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炎黃神眷 第二十四章 大道論典金克木、水養木



    世俗凡人所重視的金石珠玉、萬貫錢財,對于修仙者來說,實際意義是不大的。

    明州七宗作為越國的實際掌控者,雖然對越國皇室談不上生殺予奪,從心所欲,但也幾乎稱得上是予取予求,盡興隨心。

    中低階修仙者之所以不會妄加施暴于皇室,僅僅是出于對他們傳承血統的忌諱。

    除宗門以外,各州郡縣的修仙家族,對于所在區域也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並且權勢遠遠高于官府,只不過修士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凡塵俗務上,因此朝廷還有著存在的意義。

    皇室,往往是由元嬰老祖、金丹真人,他們沒有修煉天賦的後代血裔所組成的,但高階修仙者的壽命太過漫長了,他們一次閉關,可能凡間一兩代人過去了,感情自然不可能濃烈得起來。

    因此,即便是出現農民反叛軍攻毀國家,屠戮皇室之事,也未必會有人管,因為一個幾百年的王朝,皇室在血緣上都與第一代的高階修仙者相隔十幾代人了,聯系已近乎于無。

    作為一名修仙者,張天載絕對談不上富裕,但作為一名凡人的話,張天載即便談不上富可敵國,也絕對屬于大富豪。

    因此他那建立在青廬山下的羽衣觀修建得極為精致,許多地方,直接就是以作為凡間貨幣的銅,來進行建造的,自然雷擊都不會有所損毀,只會滌蕩洗除銅殿的污穢。

    在羽衣觀的主殿內,擺放著數樽黃銅香爐,散放著濃烈卻不令人煩膩的燻香,煙雲縈繞間,坐著幾名白須老道。

    僅僅只是從外形上來看,這些腳踏雲煙,身披道服的老道,隨便哪一位都比張氏家族的那些長老們,看起來更像是修仙者,然而雙方的實際力量差距卻是,隨便哪一位張家長老伸出一根手指,都可以將他們在場所有人輕易橫掃。

    這個世界有著切實存在的修仙大道,那麼道法典籍自然盛行,民間也多有談玄論道之士,附庸于風雅,附庸于力量。

    道殿里正在論道,張烈就在一考究而奢華的道殿外靜心听聞著,里面是那群練氣修為不過二三層的老道在談論《道德》、《南華》、《清淨》、《玉皇》等等道家經典名篇。

    但是就連張烈都不敢說,里面的人所論之道就一定是錯的,因為那些是給仙人閱讀的經典,對于還在凡間掙扎的修仙者來說,象征意義遠遠大于指導意義、實際意義,當然,初學啟蒙的時候還是要讀的,正所謂大而化之,道心道念的修為高,這早已被證實是的確有利于修行的。

    道殿當中,不僅僅是有那些練氣二三層的老道而已,還有幾名或男或女的年輕人,或者服侍他們,或者低頭伏案奮筆疾書,將他們所言之道、所論之理都迅速地記錄。

    雖然,他們這是在純粹的“論虛”。

    修仙講的是實證,講的是“靈氣與氣血精元如何混融”、“氣機在運轉某某玄關竅穴之時,如何收力九轉,聚集破關”之類,而殿中老道們所言的,卻是“怎樣修到仙人之境”或修功德、或吞丹服氣、或尋仙緣,諸如此類。

    這並不是學術性質的,在張烈看來,單純是一群有錢老年人的茶話會,開心就行。

    在他們的眼中,修仙便該是如此的︰羽衣金冠,燻香清茶,還有長相俊美好看的少男少女,服侍左右,大家論道談玄,共言長生迷夢。

    但在張烈眼中,即便是凡間的黑幫火拼,都比他們這個狀態更接近于修仙者。

    那麼,什麼是修仙?

    一群擁有天賦,並且肯付出決絕努力的人,賭上自身追逐那至高權柄,絕爭一線!

