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炎黃神眷 第二十三章︰東南三郡,張氏家族



    明州,東南三郡,青廬山。

    世人常言此地鐘靈匯秀,常有世外仙人踏劍出入。

    青廬山山高林密、雲霧繚繞、飛鳥不絕,是東南三郡最為著名的幾處仙家寶地之一。

    山脈縱橫千里,靈氣濃郁盎然,凡人雖然心慕其中道法傳承、仙家靈藥,但只要入山,便往往迷失其中,疲極方得返,天長日久,也就無人再敢侵入冒犯了。

    這是以世俗凡人視角,來看待整個青廬山。

    而以修仙者的視角來說,張家佔據青廬山綿綿近千載,家業時起時落,巔峰時曾護山大陣鎖住靈氣,培養出三階靈脈,落魄時,被攻毀家族舉族而逃,青廬山幾成荒山。

    但幾經周折,張家之人終究還是成功返回,重新積蓄培養出二階上級靈脈,可以供家族修士,修煉到築基大圓滿境界,雖然遠遠不如宗門強盛,但也已經羨煞那些朝不保夕,與天爭命的散修了。

    近兩百年來,張家傳承平靜,青廬山下的張家城,已經積累幾十萬眾,其中過六成是張氏家族凡俗血脈,家族中開設族學,靈氣盎然者,將被送至家族以鑒靈鏡測定靈根資質,靈根者眾、靈根資質出眾者眾,城中官員將會有保舉育民之功,反之有罰。

    青廬山張家第七代傳承家主,張天志,築基中期(四至六層)修士,為人穩重頗有權謀智計,主持家業六十年以來,張家日益興盛。

    不過與東南三郡大部分的修仙家族不同,東南三郡大部分的修仙家族盡可能的將家族子嗣送往一個明州宗門,彼此之間有個照應,而在張天志的主導下,青廬山張家子弟,相對分散的進入明州七大宗門,這樣雖然發展起來慢了一些,但在家族血脈的保存上面,的確有別有優勢,很難斷定是對還是錯。

    這一日,清晨,張烈腳踏一道純白劍光疾速飛至青廬山附近,他手中拿著羅盤,測定自己大體方位並沒有錯,在隱隱感應到青廬山內,二階的靈脈之後,基本可以斷定了。

    因為在這個時代,基本上是不可能有靈脈荒山的,並且這一代附近,二階的靈脈基本上也只有張家了。

    在張烈緩緩壓低劍光之時,有兩名一踏飛劍,一踏巨刀的修士從青廬山上飛起,迎向張烈。

    “這位道友,此地為青廬山張氏家族族地,未經張氏家主允許,不可入山,請問道友何事?”

    踏劍的那名修士,單手施了一個道禮,極為溫和有禮的這樣言道。

    “呃,在下張家,張元烈,青廬山張氏第九代子孫,現拜于千竹山教韓諾恩師門下作為真傳,因為自幼離開家族,多年未歸,卻是與兩位不大相熟了。”

    “您,便是元烈大哥!?小弟張元宏,這是我表弟張元杰,元杰,快快通知族中長老,元烈大哥回來了。”

    話是這樣說著,極為親熱,然而張元宏根本就不靠近張烈,並且背著一支手,與張烈閑話家常。

    另一邊張元杰點燃通訊符,迅速小聲說了什麼,然後就在自己表哥旁邊,有些警惕謹慎的注視著張烈。

    張烈對于他們的謹慎小心倒是頗為滿意的,青廬山張家雖然有威力不弱的護山大陣,但是貧窮的修仙家族根本就不可能日常開啟法陣,那麼迎客道士其實便有著守山之責,若是一兩句話就可以騙過去,讓人直接入內,張家早就被滅門了,哪里還能綿延千載光陰。

    沒超過半盞茶的功夫,一道黃光便從青廬山內疾飛出來,踩踏著一件鋸齒飛盤似的法器,身形胖敦敦的,不是六年之前,引領張氏弟子參加升仙法會,考入明州七派的張正禮,又是何人。

    “元烈,元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家伙突然回來,也不說上一聲,你回來了,家主一定非常高興,殺豬宰牛是必須的,三叔也跟著吃口肉食,家主這幾年憋著勁的要升級護山法陣,我等家族長老大多已經數年不知肉味了。”

    隨著張正禮的飛來,一把握住張烈的手腕,在場所有人的似松實緊的氣氛才徹底緩和下來。

    “元烈大哥勿怪,前兩個月東南三郡來了一伙亡命的散修,直接乘隙不備滅了韓家滿門,慘啊,韓家上下三百余口無一得活,我們兄弟也實在是害怕!”張元宏也能看出,張烈看出自己的防備了,此時此刻吐露心聲,情真意切。

    “唉,世道艱難,家族有你們這樣用心守護著,我在外面也才可以放心修煉。對了,這是春露丹,對于煉氣中期修為頗有助益,是我以前服用剩下的,現在已經沒有什麼用了,靈氣溢散,也快過期了,送兩位弟弟用以增益修為。”

