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殿下讓我還他清白 第六十七章



    內室安穩, 燈燭溫融。

    雲瑯一時不察,被親得徹底忘了自己要問什麼,躺在榻上混混沌沌意識不清。

    蕭朔合了門, 正看見化在榻上的一灘。他順手拿了條薄裘,將人裹實了放回去, 握了雲瑯腕脈。

    雲瑯還沒緩過勁,當即抬手︰“夠了夠了……”

    “……”蕭朔坐在榻邊, 看著前兩日還心心念念顛鸞倒鳳十八摸的雲小侯爺︰“那些話本,你莫非都還不曾看麼?”

    “看了!”雲瑯一陣氣結,面紅耳赤要坐起來, “真上陣同話本能一樣?!”

    這種事與打仗不同, 雲少將軍向來紙上談兵,如何知道不過親個嘴、喂個藥, 竟就能刺激至此。

    雲瑯身上仍綿軟, 折騰半晌沒能掙動, 氣息奄奄︰“好生凶險。”

    蕭朔看著他,沒將更凶險的湯池進展報給雲少將軍知道,握了他手腕放回去, 將人撈起來︰“今日小朝會,雖有意料之外, 但與你我所推情形大體不差。”

    雲瑯隱約記得自己要問件有關小朝會的事,奈何腦中仍一團漿糊,只得暫且作罷︰“皇上氣冒煙了沒有?”

    蕭朔啞然︰“雖不曾生煙, 只怕也已冒火了。”

    蔡老太傅來王府時, 曾同雲瑯提過, 說朝堂並非鐵板一塊。

    蕭朔這幾日不便去拜訪,派了人往返傳遞消息, 再看朝中情形,果然與局外所見不同。尤其這幾日所見,只怕朝局不止不是鐵板,還左支右絀得厲害。

    “如今看來,當初襄王便有意竊國。扶持皇子,是為了暗中清除異己、掌控朝堂。”

    蕭朔拿過軟枕,替雲瑯墊在背後︰“卻棋差一招,叫他尋著空子,搶先坐上了皇位。”

    “也不算他尋的空子,襄陽府畢竟離得遠,京城這邊若準備萬全,那邊終歸反應不及。當年……”

    雲瑯頓了下,沒立刻說下去,靜了片刻︰“當年”

    “當年先帝忍著錐心之痛,咬碎牙和血吞,選了社稷穩定。”

    蕭朔緩聲接道︰“此事不必忌諱,我只是不喜被蒙在鼓里,既想明白了其中緣由,便不會介懷。”

    雲瑯緩過神,笑了笑,一本正經地朝蕭小王爺抱拳︰“君子之風。”

    蕭朔看他一眼,難得的並未接話。

    雲瑯拱了半天手,有些莫名︰“哪里不對?”

    “你日後夸我,選別處下嘴。”蕭朔坐了一陣,握著雲瑯的手,塞回薄裘之下,“免得”

    蕭朔肩背繃了繃,神色鎮靜,不著痕跡斂去耳後熱意︰“免得……我日後對你不君子時,不好解釋。”

    雲瑯微愕,咂摸一陣,忽然明白過味來,愕然瞪圓了眼楮。

    蕭朔蹙了下眉,錯開視線。

    他本不準備說這些,總覺多少輕薄孟浪。偏偏老主簿極力攛掇,只說雲小侯爺定然愛听這個,甚至不惜賭咒發誓,不听便倒賠十二兩銀子。

    蕭朔被雲瑯瞪著,幾乎已有些不自在,靜了一陣︰“戲言罷了,你若不喜”

    雲瑯一把攥住他,目光灼灼︰“再說一句。”

    蕭朔︰“……”

    雲瑯原本還半困不困,看著蕭朔端肅冷清地坐在榻前,一字一句說這種隱晦撩人的情話,只覺立時精神了五六成︰“快,如何不君子的?同我細說說……”

    蕭朔看著半分不長記性的雲少將軍,默然一陣,將軟枕挪了,自己替過去︰“休要胡鬧。”

    雲瑯興致勃勃︰“怎麼是我鬧?明明你先”

    “如今朝事繁忙,我只得空看了三本,學的不多。”

    蕭朔按住來了精神的雲少將軍,橫了橫心,低聲道︰“要叫你老實,還是只會給你喂藥。”

    雲瑯︰“……”

    蕭朔作勢起身︰“藥爐”

    “你方才說朝堂。”雲瑯一屁股坐在蕭小王爺腿上,強自鎮定,一口氣道,“並非鐵板一塊。因為當今皇上是襄王扶持起來的,要在襄王眼皮底下運作,設法掌控朝堂,並不容易……”

    蕭朔被結結實實坐回榻上,攬穩了雲瑯,仔細放回去︰“是。”

    雲瑯靠在他手臂上,緩了緩眼前金星︰“大抵……如何分成?”

