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唐農王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片毒鴨



    “我說,這迎賓樓的黃金酥到底是什麼東西所做的?你們到底有沒有查明清楚?再這樣下去,我長明樓的生意,可就真的全要被迎賓樓給搶走了,到時候,你們可都沒好日子過!”長明樓內,掌櫃的正訓著他那手底下的人呢。

    身為長孫皇後的代言人。

    無論如何,他都得把這長明樓給經營好了。

    本來這段日子還好好的。

    至少也能跟迎賓樓來個正面較量。

    雖說長明樓的飯菜不如迎賓樓,可深知長明樓背景的人,基本都會選擇前來長明樓就餐進食的。

    哪怕長明樓的飯菜比不得迎賓樓,可那些官員勛貴們,一想到自己的前途之後,最終也會時不時的前來長明樓用餐。

    可打這一日起。

    迎賓樓外的木牌上寫著的黃金酥一起。

    不要說長明樓的生意開始下降,就連其他的酒樓,也是開始有些凋零了。

    掌櫃的大發其火了。

    下面的人自然就不好過了。

    而此時。

    迎賓樓中,卻是賓朋滿座。

    讓齊活和向忠這兩個掌櫃的,那是笑的都快合不攏嘴了。

    這不。

    此時的向忠,正在後院,向著齊活小聲的討教著呢,“齊管家,你說小郎君的腦袋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連這蟬都有著這麼奇怪的吃法,而且還有著如此多的功用,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齊管家,你跟著小郎君也有數年了,你給我說說唄,小郎君這大半年來的變化,也太過奇怪了吧。”

    齊活听完後,搖了搖頭,嘆息道︰“唉,你這麼一問,我也是毫無頭緒。自去年,小郎君被太子打昏醒來後,這性格就開始呈現出變化出來。以前的小郎君,那是只要有一點火星子,就能被點燃的,而今的小郎君,越發的開始穩健了起來。我到是喜歡現在的小郎君,至少不給老夫人惹事了。”

    這邊說著話時。

    迎賓樓外,又是走來了一大堆的食客。

    而此時。

    李莊的李沖元,卻是繼續大量的收購著知了。

    對于知了的火爆,李沖元雖無法想像,但也能猜到一點的。

    畢竟。

    只要一個合適的營銷口,或者營銷點。

    長安的人必然會被攪動的。

    美好的事物,是個人都有所追求,更何況還是與健康有關。

    再者說了。

    知了那可是可以提陽的,如此重要的點,那必然是會被奉為桌上佳肴美味了,哪怕難吃,長安的那些人,也會奉為神物一樣來對待。

    傍晚時分。

    李莊西側。

    眾小娃相聚在一塊。

    “小娘子,我的,我的。”

    “小娘子,我今天也捕到了一些,你先收我的。”

    “小娘子,我這里有一桶。”

    听其聲,就知道這是婉兒這小奸商正在收購村中小娃們所捕獲的知了了。

    婉兒記數,小紅稱量。

    兩人到是配合的天衣無縫似的。

    婉兒見眾小娃們提過來的桶中知了不多,兩眉一挑,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

    十文錢一斤的知了。

    即便你再能捕捉,可這玩意也不壓稱。

    而且。

    李莊也好,還是附近的樹上了也罷。

    經過這幾天的捕捉,這知了一見人來,就開始亂飛亂竄了,想要大量捕捉,那得到山上去才行。

    第二天。

    眾小娃們像是得到了什麼命令似的。

    一大清早的,就牽著自家的耕牛,往著某個地方一拴,隨後又拿著兜套,提著木桶往著牛首山鑽去了。

    而婉兒這丫頭。

    因為被李淵限制著,只得留在小院內讀書寫字。

    炎熱的夏天。

    什麼都好過,就是這熱,真是讓人受不住。

    早已是短褲短褂的李沖元,正在鐵匠房外,看著老許一家改良自己所需要的鐵雷子。

    “小郎君,你要的這些鐵砣砣到底干嘛用的啊?太厚不行,太薄了也不行,我們都熔煉了兩次了,再這樣下去,我都不知道這些鐵還能不能用了。”老許向著李沖元抱怨著。

    著實。

    兩批鐵雷子外殼鑄就出來後,讓李沖元很不滿意,最後又是讓老許一家重新熔煉,老許一家倍感無奈。

    李沖元到是笑了笑,“鐵熔得越多次,得到的就越是精華,還有什麼能不能用的,對了,上次我讓你們改良的石炭可有結果了?”

