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主角攻受怎麼為我打起來了 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黎松韻差點沒認出焦簡, 焦簡今天的嶄新裝扮將他身上的頹靡之氣清掃一空,濃郁的煙草味被一股奶糖味香水代替。

    黎松韻趁直播鏡頭對準唐白試吃時,壓低聲音問焦簡︰“你怎麼噴奶糖味的香水?”

    焦簡遲疑了一會兒,小聲回他︰“我看你的朋友圈說奶糖味的信息素很好聞。”

    他的朋友圈有這麼說過嗎?

    黎松韻陷入沉思, 思索了許久, 突然想起他很久之前確實發過類似的言論, 不過是十多年前了吧,那個時候唐白剛分化為omega, 江幼雯帶唐白測了信息素的味道,是甜甜的奶糖味。

    以往唐家都是給唐白穿alpha的衣服, 那次性別分化完成,他陪江幼雯一起挑omega童裝。

    小時候的唐白很可愛,穿上蕾絲邊小洋裝後更是可愛到讓人的心都化了, 他抱著小唐白, 小唐白這個時候剛完成分化, 情緒一激動就會散發出信息素, 是甜甜的奶糖味。

    “黎叔叔,大家是不是都不喜歡我的信息素呀?”小唐白將臉埋進他的懷里, 小手和小貓爪子那樣攥住他的衣服。

    “為什麼這麼說?”他柔聲問唐白。

    “爺爺、爸爸、媽媽聞到我的信息素,他們都不高興。”

    他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唐白,只能柔聲道︰“但是黎叔叔最喜歡奶糖味的信息素了。”

    這個時候的唐白已經有自己的光腦,會刷朋友圈,那天回家,他特地發了一條朋友圈,再次申明自己真的很喜歡奶糖味的信息素。

    那條朋友圈被小唐白點了贊。

    黎松韻聞了聞焦簡身上人工奶糖香精的味道, 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不過這味道比煙味好聞得多。

    “雖然還是粉皮果的味道, 但莫名感覺更好吃了呢。”唐白吧唧吧唧把粉紅兔兔機甲吃完,對滿屏“兔兔那麼可愛你怎麼可以吃兔兔”的彈幕回復道︰“下次我教你們怎麼做好吃的兔肉吧。”

    彈幕︰“!”

    唐白吃完了水果,幫黎松韻取出洗淨的草魚,他拍拍小手干脆利落地殺魚,去頭去尾,手起刀落魚肉就被片好。

    黎松韻也加入了片魚片的大隊,他一邊將切下來的魚片修成扇形,一邊解釋道︰“我今天要教大家做的菜叫牡丹魚肉,是一道有名的御膳美食,听起來難度很高,但做法並不難,只需要耐心、細心和熟練度就可以完成,成品高雅美觀,是一道適合招待客人的家常菜。”

    唐白在旁邊跟著點頭,“我也做過古籍類的美食,比如佛跳牆,和牡丹魚片一樣並不難,只是耗時耗力而已,大家要是感興趣的話,我有機會也可以教大家在家做佛跳牆。”

    彈幕︰“......”

    【重新定義了家常菜】

    【你們禮儀學院烹飪系的omega在家都是做這些嗎?!新的人生目標有了!娶一個禮儀學院的omega做老婆!】

    【不必了,老師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

    雖然有唐白的幫忙,但處理魚片的過程依然比較長,除了修建魚片形狀,還需要用手按壓魚片,或者是工具敲打魚片,使其松散方便定型。

    黎松韻在腌制魚片的時候會抽空回答彈幕的問題,比如有彈幕問“顧圖南喜歡吃什麼”。

    賣兒子這種事情對黎松韻來說沒有什麼心理負擔,他回答︰“以前小南對食物沒有特別偏好,現在他偶爾會買一些甜點回家,像馬卡龍之類的。”

    顧圖南小時候都不怎麼吃甜食。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喜歡上吃甜食了。

    此時的焦簡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處理公務,他想早點解決完手頭上的工作,然後就可以幫黎松韻打下手了。

    正在這時,焦簡听到了門鈴聲。

    是黎松韻的朋友來慶祝黎松韻搬家嗎?

    焦簡站起身,走到房門前,他通過貓眼看到了一雙灰藍色的眼楮。

    顧圖南?

