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老婆是花瓶,得寵著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夫妻倆合伙欺負人



    ,最快更新老婆是花瓶,得寵著最新章節!

    徐義的密室趕著把房卡送了過來,徐義結果之後,微微哈腰雙手送到了喬忘棲的面前,並再三強調,“喬先生肯定會喜歡的!”

    盛景淮瞧見情況不妙,急忙伸手拿走了那張房卡並說道,“行了行了,我們收下了,你趕緊滾吧。”

    “那喬先生……”

    “麻利點,趕緊走。”盛景淮出聲趕人,還給了徐義一個眼色。

    徐義總算領會,這才點頭哈腰的退開了。

    席年的車也到了,盛景淮拉著喬忘棲就上車,生怕他爆發。

    到了車上後,盛景淮把玩著手中的房卡說道,“那徐義說得信誓旦旦的樣子,我到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讓他說出你一定會滿意這種話?”

    喬忘棲滿臉森冷,“你喜歡你自己去。”

    “那我就不客氣啦?”盛景淮笑著收下了房卡,還吩咐席年,“麻煩送我到帝國酒店。”

    喬忘棲沒反對,席年便親自將盛景淮送到了帝國酒店。

    盛景淮還當真下了車,並笑得一臉妖孽的跟喬忘棲揮手,“喬爺,你不再考慮考慮?這可是你的福利啊。”

    “滾!”喬忘棲很不客氣的丟下這字,就關上了車窗,揚長而去。

    盛景淮無辜的聳聳肩,“刻板的男人,要不是你有了江羨,我還真懷疑你是不是個真男人。”

    喬忘棲潔身自好的性子,在原京可是出了名的。

    自打成年後接管了喬元山手中的事務,這些年來面臨了各式各樣的誘惑。

    要知道,他可是原京財神爺啊。

    商場上最直接的兩個套路無非就是喜歡錢的給錢,喜歡美色的給美色。

    可這無往不利的兩個招數,在喬忘棲那里愣是沒行得通。

    據說有不少人想方設法不惜花大價錢打听喬忘棲的喜好。

    盛景淮這幫人就時常嘲笑那些人的愚蠢,別說是那些人了,就連他們這些人,和喬忘棲認識這麼多年,也沒見他對什麼人什麼事特別感興趣過。

    不過這個記錄自打江羨出現後就被打破了。

    他拿著房卡頭也不回的進了帝國酒店,花花公子就該有花花公子的樣子。

    自打領證之後,他好像就變得清醒寡欲了,一點都不像他原本的性子,所以今晚就索性浪個夠。

    盛景淮找到房間號之後開門進去,人還沒進去,先把外套脫了丟一邊,然後大搖大擺的往臥室走了去。

    臥室的門是虛掩著的,盛景淮輕輕一推就開了。

    床上躺著一個人,側著身,看不清楚相貌。

    但單從身材的起伏曲線來看,是個身材極好的女人。

    他湊過去打算伸手掀開被子,嘴上那句美人我來了的話還沒說出口,手臂就被控制住。

    下一刻,他整個人一個天旋地轉,被狠狠的頂起來越過床摔在了另一邊的地上。

    啊……

    他的老腰啊!!!

    這結結實實的一摔,差點沒要了他的老命!

    偏偏那女人還抬腳就踩在了他的臉上,微微側頭看了看,隨後楞了一下,“怎麼是你?”

    這熟悉的聲音……

    盛景淮因為吃痛五官都皺在了一起,眯著眼楮看清楚女人的樣子後,差點沒被嚇死過去。

    “嫂,嫂子?”

    江羨松開了他,盛景淮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起來,揉著被摔的地方愁眉苦臉的說道,“嫂子,你下手也太狠了。”

    “我不下手狠一點,就該是你對我下手了。”江羨沒好氣的道。

    盛景淮一陣惡寒,突然覺得自己被摔是應該的,應該的!

    如果是他先下手,可能結果就不只是這一摔了,可能是雙手都沒了。

    他慘兮兮的問道,“嫂子,你怎麼在這里?”

    “這話應該我來問你吧?為什麼是你?徐義那混蛋不是說要把我送給喬忘棲嗎?”江羨氣呼呼的道。

    盛景淮想了想,大概明白了問題所在,急忙說道,“嫂子,徐義是把房卡送給喬忘棲的,可他沒收,是我自告奮勇的收下的,他很潔身自好的。”

    雖然臉上很鎮定,但江羨心里卻是比較滿意的。

    “那你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江羨踢了踢盛景淮命令道,“還有,你不能泄露我也在這里。”

    盛景淮,“……”

    這不是為難嗎?

    夫妻倆合伙欺負人啦!

    有沒有人管一管阿喂?!

    盛景淮認命的給喬忘棲打了電話去,“喬爺,你能回來酒店一趟嗎?”

    “很顯然,不能。”喬忘棲很絕情的道。

    “我這邊有點麻煩……需要你回來解救一下我!”盛景淮開始打感情牌,“好歹我們也是那麼多年的兄弟。”

    “我要回家陪老婆。”

    言外之意,在老婆面前,你們都是個屁!

    盛景淮感覺受到了傷害,索性豁出去的說道,“反正我電話給你打了,你要是不來,肯定會後悔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放完狠話他就掛了電話,怕自己泄露得太多。

    好家伙,好心打電話通知你,還跟他高冷,到時候別後悔!

    哼!

    誰還不是個小公舉了!

    盛景淮挺無辜的跟江羨說,“嫂子,我也不確定喬爺會不會來,等人也挺無聊的,要不來點業余節目?”

    “什麼業余節目?”

