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替身要有替身的樣子 第四十三章



    明這時酒勁兒越來越重, 她本來就是個喝酒小垃圾,喝不了多少就會醉。

    原本想著芮芮來接自己回去,喝一點沒關系, 計劃內根本沒想過祁敘會出現的事兒, 更沒想到提前溜走的路上會被他扛到套房里來算賬。

    以至于男人說【別想漏掉】的那一集,她想了好一會才想起來。

    哦,是林芸芸和顧遠第一次出去吃飯後, 去開的房。

    明頭有點暈, 但還是迅速感受到了來自身體發出的敏感信號。

    祁敘已經開始吻她了。

    狗男人已經開始入戲了嗎?

    明好熱好熱, 不知道是酒沖上來的燥熱,還是被祁敘身上的溫度灼到,她搖著頭去推祁敘,耍賴道︰

    “不行, 體驗期過了,過期不候。”

    祁敘按正她的頭,聲音冷漠︰“過沒過你說了不算。”

    “……”

    明其實並不抗拒和祁敘親密接觸, 可是今天太突然了。

    明明第一次應該很美好,就像上次那樣,浪漫地看過煙花, 吃過晚飯,水到渠成多好。

    哪像今天這樣匆促又慌亂, 裙子撕破了不說, 他明顯就是想懲罰自己。

    明想找個正當理由讓祁敘停下來。

    任憑他胡作非為了一會後, 明抬起縴細的手, 輕輕按著他的肩, 決定先用緩兵之計︰

    “我答應你體驗這集,必須體驗, 可是……”

    她聲音軟下來,試探道︰“人家林芸芸和顧遠也是吃了晚飯,手牽手開開心心,溫溫柔柔地開房,你現在的狀態不符合人物設定,要不你回家調整一下情緒,我們下次再來?”

    祁敘︰“……”

    這個時候竟然還在想劇情前奏,人物情緒?

    更氣了。

    徹底抽開所有障礙物,翻過她的身體,沿著肩胛漂亮的曲線,報復性地撩著火。

    明被壓得動彈不得,皮膚上淌過的溫度好像火苗,炙熱又滾燙。

    她雙手捏緊床單,求饒的聲音︰

    “這樣,要不我們今天先體驗上半集好不好,改天,改天下半集。”

    祁敘︰“?”

    這種事還能分開做?

    男人什麼話都沒說,直接用身體覆著她。

    兩人緊緊貼在一起。

    “你覺得現在還可以分上下集嗎。”

    感受到了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明被單捏得更緊了。

    睜著眼楮說瞎話,“可以的,你可以的!”

    祁敘伏在她耳垂旁,嗓音暗啞︰“我不可以。”

    明像一面煎餅,背面被細碎的吻臨幸一遍後又被翻了過來。

    正面對著祁敘。

    雖然沒有開燈,但房里還是有些微窗外的光影透進來。

    朦朧地勾勒著女人的身體線條。

    越是看不清,就越是惹人遐思。

    明好冷。

    下意識去抽旁邊的被子,卻在下一秒被灼熱的身體完全籠住。

    溫度迅速傳遍全身。

    她嚶嚀顫了聲,本能地抱住他。

    這個動作像是迎合,更加刺激了男人的沖動。

    意識到自己這個錯誤的舉動後,明又使勁推祁敘,說理也說不通,只能掐了他一把,佯裝生氣道︰

    “所以你現在是要霸王硬上弓嗎?”

    祁敘撐起身體︰“做戲不是應該做全套?我配合你體驗劇情而已。”

    明瞪著他︰“我就算真的和紀沐陽拍這集,也是點到即止,所以就算體驗,也用不著你真的……”

    也用不著真的進來!

    不過明沒好意思說出後面的話。

    祁敘听見一切跟劇情有關的話就生氣。

    “我有權改劇本,這集是點到即止還是認真做完,我說了算。”

    明︰“?”

    梗著脖子想把身上的男人趕走︰“你哪來的權利改,你又不是投資人,就算跟蔣總是朋友你也沒這個權利。”

    祁敘直接捏著她的臉蛋,低啞道︰“我花幾千萬刪了你和紀沐陽的戲,你現在跟我說我沒權利改?”

    明︰“……”

    怔了幾秒。

    有些茫然

    “不是蔣總投的嗎?”

    祁敘被她的沒心沒肺氣到心肝疼,

    “你拍不拍親熱戲跟他有什麼關系,紀沐陽拍不拍親熱戲跟他又有什麼關系,你看不出來從頭到尾只有我在嫉妒,在吃醋,在一心一意的,眼里心里只有你嗎?”

