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23章 投石問路(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23章 投石問路



    柳老爹沉默了,回過頭來想想救文喜的情景,自己當時確實啥也沒想,就是不想讓文喜死,對于自己的安危早已置之度外,在冰窟窿出不來的時候,文庭嚇得大喊大叫,自己也沒懼怕,就一個信念,拼了命也要上岸,要活著!

    屋里的氣氛徒增若干傷感,柳老爹輕輕推開柳老娘,笑著對蕙蘭說,“你听鄰居說呀,上墳都得哭錯墳頭,根本沒那麼危險,你姐夫的命硬著呢,閻王爺不敢收我。”

    “姐夫,現在我問你,你是不是嚇著我姐倆了。”

    “這樣看的話,確實是我嚇著你們了。但河我沒跳錯呀,明明就是柳水河嘛。”

    “姐,你看,到現在了,我姐夫還狡辯呢。”

    “蕙蘭,柳水河難道改名了?”柳老娘疑惑地問。

    “蕙蘭,別賣關子了,你到底啥意思?”

    “姐夫,姐,柳水河還是柳水河,當然沒有改名了,我姐夫今天跳的是奈河?”

    “奈河是啥河?”柳老娘更迷惑了。

    “姐,我告訴你奈河在哪,這條河在陰間地獄,我姐夫不是說去鬼門關了嗎?不錯,鬼門關前的那條河就叫奈河,河上有座橋叫奈河橋,鬼魂要經過這條奈河,才能重新投胎做人,這些知識還都是姐夫若干年前告訴我的呢。”

    柳老娘還是懵,她看著沉默的柳老爹,一臉認真地問道,“仁章爹,蕙蘭說的對吧?壞了,我的姜湯還在鍋里呢。”柳老娘挪著小腳向廚房跑去,仁章他們也都散去,每個人心里都在嘀咕,我小姨咋就這麼厲害呢。

    “厲害吧?雙柳村有誰能像柳老爹那樣毫不猶豫地跳進冰窟窿舍命救人?”張祿盤著腿坐在炕頭上,問張艷又像是問自己。

    “是啊,爺爺,當我看到文喜媳婦領著兩個孩子給柳老爹下跪的那一刻,我真的被感動了,那是人心啊,是花多少錢也買不到的人間真情。”

    “我孫女看得準哩,就憑你的品貌和能力,將來在柳家大院肯定會大有作為的,並且很快就會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張祿慈祥地看著張艷,眼里又藏了一些沒有說的東西,張艷機靈著呢,她看出爺爺沒把話說透,她脫了鞋跳上炕摟著爺爺的脖子,撒嬌地說,“爺爺,還有呢,你說嘛!”一股淡淡的體香撲鼻而來,沁人心脾,張祿一只手攬著張艷的細腰,一只手輕捏著她的粉撲撲的臉蛋,往外推了一下,“小艷,你可真是個小人精,爺爺的心思你一眼就能看破,我這些年的心血沒有白費。唉,可惜哪!”張祿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咋了?我的好爺爺,你就別賣關子啦”張艷拽著張祿的胳膊催促他快說,張祿和藹地說道,“小艷,爺爺覺得你能嫁到柳家大院,嫁給仁章,爺爺很高興,也很知足,美中不足的是仁章這孩子吧,守成有余,闖勁不足,他若有他弟弟義章一半的膽量就更完美了。”

    “爺爺,你說的對,柳仁章跟柳義章可不是差一星半點,柳義章呢,就是柳老爹的翻版,甚至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河東小霸王’的綽號實至名歸,而柳仁章就是柳老娘的翻版,哭鼻子不用醞釀情緒,眼淚說來就來,‘哭瓜頭子’的綽號名不虛傳。”張艷說完,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張祿听著張艷銀鈴般的笑聲,側著臉定楮細看,張艷長得太漂亮了,鵝蛋臉,粉嘟嘟的白中透紅,丹鳳眼,水汪汪顧盼含情,嘴雖然說有點大,但嘴唇厚而渾圓像一條紅蠶,一口白而齊的牙齒,如珍珠般圓潤,脖子細長白皙,張艷見爺爺在打量自己,笑得更歡了,高聳的胸脯微微起伏,笑著說,“爺爺,喜歡看,俺就讓你看個夠。”

    “那能看夠?爺爺永遠也看不夠,俺家小艷可是柳水鄉最俊俏的姑娘。”

    “爺爺口是心非。”

    “咋口是心非?還有誰家姑娘比你更俊?”

    “王卉呀,她可是雙柳村的一枝花呢。”

    “她只是雙柳村的一枝花,你可是柳水鄉的一枝花呢,差的遠哩。”

    “爺爺,你淨揀好听的糊弄俺,俺哪兒比她強?”

    “這兒呀。”張祿伸手輕撫了一下張艷的腦瓜子。

    “小艷,現在啥時辰了?你是不是該去看望柳老爹了,他可是你將來的公爹呀。”

    “爺爺,不急,俺現在就想陪你嘮嗑,俺跟柳老爹說好了,下午再去看他。”說著,又向張祿身邊靠了靠,張祿握著她的手,和顏悅色地說道,“小艷,你要抓住柳老爹今天舍命救人的這個機會,好好地孝敬他,包括將來你嫁到柳家大院,也要抱緊柳老爹的大腿,你看看你大嫂蕙蘭就明白了,她之所以在柳家大院乃至在雙柳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是因為有柳老爹寵著,柳老爹從表面看就是個基層的小村長,其實他的能耐要比柳魁章之流大多了,他是看透了這個世界,不喜歡投機鑽營,與那些‘蠹蟲’們沆瀣一氣禍害百姓而已,這才是真正的男人!你呀,還是趁早去過去看望他,另外,如果老柳家留你吃午飯,你該咋辦?”

