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逃婚之後 第108章 108



    “葛老師, 葛老師,你怎麼了?”

    葛靜從嗑得忘我的狀態里抽離出來,對身邊的同事道︰“沒事。”

    同事道︰“前面是郁老師吧,我們過去打個招呼?”

    葛靜端起社畜的標準社交笑容, 說︰“好啊。”

    程湛兮余光看到側前方過來的兩位老師, 把自己揉郁清棠腦袋的手放了下來。

    郁清棠循著她的視線望過去。

    葛靜&同事︰“郁老師, 程老師。”

    郁清棠禮貌回道︰“葛老師,方老師。”

    程湛兮和郁清棠是情侶, 只在郁清棠說話後向二位點點頭,也是全了禮數。

    葛靜問道︰“程老師來送郁老師出差麼?”

    程湛兮笑著否認︰“不是的, 我陪郁老師出差。”

    戴眼鏡的方老師向郁清棠投去羨慕的目光。

    葛靜借著調整挎包肩帶的動作捂了一下自己的心口。

    那她豈不是一周都能近距離嗑糖了?本質資深宅女不想出差的葛靜瞬間覺得自己又行了。

    今天是工作日,上午的候車室相對空曠,方老師想坐在郁清棠旁邊的座位, 葛靜拉著她往一旁走, 起碼空出了四五個座位。

    方老師︰“?”

    葛靜道︰“人家小兩口談戀愛, 我們給她們點私人空間, 不要當電燈泡。”

    方老師笑︰“她們倆天天在一起還不夠啊?”

    葛靜道︰“不興人家恩愛?”

    方老師心想也是,要不出差也陪著呢。

    想想自己三十多年來孤身一人, 倍感淒涼,她將視線投向了面前同樣單身的葛靜老師,開玩笑道︰“葛老師,要不咱們倆搭伙過日子吧?”

    葛靜想也不想,婉拒道︰“我覺得一個人過挺好的。”

    雖然她也幻想甜甜的愛情,但是真要搞對象,她拒絕。

    兩人各自低頭玩手機, 葛靜轉動脖子, 不時往程郁二人那邊看一眼。

    摟了!抱了!親額頭了!親耳朵了!

    啊啊啊啊!

    候車室廣播開始播報她們乘坐的那班高鐵即將檢票, 程湛兮一手牽著郁清棠,另一只手推著行李箱,去檢票口排隊,過閘機走了一段路到達站台。

    問題來了。

    她們倆的票不是一起買的,郁清棠在2號車廂,程湛兮在6號車廂。

    6號車廂的位置比2號近,程湛兮排進隊伍里,郁清棠抓著她的手指不放,望著她的眼神委屈。

    程湛兮也很無奈,柔聲哄道︰“幾個小時就到了,你先從那邊上車。”

    郁清棠不情不願地松手,一步三回頭地去了2號車廂。

    方老師回頭看站在原地的葛老師道︰“你看什麼呢?”

    葛靜笑吟吟︰“沒什麼。”

    動車停穩後,先下後上,有序上車。郁清棠捏著指節,在座椅里坐立難安,車身一啟動,她就霍然站起來,穿過長長的走道,從前往後,疾步邁向6號車廂。

    “麻煩讓一讓。”

    听到熟悉的聲音後郁清棠抬頭,在3號和4號車廂連接的過道遇到了奔她而來的程湛兮。

    程湛兮伸出手。

    郁清棠笑靨如花,把手放進她掌心里。

    兩人相視一笑,手牽著手去了6號車廂——行李箱在那邊。

    待兩人消失在視野里,圍觀群眾里有人開口感嘆道︰“我剛剛以為要求婚呢,激動半天。”

    和她一塊的同伴笑道︰“明明更像是結婚,下一秒就能走紅毯了。”

    走紅毯,不是,走過道的程郁二人回到6號車廂,程湛兮選了靠窗的F,旁邊的座位剛好沒人,郁清棠坐了下來,手依舊牽在程湛兮的手里。

    郁清棠低頭看了眼中間的扶手,她不死心地試了下,是固定的。

    程湛兮見狀一笑,道︰“要不坐我腿上?我抱著你。”