    “這怎麼可以。”張元宏、張元杰兄弟想要推拒,這個時候一旁的張正禮卻開口了。

    “收下吧,你們元烈大哥是千竹山教年輕一代最為出色的煉丹師,你們平常舍不得服舍不得用的,他平常當糖豆吃都快吃出丹毒了,些許手筆而已,不用客氣。”

    “那……我們兄弟謝過大哥!”張元宏與張元杰對視一眼,然後向張烈齊齊施禮言道。

    告別了兩人,張正禮與張烈一同飛向青廬山。

    “元烈,我知道你想你爺爺,但是外出修士返回家族要先拜見家主,拜見過家主之後就沒有其它事了,也省得你見到天載兄的時候,心里還掛著件心事。”

    “無規矩不成方圓,理當如此。”

    “哈哈哈哈,好好。”對于張烈的反應,張正禮非常滿意,兩人一同飛往青廬山主殿。

    如果是明州七大派,其頭頂上方是不允許飛行的,敢飛就敢把你打下來,但修仙家族大多並沒有這樣的威風氣魄,只要別飛得太低,別靠近核心區域一定範圍,那就統統好說。

    飛行過程中,張正禮問道︰“元烈,這次你回來,怎麼不事先通知一聲?”

    “我這次是完成宗門任務,因為離家已經很近了,就順勢返回的,因為之前不知道完成那個宗門任務要多長時間,因此就沒通知家里。”

    “這樣啊,那也是很巧了,自幼拜入玄魔宗的第十代族人張心源也回來了,他就比你早半個時辰,此時正在與家主敘話,你回來我已經通知家主了,因此你就直接進去吧,與你的小佷張心源也多多交流,你們都是宗門真傳弟子,以後也許有機會互相扶持。”

    “多謝三叔教導。”

    “唉,你這孩子永遠都是這麼聰慧有禮,看到你,我想起我那幾個兒子孫子就蹭蹭蹭得上火。”

    “……”這話,張烈卻是不知道怎麼接,好在,家族主殿已經到了。

    修仙家族,無世俗禮法束縛,整個家族建築群依山而建,道韻森然,張烈在張正禮的示意之下,直接飛入主殿之內,此時此刻,正有一名身著簡樸布袍的老者與一名身著黑色華袍的青年男子,正在交談。

    見到張烈落地施禮,張氏家族第七代家主張天志,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名黑色華袍的青年男子,也站立起來回禮,只是他神色冰冷,整個人似乎由內而外散發著一種寒氣,哪怕執禮森然,也讓人絲毫感受不到其中應有的尊重意味。

    (久聞玄魔宗培養弟子的手段殘酷無情,今日一見名不虛傳啊。)張烈雖然並不在意,但難免心中生出這樣的念頭來,在輩分上,張烈是家族第九代傳人,而張心源是第十代,但是大家族嗎,輩分和歲數可能是完全相反的,便是如此,張心源已經四十多歲要比二十四歲的張烈年長,並且其一身修為,也已經修煉到煉氣十層境界,法力雄渾並且深湛。

    “家主,我之父母兄弟,煩勞家族照顧多年,現今我在玄魔宗內已有自己的獨立洞府,其中藥園農園皆需親信得過的人輔助栽培,因此我想將父母兄弟遷出家族,明日便走。”

    在與張烈對禮,張烈落座之後,一身黑色玄服的張心源便轉向對張天志這樣言道,雖然是請求話語,但是其中意味卻是冰冷冷的,似乎根本就不由得拒絕。

    “心源,你的父母兄弟共計十四人之眾,全都一次接走嗎?你雖然已經成為玄魔宗真傳弟子,但是玄魔宗競爭激烈,你的修煉資源也很局促吧?這樣的情況下就接走所有人,負擔會不會太大了些?”直接血親全部都搬離家族,這與家族的關系就斷了,時間一長,就徹底遠了,剛剛培養出一個玄魔宗真傳,對方就要拆分,張天志作為張氏族長當然是不願意的,但是張心源的態度卻很堅決。

    為了不傷最後的情面,張天志最後也只能答應下來,只要張心源的那些親族願意離開,家族絕不阻攔。

    得到這個承諾之後,張心源直接就起身施禮,選擇離開了。

    這一幕畫面看得張烈也是有些懵的,因為他就是千竹山教的嫡系真傳,但是讓他把十四口直系親屬,全部安排在自己的府邸之內的話,張烈還是會覺得局促。

    (想不到,這個張心源倒是外冷內熱,對自己的家人非常照顧嗎。)

    第十代族人張心源離去之後,張天志與張烈攀談起來,任何不愉快的話題兩人盡量都不觸及,整個張家派遣加入七大宗派,能夠晉升真傳的族人本來就沒有幾個,因此對于張心源對于張烈的基本情況,張天志都是記得爛熟于胸的。

    “元烈啊,我本以為以你的性格,一定會成為戰斗型修士,卻沒想到你在丹道上的天賦這麼高,我估計連你師尊韓仙師都嚇了一大跳。元烈,這次你回來可以呆多久啊?”