    听黎松韻說顧圖南今晚也會來新家。

    ......等等。

    焦簡眯起了雙眼,看清楚了那張和顧圖南肖似卻更成熟冷峻的面容後,原本懶散的神情瞬間警惕了起來,像是雄獅盯著自己地盤的入侵者。

    “顧少將,我記得您已經和黎松韻離婚了,以前夫的身份冒昧打擾松韻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顧勉听到了門上的通訊設備傳來一個alpha懶洋洋的語調,音色和出現在黎松韻直播中的那個alpha一模一樣。

    他在趕來的路上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這個alpha眼熟了,在調出家里的監控視頻時,顧勉看到這個alpha和黎松韻一起並肩走進他們的家門,堂而皇之進了他們的臥室,在黎松韻毫不猶豫將結婚照裁成兩半時,這個alpha還說剪得好。

    說是時候迎接新生活了。

    只不過監控視頻里那個alpha沒有打理,胡渣很重,白色的頭發偏長,稍微遮蓋了眼楮,看起來無精打采,而剛剛在直播中出現的alpha收拾自己後,仿佛年輕了十歲。

    “你是誰?”顧勉站在陌生的房門前,英俊的面容冷厲。

    “我?”那道聲音毫不猶豫道︰“我和哥的關系沒必要向您解釋。”

    顧勉面無表情地再次按響了門鈴,“開門。”

    焦簡並不想開門,但他不清楚顧勉上門是不是經過了黎松韻的同意,也許顧勉上門是要和黎松韻談離婚的事情。

    焦簡不清楚黎松韻對顧勉的態度,黎松韻很少談起自己和顧勉這段婚姻,提及為什麼要離婚,黎松韻說的也是單純地想做自己,似乎與顧勉無關。

    黎松韻從未說過顧勉和顧家的任何不好,他只說自己不夠好,做完美的顧夫人對他的壓力太大。

    連裁掉結婚照這麼偏激的事情,落在黎松韻嘴邊也只是輕飄飄的一句︰“和舊生活道個別。”

    焦簡在這二十多年里,打听起黎松韻,听到的就是黎松韻和顧勉的完美婚姻,他們生了四個孩子,夫妻恩愛,相敬如賓,黎家在顧家的庇佑下生意越做越大,顧家對黎松韻也很滿意。

    黎松韻看起來過得很幸福。

    幸福到他對覺得自己對黎松韻表達愛意是一種打擾。

    門鈴一聲又一聲響個不停,黎松韻擦了擦手,以為是江幼雯來了,他連圍裙都沒有解,就快步向房門口走去。

    自動跟蹤的直播球追著黎松韻飛了出來,和黎松韻一起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焦簡仿佛做壞事被抓包般飛速打開家門,門外站著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屋內光線明亮,顧勉站在門外的陰影中,深邃的眼眸牢牢盯著他,說話時低沉的嗓音帶著顧勉式的強硬和利落,“黎松韻,我們回家。”

    看到顧勉後,黎松韻臉上的笑意一點一點消失了,他在這一刻似乎想了很多,又好像什麼也沒想。

    顧勉能找到這里他並不意外,顧勉這麼厲害,有什麼是顧勉辦不到的?

    那麼高高在上的俯視態度,他說了什麼對顧勉來說根本不重要吧。

    “顧勉,我在做直播。”他說。

    他在做直播,他在滿懷希望開啟一段嶄新的生活,一段沒有顧家的生活。

    他希望他可以安安靜靜從顧家走出去,他可以什麼都不要,如果小風更想留在顧家的話,那麼甚至是撫養權他都可以放棄。

    他已經退讓到了極致,他想不出自己還可以怎麼退讓了。

    英挺長眉下的灰藍眸冷到像是淬了冰,顧勉看著黎松韻,平靜道︰“等你做完直播,我們再一起回家。”

    夜幕已經降臨,深藍色的天空上高高懸掛著一輪清月,寒霜一般的月光透過窗欞灑落在地面,黎松韻系著圍裙,他的臉上沾了一點面粉,他的視線直直地望著顧勉,看著那個從始至終都傲慢又自負的alpha。

    他已經很累了。

    黎松韻張了張嘴,他努力打起精神,用平和的語氣說︰“不了,我做完直播就在這個房間里睡下,你回去吧。”

    長長的睫羽在眼下投下一片陰影,顧勉雙眸晦暗不明地看著和黎松韻站在一起的焦簡。

    他們站得很近,都沐浴在暖黃色的燈光下,而他卻站在門外,好像一個突兀的闖入者。

    這個alpha和黎松韻是什麼關系?

    為什麼黎松韻要突然和他離婚?為什麼黎松韻會和這個人一起踏進他們的婚房?為什麼黎松韻能對這個人笑得那麼燦爛?