    郁清棠耳根微熱,堅決搖頭。

    大庭廣眾,她向來沒有程湛兮放得開。在外越是克制,在家越是放肆。

    郁清棠安生在座椅里坐下,規規矩矩,幻想著幾個小時抵達後,程湛兮將會對她做的事。

    她昨晚幾乎一夜沒睡,在程湛兮身邊很快就睡著了,腦袋枕在她肩膀上,一直睡到到站,程湛兮叫醒她,中途被偷香數次。

    此次交流學習是互相的,對方學校派了負責人過來接站,搭乘同一班高鐵的泗城一中老師在出站口匯合,對面接待的老師姓劉,是個男老師。劉老師對著名單數啊數,嗯?怎麼多出一個?

    程湛兮主動道︰“我是家屬。”

    劉老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說︰“好的。”

    一行人上了安排的車,先去賓館下榻。

    程湛兮因為不在計劃內,所以安排的葛靜和郁清棠一間,家屬自己解決。

    吃完飯一中老師們直接去學校實地考察,絲毫不耽擱時間。程湛兮回賓館,有條不紊地歸置兩人的行李。

    [郁清棠]︰[喪]

    [程湛兮]︰不哭,晚上想吃什麼

    [郁清棠]︰晚上要和大家一起吃

    [程湛兮]︰我陪你出去吃夜宵,乖

    郁清棠依舊郁郁寡歡,但這些情緒只表露在心里,她面上無波無瀾,听著劉老師給他們介紹學校的基本情況。

    郁清棠不在,程湛兮下午出去逛了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吃的,踩踩點,不時給郁清棠發一張照片過去。

    “郁老師。”

    郁清棠把手機收起來,抬頭看過去。

    一個老師問她︰“听說你在數學教學方面有優秀的經驗,能不能和我們分享一下?”

    郁清棠說︰“好。”

    晚上接風宴,郁清棠看著桌上轉盤精致的菜肴,收在風衣口袋里的指腹在手機機身邊緣撫了撫,眸光多了一絲暖意。

    從事教育行業的女多男少,但領導層卻多為男性。酒過三巡過後,有位男領導大概喝高了,口無遮攔開起過火的玩笑,女老師們都面露尷尬,郁清棠作為席上最漂亮的女教師,自然成了話題的中心,總是被cue到,問到她的感情生活,先前接待的劉老師便笑道︰“郁老師有女朋友了,出差也陪在身邊呢。”

    提問的那個男領導露出了一個在座女士都覺得冒犯的表情,似乎有些惋惜地道︰“女的啊。”

    同性婚姻合法剛三年,男女形勢依舊嚴峻的當下,某些男人還是從骨子里流露出對女性的輕視。哪怕在座的多數都是女性。

    郁清棠再遲鈍,也听得出來他的不以為意。

    她不擅口舌之快,更不屑與人相爭,臉色一沉,便打算直接離席。

    “咚”的響亮一聲,葛靜把杯子重重擱在轉盤玻璃,提高聲音道︰“大清都亡了那麼多年了,怎麼還有人以為家里有皇位要繼承,出門前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郁老師,我和你一起走。”

    兩人毫不遲疑地離開了。

    氣氛一時十分僵硬。

    其他女老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劉老師和一中帶隊的那位男領導連忙打了幾句圓場,還是有兩位女老師先後借口離席。

    晚飯不歡而散。

    葛靜和郁清棠一塊下樓,勸她道︰“郁老師不要為這種人動怒,不值得。”

    可能是葛靜方才替她說話的原因,郁清棠神色緩和,溫聲說︰“我沒有。”

    “沒有就好。”葛靜舒了口氣,視線往前方一掃,驚訝道,“程老師?”

    郁清棠抬起頭。

    程湛兮在酒店的一樓大廳,詫異地朝她們看了過來,起身走近,道︰“這麼快就吃完了?我以為還要一段時間。”

    郁清棠“嗯”聲,淺淺地笑了下。

    葛靜道︰“別提了,席上遇到了個猥瑣又油膩的中年男。”

    程湛兮蹙眉看向郁清棠,郁清棠說︰“沒事。”

    程湛兮看葛靜,葛靜就把具體經過說了。

    程湛兮看郁清棠薄唇微抿,明顯是不想提無關的人,道︰“你們倆沒吃飽吧,我帶你們吃點別的?”

