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斷作死後我成了白月光 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風聲在一點點加大。

    最初像是遠在天邊的呢喃絮語, 繼而變得密密匝匝,如同春蠶一口口啃食桑葉,磨得耳根發癢。

    到後來愈來愈大,愈來愈響, 好似萬千魑魅魍魎一齊放聲嚎哭, 惹人驚懼非常。

    大漠之中狂風嗚咽不止, 沙丘之下的眾人卻被沉重死寂全然籠罩,只能听見幾個沙匪顫抖著的劇烈喘.息。

    良久, 有人哆嗦著道了句︰“右邊那個,是陸朝吧?”

    “不、不可能!”

    錢三握緊手中染血的長刀, 咬了牙道︰“陸朝早就死了,整個鎮子的人都見過他的尸體……這是個什麼鬼東西!”

    陸朝,應該就是陸晚星兄長的名姓。

    “當心。”

    溫鶴眠輕咳一聲︰“右側那位毫無氣息, 並非人類。”

    “不愧是溫長老, 好眼光。”

    左側以黑紗遮面的男人桀桀怪笑, 嗓子像是被火焰灼燒過一般, 聲線喑啞不堪︰“只可惜長老如今已成了廢人,竟需要小弟子護在旁側, 可憐吶。”

    溫鶴眠眸光微黯,並未做出回應。

    “溫、溫長老?”

    錢三的聲調一下子拔上老高︰“你、您莫非就是玄虛劍派的溫鶴眠老前輩?!我記得您與決明道長乃是莫逆之交——”

    老前輩。

    賀知洲听得嘴角一抽。

    這人是個五大三粗的中年壯漢,溫鶴眠則面容清雋瘦弱,以外表來看,頂多稱得上是“青年”,這會兒卻被錢三誠惶誠恐叫著“老前輩”,無論怎麼看都有些滑稽。

    陸晚星同樣听聞過溫鶴眠的大名, 仍然保持著手捧羅盤的姿勢, 雙眼渾圓地抬頭看他。

    “魔氣纏身, 又攜有仙門獨有的靈氣。”

    溫鶴眠黑眸幽寂,斂去了平日里的溫和笑意,與對方粗冽古怪的嗓音相比,聲線有如甘泉回響︰“不知閣下是何人?”

    什麼靈氣?

    賀知洲茫然凝神,卻只在那人身上感受到巨浪般層層疊疊的魔息。

    男人顯然也沒料到,那樣微弱的氣息竟會被他察覺,聞言先是一愣,隨即爆發出一聲大笑︰“哈哈哈!不愧是你,看來你雖然成了廢物,卻也好歹有那麼點用處。”

    他說著一頓,語氣里諷刺的意味更濃︰“畢竟是享譽整個修真界的天才啊!”

    賀知洲听得惡心,反唇相譏︰“是是是,不像你,一輩子都闖不出個名堂,到頭來人家在玄虛派享福,你卻可憐巴巴蝸居在魔域外頭,連小臉蛋都露不了。說起這個,我還真要感謝你臉上那層黑布,要是沒有它,整個大漠的市容市貌都得因為你下跌好大一截。”

    林潯听得一愣一愣,好在性格比賀知洲靠譜許多,一本正經地扭頭問溫鶴眠︰“師伯,您的意思是……他原本是正道人士,後來入了魔道?”

    陸晚星許是想到什麼,神色一愣。

    她原本是所有人中最不起眼的那一個,瘦瘦小小、修為低微,此時卻面色慘白地上前一步,站在所有人前頭。

    一陣疾風呼嘯而過,黑霧遮掩了日光。

    她仰頭看向沙丘之上的男人,用顫抖不已的聲線一字一頓開口︰“你是不是……”

    賀知洲望著她的背影,不知怎麼,心口居然也開始瘋狂跳動。

    他總有種感覺,似乎某個被埋藏了多年的秘辛,終于要因為陸晚星的這一聲問詢,緩緩揭開其中一角。

    女孩單薄的脊背瑟瑟發抖,陸晚星攥緊衣袖,深深吸入一口氣,念出那個無比陌生、卻也無數次出現在思緒里的名字︰“劉……修遠?”

    “劉修遠?你說當年那場變故里唯一的幸存者?”

    賀知洲一個愣神,滿目盡是困惑︰“他不是早就死了嗎?”