    急促的話語落下來,明張了張嘴,驚訝得說不出話。

    原來是祁敘投資的錢……

    她記得,那個時候他剛剛發現了替身日記,兩人正在鬧不愉快。

    他竟然在那種情況下還惦記著自己?

    明一時感觸,抿了抿唇,偷偷去摸他的手,“對不起嘛,我又不知道。”

    經過這麼一頓對話,祁敘剛剛沖上腦的欲望也退去了似的,不知是生了氣,還是看出了明的百般不情願,直接單方面結束了這場體驗。

    他什麼都沒說,開燈,起身,去了浴室。

    里面很快傳來水聲,明听出是浴缸放水的聲音。

    裙子已經被撕到不成樣子,她只好從衣櫃里隨便找了件祁敘的襯衫穿上。

    然後茫然無措地站著,不知道要對那個男人說什麼好,做什麼好。

    明真的不知道他做過這些,似乎和祁敘交往的這半年來,那些被他藏著的愛意總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候被翻出來,讓明切身感受著被他寵愛的滋味。

    再後悔自己的恃寵生嬌。

    她的確在仗著祁敘的寵愛肆無忌憚。

    明垂著頭,莫名的,酒勁兒全清醒了。

    她看著浴室亮著的燈,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站起來,悄悄走過去。

    走到門邊,手搭在把手上,輕輕試了下旋轉。

    門沒鎖。

    明心跳得很快。

    偷偷開了門,走進去。

    她沒穿鞋,光腳踩在瓷磚上沒有任何聲音,直到走到祁敘身邊,輕輕咳了聲,男人才發現了她。

    小小的一只,藏在他寬大的襯衫里,莫名惹火。

    “干什麼。”祁敘收回視線不看她。

    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在黑暗中進行,明什麼都看不清,可現在在開了燈的衛生間里,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第一眼就看到男人充滿力量感的身體,他身材很好,看得出是經常健身的,腹肌線條流暢,泡在水中若隱若現。

    再往下

    明驀地紅了臉,背過去。

    什麼也沒說,輕車熟路地打開浴缸旁的置物抽屜。

    自己之前住在這里時買的精油沐浴球和干玫瑰花瓣還在。

    明拿起一塊粉色包裝的氣泡彈。

    包裝上寫著【愛的彩虹】

    還挺符合當下他們這個狀態的。

    很快,丟進水里的沐浴球開始產生泡泡,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同時,整個浴缸的水也變得如同浪漫的彩虹,一道道夢幻顏色讓人沉迷驚嘆。

    明順手又撒了一把玫瑰花瓣。

    祁敘這時又問了一次︰“你干什麼?”

    明轉身,直接扶著浴缸邊緣鑽進去,理直氣壯

    “我也要泡澡。”

    祁敘︰“……”

    隨著女人的進入,浴缸掀起了輕微的水花。

    而彩虹色的水紋下,兩雙腿輕輕勾在了一起。

    準確來說,是明主動纏住了祁敘的。

    祁敘背脊一緊,微微皺眉看著她。

    他不理解明這個舉動的意思。

    明其實也有點亂,眼神閃爍片刻,忽然像一條靈動的魚游到祁敘面前。

    她沒脫襯衫,此刻上半身完全被水侵濕,輕薄的衣料包裹著胸前的輪廓,若隱若現地在玫瑰花瓣里浮動著。

    將所有誘/惑凸顯得淋灕盡致。

    精油泡泡球此刻已經全部融化了。

    室內充斥著難以抗拒的香味。

    明看著祁敘。

    片刻,低聲道︰

    “既然你有權改劇本,”

    “那第六集我們換個地點吧。”

    “比如……”

    她輕輕伸出手,身體貼向他,直至完完全全地靠在一起。

    只隔一層被水打濕的襯衫。

    旖旎氣息升騰室內,明抬起頭,手指輕沾一點泡沫抹到祁敘臉上,睫毛被微小的水珠打濕了,眸子閃著瀲灩的光︰

    “這里。”

    祁敘︰“……”

    後來發生了什麼,明記不太清了。

    總之那晚浴缸的水有一大半都翻滾而出,濺濕了地面。

    她是什麼時候回床上的,不記得了。

    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不記得了。

    唯獨記得的,是暗夜里男人下巴到鎖骨的線條,是她被汗水打濕的長發,是身體里淌過的狂風暴雨,是一次次被拉到深淵的失重感。

    以及自己沒有辜負祁敘的期望。

    真的叫得好大聲。

    -

    大概是折騰得太累,明這一覺睡得很深,第二天上午十點半了,她還一動不動地躺在祁敘懷里。

    不著片縷,白皙艷人。

    祁敘輕輕揚起身在她臉頰親了一口,卻好像打擾到她了似的,明皺了皺眉,又往他懷里鑽得深了些。

    身體下壓著的手機這時也露了出來。

    昨晚那會過于沖動,祁敘不知道自己掛掉的那個電話是誰找明,會不會是工作上的事。

    心想萬一再有人打過來找不到她不方便,便把手機拿過來開了機。

    開機後祁敘就把手機放在一邊,而後試圖從明身下抽走自己的胳膊。

    然而明不滿地哼了聲,把胳膊抱得更緊。

    祁敘只好重新躺下。

    回頭正想找自己的手機給田安妮打個電話,明的手機卻掐著點兒似的響了。

    鈴聲刺耳,祁敘怕吵醒明,先調了靜音。

    再一看

    來點人的備注名字是大女王

    大女王?

