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以理服人 第29章 女王.王子



    “禮肅, 發生什麼事, 警察怎麼找上你了?”朋友們等謝禮肅掛斷電話, 擔心謝禮肅踫了不該踫的東西。

    謝禮肅愣了愣,把手機往桌上一放, 神情顯得有些不耐煩。前段時間金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從此與他再無牽扯,他不想再在朋友面前提起這個女人,顯得自己拿不起放不下。

    離謝禮肅最近的人端起一杯酒,開玩笑道︰“我剛才听你提到什麼前女友, 是不是哪個前女友招惹了是非, 拿你當擋箭牌?”

    “是姓孫的, 姓曹的,還是誰來著?”另外一個朋友嘻嘻哈哈︰“前幾天我還看到有營銷號寫你跟孫姓女藝人的愛情故事, 故事情節有趣,感人至深,唯一的問題就是脫離了人物原形。”

    “那篇文我也看過, 我們謝哥是那種會彎腰給女人系鞋帶的男人嗎,那女藝人找的營銷號還真敢編,你們說是不是?”

    他話音一落,發現其他幾個朋友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是吧,我只是去國外待了兩三年, 老謝竟然性情大改, 變成貼心好男人了?”

    “喝你的酒, 別逼逼。”旁邊有人捂住他的嘴, 往他手里塞了一杯酒。

    謝禮肅是沒給這個女星系過鞋帶,但他給某個女友系過啊。不過想到兩人現在的結局,大家都不好意思提。

    “我懂,我懂。謝哥現在是妻管嚴,咱們做兄弟的,要給他留點面子。”被捂住嘴的人,拉開朋友的手,露出“我明白”的表情︰“來來來,喝酒,喝酒。”

    “喝個屁。”謝禮肅異常煩躁,他拿起外套,起身道︰“你們自己喝,我先回去了。”

    “哎……”看著謝禮肅摔門而走,還有一臉莫名︰“他抽哪門子風?”

    “渣男使盡手段追到高高在上的女神後,無情劈腿,最後慘被女神打臉的故事,你覺得怎麼樣?”其中一人問。

    “還挺解氣。”

    “老謝就是那個渣男。”

    “哎喲我去!”

    還沒到下班時間,趙月直接推開趙九昱辦公室大門,把辭職信拍到他的桌子上︰“我不干了,今晚就飛滬市。”

    “你別胡鬧。”趙九昱看也不看辭職信︰“急著去滬市干什麼?”

    “你管我,你再這樣,大不了腦到爸媽那里。”趙月提著包包,轉身就準備走。

    “等等,是不是翡翡也在滬市?”趙九昱叫住趙月︰“是不是她出了什麼事?”

    妹妹跟金翡從小感情就好,如果不是金翡出了什麼事,妹妹不可能急著往滬市趕。

    “跟你無關。”趙月拉開門,頭也不回道︰“你那麼喜歡管閑事,可以去住海邊,那里比較寬。”

    “月月,別任性。”趙九昱追過去抓住趙月的手腕,不讓她離開︰“到底出了什麼事?”

    趙月懷疑地看著趙九昱︰“哥,你到底想干什麼?”

    趙九昱拿起西裝外套︰“走。”

    “干什麼?”

    “陪你去滬市。”

    “不行!”趙月立刻拒絕︰“再讓你靠近翡翡,我會沒朋友的。”

    “我保證不說任何讓翡翡不高興的話。”趙九昱拉了拉脖頸上的領帶︰“如果翡翡那邊真的有什麼事發生,你一個人過去我不放心。”

    “真的不會說那些讓人討厭的話?”趙月心里清楚,她哥處理事情的能力很出眾,帶上他確實多個助力,但她就怕他一言不合就說些直男癌語言。

    “我保證。”趙九昱嘆氣︰“我讓助理給我們訂最早的航班。”

    “那行吧。”為了金翡的安全,趙月妥協了︰“如果你再說讓人討厭的話,我們的兄妹之情就完了,懂不懂?”

    趙月︰“……”

    他究竟是不是趙月的親哥哥?

    金翡還不知道,自己的好姐妹此刻正打算緊急趕往滬市。她坐在沙發上,看了看時以白,又看了看林文勝︰“要不一起出去吃個飯?”