    “各半。”蕭朔道,“但如今看來,我們這位皇上能掌控的朝臣,彼此間只怕也不盡融洽。未與敵抗,先自行打成一團,一團散沙罷了。”

    “若不是一團散沙,也沒有我們的機會。”

    雲瑯琢磨半晌,呼了口氣︰“接下來的事,你又作何打算?”

    蕭朔靜了片刻,握住雲瑯手腕,叫他稍躺下來,舒展胸肩︰“先帝已然盡力,能做的卻仍有限。原本襄王與皇上明爭暗斗,互相傾軋,算是平衡之勢。”

    “偏偏我們插了進來。”雲瑯道,“三方勢力,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誰都要做漁人,也都當另外兩方是鷸蚌。”

    蕭朔撫了撫他頸後︰“我打算去喝皇上的姜茶,先與你報備一聲。”

    雲瑯心頭一懸,倏而撐身坐起來。

    “洪公公會替我看著,若有異常,立時暗中替換。”

    蕭朔道︰“他既要驅使我,我便設法叫他驅使得更放心些罷了,不必擔心。”

    雲瑯皺了眉,看著蕭朔平靜神色,抿了抿嘴︰“此事不易,你”

    “我會盡力。”蕭朔道,“如今形式不同,說些軟話,叫他安撫幾句,還是受得住的。”

    蕭朔垂眸︰“若要我邊哭邊感激他,我便回來同你商量,一把火燒了汴梁城。”

    雲瑯︰“……”

    蕭小王爺今非昔比。

    不止會笑,還會開玩笑了。

    雲瑯憋了半晌,終歸沒忍住樂,大包大攬︰“只管找我,放火點炮這種事,我可太熟了……”

    蕭朔牽了下嘴角,扶著雲瑯展平躺回榻上,摸摸他的額頭︰“閉眼。”

    雲瑯原本還擔心蕭朔心境,此時見他已破除昔日心魔,懸著心放得突然,神思跟著恍惚一瞬,正覺暈得慌,索性依言闔了眼。

    燭火一晃,靜靜滅成一室寧靜,暖融體溫覆下來,將他安穩裹住。

    惱人的暈眩被溫韌胸肩熨帖著,淡了不少。

    “今日,你苦心借外祖父之事開解我。”蕭朔道,“為的什麼,我總還清楚。”

    雲瑯被他戳穿,老大不自在︰“清楚就清楚,用不著提這個。”

    “我再入宮,與皇上周旋,心中會記著外祖父。”

    蕭朔道︰“有長輩關切慈愛至此,他再誅心,也難令我動搖。”

    雲瑯︰“……”

    蕭朔低聲︰“怎麼?”

    雲瑯閉著眼楮,忍不住回頭想了想蕭小王爺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日子,被虔國公照後背拍了兩巴掌,居然就已關切慈愛至此了。

    若是他再設法攛掇攛掇,哄虔國公替蕭朔做主,尋個機會,給兩人主持個過明路的禮數……

    蕭朔不明就里,見雲瑯不語,以為他仍擔憂,抬手撫了撫雲瑯額頂︰“放心。”

    “我如何放心?”