    又是為什麼,他此刻的心好似被毒蛇啃噬,被毒液侵蝕。

    他維持了很久很久的理智在這一刻無聲地瓦解,崖柏味的信息素失控地從顧勉體內擴散,這是因為情緒波動過大提前來臨的易感期。

    門外站著的alpha大步闖了進來,沾滿污垢的軍靴踩在了純白的羊絨地毯上,他以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按住了黎松韻的肩膀。

    濃郁的信息素席卷了黎松韻,氣勢磅礡,不容抗拒。

    在和顧勉結合前,黎松韻一直以為這樣的alpha是冰雪味的,或是鐵蚳的,像個刀槍不入的機器。

    但其實並不是,沉郁的柏木味中夾雜著一絲薄荷香,不甜,也不苦澀,是寒涼里的溫柔。

    據說崖柏氣味特殊,即使干枯百年也不會受到蚊蟲侵擾。

    就像顧勉這個人,哪怕相處百年,也不會在這個人的心上留下任何痕跡。

    黎松韻的身體不自覺微微顫抖,這樣的信息素支配了他整整二十六年,極高的匹配度,源自于本能的臣服,讓他幾乎無法忤逆顧勉。

    “你在做什麼?!”焦簡上前想要分開顧勉。

    顧勉抬起頭,看向焦簡的眼神仿佛結了冰、淬了毒,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眼神,意味著這個alpha隨時在失控的邊緣。

    焦簡不敢輕易挑戰顧勉此刻岌岌可危的理智,易感期的alpha獸性大于理智,如果只是他和顧勉面對面,他不會懼顧勉分毫,但這個時候顧勉牢牢禁錮住了黎松韻,一旦顧勉徹底失控,第一個受傷的絕對是黎松韻。

    在焦簡投鼠忌器時,顧勉低下頭注視著黎松韻,他的嗓子忽然啞了下去,“......他是誰?”

    黎松韻與顧勉對視,只是一個呼吸間,黎松韻便看起來似乎完全脫離了高匹配信息素的影響,他的語氣平靜到了極點,沒有一絲軟弱的顫抖,“他是我的弟弟。”

    “我們十幾歲就認識了,你不知道他,是因為你從來沒有關注過我的人生,了解過我的過去,接觸過我的朋友。”垂落在腿側的手緩緩緊握成拳,掌心溢出血跡。

    “顧勉,我也有我的朋友,我的交際圈,我的人生不是僅僅圍繞著顧家、圍繞著你轉。”那雙明亮的紅眸毫無畏懼地直視著他,像冰下燃燒著的火。

    ——“因為我想做黎松韻,而不是任何人的附庸。”

    原來......人真的能在某一個瞬間理解了曾經徹夜未眠也想不明白的東西。

    四目相對間,顧勉的心髒突然刺痛了一下,比看到黎松韻和焦簡在一起還要痛,痛得他快要承受不住。

    仿佛一株拔地參天的樹,多麼大的風雨都無法摧毀,但當蛀蟲一點一點侵蝕樹心,那看似魁梧的樹木只需要輕輕一推,就可以轟然崩塌。

    黎松韻伸出手,緩緩推開了顧勉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掌。

    他用的力氣並不大,可是顧勉的手卻真的一點一點被推開了。

    在觀看人數高達千萬的直播間里,在眾目睽睽之下,黎松韻用溫和到挑不出錯的語氣,對顧勉彬彬有禮道︰“顧勉,你失控了,你應該及時注射抑制劑,不要讓自己的身體受傷。”

    顧勉的易感期時間黎松韻記得很清楚,他將隨身攜帶的alpha抑制劑取了出來,溫柔地放在顧勉掌心。

    抑制劑上沾著黎松韻的血,還有血腥味也無法遮掩的,黎松韻的信息素。

    顧勉握著這支沾滿了黎松韻信息素的抑制劑,好像握住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他那拿槍都不會顫抖的手,突然連著指尖都在發抖。

    “對了,你收到律師函了嗎?”黎松韻輕聲介紹道︰“最快捷的離婚方式是我們協商後簽訂離婚協議,按照法律程序辦理離婚登記,即刻就能取得離婚證,解除我們的婚姻關系。”

    “我希望你能選擇更高效的方法,這樣你也能盡早迎娶新的顧夫人,畢竟易感期時伴侶的撫慰比抑制劑的效果更好。”

    黎松韻體貼地說完後優雅轉身,他繞開了徹底僵在原地的顧勉,一邊往廚房走,一邊對焦簡道︰“小簡,關門,送客。”

    房門砰得一聲關上,沒有人看得見門外的顧勉是什麼表情,更沒有人知道這個時候的顧勉究竟在想什麼。

    在幾秒的死寂後,自動禁言的彈幕瞬間炸開了鍋︰

    【臥槽!我听到了什麼?!黎松韻和顧少將離婚了?!他們不是模範夫夫嗎?!】

    【屮?!意思是黎松韻主動提離婚顧勉卻在糾纏不休?!】

    【為什麼要離婚啊?我不相信愛情了】

    【我的媽!黎松韻是怎麼克服信息素的吸引拒絕顧勉的?!】

    【焦簡是黎松韻的弟弟?這又是什麼關系?】

    【啊啊啊啊啊黎老師您快說您和顧勉發生了什麼!我一個朋友說他再听不到豪門秘辛就要死了!】

    【我就是那個朋友!】

    十分鐘後,#顧勉黎松韻離婚#爬上了星際娛樂八卦榜的熱搜第一,討論度破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主角攻受怎麼為我打起來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