    掌握至為強大力量,或者規則,或者天數,或者堅不可摧的身軀,或者無窮無盡的法力,這才是修仙。

    《封神演義》當中,石磯娘娘苦修萬年,徒弟被人無緣無故殺了,上門只是想討個說法,又被人殺了。

    這就叫絕爭一線,有你無我。

    道殿當中的那些老道,則是完全沉醉于自己心之幻影中不知歸處。道殿之外真正的修仙者,則是安安靜靜的等待著。

    修仙,便是一門掌握力量,變得強大、乃至無限強大的法門,掌握了這一點核心,無論信仰的科學、宗教、還是金錢,都可以修仙,每修煉掉一點點缺陷,今日比昨日更加強大,這就是修仙。

    至于眼下這種富貴修煉,只要輕松自如,雲氣飄飄,白衣拂動,然後就成仙了,這種成仙卻是從古至今都來未有過。

    黃昏時分,暗夜及近,一群老道們聊得盡興了,一個接一個乘著牛車下山去了。

    他們大多是山下族城當中的富貴老人,千金一擲的那麼燒著,勉強養出練氣一二層修為,可能還掌握著一兩門唬人的戲法。

    在這其中張烈的爺爺張天載,絕對是其中的no1了,畢竟老爺子當年真的修仙過,他還能分得清楚自己是在玩。

    “烈兒,是你回來了?”

    伴隨著道殿內的一聲輕喚,張烈略有些詫異地移步入屋,只見殿中主座之上,坐著一位道骨仙風的老者。

    “爺爺,您是怎麼看破孫兒形藏的?”

    “哈哈,若不是你回來了,家主給我找得那二十三房小妾,早就過來折磨我這把老骨頭了,都想要我再留個一兒半女的,也不想想老夫我都多大歲數了。”

    “……”對于此事,張烈也實在不好多說什麼,因為若是真的把那二十三房小妾都趕走了,第一個翻臉的也許是眼前這老爺子。

    “烈兒,過來,過來,讓爺爺好好看看你。”聞言,張烈走過去,在老人家的面前,跪于膝側。

    “哈哈哈哈,好好好,有你之後,看誰敢再說我張天載一脈代代窩囊。烈兒,你離家出走的那年才十二歲啊!”捧著孫兒的臉龐,猶如捧著絕世珍寶。張天載一方面是開心,因為孫兒的出類拔萃而感到老懷大慰,另一方面看著此時此刻跪伏在自己面前的孫子,心中卻又百感交集、復雜莫名難言。

    因為他知道,張烈一步步走到這一天,到底有多麼的難。

    “對了,對了。”摸著孫子的臉,又是笑又是哭了一會,然後老人站立起來,來到道殿內的一隱蔽角落處,他翻出一本薄薄的書冊,然後將之遞給張烈。

    “對你而言應該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但也算是爺爺的半生心血,烈兒你前程遠大,我能夠留給你的也只有這個了。”

    “大道論典•張天載……”

    “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于大通……原來爺爺你建這羽衣觀是為了這個。的確,集合一些具有才學之人,取其思想精華匯成經典,的確可以從另一個方向角度解析仙道,這冊大道論典我會細細研讀的,于眾生思考中汲取有用的修煉資糧。”

    其實,張烈有著自己的性情缺陷,因為他生性有些高傲,是英雄史觀、天才史觀者,他認為大多數人對于歷史之發展是沒有意義的,天才與普通人的差距太過于巨大,群體的意義僅僅只在于不斷擴充基數,以此誕生出那些英雄天才。