    “修真界里假死脫身的事情還少嗎?都說他重傷死在家里,可有多少人見過他的尸體?”

    陸晚星語氣匆忙,說到後來,已帶了幾分抑制不住的哭腔,抬手指向沙丘上與她兄長一模一樣的男人。

    “看見那個東西了嗎?既然他們能在如今造出那樣的假人,仙魔大戰的時候……怎麼就不可以?!”

    陡然听聞這段話的瞬間,有股力道重重撞擊在胸口。

    不止賀知洲,林潯亦是面色一變︰“你的意思是——”

    對啊。

    無論沙丘上形如傀儡的假人究竟是何物,既然他被做成了陸晚星哥哥的模樣,那是不是就能說明……

    當她哥哥還活著的時候,魔族就已經造出了這種玩意兒?

    ……不會吧。

    如果這樣的話,那豈不是——

    “你、你們看!”

    陸晚星顯出前所未有的激動,渾身戰栗著遞來手中一直握著的羅盤,聲音抖得快要听不清︰“這是我和哥哥的羅盤,臨走前兩人各拿一個,指針所指的方向,就是另一個羅盤所在的地方。”

    羅盤的指針和她的手臂一起劇烈晃動。

    賀知洲明明白白地見到,那根指針,指向著大漠的更深處。

    更為凶險,也更為遙遠的深處。

    “另一個羅盤……在大漠里面。”

    一滴眼淚從她臉頰倉促滑落,陸晚星咬了咬牙,啞聲說︰“那天晚上從大漠里逃回來的人,他身上壓根沒有羅盤。你們能明白嗎?當我面對他的時候……指針一直指在相反的方向。”

    “所以你,”林潯茫然看著她,腦海中萬千思緒堆積成山,在此刻轟地爆開,“所以你才會在這麼多年里,一直不顧安危地往大漠深處走?”

    原來是這樣。

    他一直都在納悶,既然陸晚星能看出他們一行人修為不低,為何還要那樣毫不掩飾地搶走錢袋,在那之後也並未躲藏,仿佛是刻意讓他們找到一樣。

    如果她就是刻意的呢?

    她修為低微,僅憑一人之力絕對無法深入大漠,只能與強大修士結伴同行。

    陸晚星以為他們是前來尋寶的盜物者,便以這個拙劣的方法作為契機,提出能以向導的身份為眾人領路,不成想遭到拒絕,竹籃打水一場空。

    所以她儲物袋里有那麼多價值連城的寶貝,卻執意要一遍又一遍地以身涉險,闖進大漠。

    打從一開始,陸晚星的目的就不是盜物。

    她心里悄悄藏著一個念頭。

    一個天馬行空,說出來只會被旁人嘲笑和戲弄的念頭。

    為了它,陸晚星堅持了十幾年。

    “當年戰事混亂,我听聞劉修遠身受重傷,聲稱要在臨死之際見一見故鄉。”

    溫鶴眠向來平穩的氣息罕見地紛亂不堪,聲線越來越沉︰“沒過多久,就自他家鄉傳來死訊。”

    言下之意,幾乎所有人都沒見過他的尸體。

    那段時日正值最終決戰,無數修士獻身死去,區區一個劉修遠的死亡,似乎成了被淹沒于大海里的浪花一朵,毫不稀奇。

    站立于沙丘上的男人哈哈大笑,怪異的嗓音像在拿刀鋸石頭。

    他仿佛比之前更加得意,略一停頓之後,抬手一把扯下面上蒙著的黑布。

    “你們知不知道,當你成功欺騙了所有人,可興奮和狂喜只有自己知道,什麼人都不能告訴,這種感覺有多痛苦?”

    黑布之下,是一張極其怪異的臉。

    面龐的一半是個白淨青年,另一邊則布滿了大火灼燒過的痕跡,條條疤痕像是攀爬而上的蟲,看上去尤為可怖。

    溫鶴眠眼底終于涌起怒意,沉聲念出他的名字︰“劉修遠。”

    “這麼多年了,我真的好想親眼看看,當你們知道被我耍得團團轉,究竟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他說話時咯咯笑個不停︰“對對對,就是要這種表情!再生氣一點!我可是害死你好友的凶手啊!決明得知被背叛的表情精彩得不得了,那些領路的鎮民也是,明明全都葬身在大漠里,卻不得不背負永遠的罵名,當真好慘好可憐啊!”

