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我成了四爺的外室(清穿) 第158章 第158章︰真相五



    四周響起的尖叫聲, 驚呼聲,不可置信的喃喃聲兒,絡繹不絕的在身側響起。

    宋氏直起身子,那張總是怯懦的臉抬起來, 眼神從左往右看去, 第一次大膽的直視所有人的眼楮。

    這件事發生的實在是太過于意外, 所有人的神情都被無限的放大,有冷漠, 有狐疑,有驚慌失措, 有目瞪口呆。

    卻也有聲色不動的。

    宋氏冷嗤一聲,最後直接將眼神落在葉南鳶的身上。瞧見那雙不露任何感情的眼楮,宋氏開始在反省, 究竟是什麼時候?

    自從懷孕之後, 她便知道府中有人對付她。

    可千算萬算, 卻是沒想到這個人會是葉南鳶。

    只因她是後來的, 之前的事她完全不知情。更是因為,她在這吃人般的貝勒府多年, 見識了人情冷暖,也見識了所有的冷漠殘酷。

    葉格格才入府不過一年,卻是讓她難得的放下幾分心防。

    她防著所有人,只敢信她兩分。明知背後有人對付她,明知自己懷著身孕,所有人中她只敢站在葉南鳶身側。

    卻是沒想到,最後從背後伸出手推她一把的, 也是她。

    宋氏那帶血的眼楮, 直直的盯著葉南鳶看。長街上, 原要飛跑的馬脖子上的韁繩被人用力一拉,馬蹄無措的在原地踏了幾步,緊接著發出一聲嘶吼。

    尖細的馬蹄聲撕破了表面的寧靜。

    李氏第一個回過神來,她手指著宋氏,又指著她身後那染紅了一地的雪。

    剛哭著眼淚還掛在臉頰上,李氏手指著宋氏的肚子,嘴巴哆嗦的合不攏︰“你……你這是小產了?”宋氏那個賤蹄子,什麼時候勾搭上的貝勒爺?

    “ 是,我是小產了。”

    宋氏往日里那一直含胸駝背的身姿站直,腰桿也是挺得筆直的,眾人這才發覺,宋氏的身高也是縴細挺拔的。

    她甚至于生的比大部分人還高。

    那張臉即使是不施粉黛,可卻一樣的清秀動人。

    想當年,內務府的給四阿哥挑選侍寢的宮女,宋氏能在百來號人中脫穎而出,她身材相貌樣樣不輸給眾人,只是她憨熊駝背,低調了這麼久。

    眾人忘了而已。

    廊檐下,四阿哥站在馬車旁,剛剛那匹尖聲撕叫的馬已經被拖走,背後的甦培盛低著頭,藏藍色長褲下的一雙腿,抖動的如同篩糠。

    宋氏的嗓音不大,卻依舊是從上至下飄了過來。

    四阿哥那雙永遠鎮定的眼中有著一瞬間的冰冷,卻是飛快的眨眼之間又消失不見。他轉動手中的玉板子兩下,低著頭吩咐身後的甦培盛︰“去尋個大夫來。”

    ****

    屋子里的氣氛有幾分詭異,大夫都進去許久了,還沒出來。宋氏不喊不鬧的,沒發出半點的動靜。可那血水卻是一盆一盆的往外端。

    李氏坐在椅子上,瞧見這動靜,眼珠子轉了轉。她不太明白,可瞧著這焦著的氣氛,卻也知道自己不該說話。

    簾子撩起的聲音相互撞擊響起,李氏第一個抬起頭。

    那大夫是市井里隨意找的,跪下行禮的時候還跌跌撞撞沒有規矩︰“回貴人,孩……孩子沒了。”

    所有人第一個去看向坐在最前方的四阿哥,特別是李氏,又是難受,又是心酸︰“爺不要難受,孩子日後還會有的。”

    李氏到底是舍不得四阿哥傷心,起身上前想安慰幾句。

    話音剛落下,四阿哥卻是一拳頭砸在了手側的黃花梨木的矮桌上,四阿哥雙手撐著膝蓋,起身面無表情的走出門。

    李氏被這一聲,嚇得膝蓋一軟差點兒昏過去,她扶著丫鬟的手哆哆嗦嗦的︰“爺怎麼這麼大的火?”