    “都這種時候了,還有心思吃東西?”林文勝對金翡有了新的認知,這種時候還不忘吃,心態是真的好。

    “師兄,我需要美食壓驚。”金翡的臉上,看到任何的“驚”。

    “你自己去吧。”林文勝沒好氣道︰“我回去整理數據。”

    美食,哪有數據可愛。

    走到門口,林文勝回頭看金翡,別別扭扭地叮囑道︰“在外面注意安全。”

    “謝謝師兄關心。”

    “不是在擔心你,我只是不想教授為你操心。”林文勝不自在地推了推眼鏡,轉身匆匆走開。

    男人啊,就是別扭,還口是心非。

    等金翡跟時以白走出酒店,她看了眼身後跟著的四個便裝保鏢,心情有些微妙,難怪像時以白這麼謹慎的男人,會在她遇到這種事後,還毫不猶豫地陪她一起出來吃飯,原來早就準備好了保鏢。

    “如果他們讓你感到不自在,我盡量讓他們跟得遠一點。”時以白對金翡歉然一笑︰“未經你允許,擅自作決定,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氣。”

    “沒有,我知道你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

    四個保鏢里,兩男兩女,還挺公平。

    “謝謝。”時以白帶著金翡走進生煎包店︰“我以前很少跟女孩子接觸,不知道哪些行為會惹得你不開心,如果你感到不開心了,請直接告訴我,不要有顧慮。”

    金翡笑︰“時先生,你是個很好的男孩子,我一個女人,怎麼可能隨意向你這樣的男孩子發脾氣,更何況你沒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生煎包店的生意很好,服務員的嗓門很大,動作流利,很快就把金翡與時以白點的包子端上了桌。

    四位保鏢坐在另一桌,他們一邊低頭吃包子,一邊假裝隨意地觀察靠近金翡的人。

    這家店的裝修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從客人說話的口音可以判斷,大多都是本地人,甚至有些人跟老板還挺熟。

    “我一開始以為,金小姐會從商。”時以白吃飯的舉止很優雅,他坐在這家充滿煙火氣息的生煎包店,像是仙人誤入了凡塵,有些格格不入,但又不會讓人覺得他是在故作高傲。

    “以後可能沒機會去你的公司上班了。”金翡調侃道︰“讓你失望了。”

    “怎麼會。”時以白放下筷子,擦干淨嘴角︰“金小姐來我的公司,只是幫我一人。你留在陳教授身邊,以後會幫助很多很多的人。與其說失望,不如說是敬仰。”

    學術科研這條路,大多時候是枯燥寂寞的,忙起來有可能為了一個數據,幾天幾夜都不能好好休息。

    “敬金小姐的偉大。”時以白端起一杯茶,朝金翡舉了舉。

    “時先生真會夸人。”金翡端起杯子跟時以白輕輕一踫︰“敬時先生的……了不起?”

    小巧的茶杯輕輕踫在一起,夕陽的余暉穿過窗戶,爬進他們的杯子里,為茶水穿上一層金色的紗衣。

    “時先生上次講的那個小王子故事,後面的結局是什麼?”吃得半飽,金翡想起了時以白昨天講的故事。

    “故事結局已經有了。”時以白低頭喝茶︰“小王子成了合格的國王,成了別人眼中完美偉大的王,住在了漂亮的城堡里。”

    “他的身邊,沒有出現搶他的惡龍,或是喜歡他的公主?”

    “那是屬于王子的故事了。”時以白淺笑︰“沒有惡龍會去招惹國王,也沒有公主會愛上國王,公主是屬于王子的。”

    “媽媽,叔叔講得不對,惡龍喜歡搶的是公主,王子是打走惡龍的人。”旁邊有個小孩奶聲奶氣的抗議這個故事情節。

    “對不起。”孩子媽媽臉頰一紅,為自己孩子偷听鄰桌的話感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的談話。”

    “沒事。”金翡笑了笑,她看著小姑娘,彎著腰與小姑娘平視︰“可是惡龍是個女的,她肯定會搶細皮嫩肉的王子,把他養在自己的洞穴里。”

    “那、那怎麼辦?”小孩覺得這個漂亮姐姐說得也很有到里,惡龍有男的,肯定就有女的。

    “鄰國的女王听說有惡龍作亂,于是帶兵消滅了惡龍,拯救出了王子。”時以白接過話頭,溫柔道︰“王子又有了自由。”

    “最後王子與女王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小孩子被兩個成年人胡編亂造的故事吸引了,孩子媽媽在旁邊默默捂臉。

    時以白笑看金翡一眼︰“沒有。”

    “為什麼?”小孩對這個故事結局很不滿意。

    “因為女王不喜歡王子,王子不能跟女王在一起。”時以白用紙巾折了一只小兔子,放到小孩手里︰“獲救與拯救,並不一定要在一起。”

    小孩的注意力被紙疊小兔子吸引,也不在意女王與王子的故意了,捧著小兔子高興地玩耍起來。

    “你真厲害,居然能用軟綿綿的紙巾疊兔子。”金翡語帶贊嘆,現代社會,這麼心靈手巧的男人已經不多了。

    “不過有句話你說錯了。”金翡眨了眨眼︰“王子跟女王還是能在一起的。”

    時以白夾包子的動作頓住,他抬眸看金翡。

    “比如王子和親,就嫁進女王的後宮了。”金翡想起前世,皇祖母與皇祖父感情極好,後宮再無其他男人。可惜兩人膝下無女,只有她父親一個兒子。無奈之下,父親只好招母親入贅,兩人共同輔政,稱母親為王。

    所以母親與父親的後宮,也是沒其他男人的。

    時以白看了金翡幾秒,輕笑著問︰“若是我故事里的王子到女王的後宮,能得什麼位份?”

