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去地府做大佬蕭石竹鬼母 【1048】兄弟



    沉悶的門軸轉動聲,回蕩在羅酆山山頂的夜風之中。宮門徐徐打開,注視著宮門的輪轉王暫時收起了焦慮。

    敞開一條縫隙的宮門,停了下來。縫隙之中,大步走出了一個個白發蒼蒼的宮奴。

    這個已經滿臉布滿了皺紋的老宮奴,用力大步走到了輪轉王身邊,已經是氣喘吁吁。但也顧不得喘勻了氣,就趕忙對輪轉王說到︰“大王,你現在就進宮,陛下在北陰中天殿上。”。

    “嗯。”輪轉王不等那老宮奴把話全部說完,才听到進宮二字,就邁步向前,快步疾走著朝宮中而去。

    附近的禁軍也听到了老宮奴的話,自然沒有阻攔風一般快步入宮的輪轉王,直接放行,讓輪轉王順利的進入了宮中。

    宮內的巡邏來往禁軍,也得到了命令,對穿行在殿堂樓閣之間的輪轉王,沒有任何的阻攔。

    輪轉王一路暢通無阻,直奔北陰中天殿去。

    夜幕下的北陰中天殿內外,燈火通明,璀璨的燈火,照亮著大殿內外的裝飾和梁柱,還有那些金碧輝煌的磚瓦。

    幾隊禁軍,就站在大殿四周各自的崗位上,持槍挎刀,威風凜凜。

    夜晚的陰風,吹動了這些禁軍頭盔上的黑色盔纓。盔纓在夜風中,隨風揚起。

    來到大殿前的輪轉王,二話不說,登上玉階朝著高築基台上高高在上的北陰中天殿上,大步而去。

    焦慮的輪轉王甚至三步並作兩步,石階也是兩三階一步的登上。走得太快的輪轉王,額上已經大汗淋灕。

    官袍前襟,也有點滴汗水留下的浸濕痕跡。

    陰冷的夜風,並未讓快步疾行的輪轉王感到任何的陰寒。

    很快,輪轉王就來到了大門前,顧不得按規矩稟告行禮,一個邁步跨過了門檻,徑直地朝著大殿內走了進去。

    被夜光珠,鮫人油膏等照明物而完全明亮的大殿,金柱的倒影橫在了大殿的地上。在這些粗壯的黑影之間,大殿的深處,酆都大帝坐在草席上,身前架起的奏案上,堆滿了奏本。

    還未入睡,已經知道了輪轉王要來的酆都大帝,一手持著朱筆,一手翻閱著身前奏案上的奏本。

    氣喘吁吁的輪轉王,來到奏案前,正要跪地行禮。對面的酆都大帝就抬眼一瞥,開口道︰“免了吧,坐下說。”。

    頓了頓聲,酆都大帝又平靜又鎮定的緩緩道︰“天,塌不下來!沒必要如此慌張。”。

    輪轉王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了,連連應聲後定了定神,也整了整衣袍,就在酆都大帝對面席地而坐。

    “九幽國又作妖了嗎?”酆都大帝在輪轉王坐下時,停筆下來,把手中御筆放在了桌案上的筆架上去。

    “是。”點頭一下的輪轉王,喘勻了氣息,也緩緩說到︰“陛下,之前我們為了收購九幽弓的消息不被泄露,臣找了國中很多的商人來替朝廷收購九幽弓一事,你還記得嗎?”。

    合起了一本批閱好奏本的酆都大帝,漫不經心的點頭一下。

    他自然是知道此事的,因為此事就是他和輪轉王合計的。

    鑒于九幽國的情報機構過于的難以對付,又遍布十洲六海各地,如果由北陰朝朝廷親自出面來收購九幽弓,不但容易泄密,而且很容易引起蕭石竹的警覺。

    所以,酆都大帝和輪轉王合計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由和朝廷無關的商人們出面收購,充當中間商。

    然後,北陰朝再在背後暗中從商人手中收購九幽弓。商人收購價是三千瞑金一把的九幽弓,那麼北陰朝就出價三千一百兩瞑金來從商人們手中,把那些九幽弓買過來。

    白賺一百兩瞑金,任何商人都願意做這個事情。當輪轉王私下挑選好商人,找到他們洽談此事時,那些多數都是無利不起早的商人們,想都沒想,也沒有猶豫什麼,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于是,他們這些商人成了北陰朝的專用中間商,開始了大肆收購九幽弓的計劃。

