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老婆是花瓶,得寵著 第一百零一章 江羨是我的



    完事後,喬忘棲揉著發酸的手給江羨打電話,語氣很溫柔,“江小羨,可以探班嗎?”

    “可以啊!”江羨回答得很肯定。

    喬忘棲頓時覺得,自己還是最重要的,正高興呢。

    江羨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你得悄悄的過來,別叫人發現了,你認識我車子吧,找機會去我車子里等我,我拍攝好了就過來。”

    喬忘棲,“……”

    他好像……見不得人?

    雖然很郁悶,但喬忘棲還是去劇組探班了。

    因為他現在很想見到她,想親自把她抱在懷里感受一下,確定她還是屬于自己的,才會安心。

    而且就算他不喜歡偷偷的去找江羨,但他還是按照江羨的吩咐去做了,悄悄的上了她的保姆車。

    等了沒多會兒,江羨趁著沒戲的空檔回來了。

    才剛剛上車,招呼都還沒來得及打,就被喬忘棲一把抱住了。

    那力道,像是在確認什麼異樣。

    江羨有點莫名,“怎麼啦?”

    “沒有。”他斷然不會說自己為何會這樣,只是說道,“就是想抱抱你。”

    江羨又被這男人給萌到了,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因為太可愛了,她忍不住獎勵了一個吻給他。

    只是這個吻到最後就變了質,差點被男人按在車里給強取豪奪了。

    是江羨理智的喊了停,“別咬我脖子啊!我一會還得拍戲呢!”

    喬忘棲憤憤的看著她白皙的脖子,眼底一片炙熱的問,“那你什麼時候不拍戲啊!”

    他已經覬覦她脖子很久了……

    每次都被她給拒絕了,只因為她要去參加活動,要拍廣告,要拍戲,不能有吻痕。

    天知道這對喬忘棲來說是多大的折磨,每天都被她脖子給引誘著,恨不得狠狠的啃上幾口!

    江羨捂著脖子紅著臉說道,“快了快了,這部戲快殺青了。”

    “好。”喬忘棲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等江羨又去拍戲的時候,他給江羨留了言就離開劇組。

    心情不怎麼好的他,總算想起自己還有倆兄弟在江海了,所以在兄弟群里發了個消息。

    喬忘棲,“x會所,出來喝酒,我請。”

    許蕩最快蹦出來,“呀呀呀呀,喬爺你可算活過來了,你要是再不出現,我都打算報人口失蹤了!”

    盛景淮,“一會就到。”

    許蕩急忙說道,“來接我來接我!”

    半小時後,三人在x會所踫頭了。

    許蕩一看到喬忘棲就激動的問,“怎麼樣怎麼樣?我設計的戒指還可以吧!嫂子喜歡不?”

    “還沒給她。”喬忘棲如實說道。

    “不是吧!還沒給?那次雜志拍攝她不是佩戴了嗎?”許蕩非常不能理解的問。

    “但我沒跟她說那是我們的婚戒。”

    許蕩,“……”

    這效率……和喬爺您不匹配啊!

    盛景淮似笑非笑的道,“讓我猜猜,你今天突然想起我們請我們喝酒,是不是因為看到微博的熱搜了?江山c?”

    這話都還沒說完,就收到好幾個喬忘棲射來的眼刀子!

    盛景淮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既然你這麼在意,為什麼不公開呢?”許蕩好奇的問喬忘棲。

    這話又換來盛景淮一個白眼,還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臉,“許蕩你個傻白甜!”

    “我怎麼就傻白甜了!”許蕩不服氣。

    從小打大,他就一直被叫傻白甜,導致他一直想做點什麼事來證明自己不是傻白甜!

    可是……沒x用!

    “喬家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啊,還公開,公開不等于把江羨往火坑里推嗎?”盛景淮沒好氣的解釋。

    許蕩理解了一下這句話之後說,“哦,所以喬爺是火坑對嘛?”

    盛景淮,“……”

    果然是個傻白甜!

    好好許家把他保護得很好,不然怕是被人騙得連褲衩都不剩了。

    喬忘棲一口一口的喝著悶酒,清晰很不好。

    盛景淮試著安慰他說,“圈子里的緋聞,你听听就好,別當真,而且你也要相信自己,相信江羨啊。”

    “我很相信我自己,我也相信江羨。”喬忘棲篤定的道。

    所以盛景淮不能理解的問,“那你怎麼這幅表情?”

    “我只是不相信別的男人!”

    “……”

    盛景淮突然心塞的想起自己那次去御藍灣拜訪時,被喬忘棲趕出門的情形。

    原來他也在別的男人這個範疇里。

    二十多年的兄弟情,原來都是假的!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好好的喝悶酒吧,不管了。

    喬忘棲心情是真不好,喝了不少的酒,沒多會兒就醉了。

    盛景淮叫了叫他,沒等到回答,才幸災樂禍的跑到兄弟群里發消息說,“我和許蕩今天見證了一件大事!”

    在線的都冒泡了,“什麼事?”

    “喬忘棲為情所困喝醉了哈哈哈哈!”

    群里沉默了幾秒後,全都開始哈哈哈起來。

    因為這真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啊!

    ……

    江羨結束工作之後回到保姆車,喬忘棲已經走了。

    她還挺失落的,以為他會等自己下班呢。

    不過她也能理解,畢竟得枯等好幾個小時呢,會很無聊的。

    她給喬忘棲打電話,卻無人接听,這讓她有些困惑。

    難道是在忙?