    賀知洲听見自己拳頭捏緊時,骨頭傳來的 擦響聲。

    “先向諸位介紹一下,我身旁這位,是魔界的傳統手藝,名叫‘人儡’。”

    劉修遠看上去毫無緊迫感,大大咧咧地解釋︰“看上去和真人一模一樣,對不對?當年我與魔族達成合作,他們為幫我洗清嫌疑,便動用了這個玩意兒,把罪名全部嫁禍在那幾個鎮民身上。說老實話,挺好用,我很滿意。”

    “你他娘的狗東西!不是人!□□大爺!”

    錢三早就听不下去,掄起手里的刀就往沙丘甩,被劉修遠一個側身悠悠躲過,嬉皮笑臉︰“不要這麼激動嘛。”

    “但魔族並未善待你,不是麼?”

    多年舊友殞命于此,溫鶴眠本應暴怒。

    但他只是神情淡漠地與劉修遠對視,身形筆直,白衣破開四周濃郁的暗色。

    只有他自己知道,藏于衣袖下的右手,已在不知不覺中用力攥緊,指尖陷進肉里,溢出滾燙血漬。

    “魔氣如毒,入體之後無異于折磨。”

    溫鶴眠道︰“至于你的臉與聲音,應是中了某種邪毒。以閣下的水平,不至于自己喂自己吃毒藥吧?讓我猜猜,你以為魔族會贈予金銀法寶作為報酬,沒想到只得來一劑劇毒,不得已之下,成了為他們所用的奴僕?”

    許是心事被徹底戳穿,之前得意洋洋的神采陡然消退,劉修遠瞬間變了臉色。

    “你這張嘴有夠討厭。”

    站在沙丘頂端的男人獰笑︰“待我將它撕下來,好好瞧瞧。”

    他話剛說完,四周便有數道人影攢動。

    待賀知洲凝神看去,竟從黑暗里沖出數十個人形傀儡,包括之前沙丘上的那個,同時手握小刀朝這邊猛沖。

    沙匪們紛紛提刀應戰,劉修遠則催動符咒,引來灼灼天火,放聲笑道︰“對付你們,我一人便夠了。一個廢人,一個膽小鬼,一個傻子,我已是元嬰三重,你們怎——”

    剩下的字句還沒來得及出口,就被倉皇吞入腹中。

    賀知洲拔了劍就沖上前來,根本不留一丁點兒念完台詞的時間。一時間劍氣與火光交疊,照亮昏黑大漠。

    陸晚星望向身旁的林潯,喃喃低語︰“我們都會死在這里嗎?”

    她甫一問完,看見後者臉上猶豫的神色,心里便已知曉了答案。

    手里的羅盤用力一晃。

    女孩抬頭迅速瞥一眼劉修遠,握緊羅盤,毫無預兆地向大漠深處狂奔。

    反正橫豎都是死,不如在死掉之前,見一見腦海里根深蒂固的執念。

    更何況……指針搖晃得越來越劇烈,另一個羅盤就在不遠處。

    “陸姑娘!”

    眼下賀知洲與劉修遠的纏斗,顯然才是更為要緊的那一方。

    林潯匆匆叫一聲她的名姓,兩相權衡之下,還是選擇了躍向賀知洲身側,拔劍相助。

    劉修遠說得不錯,他們兩人不是他的對手。

    金丹對元嬰,本就是越級抗衡,更何況劉修遠被魔修渡了魔氣,黑壓壓的氣息混合著火焰打來,能有千鈞力道。

    四周全是雷電火光,林潯躲閃不及,被重重擊中胸口,在威壓之下跌落在地。

    賀知洲比他稍好一些,狀態卻也十分糟糕,想必無法支撐太久;

    溫鶴眠經過多日療養,再輔以寧寧帶回的仙草蘊養神識,已恢復了為數不多的部分修為,然而應對成群的傀儡,還是有些吃力。

    至于陸晚星——

    林潯疼得骨頭都在陣陣發酸,嘴里全是血的味道。腦海里浮現這個名字的剎那,竟听見一道勢如排山倒海的巨響。

    這是什麼聲音?