    “畢竟是其他國家送來的正經王子,怎麼也要封個皇妃貴妃吧?”金翡認真思考起來︰“這還要看女王宮里有沒有正宮皇後,以及小王子討不討人喜歡。”

    “如果討人喜歡,女王又沒有正宮呢?”

    “沒準就能當個貴妃,如果女王對他是真愛,當正宮皇後也不是沒可能。”金翡拿後宮各種條例推算了一下,得出了最嚴謹的答案︰“一切以女王喜好為主。”

    “如果你是那個女王……”

    “那可不行。”金翡連忙打斷時以白的假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我們老金家沒有三心二意的傳統,如果小王子嫁給我,那我後宮就他一個人了。”

    店里有孩子在哭,有情侶在低聲說笑,還有剛放學的學生,坐在一塊抱怨老師布置的作業太多。

    “我不會輕易讓男人進宮,如果讓他進宮,那就只他一人。”金翡喝了一口豆漿︰“不過都新社會了,哪來的女王與後宮,想太多不好。”

    時以白低聲悶悶的笑,手里端著的茶晃啊晃,金翡擔心茶水會潑到他手背上。

    “你說得對。”時以白看著金翡,眼中的笑意未散︰“就算是女王,也不能有後宮。”

    吃完生煎包,金翡把手揣進外套兜,跟時以白一起到旁邊海邊公園里散步消食。

    這個季節,滬市的夜里只有幾度,海風吹過來時,帶著海水的腥咸與涼意。金翡走了一段路,看了眼身長只穿著西裝的時以白,停下了腳步︰“等等。”

    時以白不解的看她。

    金翡嘆口氣,取下脖子上的圍巾,掛在時以白脖子上,又繞了一個圈,再若無其事地把手揣進大衣兜︰“好了,走吧。”

    圍巾帶著金翡的體溫,以及……淡淡的清香。時以白摸著這條紅艷艷的圍巾,再看酷酷地走在前面的金翡,啞然失笑。

    跟在兩人身後的便衣保鏢心情有些復雜,沒想到老板是這樣的老板,這麼心安理得地用女孩子圍巾,是不是有些……不夠爺們?

    “怎麼不走了?”金翡回頭,見時以白還站在原地,停下腳步等他。

    時以白邁開長長的腿,走到金翡身邊。

    “你是不是想玩那個泡泡機?”金翡指了指不遠處幾個小孩子手里拿著的東西。

    時以白想說自己不喜歡,可是他看到了路燈下,金翡的眼眸閃亮亮,盯著小孩子們手里的泡泡機,充滿著興趣。

    “嗯。”

    “你站在這等我。”金翡大步走向賣泡泡機的小販,沒一會就拿著兩個泡泡機回來。

    “拿去。”分了一個到時以白手里,金翡低頭擺弄著造型可愛的泡泡機︰“怕你一個玩不好意思,我陪你一起。”

    一個有風度的女人,應該完美緩解男孩子的尷尬。

    按了按開關,一串泡泡噴出來。時以白笑︰“謝謝。”

    “不用客氣。”金翡拿著泡泡機玩起來,泡泡噗噗從小狗嘴里吐出來,在燈光下閃爍著七彩的光芒。

    看著女孩臉上的笑,時以白也跟著揚起了嘴角。

    泡泡水用了大半後,金翡把泡泡機隨意拿在手上,對時以白道︰“這泡泡機也沒什麼好玩的。”

    “嗯。”時以白把手伸到她面前︰“我幫你拿著,回酒店再還你。”

    “拿去。”金翡眼角瞟著時以白手里的泡泡機︰“不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兒,扔了也沒關系。”

    “泡泡水還沒用完,扔掉有些浪費。”

    “你說得對,浪費可恥。”金翡把眼神收了回來。

    手機鈴聲響起,時以白臉上笑意小事,四個保鏢都嚴肅起來。

    金翡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我的小姐妹。”

    時以白又恢復了溫潤如玉的模樣。

    “你來了滬市?”金翡沒想到小姐妹這麼講義氣,連忙安撫她的情緒︰“你別擔心,我沒事,現在正跟朋友逛公園……”

    【金翡!你個死丫頭,是不是跟哪個美男在一起玩?有變態在你身邊還跑去逛公園,肩膀上那顆智商超群的腦瓜子進水了?!  】

    電話的吼罵聲,連時以白都听見了。他側了側身,假裝自己什麼都沒听見。

    “別罵,別罵。跟我在一起的人做事非常靠譜,還帶了保鏢在身邊,不會有事的。”金翡捂住手機︰“姐妹,給我留點臉。我是那種為色著迷,不分輕重的女人?”

    等趙月風塵僕僕趕到金翡面前,看著她身邊笑容溫柔的西裝美男,陪她玩著泡泡機,忍不住喊出一種植物的稱呼。

    “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以理服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