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快穿之炮灰上線了 第107章 古代農家(四)



    宋二郎,不,現在應該叫宋年華了。

    他並不知道宋錦瑟所說的這番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卻也能夠感覺得到,宋錦瑟給他起的這個名字比他以往听到的二郎要好很多。

    特別是宋錦瑟在剛才話語里面所說的這個名字,是她在鎮上听秀才說的。

    秀才這兩個字就讓宋年華更是心生向往了。

    他嘴里不斷地念叨著年華這兩個字,將剛才宋錦瑟念出來的那句詩,不斷的在嘴里徘徊著。

    甚至,每一個字都牢牢的記在了心里。

    宋錦瑟站在一邊看著宋年華這副模樣也沒有多說,只是默默笑了笑。

    打定的主意無論如何一定要送宋年華去讀書。

    若是沒有踫到這種事情倒還罷了,可既然踫到了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宋錦瑟和宋年華兩個人很快將她帶回來的那些東西全部都處理好。

    而家里剩的最後一點油和鹽等調味品,也基本上都已經被宋錦瑟用的差不多了。

    而且其中還夾雜了很多宋堇色,這段時間在外面四處轉悠甚至去後山找到的一些調味品。

    當宋錦瑟在灶台上忙活著的時候,宋年華在一邊看到宋錦瑟這幅奢侈的模樣,忍不住開口。

    “姐姐,你會不會放的太多了?”

    宋錦瑟看了看,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到的油搖了搖頭。

    “不多,要多放點油味道才能好。”

    宋錦瑟說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旁邊的鹽又再次放了一大半。

    這一次宋錦瑟並沒有給宋年華開口的機會,而是主動解釋。

    “要是鹽太少了,腥味太重就不好吃了,”

    宋年華雖然覺得宋錦瑟現在的一舉一動他完全有些看不懂,而且實在太過奢侈。

    這些東西是他們家足足能吃好幾天的。

    可是宋錦瑟自從醒過來之後,好像就和之前有了很大區別。

    而且自從宋錦瑟之前在宋年華面前說出來那句詩,又給他重新起了一個名字之後,宋錦瑟在宋年華心里的地位也完全不一樣了。

    所以縱然宋年華心里還有幾分不舍,有幾分不解,但是看到宋錦瑟這副模樣,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宋錦瑟在原世界原本也是農村長大的。

    所以對于使用柴火生火這件事情一點也不陌生。

    三兩下就將她今天帶回來的那些水產全部都處理好了,很快又拿盤子裝了起來。

    廚房很快彌漫出陣陣的香味,宋年華站在那里不斷的吸著鼻子。

    宋錦瑟看到宋年華這一副嘴饞的模樣,想了想很快拿了一個蝦到宋年華手上。

    “先嘗嘗味道吧。”

    宋年華雖然早就已經對手里拿著的吃的有些垂涎欲滴了。

    但是看到宋錦瑟從一開始到現在一直都在廚房忙忙碌碌,根本就沒有顧得上吃,他想了想還是搖頭。

    “等娘回來了一起吃。”

    宋錦瑟看到宋年華這樣一副乖巧听話的模樣,想了想最終還是什麼,只是沖他笑了笑,很快又打開米缸。

    看著米缸里面薄薄一層,幾乎都已經看到底的米,宋錦瑟無奈,只能盛出一部分熬了些粥,準備晚上墊一墊。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要是她真的將米全部都吃完了,恐怕晚上這頓飯一家人也吃不好。

    當宋錦瑟將這一切全部都處理好之後,宋母終于從地里回來了。

    宋母剛一回來,就看到宋年華和宋錦瑟兩個人正在廚房忙忙碌碌的。

    她連忙將身後的背簍放下,三兩步走了過來。

    “你身體還沒好,這種事情等我回來做就行。”

    宋母剛說完這句話就聞到了鼻尖傳來的一股香味。

    這個香味跟她以往所聞到的好像有些不一樣。

    “娘,飯菜都已經做好了,你快去洗洗吧,馬上就能吃了。”

    宋母听了這番話,擔憂的視線又落到了宋錦瑟身上。

    “娘不是說了這種事情交給我就行了嗎?你大病初愈,身體還沒好,應該多休息。”

    “不過就是做飯,而已還是可以的,再加上還有二郎幫忙。”宋錦瑟笑道。

    宋年華也站在一邊,不住地沖著宋母點頭。

    宋母看到他們姐弟兩人這幅模樣也有些無奈,很快轉身便去洗手洗臉。

    等到她將一切都做好之後,宋錦瑟已經將飯菜全部都盛出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宋母聞到的香味兒就更加濃郁。

    她的注意力忍不住看向放在桌子上的那兩道菜,眼神里面滿滿都是詫異。

    “這些是?”