    他憑借恍惚的意識,躺在地上扭過頭。

    然後在下一刻,瞳孔驟然緊縮。

    在視線可及的遠方,那處連綿起伏的沙丘堆里,一座小丘被轟然推倒,黃沙飛舞,看不清其間具體模樣。

    他凝了神識,在漸漸清晰的視野里,見到小姑娘瘦弱的背影。

    陸晚星正揮動拳頭,一下又一下地,用盡全身力氣打在那座沙丘上。她的雙手盡是血跡,卻一直沒停下。

    于是丘體開始震顫,自上層起依次崩塌。等只剩下十分之一的高度時,她終于不再揮舞拳頭,而是伸出手去,把黃沙一點點往外扒。

    林潯咳出一口血,听見賀知洲倒地的聲音,以及劉修遠的一聲笑。

    沙礫猶如退潮而落的海面,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緩緩下落,他強撐著雙眼看去,在無窮盡的黃沙里,赫然見到一抹白。

    林潯本以為那是錯覺。

    可陸晚星同樣一怔,繼而加快了速度,把沙土拼命扒開。

    首先露出來的,是一具匍匐的骨架。

    然後是第二具,第三具。

    十分奇怪的是,這些早就沒了氣息的人們,于臨死之前竟是牢牢聚作一團,身體一具緊貼著一具,幾乎沒有間隙。

    就好像……是想護住什麼似的。

    陸晚星的動作還在繼續。

    當砂土快要被盡數扒開,從某具骨架之上,似乎有什麼掉落在地。

    林潯看見她低下頭,雙肩止不住地顫抖。

    而在那具骨架之後,被所有人緊緊圍住的,同樣是個已經死去多時的人。

    他跪倒在地,腿骨斷裂,身前的骨骼亦是一片狼藉,然而脊背卻挺得筆直,雙手環在胸前,死死護著某樣東西。

    林潯看清了。

    那是一把通體瑩白,在黑暗中隱隱生光的劍。

    塵封多年的秘密在此刻終于被全部揭開。

    他見到決明與他的誅邪劍。

    “這是我哥哥。”

    陸晚星凝視決明身側的那具骨架許久,忽然轉過身來看向他們,一遍又一遍地,不知道是在對他們,還是在哭著對自己說︰“你們看見了嗎?這是……我哥哥。”

    她已經憑借一個虛無縹緲、毫無根據的念頭,苦苦支撐了太多太多年。

    每當想要放棄的時候,陸晚星都會無端想起,與兄長分別的那個深夜。

    由于父親早逝、娘親體弱多病,早早扛下家中重擔的哥哥,是陸晚星心里最偉大的英雄。

    那天她總覺得心頭發慌,扯著哥哥袖子一動不動,陸朝看著她半晌,忽然輕聲問︰“晚星,還記得爹爹說過什麼嗎?”

    她爹是個說話特酸的書生,與大漠里的剽悍氣質格格不入,經常對兩個孩子講一些文縐縐的話,叫人怎麼也听不懂。

    陸晚星從小就不愛听,後來爹爹為救人過世,便再也沒听到過。

    她那時年紀尚小,早就記不清那一大堆拗口的長句,腦袋里稀里糊涂轉了一圈,最終仰起腦袋,用稚嫩的嗓音應他︰“爹爹說,要做個好人!”

    哥哥當時似乎笑了。

    他笑起來很好看,兩只眼楮溫溫柔柔地彎成月牙形狀,俯身摸摸她腦袋。

    “對。千萬別忘了。”

    在臨別之際,陸朝對她說︰“晚星,要做個好人。”

    然後夜色浸潤少年挺拔的影子,她看著自己心中的英雄逐漸被黑暗吞噬,最終消失不見。

    在很久以後,陸晚星才恍然地想,也許早在離開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大概率不會回來。

    可他還是堅定不移地一步步往前,直至臨死的時候,也沒有忘記向她承諾過的那句話。

    ——當初魔神臨世、決明重傷,以骨架之間的姿勢來看,正是他頭一個拖著瀕死的身體一點點向前,用身體護住誅邪劍。

    緊接著向前的人越來越多,脆弱的血肉之軀築成道道壁壘,讓那把可斬萬魔的長劍,得以留存于世。

    他們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只能通過如此方式,為修士們拼死護下斬殺邪魔的希望。

    只可惜天意作弄,這群慷慨赴死的勇士盡數成了遭人唾棄的罪人,誅邪劍蒙了塵,再未出現于戰場之上。

    “決明和誅邪劍,哦豁。”

    劉修遠咧了嘴,笑得更歡︰“我還納悶他們怎麼不見了蹤影,原來是被埋在這種地方——多謝這位姑娘,若能以他們交差,我往後的日子就有著落了!”