    “宗門任務完成的很順利,又有小師妹回稟,若是在宗門無傳訊法詔的情況下,我可以在家族中呆上兩個月到半年時間,再長的話,就違背宗門法規了。”

    “足夠了,兩個月到半年的時間。元烈,听說你在宗門當中已經晉升二階煉丹師,家族這些年也積攢了一些破破爛爛的低階藥草,你若是有閑暇閑心的話,可不可以練一練手……近兩年嗎,因為我想提升一下家族的護山法陣,因此財源上局促了一些,可能無法給到市面上雇佣二階煉丹師的價位。”

    “唉,家主您說得哪里話,我畢竟只有煉氣期境界,哪里會有人真的按二煉丹師的身價雇佣我,您讓我做此事,反而是幫我提升煉丹修為了,就按市面上二階煉丹師的半價來算吧,若是煉得廢丹太多了,還是按照市面煉丹規則,我照價賠償。”言說到這里時,張烈停頓一下,他想了想,然後方才繼續言道︰

    “不過,我慣用的是宗門的制式煉丹爐,有一段時間號稱是煉一爐炸一爐,就是煉成一次丹,煉炸一個煉丹爐,家族有煉丹爐嗎?”

    煉丹爐,煉器爐,這幾乎是最貴的法器、靈器、法寶種類了,千竹山教的宗門煉丹室收費,但是為了支持門人弟子修學此技,丹爐正常損毀是歸宗門公出的。

    張烈煉丹失敗一次,以命火提純一次,儲備好藥材後閉關一次能起火幾十上百次,這樣煉丹成丹率當然很高,但廢爐,他只不過是煉爆了五鼎煉丹爐,就幾乎驚動千山竹教掌門了,好在後期張烈煉丹術上去了,就不再那麼廢煉丹爐了,但還是給他在千竹山教留下“煉一爐炸一爐”的夸張惡名,算是黑歷史永遠留傳下來。

    “哈哈哈哈,元烈你‘煉一爐炸一爐’的惡名,我們在青廬山也有所耳聞,不過這次給你用的,是張家祖先留下來的二階靈器純元銀鼎,這是咱張家現在最寶貴的寶貝了,你總不至于把它也煉炸了吧?”

    一階煉氣境修士,怎麼可能煉炸二階靈器丹爐?除非他是有意砸,故意損毀。

    因此,張烈聞言苦笑著,卻是將事務應承下來。

    在張烈離去之後,幾道暗影從主殿深處,那幾根柱子的後面走了出來,包括張正禮在內,有男有女共計五人,他們都是煉氣九層以上,有一定機會沖擊築基境界的,張氏家族長老。

    “玄魔宗培養出來的人和千竹山教培養出來的弟子,就是不一樣,玄魔宗、焚世影教、幻心宗這三個門派,我們還是不要再往里面派入家族弟子了,這給人的感覺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

    “可是,萬一明州最後就是這三個魔門佔據上風了呢?多方下注,不是我們早已經商量好的家族發展方針?”

    “正道之中,也有狼心狗肺之輩,魔門之中,也有血性仗義之人,至少心源還顧念著自己的父母親族,本性也不算太壞。”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我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這個張心源因為資質優異出色,自幼就被送到玄魔宗去了,幾年都不回來一趟,平常的聯系也並不是很頻繁,他怎麼突然間就想要接自己的父母甚至兄弟姐妹,都前往玄魔宗呢?”胖胖的張正禮撫著自己的下頜,雙眉緊鎖,他覺得張心源的做事風格,有些詭異沖突。

    “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了,張元重那廝都已經歡天喜地的收拾財物,變賣家業了,現在我們想阻止也已經阻止不得,受家族庇佑多年,翻臉分家這麼痛快的,倒也少見,這對父子倒也真是血脈相承……好了,與其浪費唇舌說這件事,我們不如商量一下,怎麼讓元烈肯為家族煉丹這件事情,利益影響最大化。”

    “自從四年前,流雲先生仙去之後,我張家在東南三郡的影響就日益降低了,再這樣下去,我們的附庸家族,就會離心離德,想要自謀出路去投靠外人了。還有我們與其它家族的利益交換,也因為力量衰弱而受到影響,一位二階煉丹師啊,身份重要性已經不遜色于一名築基境修士了,更何況元烈他還那麼年輕,這件事情,我們盡可能大辦特辦起來,展現實力,展現我們張家後繼有人。”家主張天志,最後這樣的言說道,對家族長老們,奠定了會議基調。

    與此同時,張烈正在族人的引領之下,前往青廬山後山,爺爺張天載的隱居之所。

    整個青廬山,靈氣為陣法集聚匯集,當然是越往高處,位置越好的地方靈氣越強,後山,山陰,近山下,這些地方雖然也是處于二階上級靈脈中,但靈氣總是弱許多的。

    在張烈的身份越來越高後,張家也是想把張天載請回去的,但是老頭不干,他用家族資源在近山下處建立起來一座好大的道觀,在里面自號羽衣觀主,過起了稱仙做祖的癮頭。

    引領張烈的那名家族小輩,一邊引領張烈的同時,一邊說一邊笑,雖然她也在勉強控制著自己,但說起其中許多趣事之時,還是壓抑不住。

    很明顯的張天載這些年爺憑孫貴,可是沒有少折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炎黃神眷”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