    雲瑯壓下念頭,咳了兩聲,隨口扯道︰“你總躺這麼靠邊上,一不小心,又要滾下去……”

    蕭朔有心揭穿昨夜格外敦實的那一腳,听著雲瑯話尾倦意,姑且不同他掰扯︰“我只躺一躺,你睡著了便走。”

    “已這般忙了?”雲瑯被梁太醫關著治傷,除了喝藥就是行針,聞言蹙了蹙眉,睜開眼楮,“有我能幫的麼?北疆”

    蕭朔抬手,覆住他雙眼︰“北疆傳信回來,初有成效,戎狄各部落已以淘金沙為生計,為劃分河沙區域,甚至已有過幾次部族沖突。”

    雲瑯細想了想︰“灑金沙的時候,有意此多彼少些,人不患寡患不均。”

    蕭朔輕聲道︰“好。”

    “我們此前商量的,殿前司的軍威要立起來。”

    雲瑯摸索著了蕭小王爺的袖子,握了握︰“戎狄使節回去時,記得給個下馬威。”

    蕭朔︰“好。”

    雲瑯仍覺畏寒,向他臂間偎了偎︰“侍衛司……”

    蕭朔靜等了一陣,沒能听見下文,挪開手︰“什麼?”

    雲瑯低低咕噥一句,咳了幾聲,將臉埋進蕭朔肩頭衣料里,不再操心嘮叨了。

    蕭朔收攏手臂,看了看終于支撐不住睡熟的雲瑯,手掌貼在他後心處,護著緩緩推拿按揉。

    ……

    侍衛司。

    傷了雲瑯當胸一劍,又將功勞盡數吞淨,搖身一變成了平叛主力的侍衛司。

    在御史台獄,以私刑提審雲瑯,兩夜一日、手段用盡的侍衛司。

    樁樁件件,逐個清算。

    熱意由掌心熨透衣物,落在後心,散及空蕩蕩的經脈百穴,重新將筋骨焐得暖熱。

    雲瑯睡著,舒服得嘆了口氣,含混嘟囔了一聲。

    蕭朔知他夜里睡熟了便好哄,將人攬實,貼近輕聲道︰“怎麼了?”

    雲瑯攥著他的袖子,一點一點往懷里團。

    蕭朔不願叫雲瑯再折騰,本就躺得貼著榻沿,一動便要掉出去。此時被雲少將軍胡亂拽著,戾意散盡了,無奈低聲道︰“莫亂動。”

    雲少將軍從不听這個,亂動著將人拽住,睡得香沉,胡亂往上親了一口。

    蕭朔︰“……”

    雲瑯學以致用,瞎蹭兩下, 嚓一口咬下來。

    蕭朔︰“……”

    床幔半垂,榻間朦朧。

    蕭朔放輕動作起身,將尚在咂著嘴仔細回味的雲少將軍放回榻上,掩了薄裘,又將床尾的一床被鋪開蓋實。

    “王爺。”老主簿輕敲了下內室的門,悄聲稟報,“開封尹托人帶了條子,御史台有信,蔡太傅說有要緊事,明日令您去一趟。”

    蕭朔低聲道︰“知道了。”

    老主簿有些猶豫︰“小侯爺睡安穩了麼?若是沒有,倒也不急,您再躺一會兒也不遲……”

    這幾日!看書就-去醋溜文學網!雲瑯調理舊傷,沒有內勁護體,麻沸散和安神藥也不要錢一樣往下砸。按梁太醫的推斷,本該比往日精神差得多,一日少說也要睡上七、八個時辰。

    可雲瑯縱然已盡力配合,就只安臥榻上好好睡覺這一條,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他慣了警醒,越是體弱體虛、無內力傍身,心頭越絲毫不肯放松。日夜煎熬下來,早成了本能。”

    蕭朔道︰“藥石不可醫,不必勉強,我多回來幾次便是。”

    老主簿也多少猜測得到,一陣黯然,低聲道︰“是。”

    “他已睡安穩了。”蕭朔道,“如今看來,身子也已有所好轉,力氣很足。”

    老主簿听到最後一句,忽然懸了心︰“您同小侯爺在榻上打架了嗎?!”

    “……”蕭朔︰“不曾。”

    老主簿揣測︰“您又被踹下床了?明日我們叫人將內室的臥榻改寬敞些……”

    蕭朔只跌落榻下一次,很不喜他這般說法,蹙了蹙眉︰“沒有。”

    老主簿一陣茫然︰“不曾打架,又沒跌下來,您如何知道小侯爺力氣很足……”

    蕭朔不願多說,取過支折梅香點著放好,抬手推開內室屋門。

    帶著鼻尖被雲小侯爺氣力十足、在夢中一口咬出來的通紅牙印,神色冷清,翻閱搜羅來的朝中消息去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殿下讓我還他清白”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