    前方,四阿哥剛砸的圓桌‘ 嚓’一聲兒碎成了兩半。

    李氏被這一嚇,回去後又哭濕了兩條帕子。

    “宋氏小產又不是我害的,爺這樣對我做什麼?”李氏委屈的不行,帕子攪在細嫩的手指上,立馬就被勒出了紅痕。

    “我還不是擔心貝勒爺去那時疫之處危險?”她又哭又鬧的,難道真的不知道自己丟臉嗎?

    “何況,爺平日里瞧著對宋氏半點不上心,好家伙,倒是不聲不響的直接讓宋氏懷了身孕。”

    李氏一想到這里,就氣的牙癢癢,滿肚子的酸水。

    “你不知道,爺剛剛那一拳頭不是砸在了那桌面上,反倒是砸在了我心里。”一想到這里,李氏還是想哭。

    扔了手中濕了的帕子,又去換了條新的來。

    “主子,我怎麼覺得這事有點奇怪?”丫鬟在身側皺了皺眉心,忽而道︰“听說貝勒爺直接讓人去搜查了宋格格的院子。”

    宋格格小產分明是白日里人多推推囔囔組成的。

    爺不去查這個,反倒是去查宋格格的院子做什麼?

    丫鬟張了張嘴,心中雖是疑惑卻是不敢說。

    李氏一顆心全部都在貝勒爺身上,听聞之後更是酸的厲害︰“爺對宋氏那個賤人,怎麼就是那麼上心?”

    丫鬟琢磨了一下,到底是不敢說了。

    *****

    西院

    葉南鳶正在用膳,上好的鴿子煨成的湯,小火熬成了奶白色,最是滋補。

    她眼也不眨,低頭喝了兩碗。

    身側,石榴再給她剝蝦,頭也不抬道︰“宋格格還躺在床榻上,人剛醒。”

    葉南鳶拿著勺子的手半點不停,面不改色。

    “院子里的人沒逃出去,被抓了。如今被侍衛壓了出去,丫鬟把什麼都給招了。”葉南鳶放下手中的碗,嘴角微微提起。

    面上滿是冷笑。

    她拿起帕子拭了拭嘴,走到梳妝鏡前,道︰“給我上妝。”鏡子里的人妝容精致,卻是面表情。有些太冷了。

    葉南鳶拿起胭脂在臉頰處微微掃了掃,鏡子里的人眉眼之間柔和了許多,眼尾一垂,立馬就顯出幾分無辜。

    “今晚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葉南鳶剛換好衣裳,甦培盛就來了。

    “宋格格醒了,說是要見葉格格。”甦培盛彎著腰,面色不苟言笑︰“爺讓奴才接葉格格過去。”

    外面的雪還在下著,葉南鳶走出門才發覺甦培盛是帶著轎攆來的。

    府中後院都挨在一起,除了福晉與側福晉有這個資格外,旁人本該是沒有用轎攆的機會的。後來,福晉提倡節儉,自個兒下令將轎攆給停了。

    李氏雖不樂意,但後頭的確是沒人用了。

    這轎攆葉南鳶夜夜坐著去書房,這□□.里光明正大的坐著過去,還是頭一回。

    轎攆停在了西廂房門口,葉南鳶還沒走進屋子,就聞到里面的血腥味。

    這兒燒著地暖,人剛一走進去,渾身就開始暖洋洋的。葉南鳶脫了斗篷,瞧見前方的四阿哥。

    他斜坐在書案前,從她進門開始就盯著她看。

    “宋姐姐醒了?”葉南鳶仰起頭,微微泛紅的眉尾恰到好處的泛起幾分無辜。

    前方,四阿哥十指相握的手緊了緊,下巴微點︰“人在里面,你去吧。”葉南鳶湊在炭盆前烤了烤火,將身上的斗篷掛起來才笑著走進去。

    剛進里屋,就听見外面的開門聲兒。她背著光往外看了一眼,只瞧見四阿哥消失在門口的背影。只一眼後,葉南鳶便收回眼神。

    她踩著花盆底往床榻邊走去。

    “听說宋姐姐要見我。”床榻上,宋氏听見腳步聲,一直撇頭往門口看著。

    粉白色的花盆底上繡著紅梅,葉南鳶踩著毛毯一步一步的朝著她靠近,她依舊還是老樣子,哪怕是冬日穿著薄襖,依舊漂亮的讓人挪不開眼楮。

    許是被外面的風雪吹的,面上帶著些緋紅。

    宋氏一眼不眨的看著她靠近,如往常那般親切,面上也是恰到好處的關心。她忽而就笑了︰“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葉南鳶眨了眨眼,彎腰上前替宋氏拉了拉被褥︰“宋姐姐可別說喪氣話,不過是孩子沒了,什麼死不死的?”