    是田安妮嗎。

    隱約記得昨晚接的那個電話好像也是什麼女王。

    祁敘沒多想,直接接了起來。

    “喂。”

    電話那頭的人一怔,“你是誰,明呢?”

    這個聲音不是田安妮。

    幾乎是同時,祁敘忽然想起一件事

    明說過,她母親來京市了。

    祁敘馬上坐正,先試探地問了句,“哪位找明?”

    “我是明的母親,她人呢,馬上叫她接電話。”

    祁敘︰“……”

    這顯然是一個很糟糕的認識方式。

    不過就算是再難補救的危機現場,祁敘都能將局面扭轉過來。

    比如眼下,他正準備解釋一番︰

    “您好阿姨,明她”

    可補救的話還沒說完,明不耐煩的聲音先傳了過來

    “啊討厭,下去接嘛,我還想再睡會兒。”

    祁敘︰“……”

    那頭的江敏月靜了三秒,“明你給我馬上回家!”

    幾乎快沖破話筒的聲音終于叫醒了明。

    她惺忪了幾秒,“誰叫我。”

    祁敘把手機對著她,“大女王”三個字赫然現在屏幕上。

    明瞬間清醒了,馬上拿過手機,“媽我馬上回家!”

    掛了電話,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祁敘︰“我送你回去。”

    明可不希望待會出現親媽跟男朋友打起來的畫面,忙拒絕道︰“別,千萬別,你這會兒在我媽眼里一定是個拐賣她女兒一夜的禽/獸,我先回去探探。”

    明想下床,可身後一只手拉住她。

    人又被拽了回去。

    柔軟被子下,兩人赤誠相見。

    明頓時想起昨晚的一些畫面,紅了臉,“干嘛。”

    祁敘裹好她,往外打了個電話,不知是通知誰買幾套女裝送過來。

    明這才想起自己昨晚被弄壞了的裙子,忍不住打了祁敘一下,“那條裙子是X牌的新款,你賠。”

    “嗯。”祁敘埋在她脖子里吻著,漫不經心道,“我賠。”

    等送衣服的這段時間里,祁敘又不老實地到處蹭。

    明哭唧唧︰“你干什麼,昨天不是體驗了一次嗎。”

    祁敘︰“我不滿意。”

    明︰“……”

    于是在管家出去買衣服再送回來的這四十分鐘里,祁敘又完美體驗了一次第六集。

    等管家送衣服來的時候,兩人剛好結束戰斗。

    明有氣無力地任憑祁敘給自己穿衣服,順便問了一句︰

    “那剛剛,滿意了嗎。”

    祁敘細心地幫她扣好衣服每一粒扣子,然後漫不經心地說︰“地點不太滿意,下次換個地方再試。”

    明︰“沒你這麼耍賴的,人家第六集也只演了一次!”

    祁敘淡然提醒她︰“是你說的,我可以改體驗地點,當然也可以改次數。”

    明︰“你……”

    日,著了這狗男人的道了。

    江敏月還在家等著,明這會兒沒空跟祁敘爭辯第六集到底要演幾次的問題,先回了公寓。

    祁敘把明送到後不放心,想要跟她一起上去。可明說什麼都不讓,他也只好作罷,叮囑她有什麼事及時給自己打電話。

    送走明,祁敘也回了家。

    祁衡遠昨天就知道兒子從H市回來了,可回來的第一夜竟然沒回來,這讓他很不滿。

    進門父子倆第一句,便是他的訓斥︰“夜不歸宿,成何體統!”

    祁敘坐下,淡淡回︰“我本來就沒什麼體統。”

    這些年,家,酒店,辦公室,想睡哪就睡哪,也沒見老頭子什麼時候追問過。

    這會兒到裝起慈父教育起來了。

    祁衡遠哼了聲︰“別打算騙我,我知道,你就是想避開我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祁敘閉了閉眼,按捺了幾秒站起來,很直白地告訴祁衡遠︰

    “我為什麼要避開?我不僅不避開,我媽忌日我還會把她帶回來一起祭拜,讓我媽也看看未來兒媳婦。”

    祁衡遠張了張嘴︰“你不怕到時香灰燙手你就帶!”