    半小時後,兩人面前擺了一桌子的夜宵。

    小龍蝦燒烤啤酒,應有盡有。

    作為一個女藝人,這類夜宵肯定被杜絕。

    江羨都不知道有多久沒吃這些了。

    所以她一邊愧疚一邊又忍不住要擼串。

    “嫂子我跟你說,喬爺這個人啊,是真的特別優秀,您可真有眼光!”

    這一點江羨也非常贊同。

    “我要是有個妹妹啥的,我早就把她塞給喬忘棲了。”

    江羨挑眉,“嗯?”

    盛景淮趕緊搖頭,“不不不,主要是我沒有妹妹。”

    江羨踢了他一腳,問他,“對了,你知道甦同恩嗎?”

    “咳咳咳咳咳……”盛景淮一下子就被嗆到了,反應有點強烈。

    江羨看似漫不經心的剝蝦,不疾不徐的問他,“別激動,我也就隨便問問。”

    盛景淮,“……”

    我信你個鬼!

    他還不了解女人嗎!

    最口是心非了。

    嘴上說著我就隨便問問,實際上特別在意這種事情。

    而且這個問題太危險了,怎麼回答都可能讓他小命不保,所以他生硬的轉移話題,“嫂子,我記得你跟洛星好像是閨蜜對吧?”

    “是啊。”江羨很直接的承認,下一瞬就立馬警告盛景淮,“我告訴你啊,洛星是我的人,你可別打她的注意,不然我弄死你!”

    盛景淮,“……”

    他突然覺得背後有點發涼是怎麼回事?

    如果叫江羨知道,他已經跟洛星領證了,估計他可能要當場暴斃了。

    “我可不敢打她注意,我就是想說,她是我公司的藝人,最近戲約還挺多的。”盛景淮心虛的說道。

    “她那麼優秀,早就該被力捧了!本來我想把她簽約到我公司的,可她不肯,所以才一直留在你們公司,你可得

    對她好點,不然我分分鐘挖牆腳!”江羨三句里面有兩句是在威脅。

    盛景淮表面上點頭,“是是是。”

    心里卻暗戳戳的想,看來得想辦法把洛星的合約給簽死了。

    “對了嫂子,你打算怎麼處理徐義啊?”

    江羨拿起一只小龍蝦,捏著小龍蝦的鉗子比劃了一個手勢。

    盛景淮忽然覺得襠下一涼,下意識的並上了腿,並給江羨豎個大拇指,“是個狠人。”

    這夫妻倆,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個比一個的狠。

    看來喬家,要有一場海嘯了。

    ……

    喬忘棲回到御藍灣,卻發現家中無人。

    他給江羨打電話也沒人接,又把電話打到了紅姐那里。

    紅姐支支吾吾的提了一下帝國酒店的名字,喬忘棲立馬想起了盛景淮的電話,當即就驅車前往帝國酒店。

    時間比江羨預期的早了十分鐘。

    喬忘棲一到酒店,盛景淮就火速開溜,“我想起我家魚還沒喂,我先回家喂魚,就不打擾二位了,下次再約啊。”

    房門一關,喬忘棲便絲毫不掩飾自己心里的焦急,直接過來一把將江羨抱在了懷里。

    江羨還坐著呢,雙手帶著一次性手套,手套上還有油漬,只能張開雙手微微仰著頭被他緊緊抱著。

    “以後不許玩這種危險的游戲了!”男人緊緊的抱了半分鐘後,才略帶警告的說道。

    “雖然是有點危險,不過也讓我看到了你的抗誘惑能力,還是值得的。”江羨不以為意的道。

    要不說他拿這個女人沒辦法呢?

    明明他來的時候是很生氣的,可她一解釋一撒嬌,就什麼都不算了。

    喬忘棲無奈的嘆了口氣,“這種事情你根本不需要考驗我,真心可鑒。”

    “看見啦,所以得獎勵你一下,跟我說說看想要什麼獎勵?”江羨彎著眼楮問道。

    喬忘棲順勢坐下,取了桌上的一次性手套慢慢戴上,並把江羨手上的手套給取下,“我來剝,你先擦擦手。”

    江羨依言做了,卻沒忘記追問,“你還沒跟我說你要什麼獎勵呢。”

    “先把你喂飽,在讓你喂飽我,這就是最好的獎勵。”

    江羨,“……”

    她說的不是這個獎勵啊啊啊啊啊!

    可男人最想要的就是這個獎勵!

    喬忘棲喂她吃蝦,看著她滿足的樣子,心情好了不少,“那個徐義,交給我來處理吧。”

    “啊?合適嗎?”

    “他動了我的女人,就該準備承擔後果。”喬忘棲冷凝的道。

    “可是別人也是為了討好你啊,還把我送給了你,很用心了。”江羨故意說道,“而且你享受著人家開的豪華套房,還要對他下手,會不會太殘忍了?”

    “這就殘忍了?他主意打到你身上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不會有好下場了。”

    這是喬忘棲的底線,不會退讓。

    假如被討好的人不是他,是別人呢?

    所以啊,他決不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必須要殺雞儆猴。

    江羨覺得徐義也是罪有應得,就沒幫他說話了,妥妥的叫給喬忘棲去處理。

    如果喬忘棲手段不夠狠,她還可以補刀的嘛,主要讓喬忘棲自證一下男子氣概,所以江羨非常稱贊的說了一句,“老公,你好棒棒哦。”

    “哪里棒?”

    “哪里都棒!”

    “嗯。”

    “……”

    啊這對話怎麼……怪怪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老婆是花瓶,得寵著”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