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章 打倒地主(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章 打倒地主



    “文德,你說得對,我太傻了,我干嘛要自尋短見呢?!我得好好活著,親眼看到柳魁章這個畜生遭天打雷劈的那一刻!”柳文華咬牙切齒地說道,經過柳老爹的一番勸慰,柳文華又重拾活下去的信心。

    “爹,你跟俺二叔嘮著,我去殺只雞,你老哥倆好好喝兩盅!

    ”“別介,商章,酒改日再喝,柳家大院還有點事,我得回去處理一下!”柳老爹謝絕了商章的好意,然後抬腿就離開了柳宅。

    “仁章爹,柳宅啥情況?文華老哥還好吧?”一家人都在等柳老爹吃飯,柳老娘把溫好的酒給柳老爹斟上,然後關心地問柳宅的情況。

    “還好,沒鬧出人命,要不然真就苦了商章這孩子了!”柳老爹讓柳老娘盛了一碗菜,拿了兩個玉米餅子和一個白面饅頭,放到籃子里,用布蓋好,讓智章趁熱給柳宅送了過去。

    柳商章很明事理,從去年土改後,他再也沒去過柳家大院,他擔心連累柳老爹一家,這一年來,柳智章或柳信章每次偷偷送東西過來,放到柳商章家的門樓里,敲敲門轉身就跑,柳商章深深感受到柳老爹一家人的善良與仗義,如今這世道,人情簿如紙,那些過去曾經受過爹柳文華幫助過的人,路過家門口都扭著頭走,爹掃大街時,這些人就在爹的身後吐唾沫星子,“惡霸、惡霸”地辱罵,大娘、二娘甚至自己的娘親最終都忍受不了各種侮辱與批斗,先後與爹分道揚鑣,拋棄了這個風雨飄搖的家。

    柳商章經常徹夜難眠,茫然地盯著天棚發呆,他想不明白善良的爹咋就成了十惡不赦的惡霸,他從小就在爹的身邊長大,跟著他走南闖北,就沒有見過爹做過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村里村外那些租種柳宅田地的佃戶有幾個交齊過租子的?爹從來沒逼過他們呀,不但沒逼,每逢大災之年爹都是減租減息,他們當時不都感激涕零地下跪謝恩嗎?昔日的恩人咋就成了雙柳村的‘黃世仁’了?娘親張三 統閃恕 捕 炕奶疲 拿 惶炖恚br />
    夜,冷冷的,柳商章坐在爹的身旁,折騰了半天的柳文華吃了柳家大院送來的白饃呼呼地睡著了,柳商章撫摸著爹消瘦蠟黃的臉頰,淚水抑制不住地往下流,他暗自發誓,就是全世界都背叛了爹,自己也絕不會離開他老人家半步!爹縱橫商場造福鄉梓,沒想到古稀之年卻遭此厄運,爹的心里該有多苦該有多難!可恨可殺禽獸不如的柳魁章,假公濟私,借新政 府的手打擊報復,巧取豪奪,他才是真正的惡霸!

    柳魁章,這位從雙柳村走出去的‘大人物’,在黃縣可謂是一手遮天,滿嘴的仁義道德,實則一肚子的男盜女娼,柳魁章的父親柳文夏是柳文華的親哥哥,洋務運動時,柳文華抓住機會變賣家產開發了黃縣的梁家煤礦,經過多年的苦心經營,陸續在煙台、青島等地開辦了酒莊、工廠等實業,資本就像滾雪球一樣越積越多,然後回到雙柳村修建柳宅並購置了上千畝良田,一舉成為黃縣首富,柳文夏看到弟弟發了橫財,心里非常嫉妒,當年哥倆因分家鬧得老死不相往來,現在柳文華發達了,他也想大干一場以壓過柳文華。

    機會來了,民國十三年,闖關東發了財的大舅哥姜茂生衣錦還鄉,多年不見,柳文夏盛情款待,酒酣耳熱之際,兩人決定合伙到招遠開發金礦,開發金礦需要大筆錢,柳文夏為籌集資金,開始變賣家產,包括祖業留下的數百畝良田,由于數額太大,一時難以找不到買主,姜茂生勸他找柳文華,畢竟是親哥倆,柳文夏實在沒轍了,只好硬著頭皮去找族長柳衍祖商量,村里人都知道柳衍祖與柳文華私交甚好,他想讓柳衍祖當個中間人,柳衍祖也樂見他哥倆重歸于好,就說服了柳文華幫柳文夏一把,于是柳文華出高價收購了柳文夏的全部家產,還多給了他幾十銀元,柳文夏當時感動地熱淚盈眶,他揣著巨款與姜茂生跑到招遠合伙開發金礦,錢投進去了,金礦也開發地有些眉目了,熟料天有不測風雲,張宗昌帶兵來了,在查封了柳衍祖的報館後,在返回濟南時路過招遠,隨便找了個理由就查封了柳文夏的金礦,據為己有,而柳文華在黃縣的煤礦卻安然無恙,柳文夏懷疑是柳文華設的局,把自己害的傾家蕩產,一氣之下投井身亡,臨終前給兒子柳魁章寫下遺囑,大意是柳文華為霸佔祖業,借張宗昌之手逼死了自己。