    葛靜推辭︰“你們倆吃吧,我就不……”

    人小情侶二人世界,她去湊什麼熱鬧?

    郁清棠主動開口道︰“葛老師一起吧。”

    葛靜只好卻之不恭。

    顧及有外人在場,這頓飯兩人吃得規矩守禮,只在桌子下面,程湛兮悄悄握著郁清棠的一只手,把玩她細長的手指。

    回到下榻的酒店,葛靜一個人去標間,郁清棠跟著程湛兮回她開的大床房。

    一進屋程湛兮就把郁清棠抱住了,郁清棠抬手掛在她脖子上。

    在沙發接完吻,再談正事。

    “早知道我就該以家屬身份陪你去吃飯。”程湛兮抱她坐在自己腿上,額頭抵著郁清棠的肩膀,懊惱地低聲道。

    “我沒什麼,就是听他瞧不起你,有點生氣。”郁清棠五指輕柔順著她背後的長發。

    “生氣了然後呢?”

    “我就走了。”

    “還生氣嗎?”

    “……有一點。”

    “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人,你就把酒直接淋在他頭上。”

    “啊?”

    “我是說有我在場的情況下。”

    郁清棠莞爾︰“好。”

    郁清棠在她懷里動了動身子,居高臨下地看向程湛兮,氣勢弱得卻仿佛雌伏在她身下。

    程湛兮笑問︰“怎麼了?”

    郁清棠欲言又止。

    程湛兮道︰“不是說好了,想要什麼就和我說嗎?對著我有什麼說不出口的?”

    郁清棠從側坐變成分開坐,面朝著她,聲音很輕,但是很清晰地吐字︰“我還想接吻。”

    話音落地,她的耳朵全紅了。

    程湛兮笑了聲,抬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往下。

    這個姿勢接吻容易擦槍走火,吻著吻著衣服漸漸地不對勁,風衣外套丟在沙發上,襯衣的扣子扯得亂七八糟,平整的布料上抓出褶皺。

    昨晚弄了太多次,現在郁清棠其實不是很想要,她只是在享受程湛兮為她情迷意亂的感覺,也享受這種情和欲交纏的拉扯和纏綿,像飲烈酒,後勁十足。程湛兮和她一樣,所以吻得差不多,扣子又一粒一粒地扣了回來。

    程湛兮撈過郁清棠松軟無力的手,在她手背上親了親,柔聲問︰“累不累?”

    郁清棠柔若無骨地趴在她懷里,貓一樣的細聲︰“累……”

    兩人沒真的做什麼,卻廝磨了許久,身上都濡出一層細細的汗。

    程湛兮指尖掠起她的長發,塞到耳後,溫柔道︰“我幫你洗澡?”

    郁清棠抬起眼簾,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會兒,道︰“好。”

    程湛兮多此一舉地補充︰“只是洗澡,不做什麼。”

    郁清棠又看了她一眼。

    就算她要做什麼,自己也不會拒絕,沒必要解釋。

    程湛兮把郁清棠放沙發里,先把兩人的睡衣裙準備好,浴巾擱浴室外的凳子上。

    她回來牽郁清棠進浴室,郁清棠看起來非常平靜,起碼外表上是這樣的。程湛兮反而緊張得不住深呼吸,握住郁清棠襯衣扣子的手指都在不自覺地顫抖。

    郁清棠貝齒輕咬下唇,視線轉向旁邊的牆壁,熱氣往臉上涌。

    兩件同款只是尺寸有差異的襯衣放在了洗手台上,郁清棠制止程湛兮伸向她腰間的手,難掩羞赧地說︰“我自己來吧。”

    程湛兮嗯了聲,看著她,視線君子地只停留在她臉上。

    郁清棠再次咬唇,小聲道︰“你能不能轉過去?”