    “我今日白天閑著沒事去河邊看了看,找到了一些水產。”

    宋母听到宋錦瑟白日竟然還去了河邊,嘴張了張有心想要再說幾句。

    但是想了想宋錦瑟這幾日的表現,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而且她在地里忙活了一天,也確實是又餓又困,很快眾人就將注意力全部都在食物上。

    宋錦瑟早在做飯之前就已經將這些東西全部都處理好了,留下來的全部都是可以食用的。

    宋母將第一筷子蝦肉塞進嘴里的時候,便感覺到這個滋味和她以往所吃到嘴里的截然不同。

    以往不管他們怎麼處理,總感覺有淡淡的腥味。

    大多時候,那些殼類東西吃到嘴里還滿滿都是沙子。

    可是宋錦瑟做的這些和她以往所吃過的完全不一樣。

    忍不住想要再去嘗試第二口。

    而宋年華早在宋錦瑟做飯的時候,就一直聞著這個香味,他一直控制著自己。

    現在終于可以品嘗了,腦袋幾乎快要埋到碗里,從頭到尾都沒有抬頭,只是不斷地吞咽著。

    宋錦瑟在一邊看著宋家一家人吃得十分幸福的模樣,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有這麼多人珍惜著,實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雖然這個家確實有點太窮,可是一家人卻和和樂樂,沒有一點勾心斗角,比起之前的世界來說道士多了幾分溫馨。

    而宋母在接連吃了好幾口,感覺肚子已經被填了一半之後,這才抬頭看著宋錦瑟。

    “這些東西是怎麼做出來的,怎的跟我以往吃的全然不一樣。”

    “您不是之前在做這些東西的時候說腥味太重,我便想著用別的味道或許能將腥味壓下去,恰好這段時間在後山發現了一些有味道的植物,就加了進去。”

    宋錦瑟說著話,還將她加進去的那些調味品都挑了出來。

    宋母看到這些東西再想想宋錦瑟的解釋,雖然覺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但是除了這個原因之外,她倒也想不到其他的解釋了。

    只是宋錦瑟的話,可還沒有說完,在宋母已經接受了她這個解釋之後,宋錦瑟很快開口。

    “您剛才也嘗了這些東西,味道確實不錯,若是我們拿到鎮上去賣如何??”

    宋母聞言一愣,立刻抬頭看著宋錦瑟,語氣中帶著幾分希翼,又有幾分不敢相信,“可以嗎?這些食物會有人買嗎?”

    “您覺得剛才吃著味道如何?”

    “好。”宋母直接點頭。

    “既然這樣那便是,鎮上有錢人家多,大多數人都願意花錢去買一份特殊的食物,若是賣的不好,我們留著自己吃便是,恰好家里也沒糧食了,該去買點了。”

    宋母听了這番話,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很快和宋錦瑟宋父全部圍在一起開始商議起,若是要去鎮上賣這些東西,都需要做哪些準備。

    最終他們很快打定主意,第二天再去河邊找找,還可以順著河流再往山里面去,看是否能夠再找到其他特殊的食物。

    晚上回來全部做好第3天一早便去鎮上。

    就在他們做好這番決定,同時又心生向往,希望這些食物能夠多少賣一點銅板補貼家里的時候。

    門外突然傳來了叫罵聲以及砸門的聲音。

    宋錦瑟一听到這個動靜立刻沖著宋母露出一副稍安勿躁的繩子,很快便起身向門口走去。

    宋母在宋錦瑟的眼神安撫之下確實鎮定了些。

    但是一想到外面那些人是來找麻煩的,又看著宋錦瑟單薄的背影,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而宋錦瑟剛將門打開,果然外面一個婦人的面容便出現到了宋錦瑟面前。