    許是望見陸晚星通紅的雙眼,他嘖嘖嘆了口氣,身側雷火陣陣,一步步往她身旁走。

    “我知道你很傷心,哥哥做了那麼多事,卻被當作十惡不赦的叛徒。我也很難過,只不過……秘密就應該是秘密,今日一過,誰也不會知道,對吧?”

    “我去你娘的!”

    錢三雙眼血紅,面上青筋暴起,掄起拳頭朝劉修遠猛砸︰“這算哪門子秘密,老子在這兒呢!”

    劉修遠哪會在意此等尋常百姓,冷笑間魔氣外溢,毋須多余動作,便將錢三擊飛甚遠。

    他本欲繼續往前。

    然而當錢三倒地之時,卻又有另一道身影向前一步,擋住去路︰“我也看到了。”

    “老子也是!你個烏龜王八蛋,裝什麼裝?陰陽怪氣不講人話,有病!”

    “我也知道!對小姑娘下手算什麼?惡心!”

    “老子○你○○○○○!”

    兩個,三個,四個。

    提著刀的沙匪們一個接一個走上前,擋在骨堆與劉修遠之間,隔斷後者去路,如同一道堅不可摧的城牆。

    “就憑你們?”

    劉修遠嗤笑︰“以卵擊石,不自量力。不止你們,連那群修士也是我的囊中之物——他們這回一共來了多少人?六個還是七個?入了埋伏,全都得死。”

    他開口時指尖一動,幽白雷光形如虛影地向前飛躥,眼看即將擊中一人胸膛,猝不及防間,忽有一道白影即刻襲來。

    兩股力道相撞,皆作煙雲散去。

    那是一道劍光。

    劉修遠不耐煩地皺眉,向劍氣的源頭望去。

    他以為發起這一擊的,會是性子急躁、修為更高一些的賀知洲。

    然而煙塵滾滾,在狂風中站起身來的,卻是那個看上去總是畏畏縮縮的妖修少年。

    他右手握著滴血的劍,左手用力握緊,從指縫里溢出幾縷白光。

    那是一顆圓潤的夜明珠。

    林潯抬手站直,在渾身難忍的劇痛里,抬手拭去唇邊血跡。

    他害怕嗎?

    當然害怕。

    他膽小怯懦、被許多人暗地里嘲笑,說是龍宮里最沒用的廢物。

    但即便是這樣的他,也有想要守護的人和事。

    那些被埋藏在大漠深處的往事,他都見證了。

    那些被曲解和遺忘的犧牲,他都知曉了。

    他想堂堂正正地告訴他們,一切都在被見證。

    那些未曾出口的信念,也絕不會成為秘密。

    哪怕死亡又如何,他……不想再逃避。

    林潯握緊手中長劍,劍鳴嗡響,引得遠處的誅邪劍現出微光。

    劍氣飄然上涌,有如不斷生長的藤蔓途經他全身,龍族少年仿佛听見自己血液流淌的聲音,幾乎是下意識地,左手用力握緊。

    與那些葬身于沙土中的前輩們相比,他身旁並不是一片漆黑。

    無論如何,都有這道光陪著他。

    至于現在。

    是時候輪到他,去救下為他帶來這束光的人了。

    林潯屏息,垂眸,感受體內劍意涌動,充斥每一寸血肉。

    他出劍的速度從未像今天這般快,雪白劍氣將一方天地映得恍如白晝,當長劍揮起、落下,流轉的瑩輝徐徐勾勒。

    白光一點點描繪,昏黑無際的半空中,陡然現出一道鳴嘯而起的影子。

    行如疾電,勢如烈風,四散的威壓引出巨浪排空——

    須臾之間,所有聲息都為之一靜。

    那道遙遠的身形漸漸清晰。

    有沙匪睜大雙眼,聲音止不住地顫抖︰“這是、是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斷作死後我成了白月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