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369 如果活著,那他現在又在哪里(一更)



    周俊廷一愣,心剎那間涼透了,也空了。

    常平是真的沒想到周俊廷的反應會這麼大,懷里的人瞬時像一口池塘被人用吸泵抽干了一樣綿軟無力,登時,他的心不可遏制地疼了起來。

    “對方是我爸一個故友女兒,我爸逼著我來。我跟那個女的說清楚了,我跟他們說了我有心上人,真的,剛才,你來之前我都跟他們說清楚了。”

    “俊廷,你給我時間,給我機會,讓我先處理這些事情好不好?”

    周俊廷緩著頭暈目眩,冷靜地說道,“那你先處理這些事,處理完之後再來找我。”

    “你什麼意思?”常平驚問道。

    “我說的不夠明白?”周俊廷說道,“你這樣算什麼?一邊吊著我不放,一邊跟別人相親吃飯?”

    “我說過我和金禾說清楚了,我有心上人,不能答應這門婚事,你個孫子,這樣都不行?”

    常平生硬的語氣逼著周俊廷也豎起了全身的刺,“你說清楚了算個蔥!難保你還會不會有其他的相親對象。等你把這些事都擺平了再來找我,或者,干脆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了。”

    “你再說一遍?”

    常平冰冷的話砸下,周俊廷猶豫了,但很快他又硬下心來,“我說你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了,我們沒結果的,還是……算了吧。”

    常平闔了一下眼楮,緩著異常困難的呼吸,他想起這段時間總是不停地找他和好,求他原諒,但周俊廷就是死活不肯松口,突然覺得有點累了。

    “周俊廷,老子就不值得你努力一下嗎?說算就算了?”常平心灰意冷地問道。

    周俊廷忍著心如刀絞一般的痛意,無力地說道,“我累了,常平,這段時間我吃不下睡不好,連做設計都做不出來了,放過我吧。”

    “……”

    常平突然感覺喉嚨被一塊很尖銳的利物給卡住了,一句話都吐不出來,只有心髒的位置像被人用最鋒利的刀片一刀一刀地劃著。

    就連現在的擁抱都讓他覺得硌得慌。

    巷子外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狹窄的巷子里卻是幽靜得就像是與世隔絕。

    他和周俊廷保持著不到一臂的距離,但誰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沉默到令人窒息。

    也許他們誰都知道,他們的關系就像這條死胡同,走到了盡頭。而往後退,則是一拍兩散的結果。

    “俊廷,沒有其它的辦法了嗎?”常平從來沒有感到這麼無能為力過,這輩子都沒有過。

    周俊廷神情恍惚,嘴角抽動,“常平,太累了,我怕了。”

    猛地,常平抱住了他的肩頭,“我給你一段時間冷靜,等我把我爸媽這邊的問題解決後,我會再來找你的。”

    說完,常平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巷子,徒留下周俊廷一個人,他的拳頭握起,手背上的青筋根根分明。

    黑夜中,一輛邁巴赫駛入私人別墅。

    金禾杰剛把車停穩,還沒開車內頂燈,後排的車門已經被人暴力開啟又重重甩上。

    金柏磊默不作聲,也下了車,拉開了後排的另一邊車門,手搭給正要下車的李靜,“很暗,慢點。”

    李靜借了金柏磊的力,一下車就看向發脾氣的金禾,“這孩子,都怪我,沒有教好她。”

    金柏磊牽著自己妻子往家中走去,“這個怎麼能怪你?常家小兒子也是,早說自己有喜歡的人,也不至于丟這麼大的人。是我事先沒打探清楚,委屈孩子了。”

    “誰能想得到這些?回去吧,我一會兒找聊聊。公司的事夠你忙的了,這些事你就別操心。”

    金柏磊執起妻子的手,輕輕一吻,“靜兒,辛苦你了。”

    李靜嬌羞地低下頭去,連眉梢都繞著溫柔的風情。

    夜深人靜。

    一間豪華的大居室里,清新淡雅的液體香薰充盈著全部的空間。

    美式實木大床上兩個身影背靠著床頭並坐著,緊緊相偎。

    “心情好些了嗎?”安靜的落地燈光中,男人溫柔的嗓音也被蒙上了一層暖色。

    李靜嘆一口氣,似是無奈,“對常家小兒子挺有好感的,誰知道會出這麼一個岔子。”

    “小孩子情竇初開,對第一個要談婚論嫁的異性難免容易動心,再等一段時間興許就想通了。”

    李靜最擔心的倒不是自己的女兒,她仰起頭,“老公,小杰今天說的那個有夫之婦,你也不知道嗎?”

