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老婆是花瓶,得寵著 第一百二十四章 狠



    ,最快更新老婆是花瓶,得寵著最新章節!

    誰知唐導走過去之後,頓了頓,撲通一聲跪在了江羨面前。

    事情反轉得太快,差點閃了秦粵的小蠻腰。

    連江羨都略感驚訝,這唐導又在玩什麼把戲?

    唐導低著頭,一臉悔恨的道歉,“江小姐對不起,我跟你道歉,請你原諒我!”

    秦粵撓著頭,一臉莫名的看向江羨。

    講真的,她知道羨姐牛逼。

    但……也不至于牛逼成這樣吧?

    要知道這唐導剛剛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啊……

    江羨好整以暇的打量著唐導,似乎也在思索他為何會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唐導卻一個勁的道歉,“江小姐,真的對不起,我不應該為難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誠心跟你道歉,只要你能原諒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那你也去跳吧,我跳了多少遍你就跳多少遍。”

    以為她心軟會答應,那太天真了。

    唐導臉色更加淒慘了,可他不敢反駁,認命的起身脫衣服真準備去跳。

    江羨突然抬手打斷了他的行為。

    唐導以為她會放過自己,在場的人都以為她會放過的。

    然而,江羨卻說,“不用脫衣服就這樣跳吧。”

    唐導,“……”

    秦粵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這麼冷的天,穿厚厚的衣服跳湖水里……

    狠!

    秦粵給江羨豎起大拇指。

    唐導一臉悔恨的往剛剛的水里跳,因為身材壯實又穿著厚厚的衣服,跳進去就像個球一樣,幾番掙扎都爬不上岸,還得靠其他人拉踩上來。

    惠子著急的喊道,“夠了!江羨你可以了!沒必要這樣為難人吧!”

    秦粵听到就不服了,“剛剛羨姐可是穿著裙子跳了八次,怎麼你們導演要金貴一些只跳一次就行?”

    “你別欺人太甚!”惠子紅著眼爭辯。

    “這不叫欺人太甚,這叫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不會用成語建議回去重新學。”

    惠子瞬間就敗下陣來,只能抹眼淚的看著唐導一次次的跳到湖里。

    不遠處,喬忘棲正看著這一幕。

    那比氣候還要寒冷的表情總算緩和了一點,回頭讓席年轉達自己的意思,“告訴李宗泉,封殺這個攝影組,包括那個導演,別再讓他吃這碗飯!”

    “是!”席年立馬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剛剛唐導接到的電話,就是李宗泉打來的。

    李宗泉怎麼也沒想明白,自己公司一個小小的攝影組,為何會得罪喬家那位連原京人都得罪不起的九公子。

    差點沒把他給嚇尿了!

    因害怕公司受牽連,李宗泉趕緊給唐導打電話,讓他無論如何不管用什麼辦法,哪怕是磕頭認錯也要得到江羨的原諒。

    ……

    在唐導跳到第五次的時候,江羨不舒服的搖了搖頭。

    秦粵見狀立馬問道,“羨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們會車子里去吧。”

    “好。”江羨起身剛要往回走,眼前突然一陣發黑,整個人就往前面直直的到了下去。

    秦粵驚慌的叫了一聲,“羨姐……”

    一個身影突然沖了過來,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暈倒的江羨。

    等秦粵定楮一看,原來是喬先生!

    喬忘棲為了接住江羨,沖得有點快,腳下打滑,自己結結實實摔了一跤。

    好再沒摔著江羨,他護住了她,心里才踏實了一點。

    隨後扶

    著她起身,將她直接抱了起來。

    晃晃悠悠中江羨醒了過來,盡管眼皮有些沉重,但看清楚抱著的人時,也驚喜不已,“你怎麼來了?是我出現幻覺了嗎?”

    “你生病了,我帶你去醫院。”喬忘棲看著她紅得有些不正常的臉,擔心的說道。

    江羨突然就委屈起來,“我被欺負了!”

    “我知道。”

    “他們都欺負我,讓我穿著薄薄的裙子跳水,還赤腳,你不知道有多冷,我都快凍死了……”江羨不停的哭訴著。

    喬忘棲愈發心疼了,抱著她的手不由收緊,“你受委屈了。”

    在場的眾人,完全無法把剛才像迫擊炮一樣的江羨和現在那個躲在男人懷里,哭得稀里嘩啦的可憐女人聯系在一起。

    他抬眸看向席年,眼里冰冷刺骨。

    席年立馬領會他的意思,頷首說道,“我會酌情處理的。”

    至于酌情的程度……

    他表示同情。

    喬忘棲帶著江羨離開了現場,直接帶著她去了醫院。

    她生病了,那麼冷的天,那麼冷的湖水,就她這體格,不生病才怪了!

    席年和秦粵留在現場處理後續事件,有喬忘棲的吩咐,席年不敢有半分懈怠。

    不僅親自監督唐導跳水,而且還加了一輪,理由是剛才跳的他沒看到,不算數。

    秦粵發現來了個更狠的,差點沒笑死。

    等唐導跳完兩輪,人也暈過去了,但席年也沒手軟,將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傳達了這次事件的最後處理結果。

    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誰要是走漏了半點風聲,將會以謀殺罪被起訴。

    因為他們今日對江羨的刁難,已經構成謀殺。

    最騷的是,證據還是他們自己拍的。

    那叫一大快人心啊!