    “小郎君,這石炭我真不知道如何改良了,這本就是燃燒之物,還能如何改良?依著你說的法子,這加了水滅了火的石炭,再曬一曬之後,也就那樣了。”老許回應道。

    李沖元听後,也是無奈。

    想要做出焦煤出來,他李沖元真的沒有那個技術。

    甚至。

    李沖元連焦煤怎麼煉出來的,他都不知道。

    他只不過想讓老許一家試著改良一下,多試幾次,說不定就成了呢。

    可當下老許的話,到是給李沖元澆了盆冷水,“繼續試吧,總有一天能試出來的。只要這焦炭一出來,比起現有的石炭,其溫度會更高,而且熔化出來的鐵水,甚至都能達到百煉鋼一般的好了。”

    老許听後,也只是笑笑,卻是並不回話。

    什麼一爐成鋼,在他的認知里面,那是不可能的。

    李沖元不懂煉鐵煉鋼。

    他也只能從有限的知識里面,尋找出一些自認為合理的方向,向著老許一家,下達著指示。

    成與不成。

    不是他李沖元能左右得了的。

    焦煤之事,那也只能慢慢來。

    而鐵雷子之事,卻是李沖元最近這段時間需要加緊制作的玩意。

    有道是。

    有了這些鐵雷子的存在。

    他李沖元自認為自己的小命,也就得到了保障了。

    與此同時。

    牛首山中某處。

    一座石屋,也在建設當中。

    “惡牙,小郎君在這里建一座石屋,不會是用來存放那些鐵雷子的吧?”瞧著建石屋的樂道,猜想著李沖元的計劃。

    廖仙輕輕的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小郎君的想法,就我這腦袋,可沒法猜出來,不過,依此情況應該是了。”

    著實。

    這座石屋。

    佔地不大,但內里卻是有著別樣的天地。

    不明所以的人一看這石屋,估計也只是一座石屋。

    可要是進入石屋後,你就會發現。

    其內乃是一個洞穴。

    而且。

    此時里面還有著一些幫工們,正在賣力的挖著地洞,依此情況,這是要開出一個若大的地下實驗室出來啊。

    在工坊制作火藥。

    搬運離的太遠,而且還有著火星子。

    為此。

    李沖元也只能想出這麼一個辦法來了。

    有道是。

    越是危險的東西,最好還是隱藏一些的好。

    所以。

    李沖元才有了這麼一個想法來,在牛首山深處,挖出一個洞穴出來,以備不時之需。

    待洞穴挖好之後,在外面建上幾棟石屋。

    到時候哪怕就算是自己的事情被暴露了,自己也有一個穩如泰山之地保命。

    未雨綢繆。

    各處都在加班加點的趕工。

    就連縣的店鋪,也開始準備上貨了。

    就如此時。

    李沖元的那間店鋪內,正在依著他的設計裝修著。

    而不遠處,長孫皇後的三間店鋪內的掌櫃,卻是站在店鋪外,對著李沖元的店鋪指指點點的。

    “李縣伯這是要做什麼?這酒樓不像酒樓,雜貨鋪不像雜貨鋪,難道這是要售賣胭脂水粉。”

    “誰知道呢,不過從這布局來看,到像是你說的。”

    “我看啊,你們都太小看這位李縣伯了,你們可有想過,迎賓樓可是出自他之手,就他好財的性子,又怎麼可能只售賣女子所用的物事。”

    正待這三位掌櫃的說話之際。

    向七卻是押送著一批洗發膏,從工坊往著縣這邊而來。

    向七。

    工坊的管事。

    老夫人能把此人往著工坊放,說明此人絕對是一個辦事的好手。

    而李沖元對于向七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從工坊莊子的購買,到建設。

    再到洗發膏材料的收購,再到制作等等一切事物。

    可謂是安排的井井有條。

    ......

    傍晚時分。

    終于是得到了解放的婉兒,再一次的帶著小紅,去收購小娃們捕捉到的知了了。

    好半天之後。

    收購結束。

    “小紅,你趕緊把這些提進庫房里去,一會叫喬管事過來給我算賬。”當收購一結束,婉兒發話了。

    今天。

    收獲不錯。

    至少比起前兩日來,要好上不少。

    村中的小娃,今日也算是掙了不少,雖說到現在還記著賬。

    至于售賣到婉兒這里的知了,他們到也不擔心婉兒不給錢。

    真要是婉兒不給錢了,他們肯定會找到李沖元的。

    牽牛回家。

    到田地里趕鴨鵝回家。

    這是小娃們接下來要干的事情。

    好在各家的小娃不少,大的帶著小的,一個牽牛,幾個趕著家禽。

    可就在此時。

    田間地頭,卻是傳來了小娃們的悲呼聲,以及哭喊聲。

    “我家的鴨,我家的鵝,嗚嗚嗚嗚....爹,娘,.....”