    金柏磊略一沉吟,“我也是今天才听小杰說起,平常也都沒見他和那個女生走得比較近。”

    不知道為什麼,李靜的腦海里總是會無緣無故地躍進來一張熟悉的女人的臉來,說是熟悉,是因為那張臉和自己的太過想象。

    會無端猜測到那個萍水相逢的女孩,不知道是因為她剛好是已婚的身份,還是因為她的丈夫,那個每次見到都會讓她心有點發悶的年輕人。

    “老公,你覺得小杰會像他說的那樣,不會再去想那個女生?”

    金柏磊揉著懷里女人的手,“不會的,小杰又不是小孩,他自己知道輕重。”

    “老公,你們公司那麼多女孩子,還有你生意場上合作對象有沒有可靠的適齡女孩,你給找找。”

    金柏磊一下笑了出來,“這種事急不得,但是我會留心。這種事也要看小杰自己。”

    “孩子還沒大時盼著孩子長大,現在都等他們長大又要愁他們的婚姻大事。”李靜唉聲嘆氣。

    “沒有必要。”金柏磊摟緊李靜,“你看你,什麼時候才能為自己著想?你也要對自己好一點,知道嗎?”

    李靜的思緒突然回到二十多年前,“老公,你說我們的老三,要是還在,現在應該也大學畢業了吧。”

    金柏磊沉默了下來。

    當年李靜生金禾時難產,好在母女平安,但李靜的身體遭到了重創。

    因為有一兒一女了,金柏磊也就不打算再要孩子,誰知兩三年後李靜又意外受孕。

    當時他是堅決反對生下來,但李靜卻舍不得打胎,最後金柏磊也只能由著她。

    可是千算萬算,就在胎兒六個多月時,突然胎停育。又因為死胎稽留在宮腔內無法自然排出,不得不做清宮手術。

    經過這件事以後,李靜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弱。

    一想起這些,金柏磊就後悔不已。說到底,李靜會吃這些苦頭,全都是因為他。

    “有小杰和,我已經很滿足了。”

    李靜靠進金柏磊的懷里,“老三其實很乖,懷他時我一點也不受罪,不像懷小杰和,孕吐反應很強烈。是我太不小心了,如果能早點發現問題,也就不會發生那些事。”

    “不想了,嗯?很晚了,去睡吧。”金柏磊擁著李靜齊齊躺下。

    落地燈被關了,眼前陷入了一片無邊的黑暗。

    世界靜了下來,但李靜的心卻靜不下來。一些本不應該想起的事,卻在時過境遷後像一張張黑白的剪影在她的眼瞼後反復掠過。比如,她的第一個孩子,那個不是她和金柏磊生的孩子。

    其實她的身體變差不是因為生金禾時難產,也不是第三個孩子的胎停育,而是生第一個孩子時。

    懷孕後,她抑郁了很長一段時間。又在生下孩子後不足七天,連月子都不肯坐,就跟隨著金柏磊踏上去他鄉的路,遠離安城。

    隨著三十年的時光流逝,當年那些夢魘一般的恨也漸漸變得面目全非、模糊不堪,但那個孩子,那個被她拋下的孩子,卻總會在午夜夢回時不經意地想起來。

    他應該還活著吧。

    如果活著,那他現在又在哪里?

    ------題外話------

    “一輩子很短,一定要和舒服的人,一起舒心地過。心動真的不是答案,心定才是。”

    ……

    謝謝看文,明天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