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嬌娘春閨 129



    再有一個多月就要秋收了, 通常這時節不會有人賣地,但閑著也是閑著,阿嬌還是派郭興去京城幾家有名的牙行那里打听消息了, 能有連成一片的二十畝良田最好, 這種沒有,幾塊兒田地湊成二十畝也行。

    郭興一口氣跑了四家, 剩下一些小牙行不靠譜,他索性沒去。

    如阿嬌猜測的那樣,眼下賣地的百姓少,都是急需用錢實在沒法子了才出點田地周轉, 零零散散的, 四家牙行手頭的地合起來倒是能湊到二十畝,但過于分散, 打理起來不方便。不過, 這四家牙行都接了一個賣方的大單子,賣方一口氣要出三十畝的良田。

    阿嬌、柳氏、翠娘都盯著郭興, 讓他快點介紹賣方。

    郭興奔波地辛苦, 先喝了一大碗水, 然後一邊擦汗一邊繼續道︰“那賣方姓施, 家住通州, 田地買在京郊。這位施老爺是個財主, 在通州那邊也有兩三百畝的地, 然後他在京城這邊養了個外室, 三十畝田地就是他送外室的。這事瞞了十幾年,大房那邊毫不知情, 偏就在今年捅出了簍子,大房夠狠, 直接讓兒子帶著家奴跑來這邊,將那三十畝地的莊稼都給糟蹋了,誓要鬧個你死我活,施老爺沒轍,只好同意把這邊的地賣了,再也不與外室聯系。”

    阿嬌津津有味地听了場熱鬧,再問郭興︰“京城這邊達官貴人那麼多,施家的三十畝田掛出來多久了,怎麼還沒賣出去?”

    郭興道︰“掛出來倆三月了。那田地雖然是施老爺出錢買的,地主寫的卻是外室的名字,現在張羅賣地的是施老爺的大房,地契還攥在外室手中。施家人倒是去外室家里翻過,愣是沒找到外室將地契藏在了哪里,外室不肯賣,這買賣文書根本簽不成啊。有買主稀罕那地,想繞過施家跟外室簽文書,把錢給外室,可施家少爺在外室的宅子守著,外室怕交出地契銀子被施家人搶去,寧可不賣,兩家就這麼一直耗著了。”

    翠娘撓撓頭︰“那這地到底算是誰的?”

    郭興道︰“施家少爺去官府問過,官府說如果施老爺能拿出證據,證明買地的銀子是他出的,地就算施家的,可十幾年過去了,施老爺拿不出證據。外室得知後,就去官府,求官府治大房那邊毀壞她田地的罪,官府卻說外室也算施家的人,此事算家事,屬于家宅內斗,只要沒鬧出人命,官府就不管。”

    也就是說,施家拿不到地契,沒法賣田,外室雖然藏了地契,但只要施家兒子們在她這邊守著,她既無法賣地,也無法種地,還要受到施家兒子們的辱罵騷擾。

    阿嬌不想議論別人家的是是非非,她只想買地。

    這三十畝田地的位置很好,雖然比她想買的多了十畝,但她出嫁姑母還給了她一百兩的嫁妝銀子,阿嬌能一口氣拿出二百多兩的現錢。

    銀子不是問題,問題是怎麼買到這塊兒地。

    阿嬌是個急性子,當初第一次開鋪子她就著急賺錢,現在有了買地的念頭,恰好面前還有一片好地,阿嬌就恨不得馬上將這塊兒地買下來。

    當晚,阿嬌又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了。

    趙宴平听著她翻來翻去,突然道︰“我有個辦法,或許可以試試。”

    阿嬌立即坐了起來,問他什麼辦法。

    趙宴平將人拉到懷里,說給她听。

    阿嬌覺得這個主意可行,可又不是板上釘釘的那種可行,于是阿嬌又開始患得患失了。

    趙宴平無奈,只好拿出了對付她興奮失眠的老辦法,榨.干她的力氣,累睡過去。

    翌日黃昏,趙宴平帶著阿嬌一起去拜訪施老爺的那位外室。

    外室住的宅子也是個三進宅子,然而此時前院卻被施老爺的小兒子夫妻佔據了,夫妻倆帶著一幫子下人將宅子看得嚴嚴實實,只給外室母女三人供應一日三餐,外室一日不交出地契,一日就別想恢復自由。

    得知趙宴平夫妻倆是來買地的,而且還是五品大官親自出馬,施三少爺與三少奶奶都很客氣,將兩人當成了座上賓。三少奶奶還向阿嬌倒了一肚子苦水,說她的婆婆在老家如何辛苦,公爹背著她養外室,婆婆也沒有趕盡殺絕,願意將這宅子分給外室,只想賣了田地徹底斷絕與京城這邊的關系,外室卻貪得無厭,宅子田地都想要。

    阿嬌自然要表示同情,然後提出由他們夫妻倆去勸勸姓黃的外室,或許能說服對方交出地契。

    施三少爺與三少奶奶互相看看,礙著趙宴平的官身,只能同意。

    夫妻倆也想跟著去旁觀,阿嬌淡笑道︰“我們自己去就行了,你們跟著,她還以為我們是你們請來的說客,心里肯定不高興。”

    她笑得和氣,趙宴平的臉卻冷冰冰的,懾于他的官威,施三少爺、三少奶奶乖乖停下了腳步。

    阿嬌、趙宴平來了後院,終于見到了黃氏母女。

    黃氏三十歲左右,長女十歲了,小女兒才五歲。

    黃氏容貌美麗,一臉冷漠,等阿嬌自報身份後,黃氏多看了幾眼趙宴平,良久才道︰“我听說過趙大人的英名,外面都說您是好官,那請趙大人替我想想,我若交出地契,他們拿了銀子還不算,再徹底佔了這宅子趕走我們娘仨,我們娘仨該怎麼過?實不相瞞,姓施的給我當爹綽綽有余,當年若不是我爹娘脅迫,我也不會給他做外室,現在他甩甩袖子躲清靜去了,連自己的女兒都不管,我能怎麼辦?”