    祁敘懶得跟他爭辯,轉身想回二樓,卻見阿姨從廚房出來,手里拿著一堆紙盒。

    很熟悉的,明喜歡用來裝蛋糕的紙盒。

    祁敘腳下一頓,問阿姨︰“哪來的盒子。”

    阿姨很誠實︰“明小姐的助理每天送來的蛋糕。”

    還不等祁敘問,阿姨馬上又認真道︰

    “少爺,都是董事長吃的,不關我的事啊。”

    祁敘︰“……”

    回頭看了祁衡遠一眼。

    老頭子竟然還能理直氣壯地給自己解釋︰“看什麼看,拍傷了我吃她幾個蛋糕過分?”

    祁敘想笑。

    是,不過分。

    “那您別一邊吃著人家的,一邊還說人家的不好行不行,多大人了,怎麼越活越回去了。”

    祁衡遠不想討論這個令自己尷尬的話題。

    都怪那個該死的蛋糕太好聞了,他從廚房經過,已經盡力在克制,但最後還是沒能忍住。

    吃了一口而已,就徹底收不住了。

    祁衡遠馬上從兜里掏出一張紙條,“我找業內朋友要到了江敏月的聯系方式,你親自打電話去請人家,表明自己的誠意。”

    祁敘知道父親是在轉移話題,留了面子沒戳破他,接過紙條。

    上面是一串手機號。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邊往二樓走邊撥出了那個電話。

    -

    另一邊,回到家的明。

    其實明從小到大生活的家庭氛圍還是比較寬松和諧的,小時候父親疼她,捧在手里怕化了,要什麼都給。反而江敏月有時候會稍微嚴格一點,但每次也總能被女兒撒個嬌就哄過去。

    明以為今天也會一樣。

    回到家,江敏月在客廳做瑜伽,見女兒回來了,不動聲色地繼續著自己的動作。

    她這般平靜,反倒讓明心虛起來。

    走到江敏月面前,老老實實地叫了聲媽媽。

    江敏月抬腿,拉伸身體,很隨意地問︰“去哪兒了,一夜沒回來。”

    明咳了聲,“昨晚和朋友出去吃夜宵,晚了,就住在他家了。”

    “什麼朋友。”

    “……普通朋友。”

    江敏月沒說話。

    她停下動作,走到桌邊喝了口水,而後轉過來,淡淡地看著明,正想質問女兒一句什麼樣的“普通男性朋友”能睡在一起那麼親密,抬眼就看到了明頸間的一處紅痕。

    江敏月目光一斂,頓時就明白了。

    都是過來人,她怎麼會不知道年輕人的沖動。

    她即刻別開臉,緩了很久的情緒,才平靜問︰

    “做好措施了嗎。”

    明臉一紅,沒想到江敏月問得這麼突然。

    她有些尷尬,“媽你問這些干什麼,我都這麼大了知道保護自己。”

    江敏月知道女大不中留,女兒談戀愛了,有些事必然會發生。現在的孩子都還注重隱私,連田安妮都說尊重明的私生活,對她交往的男朋友只字不提。

    可自己養大的女兒就這麼跟一個男人過了一夜,江敏月心里到底不太是滋味。

    都到這一步了,她必須要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了。

    “把你男朋友帶出來跟我見個面。”

    明當然不敢。

    轉換立場,如果她是媽媽,自己的女兒被一個男的拐走過了一夜,自己肯定已經抽出三米大刀了。

    江敏月氣度好,現在的平靜也只是表面的,指不定心里怎麼想,見面了會不會指著祁敘鼻子臭罵他一頓。

    為了母親和男朋友好,這場見面一定要阻止。

    最起碼現在不可以。

    明馬上說︰“他出差了,要半個月左右回來。”

    兩周過去,再多氣肯定也消了。

    到時候自己再吹吹耳邊風,說點祁敘的好,緩和一下江敏月的心情再說。

    江敏月半信半疑地看著明,“這麼巧?”

    “對啊,要不怎麼讓我陪他一夜了呢。”

    話音剛落,江敏月哼了聲,“果然是跟他過了一夜。”

    “……”明想抽自己這張嘴。

    話題聊到這,江敏月的手機響了。

    見是個陌生號碼,她走到一邊,順便跟明說︰“去拿條圍巾把你脖子上的東西擋一擋。”

    明︰“……”

    江敏月走到不遠處窗邊接起電話,“喂。”

    “您好,請問是江敏月女士嗎。”

    是一個清雋低沉的男聲。

    江敏月卻微微一愣。

    這聲音……怎麼有些耳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替身要有替身的樣子”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