    程湛兮應好,轉身背對著她,不禁失笑。

    郁清棠也背過身,的一陣響動,她忍住耳朵的發燙,轉了回來︰“好了。”

    程湛兮先進玻璃浴室開了花灑,熱氣在空氣里彌漫開,制造出水霧,她向外面的郁清棠伸出了手,郁清棠把手放進她掌心里,邁腿走了進去。

    賓館比不上家里,浴室空間小,兩個人輕易轉不開身。

    程湛兮說只給她洗澡就只是給她洗澡,洗面奶在掌心揉搓出綿密泡沫,郁清棠閉著眼楮仰起臉,任由她指腹輕柔地按摩自己的臉。

    再是洗發水,沐浴露。

    程湛兮一手拿著花灑,沖去她身上的泡沫。

    郁清棠看著程湛兮,因為她低著頭,只能看到長長的卷翹睫毛,看不清她的表情。一滴水珠從光潔飽滿的額頭流下,在濃密的睫毛處被攔住,程湛兮眨了眨眼,讓這滴水從睫毛眨落。

    她臉上都是水珠,臉頰被熱氣燻得淡淡紅潤。

    郁清棠看她看得入了迷,沒注意這個澡快洗完了,她忽然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僵滯,腿不自覺地發軟,手及時扶住了程湛兮的肩膀。

    程湛兮在花灑下洗了洗黏膩的手指。

    郁清棠的臉已經紅得不成樣子,輕微地喘著氣。

    浴室里確實沒做什麼,程湛兮讓她站在門口的吸水地墊上,給她擦干身體,穿上睡衣,最後才輪到她自己。

    郁清棠握住她的手腕。

    程湛兮抬眸,目光有些深晦︰“怎麼了?”

    郁清棠無意識地咽了咽喉嚨,說︰“我想再洗一次。”

    ……

    再出來已經是半小時以後了。

    郁清棠是被抱出來的,身上包著浴巾,周身皮膚盈著飽含水汽的淡粉。

    她兩只手圈住程湛兮的脖子,眼眸輕闔,眼尾灼紅,心口起伏,沉浸在方才的余韻里。

    程湛兮用毛巾墊著她腦後的濕發,扯開了她的浴巾。

    漫長的第二次結束,郁清棠直接昏睡了過去。

    程湛兮摸她的長發,居然干了一半了,她笑了聲,指尖摸了摸郁清棠秀氣的眉毛,再到鼻子、嘴巴,她的五官很精致,無論拆開還是組合都挑不出瑕疵,程湛兮指尖流連忘返,險些忘記時間。

    她下床拿吹風機給郁清棠吹頭發,郁清棠睡著了,手在旁邊不自覺地探啊探,什麼都探不到,她蹙起了好看的眉頭,越來越深,似乎下一秒就會醒。

    程湛兮三下五除二解決戰斗,把她從床沿抱回床中央,躺在她身邊。

    于是下一次,郁清棠終于觸踫到熟悉的體溫,熟練地鑽了進去,氣息變得均勻綿長,眉頭也舒展開來。

    程湛兮關了燈,低頭吻了吻女人的額頭,一起陷入了夢鄉。

    出差的日子因為有程湛兮的陪伴過得很快,郁清棠白天和同事參觀學校、交流經驗,晚上和程湛兮一塊出去吃晚餐或者夜宵,回來以後總結白天的心得或者和程湛兮聊會天,夜里相擁而眠。

    周三中午返程,回到泗城離晚飯點已經很近了,兩人干脆在外邊吃了再回家。

    “晚上有工作嗎?”上行的電梯里只有她們兩個人,程湛兮看著顯示屏的數字,意有所指地問道。

    郁清棠反問︰“你想我有工作還是沒有工作?”

    程湛兮驚訝地揚了揚眉。

    她視線轉向郁清棠,看見她紅紅的耳朵,了然地笑笑。

    程湛兮尾音上揚︰“反正我沒有。”

    郁清棠眼楮眨也不眨地看著轎壁,語氣里有清淺的笑,道︰“那我也沒有吧。”

    住在酒店和在林溪家的房子一樣,隔音不好。第二天晚上郁清棠用筆記本寫完文檔,兩個人剛打算干點什麼,隔壁的動靜先起來了,一男一女,大刀闊斧,聲勢浩大。

    程湛兮想都不想,伸手捂住了郁清棠的耳朵。

    郁清棠︰“……”

    郁清棠看著程湛兮逐漸尷尬的神色,秀眉輕蹙,也蓋住了程湛兮的耳朵。

    響動持續了很久,兩個人只好戴著靜音耳塞,在被窩里用手機聊天。

    [郁清棠]︰我昨晚……

    [程湛兮]︰沒有她聲音大

    [郁清棠]︰這算是安慰嗎?