    趙宴平看眼兩個怯怯懦懦的小姑娘,問黃氏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施家承諾不會再搶這宅子,你便同意賣地?”

    黃氏繃著臉道︰“賣地的銀子也要給我一半,我家里但凡值點錢的東西都被他們搜刮走了,我需要銀子養大兩個女兒。”

    趙宴平道︰“施太太爭的是一口氣,你想與她平分田地,在她看來便是你要與她平起平坐,她肯定不會同意。我可以為你爭取六十兩,加上這宅子,足夠養活你們母女三人。”

    黃氏笑了笑,諷刺道︰“她一分都不會給我,在你們之前,有大戶的管家提出他們願意給足施家的買地錢,再單獨給我一百兩,可我只拿銀子有什麼用,施家不給我放妾書,我有多少銀子他們都可以搶走,官府也不會管。”

    阿嬌驚道︰“都鬧成這樣了,他們為何不給你放妾書?”

    黃氏冷笑︰“他們怕我拿了放妾書,不肯再賣地,馬上報官將他們轟出去。”

    阿嬌沉默了,這兩家都在提防對方啊。

    趙宴平示意兩個小姑娘去屋里,然後對黃氏道︰“我會向施家人砍價,如果他們願意以五兩一畝地的價格賣我,我再勸他們拿放妾書跟你換地契,等你拿到放妾書,他們走了,我再給你六十兩銀子,如此我們仍是原價買地,換你們兩家從此再無關系,如何?”

    黃氏苦澀道︰“我之前死活都不肯松口,堅持銀子、放妾書一起要,現在突然松口,他們肯定猜得到你會偷偷貼補我,我有便宜拿,他們就一定不會同意,寧可繼續耗著。”

    趙宴平道︰“可只有我們,知道你將地契藏在了什麼地方,我不想做十足的惡人,才稍微幫你一把,讓你至少拿到放妾書,這個理由,施家總會信服。”

    黃氏{醋溜文學最-快發布}震驚道︰“你,你知道我把地契藏在了哪里?”

    趙宴平掃眼這座後院,道︰“給我時間,我應該能查出來,但以我的身份,現在去詐他們,施家人也一定會信。”

    黃氏突然淚盈于睫,趙宴平辦的荊州大案早已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她便是困在家里也從施家下人的議論中有所耳聞。她相信只要趙宴平鐵了心要幫施家,一定能搜出她的地契,真那樣,她一分錢都拿不到,還可能被施家掃地出門,無家可歸。

    是趙大人心善,願意給她們娘仨活路。

    如果能拿到放妾書,保住這宅子,且有六十兩銀子傍身,她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因為是趙宴平,黃氏信他。

    “好,只要你們能說服施家低價賣地,我便拿地契去換放妾書。”

    與黃氏商量好了說辭,趙宴平便帶著阿嬌去見施三少爺、施三少奶奶了。

    施家大房的確不在乎田地能賣多少銀子,只要不是太低,只要買方不會貼補黃氏,施家大房便算出了這口惡氣。

    趙宴平說他知道地契藏在哪里,施三少爺毫不懷疑,只是有點不滿趙宴平不肯直接告訴他。

    面對施三少爺的討好巴結,企圖套出地契的位置,阿嬌看眼趙宴平,回復道︰“我們若是告訴了你,萬一你們搶走地契,既不肯寫放妾書,還將黃氏母女趕出這宅子,逼得她們娘仨走上死路,傳出去壞了我家官爺的名聲,那該如何是好?”

    施三少爺額頭出了一層汗,母親還真是這麼想的,父親死活不同意,母親才答應留下宅子給黃氏。心思被官夫人猜中,施三少爺強顏歡笑,惶恐道︰“夫人多慮了,我們施家還沒那麼壞,夫人放心,小民這就回去與家母商量,等事情成了,小民再請夫人過來,咱們三家把一切文書都簽好了。”

    阿嬌很滿意。

    通州與京城離得那麼近,第二天黃昏,施三少爺就親自來請阿嬌、趙宴平去簽文書了。

    阿嬌帶了一百五十兩銀子,再讓趙宴平拿了十兩銀子、一張五十兩的銀票。

    一張桌子,趙宴平、阿嬌坐一邊、施三少爺夫妻倆坐一邊,黃氏帶著地契最後過來了。

    交接完畢,三十畝地成了阿嬌的囊中之物,施家眾人自以為達成目的,浩浩蕩蕩地回通州去了。

    趙宴平按照約定,將六十兩銀子給了黃氏。

    黃氏拉著兩個女兒跪了下去,從此對趙宴平、阿嬌感恩戴德。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嬌娘春閨”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