    這種思路未必正確,甚至很可能錯誤,但卻是一名修仙者很容易形成的思維。

    盡管,地球上那位偉大的教員曾經教導過︰真正偉大的是人民。這位真真正正的英雄,卻從來不認為自己是英雄。

    張烈年輕自負之人,他之境界與之相比,螢火與皓月般的差距,但他也知道,自己永遠難以成為那樣的人。

    這一夜,因為有張家人的提醒,那些居于羽衣觀內的眾多妾室並未前來打擾,張烈與爺爺長談半夜,然後在老人疲憊之後服侍其休息,即便在安睡之時,張天載也牽握著張烈的手掌。

    ……

    時光飛逝,在返回青廬山張家之後,兩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過了。

    這一日,在一間青廬山張家的閉關密室當中。

    一名相貌平平、只是接近古天樂的青年布袍男子,正在對著一只下方橙紅烈火熊熊,雕刻極為華貴的銀質丹爐吞吐真息。

    明州張氏的青廬山雖然地理位置優越,但其下本身並沒有地火脈資源,此時此刻銀質丹爐下,烈火借以燃燒的卻是一顆暗紅之色的火源石,此為火系靈石精華所凝,雖然相比于用地火或者是金丹修士的丹火來說,煉丹、煉器效果遠遠沒那麼好,但一來可以隨意移動,不用像用地火一般固定在一處。二來比單純用丹火來說更容易將精力放在煉丹、煉器上,因此也是價值不菲,屬于是戰略資源。

    火源石燃起烈火熊熊,與純元銀鼎互為呼應,便有了靈性,不懼高溫的話在其近處練功,有增益修為之效。

    在這青廬山張家準備東南三郡,小規模丹元法會的兩個月中,張烈一邊練功、養爐,修煉水靈共生•清靈法目,一邊努力熟悉眼前這件家族至寶二階靈器純元銀鼎。

    二階靈器級的煉丹爐,價值幾乎比得上三階金丹修士的法寶了,因此,此靈鼎可謂是整個張氏家族的至寶。

    養爐又可以稱之為潤爐,首先起火,溫爐,然後將靈米、靈藥等等低階靈物煉化精萃,形成藥液後均勻灑入煉丹爐內涂抹,宛如給煉丹爐鍍上一層油脂。

    對于生爐,對于多年未用之煉丹爐,定然要如此保養溫潤,否則直接就起手煉丹,成丹率、成丹品質必然下降。

    這兩個月時間,張烈僅僅只是用來養爐消耗的資源,就有接近一兩百靈石了。

    因為潤爐做得好,可以提升一到兩成的成丹率,但是,這卻又是大多數散修不願意去做的事。

    事實上,這雖然有一些前置投入,但總體而言,卻是利益遠遠大于弊端的。

    潤爐通常需要頗久的溫養時間才能見效明顯,而張烈之所以會選擇不惜成本的潤爐,是因為他接下來在丹元法會中一次性煉制的丹藥,實在是太多了。

    因此,在他看來潤爐的成本在一定意義上都不算是成本。必賺買賣的投入,還能叫作投入嗎?

    而在修煉方面,在幾經思索之後,張烈終于決定放棄水幻靈體,雖然這項核心法術固化之後,實戰效果強大,並且可以不斷滋養強化經脈,但五行禁法吞噬五行靈物,本身就有這個效果,不僅僅只有水行靈氣可以滋養經脈,五行靈氣同樣可以,並且,也許滋養強化效果會更好。

    若是選擇水幻靈體這項核心法術,很可能五行禁法修成之後功能重疊覆蓋,最終就僅僅只剩下一個恆定幻術效果了。

    反之,將清靈法目固化後,未來無論對煉丹,煉器,制符,陣法乃至斗法都有好處。

    並且,此術對養神訣的攝心術能力有著巨大加成,雖然千竹山教的養神訣修煉到後期境界,並不再以瞳術、心神攻伐為主了。

    “固化清靈法目為水靈共生核心法術之後,至少修煉有成不需要四十九年了,最多半年便可以小成用于實戰,甚至可以在丹元法會上,提升我的煉丹成功率。”

    修煉清靈法目所需要的藥液,並不需要以多麼高明的煉丹法煉成,屬于普通的草藥調配之術,此項法術近乎神通,更多的是看修煉者的天賦與能否可以承載,而施術水靈共生之後,張烈在這方面的天賦直接就被拉滿了。