    江羨燒得迷迷糊糊的,喬忘棲一直守著她,寸步不離。

    中途席年和秦粵過來,秦粵主動提出幫忙照顧,被喬忘棲拒絕了。

    因為在喬忘棲眼里,誰照顧他都不放心,必須要親力親為。

    江羨的發燒到第二天上午才退了下去,人也清醒了不少。

    她是好了,可醒來卻看到喬忘棲滿臉憔悴,雙眼布滿了紅血絲。

    “你怎麼不休息一下?讓秦粵來照顧我就好了。”江羨有些心疼的道。

    “別人照顧我不放心。”喬忘棲言簡意賅的解釋,並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江羨,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不要逞強,我會擔心,知道嗎?”

    不知為何,從來不知道心虛為何物的江羨,在被他這樣叮囑時,忽然開始心虛起來。

    這麼些年來,她已經固執慣了,做很多事情都是我行我素的,從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考慮。

    可這一次,她忽然覺得自己這樣做不妥,開始因為喬忘棲而有了顧慮。

    雖然不知這種顧慮到底是好是壞,就目前來看,她並不抵觸,反而覺得心里很溫暖。

    她拉著他的手鄭重的點了頭,“好。”

    喬忘棲這才緩緩的舒了口氣。

    緊繃的神經松懈下來,才總算覺得有些疲乏了。

    他已經快兩天兩夜沒休息了,為了過來陪江羨,他本就是加班加點處理工作上的事。

    哪怕在漫長的航程里,也都在處理手上的公事,可一到這邊就接到了江羨在拍攝現場被百般為難的電話,絲毫顧不上休息,一邊查了拍攝團隊的底細,一邊趕往現場。

    到那邊的時候,江羨正跟攝制組的人杠上了,一遍遍的跳著水。

    他沒有第一時間去阻止,是因為他很清楚江羨的性子,知道她在做什麼打算。

    她是個較真的人,更何況作為藝人,理應配合工作。

    要是當時她就那麼撂挑子走人了,必然會被對方借此大作文章。

    所以江羨先配合了一波。

    喬忘棲是強忍著沖動沒有去打斷她的逞強,可看到她病得迷迷糊糊的樣子,就後悔了。

    江羨掀開被子往旁邊坐了坐,拍拍身側的位置邀請他,“反正時間還早,你也上來睡一會兒吧,?我陪你著你。”

    喬忘棲只遲疑了一秒就毫不猶豫的脫衣服上床,安安穩穩的將她抱在懷里睡覺。

    早起的秦粵帶著早餐來探望兩人,一進去就看到這麼一幅畫面,頓時意識到自己有些冒失了,趕緊退了出去,乖乖的在外面的過道上等著兩人醒來。

    席年到的時候,她還等著,並且成功的攔截了正要敲門的席年。

    秦粵說,“他們在休息呢,別打擾了,乖乖等著吧。”

    可席年想到那些工作,稍有猶豫。

    反而是秦粵提醒他,“我覺得你現在進去打擾到兩人,可能會引起他們的不滿。”

    席年只稍稍想了一下就打消了敲門的念頭,也跟著乖乖的等了起來。

    百無聊賴的秦粵拿起手機玩游戲,剛登陸游戲就收到一條好友申請。

    她看了一眼,發現是上次被自己罵的那個王八羔子,便非常果斷的點了拒絕。

    開玩笑,通過好友等挨罵嗎?

    不僅門都沒有!

    連窗戶都不會有!

    然後打開排位開了一局。

    好死不死的是,進入游戲之後她發現那個小王八羔子就在對面的隊伍里!

    他在對面玩的是打野,秦粵玩的是中路法師。

    才一開局,就被小王八羔子給頓了,來了個第一滴血,氣得秦粵當場抱走,直接在公頻里罵了起來。

    【沒事只會躺︰有本事來塔下殺我啊!】

    兩分鐘後,她在自家塔下被對方給秒了。

    秦粵擼起袖子準備大干一場,專門頓對方打野。

    隨後對方被頓到,也氣得在公頻里罵了一句。

    【蘿莉教頭︰草叢婊!你給爺爺等著!】

    于是兩人開始互相針對,誰也不讓誰。

    而且目標非常明確,專業弄死對方。

    哪怕自己隊友殺成了一團,他們也不去參戰,全局都在針對對方。

    最後惹起了眾怒,開始了一團混罵。

    【隊友1號︰兩個**,幫忙舉報吧!】

    【隊友2號︰必須舉報!不參團不配合,氣死BB了!】

    【隊友N號︰有時間在這里BB,還不如出去Solo一局,別來霍霍隊友了!謝謝您呢!】

    隨後秦粵說道,【出去SOLO,不來是孫子!】

    【蘿莉教頭︰好的孫子!】

    【沒事只會躺:你個大**。】

    這一局最後是蘿莉教頭輸了,因為他是對方打野的,沒有認真抓人,所以最後輸了。

    當然,他也被隊友罵慘了。

    結束游戲之後,就直接拉著沒事只會躺開了一局solo。

    進去之後,蘿莉教頭率先挑釁說,“今天你輸了就叫我一聲爺爺!同樣,我輸了叫你一聲爺爺!敢不敢?”

    秦粵回,“可以!別輸了不認賬就行!”

    然後兩人開始打了起來,各自操作著各自的角色開始了新一輪的廝殺。

    就游戲技術方面,兩人還真是不相上下,大多是角色上面有技能互相克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老婆是花瓶,得寵著”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