本沒熄過。”

    張艷心想,柳老爹這麼喜歡讀書,太了不起了,怪不得他那麼與眾不同,原來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呢。

    仁章讓張艷坐到太師椅上,自己挨著張艷坐在方凳上。

    “張艷,我爹同意咱倆的婚事了,這兩天定下日子後,我爹就讓文喜叔到你家保媒去,你說這是不是天大的喜事?”張艷其實心里早就想到了仁章所說的天大喜事,但她還是故作驚喜地說道,“仁章,這真是一件大喜事,我爺爺知道了肯定高興壞了!”說完嫵媚地看著仁章,一臉的嬌羞。

    仁章像是被張艷的目光電到了一般,他不自覺地握住張艷的手,張艷這次沒有掙脫,張艷比仁章小一歲,倆人相好有四五年了,也經常約會,但從未越軌,有時仁章情不自禁想拉張艷的手,每次都是一觸即分,張艷不像柳家大院的女娃們都進過柳承祖的私塾讀過書,她一天私塾也沒讀過,但在張祿的悉心栽培下,張艷不但認識很多字,而且從小就跟著姑姑張三F 髦值胤較罰 壛簪じ[昴鐫埂罰  弧舵 靡準蕖罰 酉貳肚酵芳恰罰 汲 撓邪逵醒郟 餃妒 恪br />
    張艷低著頭,嘴唇咬著圍巾,一句話也不說,濃密烏黑的秀發,盤了一個大大的發髻,藍花棉襖,灰棉褲,端莊地坐在太師椅上,嬌羞得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仁章捧起張艷的手放到嘴邊舔了舔,“你干嘛呀?”張艷佯怒,“我好想吃一口。”仁章情不自禁地說道。

    “你娶俺就是想吃俺呀?”

    “不是,我我太想把你,把你…”仁章結巴起來,臉漲得通紅。

    “仁章,咋還結巴了呢?”張艷看著仁章的窘態咯咯地笑了起來。

    她抽出手站起身來,走到書架前翻看柳老爹的藏書,“這可是本好書,我爺爺曾經給我講過其中的內容。”她拿起一本民國時期的畫本《牡丹亭》,向坐在凳子上的仁章揚了揚。

    “《牡丹亭》,我也知道這本書,但沒有讀過,張艷,你讀過嗎?”

    “我也沒讀過,但我知道講的是杜麗娘的故事。”

    “那是幅啥畫?”張艷指著書架頂上的一副畫軸問仁章,仁章還是坐著不動,他歪著腦袋往上使勁瞅。

    “仁章,你是長在凳子上了?快過來幫我取下來呀!”張艷饒有興趣想看畫軸,仁章只好弓著腰站了起來,“咋了,你又跳河救人,干啥累成這樣呀?”仁章臉紅的像個柿子,張艷低頭一看,仁章的褲襠撐起了一個大包,羞的張艷趕緊用手捂著眼楮,背過了身,仁章看著亭亭玉立的張艷,一時把持不住,從後面緊緊地摟住了張艷

    “念菽,都晌午了還玩呢?”衛稷到王卉家玩了半天,剛回大院看見念菽和詩章在踢毽子。

    “衛稷姐,我看見二哥和張艷姐往三院那邊去了。”念菽拉著衛稷的衣袖說道。

    “去家廟?就他們倆?”衛稷問道。

    “還偷偷摸摸呢,他倆從二叔家出來後是貼著牆根走的,假裝沒看見我和我姐呢,肯定不干好事去了。”詩章添油加醋地向衛稷告狀。

    “詩章,淨胡說,二哥可是個老實人,咋會干壞事?你倆快回家吃午飯吧。”衛稷心里嘀咕二哥帶張艷去家廟干嘛?出于好奇,她三步並作兩步就來到了家廟,家廟的院門虛掩著,她輕輕推門而入,然後躡手躡腳地來到書房的窗戶底下,貼耳細听。

    書房里沒有說話聲,只是斷斷續續傳來嗯嗯與呼哧呼哧的喘息聲,衛稷更好奇了,心想二哥與張艷這在干啥呀?難道二哥在教張艷啞語嗎?衛稷慢慢站起來,用手指沾了些唾液把窗戶紙給洇濕了一個小洞,一只眼楮貼近小洞望了進去,只見仁章後背對著窗的方向,懷里摟著張艷,張艷正半推半就地掙扎,仁章一只手緊緊摟著張艷的細腰,一只手在張艷的身上到處摸索,下身緊緊貼著張艷的臀部衛稷的心跳頓時加速,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朵根,心里想著趕快離開,但就是挪不動腳,眼楮一眨不眨地往里看,這時听見張艷說話了,“仁章,你太壞了,快停手,你再弄俺,俺要喊人了,讓爹狠狠教訓你。”“張艷,你都喊爹了,那就承認是俺媳婦了,你就讓俺再弄會兒,俺都快舒服死了”衛稷直覺的下身濕漉漉的,她捂著嘴悄悄地離開了家廟。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