    或者是睡著了?

    江羨趕緊吩咐司機送自己回家,走到半路的時候接到了盛景淮打來的電話。

    “嫂子,喬忘棲喝醉了在x會所呢,你能來接一下嗎?”

    喝酒?

    喬忘棲居然去喝酒了?

    和他認識這麼久,江羨一直覺得他是個居家型男人,因為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家等自己。

    偶爾出差忙工作除外。

    至于喝酒,還是喝醉,她還真是第一次見。

    江羨急忙吩咐司機送自己到x會所,在盛景淮那里接到了喝醉的喬忘棲。

    其實盛景淮跟許蕩也喝得差不多了,不夠比喬忘棲好一點,他們幫著江羨把喬忘棲扶上了車。

    然後規矩的站在路邊叮囑,“嫂子回去小心點啊。”

    等車子一走,兩人面面相覷幾秒後,又開始大笑起來。

    因為太難得看到喬忘棲的糗事啊!

    在司機的幫助之下,喬忘棲總算躺在了床上,等司機離開後,她才去弄了熱毛巾來想給他擦一擦,好讓他睡得舒適一點。

    可毛巾才剛剛踫到他的臉,喬忘棲就把江羨給扯入懷中,抱得很緊。

    嘴里喃喃的說著一些話,江羨將耳朵湊了上去,才听清他呢喃的那些話。

    他說,“江羨是我的!是我的!”

    男人一直在重復著這句話,明明是無意識的舉動,卻讓江羨一陣觸動。

    不知不覺間,他們在彼此的心中就有了很重的分量。

    重到想擁有,想一輩子擁有。

    以前的江羨,從沒有想過一輩子這種事情。

    哪怕在和喬忘棲拿到結婚證之後,她也沒去想過這件事。

    可這這會兒,她安靜的看著睡著時還緊緊抱著她的男人,突然間覺得能一輩子跟他在一起是一件很好的事。

    或許……該到人生下一個階段了。

    深夜,江羨給顧夢漁女士發了個微信說,“媽,我手上這部電影快殺青了,等我殺青了就回家吃飯!”

    顧夢漁女士是第二天中午才回的消息。

    江羨一看,瞬間覺得母女關系驟降。

    因為她老媽回的消息是,“不好意思我沒空!在旅行呢!自己玩吧你!”

    看看,看看,這讓她怎麼維系母女關系啊!

    平日里要不是她在忙,就是她老媽在旅行,更別提她那忙于擴大商業版圖的老爸了。

    一家三口一年能見到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有錢人的世界,就是這麼樸實無華啊。

    本來還想著帶喬忘棲回去見一見二老呢!

    ……

    臨近年底了,喬忘棲的工作也越來越忙了。

    集團總部那邊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處理呢,可他卻一直留在江海。

    雖然喬家那邊的人覺得這樣挺好,因為對他們而言,喬忘棲不在原京,讓他們少了很多的威脅。

    但喬元山卻十分的想喬忘棲,他是最喜歡自己這個孫子的,逢人就夸逢人就夸。

    再加上喬忘棲能力出眾,讓喬元山在自己那些老朋友面前都能仰著下巴走路,對喬忘棲也就更加喜愛了。

    像喬家這樣的家族,非常注重對孩子的培養,並不像別的有錢家庭那樣慣著寵著。

    百年家族最看重的就是傳承,必須要有能力有魄力能獨當一面扛起整個家族的人,才能繼承家族產業。

    所以作為大家族的繼承人,會被嚴格對待嚴格培養。

    他們從出生就被規劃好了一切,哪個年齡做哪些事情都被精確計算過。

    自由于他們而言,是非常難得的東西。

    好在喬忘棲不負眾望,成為喬家同輩里最優秀的那一個。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被同家族的人所嫉妒。

    拔尖的人,往往會被針對。

    這幾年喬忘棲的實力越來越強,被針對的地方就越來越多了。

    不過喬元山對他是很有信心的,知道他能應對自如。

    上一次他來找自己要字畫的時候說要去見喜歡的姑娘,喬元山就一直惦記著這件事呢,結果久久沒等到回信,就忍不住給喬忘棲打電話,“乖孫,都年底了,你什麼時候帶女朋友來給爺爺看看啊?”

    “不是還有兩個月才過年嗎?不著急的。”

    “你到是不著急,我著急啊!你都去江海小半年了,還沒回來,我能不著急嗎?”

    喬忘棲還是那些說辭,“這邊的市場也很重要,我是來穩定這邊市場的。”

    “就算這樣,也不用你一直在那邊坐鎮啊,早點回原京才是真的,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集團的人都斗成什麼樣子了,再不回來,就要亂成一鍋粥了!”喬元山說得有些憤慨。

    “爺爺,別擔心,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喬忘棲安撫他。

    這一單,喬元山還是很相信自己孫子的,就說道,“那你要記得早點回來,把你喜歡的姑娘也帶回來給爺爺看看,知道吧?”

    “好。”

    掛了電話,喬元山心情好了不少,下樓去吃飯的時候,有人來看望自己。

    是喬忘棲的母親,華瑤瑤華女士。

    ——

    江小羨︰好吧要開始刷新副本了!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老婆是花瓶,得寵著”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