    誰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婉兒見眾村中小娃,哇哇大哭的奔回來,著實不明,“二妞,你怎麼了?你們怎麼都哭了?”

    “小娘子,我家的鴨和鵝死了,死了好多好多,沒有一只活的,嗚嗚,我爹娘肯定會打死我的。”二妞哭天喊地的,回了一句話,趕緊跑去牛首山邊去通知自家的爹娘去了。

    如此情況。

    不止二妞。

    可以說整個村中的小娃,皆是如此了。

    當然。

    除了一人不是這般,其他的小娃,沒有一個不是這般的。

    而此人就是小瘋子了。

    此時的小瘋子,正趕著自己的那二十只大白鵝,往家中走呢。

    不對,是十九只。

    牛首山腳下,眾幫工們,以及眾村民們,正在領著自家人的餅子,打著一些綠豆湯,準備回家。

    當他們見到村中小娃們的哭天搶地般的往著他們奔來時,眾人的腦中,開始閃動著不明,以及不解來。

    “怎麼了,怎麼了,二娃,你哭啥?”

    “二妞,這是怎麼了?誰打你了嗎?”

    “小水,你到是說話啊,你是要急死我了啊。”

    眾小娃家的大人長輩們,趕緊拉住自家的小娃。

    可是。

    小娃們怕被挨揍,卻是不敢回應自家大人的話,只會放聲嚎哭。

    好半天下來。

    眾小娃在自家長輩大人的安撫與逼問之下,這才道出了實情來。

    “什麼!!!全死了!”

    “我家的鴨啊!”

    “我家的鵝啊!”

    隨著消息一出,村莊的村民,開始撒起腳丫子,就往著田間地頭里奔去。

    而眾幫工們也是好奇,紛紛奔了過去。

    當眾人見到田地里一片死鴨和死鵝後,也不知道是哪個婦人受不住了,嗷的一嗓子,放聲大哭。

    “天打雷劈啊,哪個殺千刀的害了我家的鴨子和大鵝啊,......”

    有其一,就必然是有其二了。

    婦人哭,男人也開始流起了淚來。

    小娃們,那更是哭聲不止了。

    “這肯定是誰殺死的,而且用的還是毒藥。”

    “是啊,這麼多的鴨子和大鵝死了,肯定是誰眼紅了,投了毒了。”

    “......”

    當李沖元得聞這個消息後,足足愣了好半天。

    喬甦站在近前,等著李沖元給與的指示,“小郎君,剛才我去看了,田地里,到處都是死鴨和死鵝,肯定是誰下了毒了。”

    “有多少?還有活的嗎?”李沖元急道。

    話一問完後,李沖元就奔出小院,連飯也不做了,直接往著田地頭里跑去。

    喬甦本欲回話,見自家小郎君奔出去的速度實在太快,想回應都來不及了。

    當李沖元一奔到田間地頭之時,一大堆的人員,圍得水泄不通,看著水窪地中的一片死鴨和死鵝。

    村民們見李沖元來了,趕緊走了過來,“小郎君,你得為我們做主啊,我們辛辛苦苦養了近兩個月的鴨子和大鵝,這一轉眼,就全死了啊。”

    “求小郎君為我們做主。”

    “求小郎君抓住凶手,為我們做主。”

    不用猜。

    也不用多想。

    從水窪地里的這片死鴨死鵝,都能猜得出來,這是有人用了毒,把李莊所有的鴨子和大鵝給毒死了。

    而且。

    連水窪地里的一些其他生物,都給毒得全部都翻了肚。

    什麼小魚啊,蟲子啊,田螺啊等等。

    皆是斃了命。

    李沖元一瞧過去,心中就已是有了一個大概的數了。

    李莊有多少鴨和鵝?

    除去分賣給眾幫工家的,留下來的,那也是一個龐大的數量的。

    從眼前的這片死鴨和死鵝一瞧,其數量也是有上萬只的,其中不凡有著剛孵化出來沒多少天的,也有一些半大不小的,更有一些老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唐農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