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看見彈幕後我選擇叛出師門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與眾不同



    /42

    【魚魚快抱抱他啊】

    【嗷嗷嗷嗷容崽真帥!】

    【魚魚抱抱真崽吧, 麻麻快哭遼】

    五顏六色的彈幕在天空中劃過,葉知瑜卻沒有分心去看的心思。

    容與又一次的,為了她而殺死過去的自己。

    她如此想到。

    事實上,就在看清來者面容那一刻, 葉知瑜的沖動想法便如被潑了冷水般迅速冷卻下來。

    這才是真正的容與, 之前那個小男孩只是個冒牌貨罷了。

    原本在她眼中陣靈所擁有的不可思議的蠱惑能力, 在瞬間煙消雲散。

    她忍不住開口喚道,聲音沙啞得可怕︰“容與……”

    可容與卻沒有搭理她。

    少年將冒牌貨一劍梟首, 出劍快到令人難以反應。陣靈幾乎是茫茫然間,便不幸尸首分離。

    臨死前他掙扎地看向葉知瑜, 似乎辨認出了自己唯一生還的可能希望,哀聲呼喚︰“姐——”

    沒等葉知瑜反應,剩下的話就被滾燙岩漿盡數吞沒。

    容與不想看到這贗品繼續在他面前礙眼, 砍下陣靈的頭後, 便如踢球般隨意一腳將它踢到岩漿之中。

    男孩可憐的頭顱頓時被岩漿吞噬湮沒。

    葉知瑜瞠目結舌。

    偏偏事情到這里還沒結束, 過了幾個瞬息, 那陣靈重新從岩漿中冒出頭來,因劇烈的痛苦而掙扎哀嚎, 此時的它再難保持,而是一團灰色霧氣在熔漿中翻滾。

    那注定是無望的掙扎,容與早已粉碎它的命門,這點從逐漸分崩離析的環境就能看出來。

    在陣靈的哀嚎聲中,姚末也被某個黑洞吐出來,出現在半空中,他似乎還不能自如控制身體, 最後狠狠摔在地上。

    沒人接他, 葉知瑜是心里想事情, 所以沒反應過來,而容與……

    葉知瑜的目光下意識追隨著神情冷漠的少年,容與自出現到現在,還沒對她說一句話。

    【容崽為啥不理魚魚!】

    【是不是吃醋了啊?】

    【媽媽不許!速度和好,快進親親抱抱舉高高!】

    見兩人氣氛微妙,彈幕比葉知瑜還操心。

    葉知瑜思索容與是因為什麼生了她的氣,便見容與走到姚末面前伸出手。

    鮮紅的血順著細長手指滴下。

    仿佛是個帶著死亡意味的邀請。

    姚末恍惚中倒是沒反應過來,只以為他要扶自己,便準備將左手搭上去。

    卻摸了個空。

    容與虛晃一槍,其實根本沒打算扶他,伸出的左手落在他身前,瞬間撈走了他懷里的某樣物事。

    “借了別人的東西,就該及時還回來。”少年的聲音冷得能掉出冰碴子,神色之嫌惡,叫姚末恍惚覺得,他仿佛是吃飯時看見一只蒼蠅在眼前跳舞。

    而被他小心揣在懷里的,正是葉知瑜為他定做的那個湯婆子。

    姚末大概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戲弄,然而他還沉浸在陣靈的余韻中,仍然失魂落魄的。他目光落在容與懷中的湯婆子上,第一反應不是問他的身份,而是下意識嘟囔道︰“那是葉師妹的東西。”

    聞言,容與的眼神不像是看見蒼蠅跳舞了,而是親眼目睹蒼蠅一頭栽進自己的湯里般惡心。

    “這是她送我的禮物。”他寒聲道。

    “下次你踫一下,我便剁你一根手指。”

    饒是姚末渾渾噩噩,也為最後那句話所蘊含的驚天殺意悚然一驚,驟然清醒過來,這才定楮看過去。

    “天煞劍骨——嘶!”

    姚末倒吸一口冷氣。

    但這並不是因為對容與命格感到畏懼,驚嘆恐怖如斯。

    而是就在他大喇喇把容與命格念出來的時候,鬢邊長發也隨之飄下一縷。

    顯而易見,是被某人削斷的。

    姚末眼楮發直,瀟灑的兩鬢劉海平白少了一半,看起來說不出的滑稽。

    容與涼涼嗤笑一聲,姑且沒有為難他,轉而抱著湯婆子站在原地。

    【這是傲嬌了,魚魚速度遞台階!】

    一條亮粉色加粗彈幕只恨不能懟到她鼻子跟前。

    其實沒有彈幕提醒,葉知瑜也會這麼做的。

    但她不會給容與遞台階,好讓他下來,而是——

    自己直接沖到他面前去。

    “為什麼不理我?”葉知瑜問道,“生氣了麼?”