    [程湛兮]︰[苦笑.jpg]

    [郁清棠]︰[自閉了.jpg]

    [程湛兮]︰是我大意了

    之後兩人就克制起來,做這種事,偶爾忍耐是一種刺激,但一味的忍耐就是敗興了,所以出差的後幾天都沒做。每天同床共枕的熱戀期情侶,強行壓抑了這麼些日子,回來還不得肆意放縱。

    郁清棠進了浴室,程湛兮在外面耐心仔細地修指甲。

    她中途走了好幾次神,郁清棠洗完出來了也沒發覺,直到她蹲在程湛兮面前,看著她骨節分明的手指,似乎有些好奇。

    “你怎麼剪得這麼短?”

    程湛兮不答,用磨得圓潤光滑的指甲刮了一下她的手背,問她︰“疼嗎?”

    郁清棠搖頭︰“不疼。”

    “那就好。”程湛兮捏捏她的臉,放下指甲刀,笑道,“我去洗澡。”

    浴室里的水聲響了一陣,郁清棠突然臉色爆紅,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她剛剛才明白程湛兮的指甲是怎麼回事!

    她終于要對自己動手了嗎?!

    郁清棠沒有系統了解過這方面的知識,她唯一的知識來源都是第一次和程湛兮的實踐,所以她知道是要動手的,只是她作為承受的一方,程湛兮一直不對她動手,她也不好意思問她為什麼,現在這樣也很舒服。

    郁清棠坐在單人沙發里,看著上面安靜擺放的指甲刀,腦海里一幅幅畫面和聲音具現出來,紅著臉把指甲刀收進了抽屜,並了並腿坐好,閉上眼楮等待。

    浴室里。

    溫熱水流順著勻稱光滑的後背沖擊而下,程湛兮仰起頭,將濕潤的長發撥到身後,抬起手臂,清洗身前。浴室里水霧彌漫,在玻璃上勾勒出女人窈窕有致的身影。

    程湛兮抬腳邁出浴室,擦干後穿上暗金色的絲質薄款睡袍,一根同色系帶松松垮垮地挽在腰間,一字型鎖骨鍍著冷潤的光,胸口頸間白皙如玉,長發在背後的布料洇出深色,前凸後翹,十分顯成熟風情。

    她對著鏡子照了照,勾唇笑笑,踏出了衛生間。

    這天晚上她已經期待很久了,雖然來得遲了些,但越是美好的,越值得等待。

    她是一個重視儀式感的人,特定的事情,要做特定的準備,要在特定的地方。比如這件她挑了很久的睡袍,就是其中一環。

    顯然郁清棠不是。

    她還待在程湛兮坐過的單人沙發,轉過來看著程湛兮的眼神里充滿了……茫然。

    茫然?

    程湛兮定楮細看,確實是茫然。

    一種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茫然。

    程湛兮低頭看看自己,第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她不該直接上來推倒自己或者讓自己過去推了她嗎?坐在那一動不動就算了,連口水也不咽一下,還不如穿海綿寶寶的睡衣呢。

    過了十好幾秒的時間,沙發里的石像開口了,聲音充滿了難以置信︰“程湛兮?”

    似乎剛認出來面前的女人就是她的戀人。

    程湛兮︰“……”

    郁•不解風情•清棠起身繞開沙發走過來,漆黑瞳仁里映出程湛兮清晰的身影,來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你怎麼穿成這樣?”

    程湛兮咬著牙說︰“你覺得呢?”

    郁清棠︰“?”

    程湛兮循循善誘︰“你就不想對我做點什麼?”

    郁清棠眼神里出現熟悉的茫然。

    良久,在程湛兮幽怨的目光下,她慢慢伸出了雙手,握住了女人睡袍的系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逃婚之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