    柳魁章當時年輕氣盛,拎著菜刀找叔叔柳文華理論,經過新族長柳老爹出面調停,柳文華不僅出錢厚葬了柳文夏,還給了柳魁章一些盤纏,柳魁章從此遠走他鄉,多年後回到黃縣時,搖身一變成了黃縣縣委書記兼縣長,在雙柳村的土改大會上,柳魁章擺出一副大義滅親的面孔,羅織了柳文華十大惡行,最後給柳文華扣了三個大帽子,惡霸、地主、反革命,並且帶人連夜抄了柳宅,抄家那天恰逢中秋節,柳宅燈火通明,縣委的人套了十幾輛大馬車,忙著搬東西,正屋里,柳魁章仍喋喋不休地逼問柳文華,讓他交待當年霸佔他家的那些金條和銀元藏在哪里,“你爹哪里有什麼金條和銀元?他沒錢開金礦,我高價買了你家的祖產,白紙黑字的收據都有,你這是信口開河,混淆是非!”柳文華爭辯道。

    “柳文華,我咋信口開河了?你當年勾結張宗昌,前腳你讓我爹把祖業賣給你,後腳你就給張宗昌通風報信,讓他查辦了我爹和我舅合辦的金礦,白紙黑字的收據只是你瞞天過海的手段而已,且不說咱兩家的私仇,這些年你開礦辦廠,你剝削了多少工人階級的血汗錢?你壓價購置了上千畝良田,雇了那麼多長工、短工,還有本村及外村租你地種的眾多佃戶,你又壓榨了這些勞苦大眾多少血汗錢?你柳文華既是唯利是圖的奸商,又是作威作福的惡霸,更是勾結反動軍閥鎮壓進步人士的反革命!並且你欺男霸女的惡事也沒少干,你看看,這屋子里的三個女人,都哭成啥樣了?”

    訓斥完柳文華,柳魁章把眼光瞄上了張三 蛻頻厝八檔潰 氨 攏 湃 荊 蟻嘈旁詿笫譴蠓敲媲埃 慊岱智宓形業模 幕 饒憒筧 嗨輳 蹦晁欽Π哉嫉哪悖磕憔痛蟺 叵蛐掄府揭露,我代表政 府一定給你做主,還你一個自由身,徹底跟他劃清界限!”

    張三凰禱埃 皇且桓鼉 乜蓿 濾道哿耍 攘思縛謁  緩竺凶叛鄱 耪湃 掠肓系炅湎嚳攏 昵 幣蒼囁嘧非蠊湃  湃男乃既 諏掖笤海 揪兔話蚜路旁諮劾錚 錄移迫送齪籩荒茉蹲咚紓  嗄昀此睦鏌恢泵揮蟹畔掄湃 橋濾咽親約旱納裟鎩br />
    馬燈下,張三薜美婊 輳 淥刀伎燜氖 炅耍  Q眉 茫 聿姆嵊  鷯幸環 繚希 卵柿艘幌驢謁  哉駒諫謋n拿厥檎攀辣τ鎦匭某イ氐潰 笆辣Π。 愎霉帽謊蠱攘甦餉炊嗄輳 枷胗行├檳玖耍 衷誚夥帕耍 鬩 煤米鱟鏊乃枷牘テ鰨 盟緄閾鹽蛟緄憬曳 緄   喜疲 迷緄慊竦眯律擰!br />
    張世寶趕緊表態,“柳書記,您放心吧,回頭我就把我姑和商章都接到縣城,讓她娘倆徹底跟柳文華劃清界限!”

    “柳書記,東西收拾好了,啥時出發?”柳魁章听到下面的報告,站起身來就往外走,走到門口時又回過頭來,意味深長地看了張三謊邸br />
    沒過幾天,張三諞桓銎岷詰囊雇轃笛k辣 擁攪訟爻牽 爻塹慕值菩切前愕厴了福 詡 粘道鏤蘧 蠆傻爻蜃懦低獾囊咕埃 蹲誘攀辣θ 宕蔚氐醬謇鎝鈾 蟶岵壞蒙陶露技右躍芫耍 諦那宄倫砦討 獠輝誥疲  裉 攀辣Υ 八擔 羲儼揮肓幕  褰縵蓿 戮腿盟魑 }髕鷗幕 黃鸞郵莧褐諗罰 盟謂鄭 鏡氖峭菜 熱艋共淮櫻 頭A陶碌交葡氐牧杭頤嚎蟛渭永投 腦歟 湃槐頻米咄段蘼罰 緩煤 薷耪攀辣 順恰br />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