    “你連貝勒爺都騙過了,我上了你的當也不足為奇。”

    宋氏應當是小產的緣故,面上白的厲害是,唇上沒有一絲的血色,整個人仿若是老了十歲。

    葉南鳶將她額間的濕發佛開,面無表情︰“我怎麼會騙貝勒爺?”她笑著坐在宋氏身側,道︰“宋姐姐你是剛流產,想的太多了。”

    “ 屋子里沒人。”

    宋氏掙扎著從床榻上起身,半靠在床榻上,捂著嘴咳嗽了兩聲,對著葉南鳶道︰“你不用對我說謊。”

    “南鳶真的是來看宋姐姐的。”

    葉南鳶搖搖頭,“宋姐姐沒了孩子,南鳶心中也一樣難受。”

    “你似乎從來只叫過我宋姐姐?”宋氏聲音明顯是虛弱了,可那雙眼楮,褪去了軟糯的偽裝卻是尖銳的能夠直擊人心。

    “李側福晉是李姐姐,叫玉貴人是玉姐姐……”宋氏那眼中居然還帶了兩分笑︰“都是有名有姓的,看似親切,實則心里分的比誰都清楚。”

    “一聲姐姐都沒喊過,不知是故意的,還是這個詞在妹妹心里與旁的不同。”

    “姐姐這個詞,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住的。”葉南鳶轉身 ,捧起一側矮桌上放著的碗,里面的藥早就沒了溫度。

    赤金小勺還放在里面,葉南鳶接過攪了攪,低著頭︰“南鳶是獨生,從小就無父無母,不受人喜歡,心中便一直期盼著有個兄弟姐妹。”

    “姐姐不用太溫柔,弟弟也無需太聰慧。”

    赤金小勺子攪和著藥,床榻間漸漸地傳來一股藥香,葉南鳶的語氣悠悠的,像是在回憶︰“若是我姐姐,那定然是個強悍的,有心計,被人欺負了自然就能反手就還回去。”

    “別人打她一巴掌,她就得十倍奉還,讓那些人再也害不了她,自然也中不了那些陰謀詭計,像這樣的性子日後定然是嫁給一普通人,或是直接找個窮困家的男子入贅,過上安穩平淡的一生。”

    說到這里,眼中柔和了許多︰“弟弟更不需要太聰慧,只要健健康康的,春日里在長街打馬,夏日里與人蹴鞠,秋日在山上圍獵……”

    赤金勺子放下來,‘叮’的一聲輕響︰“冬日里,他與我們一起賞雨賞雪。”

    宋氏抬起頭,嘴角哆嗦著,被褥中的雙手止不住的發顫。

    錯了錯了,都錯了。

    江知微不強悍,她太過溫柔,像水一樣任人拿捏。而她弟弟江知寒更是身子不好,因為小時候,下大雪掉入了蓮花池中。

    一雙腿凍得差點兒沒知覺,平日里行走都疼,騎馬,蹴鞠,圍獵統統不行。一到下雨下雪,一雙腿便似有無數的針尖在戳。

    疼的渾身冷汗,更別說是去賞雨賞雪。

    錯了錯了,都錯了!!!宋氏渾身顫抖著,想嘶吼,想尖叫,想去反駁。

    到最後,喉嚨里卻只溢出一句︰“求……求你……”

    “饒他一命……”

    “宋姐姐。”葉南鳶上前,將她顫抖的手放入被褥中,蓋得嚴嚴實實,低頭彎腰的時候頭上的桃花簪子仿若帶著三月里盛開的香。

    縴細的身姿站起來,葉南鳶站的亭亭玉立,沖著床榻上的宋氏笑︰“一命抵一命,一報還一報。”

    “若是做錯了事,該向誰求饒,就向誰求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我成了四爺的外室(清穿)”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