    “沒有。”

    容與回答的很快,仿佛早就在等她這句話了。

    他的反應令葉知瑜稍稍一愣,這小瘋子難道不懂麼,這種時候拿捏住姿態,才最有利于為自己爭奪感情關系中的地位與主導。

    她還以為容與逐漸開竅了,沒想到這家伙根本就還是當初那個被她叫一聲名字,便會眼楮亮晶晶看過來的小男孩。

    甚至不需要她道歉,所謂的冷戰漠然姿態,只需要她最簡單的一句話,便會土崩瓦解。

    這算什麼耍脾氣?

    簡直有些可憐得可笑。

    根本就是主動放下武器,毫無戒備的站在她面前,任由她對自己為所欲為,甚至即使拿刀捅入他的心髒也無怨無悔。

    見她不說話,容與補充道︰“我沒有不理你。”

    “但你確實沒有和我說話。”葉知瑜暫且放下心中復雜的思緒,有些委屈地抱怨,“你進來以後就沒理過我,這你自己不會不知道吧?”

    氣質仿佛凜冽霜雪般的少年,被她這樣逼問,語氣仍然平靜︰“你誤會了。”

    但他要是沒有略顯心虛地轉開視線的話,或許會叫人覺得更可信。

    看著眼前一幕,姚末簡直目瞪口呆。

    剛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這少年一身煞氣,怨念滔天,感覺仿佛是從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修羅惡鬼,單是看了一眼,就叫他雙目刺痛。

    更何況還是先天劍骨……雖然不知為何這劍骨傳人居然實力與他知道的頗有出入,但天煞劍骨,這組配對足以牢牢吸引任何勢力的目光。

    姚末百思不得其解,寫盡前後萬年的洛書上為何沒有記錄天煞劍骨的存在。

    唯一能叫他接受的理由,便是這少年天機紊亂,怨念滔天,注定是掀起滅世災禍般的禍亂之源,天然跳脫輪回之外,才不會為洛書記錄。

    然而他剛剛升起身為玄寂宗首徒的責任使命感,便看見這麼個煞星居然在和女孩鬧別扭……這人設絕對ooc了吧?!

    “你都不敢看我眼楮,”葉知瑜沉聲道,“看著我的眼楮說話。”

    她對容與從不會用重話命令,因為她知道,對方一定會听從她的任何言語。

    果然,容與與她僵持半晌,最終還是緩慢地轉過眼來,似乎想要按照她所說的與她對視。

    少年眼睫微微顫抖,仿佛不安的雛鳥,他的視線始終放在葉知瑜脖頸的位置,方才還仿佛能夠斬斷世間一切的凌厲架勢,此時早就無影無蹤。

    在喜歡的女孩面前,少年總歸會格外無措。

    在嘗試三次後,他還是做不到與葉知瑜對視。

    “為什麼不敢看我?”葉知瑜問道。

    容與沉默了少許,方才開口︰“你說得對。”

    “嗯?”

    “我確實在生氣。”容與淡聲道。

    盡管對話內容怎麼看都不太妙,可听到容與坦白承認心情,葉知瑜還是覺得格外欣慰。

    能夠承認真實心情,這已經是巨大進步了。

    “為什麼?”葉知瑜連忙問道。

    而且由于容與難得生一次氣,她決定只要他的理由不是特別離譜,都會盡量滿足他。

    “這是第二次。”容與忽然抬起視線,那雙仿若黑玉冰雪般的眼瞳就這麼直直撞入她的視線里,看起來很是固執,“你第二次把別人當成我。”

    啊這。

    葉知瑜有點懵,她沒想到容與會吃這門子飛醋。

    【是吃醋!】

    【醋到深處一口悶,速度給爺接吻!】

    【崽崽你想岔啦,你要想魚魚為啥總會掛念著你的處境呀!】

    見她不說話,容與沉沉問道︰“我和他們,就那麼難以區別麼?”

    說這話時,他緊緊盯著葉知瑜,不願意放過她的絲毫表情變化。

    少年的眼瞳中寫滿固執認真,亮的嚇人,平日里那雙眸子總是被冰雪掩埋封鎖,籠罩著問心峰上千年不變的霧靄,唯有注視她時,才會如畫龍點楮般驟然鮮活起來。

    他才會看起來更像個人,而非是兵器。

    葉知瑜非常清楚,她的一句話,便能熄滅這雙眼瞳的光亮。

    所以,她開口了。

    “你為什麼不想想,你的幼年形象,為何會屢次出現在我的心魔中。”

    她說的含蓄而大膽,只是微笑地看著容與。

    可容與卻沒意識到她這含蓄表達的深意,略微煩躁地擰眉︰“你為何總喜歡以問題回答問題?”

    葉知瑜︰……

    壞了,這孩子是真傻,沒得救。

    她嘆了口氣,無奈地將話挑明。

    “因為你是我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葉知瑜戳了戳他的左胸,那是他肋骨所在之處,也是他當初剖開心髒,為她取出幻心石的位置。

    所以——

    “所以,你才會出現在我的心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看見彈幕後我選擇叛出師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