    而她身後那些人全部都是熟面孔,都是以往欺負宋家人的那些。

    自然了,她們身後跟著的這幾個孩子也是宋錦瑟及其熟悉的。

    恰好是白天想搶她東西被他教訓了一頓的那幾個人。

    而這些人一看到宋錦瑟出現,立刻狠狠的瞪著她。

    “你竟然還敢出來,你看看將我兒子打成什麼樣了,今天不給個說法,這件事情沒完。”

    這位婦人說著話,很快伸手將她身後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拉出來。

    這個少年此時臉上確實帶著不少傷,看上去眼角和嘴角全部都一片烏青。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

    宋錦瑟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現在這樣一副盛怒的模樣,而是靠在門上淡淡問道。

    看到宋錦瑟這副淡定的模樣,這幾個人臉上的神色更加難看。

    “你還好意思問要做什麼,你將我兒子打成這幅模樣了,先說說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吧。”

    “你們想怎麼解決?”

    一听宋錦瑟說的話,這幾個婦人都是一喜立刻露出一副得意的目光,向前一步,虎視眈眈地盯著宋母和宋錦瑟。

    “很簡單,既然你將我兒子打成這副模樣了,無論如何這個醫藥費也應該你出。”

    身後跟著的其他幾家人也都連連附和著。

    “對,打人確實應該出醫藥費。”

    听著宋錦瑟的話,他們臉上的表情更加得意了。

    以往他們時常會找上宋家來,宋家一家人唯唯諾諾根本就不敢反抗。

    雖然宋家人窮,但是能從這里得到些好處,他們也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如果是讓宋母承諾今年冬天替他們打柴就更好了,雖然宋母一個女人,可是卻也挺能干的。

    就在他們心里正想著這種好事的時候,只見宋錦瑟突然上前一步,站在為首那名婦人面前直接沖她伸手。

    “我也不多要,給我一兩銀子就行。”

    還在做著美夢的她們听到宋錦瑟說這番話,瞬間一愣抬頭看著她“你在說什麼?”

    “不是你說的嗎?打人就應該賠償醫藥費,既然這樣,我身上這些傷你們怎麼的也該給我補償。”

    “這個賤蹄子在亂說些什麼,我兒子都被你打成這副模樣了,你竟然還敢問我們要銀子。”

    “你兒子說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證據呢?”

    宋錦瑟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她面前的人群中很快又再次站出來一道身影。

    這幾個人恰好都是之前被送堇色一起收拾的那幾個人。

    “我們都可以作證,就是你打的。”

    “你們幾個人平時就是一丘之貉,你們的話可不能作為證據。”宋錦瑟的淡淡說道。

    宋錦瑟雖然這樣說了,但是那些人既然已經打定了主意來佔便宜,怎麼可能會讓這件事情如此輕而易舉的就揭過去。

    所以在听到宋錦瑟不承認這件事情之後,他們很快又在宋家門口開始撒潑打混。

    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也要從宋家身上咬下一塊肉。

    就在這時候人群後面突然傳來了一道略帶幾分威嚴的聲音。

    “你們在做什麼?”

    隨著這句話,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向後看去。

    一個看上去大概40左右的男子很快上前,一步站在了宋錦瑟面前。

    而這時候出現的這個人正是里正。

    里正到達這里之後,宋年華很快穿過人群站到宋錦瑟身邊,抬頭沖著她一笑。

    宋錦瑟不動聲色,伸手摸了摸宋年華的腦袋,沖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這才將注意力再次落到里正身上。

    “劉叔,我知道我們家窮,但是我們與人為善,平時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偏偏有人見不得我們家好,時不時的便要來找茬,是不是要逼死我們一家人才行?”

    宋錦瑟說著這番話還後退一步,臉上戴著一副可憐的表情。

    而且加上她因為大病初愈,有些蒼白的臉色,看上去倒好像真的被人逼迫到活不下去一般。

    就連里正都不由得頓了頓“你亂說什麼都是一個村子里面的人,怎麼會有人做這種事?”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快穿之炮灰上線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