    不過,修成水行禁法,修成五行禁法第三重境界,卻也並不全都是好事,隨著自身功力的不斷提升增強,張烈可以清晰感受到自身體內妖化血參的活性在不斷提升,雖然金行破木行,但是水行養木行,因此妖化血參對于自身身體的侵蝕更進一步加劇了,若是始終無法遏制的話,自己的最終結局只會是被其侵蝕為木化人,這也是五行禁法之所以被稱為禁法的原因,修煉過程中極度的危險。

    上古宗門五行宗的五行禁法,被辛辛苦苦開創出來了,為什麼始終未流傳于世?

    就是因為上古五行宗發現,這種需要吞噬五種五行靈物的功法,本身就不可能普及起來,這只能是頂尖精英弟子功法,否則的話對于此方天地、對于資質不足的修煉者來說,都將會是一場災難。

    但如此神功就此毀去,卻又心有不甘,因此,五行禁法秘籍才會被封印于五行正法內,只待未來的有緣之人。

    雙掌上下揮舞,身軀甚至因為靈氣激蕩而原地飛浮旋轉,伴隨著陣陣破空之聲,張烈的手訣不斷變化,而二階靈器純元銀鼎下面的靈火,越加熾旺了,張烈正在與這銀鼎的靈性進行溝通,同時借烈火靈力,抑制自身體內妖化血參的活性。

    目前來看,效果還是很不錯的,然而,張烈總不可能時時借助這純元銀鼎練功,此鼎的所有權限,是屬于張家的。現在,自身僅僅只有使用之權。

    因為不斷以靈器烈火之力,煉化木屬性元氣,強制激起了木靈共生反噬,張烈背脊之後,妖化血參血色木須延伸生長,漸漸令張烈整個人身軀變得龐大起來,肌肉畸形的膨脹增長。

    最新練成的水靈共生反噬並不重,但它作為滋養,全部都作用在木靈妖化血參上去了。運作特性,的確有水行無孔不入,陰狠之意。

    (以金克木——金靈共生?庚金劍意?庚金不滅體!)

    伴隨著心念的變化,功力的運轉,張烈那直接撐爆衣衫的周身畸形肌肉上,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鐵之色,暴虐的木靈之力,漸漸被外面的烈火,體內的奔涌的金靈之力,消融切割,漸漸全部轉化為純粹的氣血之力,滋潤彌補著張烈的筋骨體魄。

    在功行周天之後,張烈站立起身,他輕輕握拳間,感受著消融散化木靈氣對于身體的強化補充。

    “呼……好了,至少這次提前激發一次木靈反噬,它短時間內沒有元氣力量再給我惹麻煩。至少,不用擔心在丹元法會,我為家族煉丹時,對我殺一個措手不及。”

    張烈心中很清楚,這次的東南三郡•丹元法會,對于整個家族非常重要,東南三郡原本由八大修仙家族聯手掌控,彼此之間雖然也有過矛盾齷齪,但總的來說還是抱團取暖、同進同退的,現在韓家已經被滅了,張家因為一位築基長老的仙逝,而陷入衰弱,這幾年來頗多倚仗其它家族勢力維護著自身利益,但這不是長久之計。

    而一個手段高明的二階煉丹師,哪怕僅僅只有煉氣境修為境界,在價值上也不比一名築基境修士遜色了,自身充分展現出自身價值,對于東南三郡其它修仙家族來說就是一種威懾,讓他們不敢輕易侵吞張家的家族利益。

    畢竟,誰都不敢說,自己或者自己的親人朋友,下半輩子就一定沒有求到煉丹師的時候。

    張烈很清楚家主張天志,對于自己價值的利用,但他並不在乎,並且覺得很自然而然。

    張烈的性情,驕傲自負,並且重視權力與傳承,他一向認為被人利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生在世,居然完全沒有被利用的價值,那才是真的可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炎黃神眷”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