    張艷想了想,然後笑著說道,“以前吧,俺去柳家大院玩,柳老娘也經常挽留俺吃飯,可俺都沒答應,如果這次再留的話,俺覺得應該留下吃。”

    張祿微微一笑,接著問道,“為什麼呢?”

    張艷看爺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答對了,“為什麼呢?”像問自己,也像問爺爺。

    張艷突然明白了,“我知道了,爺爺,俺確實應該留下,因為今上午柳老爹與你言歸于好了,說明他心里已經默許了俺和仁章的婚事,我說的對吧,爺爺?”張祿高興地說道,“艷,你的洞察力真強啊,你比你姑姑三廈鞫嗔耍 蹦耆綣心閼獍憒廈饔獢@Γ 緹透系汕琢耍 芯兔揮姓飧齦7盅健!br />
    柳家大院,張艷並不陌生,她從小就跟仁章、思麥、愛稻玩的很好,雖然她從不忌諱大人之間的罅隙與齟齬,但心里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自卑感,今天不一樣了,她有了全新的感悟,仿佛自己即將成為這里的女主人。

    “艷姐,你來了?”惜谷在院子里跳繩,看見張艷進來,她扔下跳繩跑上前親熱地摟著張艷的胳膊,朝東屋喊道,“大哥,俺張艷姐來找你啦。”這一嗓子,各屋子里的人幾乎都跑出來了,大家都知道仁章與張艷年前就要結婚了,所以從心里已把她當成了柳家人,愛稻最為高興,她趕緊跑過來接過張艷手里的酒和點心,對著堂屋喊到,“爹,俺張艷姐來看你了。”

    柳老爹剛送走蕙蘭,喝了兩碗姜湯,躺在炕上想睡個囫圇覺,就听見愛稻在院子里張羅,他想從炕上爬起來,感覺渾身酸痛,柳老娘也坐在炕上,開始听惜谷喊是來找仁章的,接著又听愛稻喊是來看柳老爹的,這才上心,她透過窗紙看見愛稻手里還拎著禮物,說話間,愛稻與惜谷已簇擁著張艷進了堂屋,隔著門簾,張艷听見柳老娘說,“艷子  戳耍靠斕嚼鏤堇矗 餉 渥拍亍!br />
    張艷輕輕掀開門簾,走進里屋,關心地向柳老娘問道,“大娘,俺伯父還好吧?”看見柳老爹起身困難,她趕忙靠上前,雙手扶著柳老爹的肩膀,仁章也跳上炕與張艷一起把柳老爹扶了起來,張艷又拿過一個枕頭塞在柳老爹的腰底下,柳老爹笑著說,“小艷,我沒啥事,就是有些疲勞,身子骨跟散了架似的不听使喚,快坐下說話。”智章趕緊搬了個方凳,放在煤爐子的旁邊,招呼張艷坐下暖和暖和。

    張艷坐到凳子上,鄭重地對柳老娘說,“大娘,俺可听村里人說了,俺伯父今天可是到鬼門關轉了一圈,這麼冷的天,在柳水河破冰游了幾十幾米,就是個鐵人也受不了呀,俺看伯父現在還挺難受的,您說咱用不用找洪光叔來給瞧瞧呀?”柳老娘包括仁章等幾個子女還真沒有張艷想的周全,一方面柳老爹早上剛回來的時候談笑自如,跟蕙蘭姨還打了半天嘴仗,高興的很,另一方面在孩子們眼里柳老爹就像個鐵人一樣,從不生病,即使偶爾感冒,也不抓藥,對著酒瓶子猛喝幾口酒,說酒就是最好的藥,剛才張艷這麼關心地噓寒問暖,又要找醫生,柳老娘和孩子們都很感動,沒等柳老娘答話,柳老爹就搶先笑著說道,“小艷,我說沒事就沒事,我的身體比鐵人還結實呢,再說了你不就是醫生嘛,還找啥洪光呀,你這不是騎驢找驢嘛。”

    話已出口,柳老爹就有些後悔,騎驢找驢這種玩笑話咋能跟張艷亂說呢,張艷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也沒想到平時不苟言笑的柳老爹突然間跟自己開起了玩笑,惜谷沒听出是玩笑話,不解地問道,“爹,俺艷姐咋成醫生了?她騎得驢呢?”屋子里的人全被惜谷給逗笑了,愛稻趕緊幫張艷解圍,“惜谷,看見笨的,沒看你這麼笨的,還找驢呢?爹的意思是說張艷姐善解人意,就是好醫生,並且張艷姐還真帶藥了呢?”柳老娘懵了,她笑著問張艷,“閨女,你真帶藥了?”“娘,難怪惜谷這麼笨,原來根在你這兒呢,我說的藥啊,是張艷姐帶給俺爹的那兩瓶子酒,對吧,爹?”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