    而蕭石竹起初的對策就是,把能制造九幽弓的鬼們集中起來,批量生產九幽弓賣給這些商人,從中賺取大量的瞑金錢財。

    一切都在按北陰朝的計劃進行著,一切也都按部就班,沒有任何的紕漏和變故。

    九幽國生產了九幽弓,再賣給北陰朝,已經是九幽國國內人盡皆知之事。不少九幽國鬼民都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想要和會做九幽弓的老師傅們拜師學藝,制造九幽弓。

    至于之前從事的行業和生產,也打算因此停滯下來。

    眼看著繼續這麼發展下去,蕭石竹也沒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更多的九幽國鬼民都會放下一切工作,什麼都不干,專門去生產九幽弓出售。

    九幽國的農業工業就會隨之漸漸地崩潰瓦解,而木已成舟時,蕭石竹則無能無力。倒是可以強硬的手段阻止鬼民們不去生產九幽弓,可重金重利的誘  惑下,九幽國一旦強制手段禁制這些事,就會激起民變。

    最終,物價飛漲的九幽國,甚至會連糧食都要靠全部進口采買才能保證國民吃飽。屆時,北陰朝只要斷了九幽國的采購,餓也能把大多數的九幽國鬼們給餓死了。

    直到今日輪轉王接到了手中的情報消息,輪轉王才知道,一切設計都是美好的,前期施行也非常順利如意,但發展到今時今日,卻不盡人意。

    “現在有情報表明,蕭石竹已經想到了破解我們這個計劃的對策。”輪轉王把手中的情報消息奏本,給酆都大帝遞了過去,同時說到︰“蕭石竹已經下令,全國都可以制造九幽弓。但出售只能用三千瞑金等價的物資來買賣。比如猛火油或是青鸞鋼礦石等等,同時也包括不沉木,糧食和豢養的家禽獸魂等等。如有金錢買賣九幽弓,則視為叛國,按九幽律法以叛國罪懲處。”。

    接過了那本奏本翻看一看的酆都大帝,听到這一番話後,眼角肌肉一陣猛然抽搐。

    酆都大帝一直非常平靜的眼中,浮現了驚訝和慌張的神色。

    大殿上燈火通明,這一切神情變化都非常清晰。

    雖然稍作逗留後,這些神色還是漸漸地消散不見了,但酆都大帝顯然是大吃一驚,內心不再是波瀾不驚。

    他合上了奏本,稍加思索後,問到︰“這麼說,我們沒法再用重利和重金,去拖垮九幽國了?”。

    “是的。”泄氣的輪轉王,失望間點頭後,給酆都大帝條理清晰的分析道︰“不僅如此,蕭石竹還借此把我們的存糧和物資,無形中合法合理的,都轉運到了九幽國去了。而且據情報上聲稱,這種不用金銀,只用物資買賣九幽弓的對策,讓我們要暗中崩潰九幽國生產和經濟的計劃功虧一簣,還讓九幽國的倉廩要不了多久,就會越發充盈。九幽國的物價,也會下降,讓他蕭石竹治下的鬼民們生活水平也會跟著提升。蕭石竹太狡猾了,他反將了我們一軍。”。

    “啪”的一聲大響,酆都大帝憤然合上了沒看幾眼的奏本,已經是滿臉鐵青,五官間怒氣騰騰。

    這四周氣溫,隨著他身上殺氣暴漲和疾射而驟降。一道道凌厲的陰風,四散疾射。

    除了蜈蚣珠和夜光珠外,大殿上那些用鮫人油膏點起的長明燈,都在風中燈火搖晃幾下,猛然熄滅。

    原本燈火通明的大殿上,一下子暗了些許。

    如同北陰朝這個計劃的前景一樣,一片昏暗。

    本想借此來拖垮九幽國的經濟和發展,卻被蕭石竹輕而易舉的一招,就把北陰朝的陰謀破解的干干淨淨不說,還借此反過來借力打力,企圖拖垮北陰朝。

    這並不是北陰朝無能,而是他們的對手蕭石竹太強大了。

    酆都大帝平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遇到了對手,一個可怕的對手所帶來的畏懼和不可遏制的憤怒。

    酆都大帝怒不可遏之際,沉聲道︰“輪轉王,那你還不盡快停止收購九幽弓?”。

    這是酆都大帝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怎麼及時止損的對策了。

    “陛下,來不及了。”輪轉王雙唇微微一顫,驚懼的答到︰“所有為我們朝廷做事的商人,少數也交付了一百把九幽弓的定金。而且是按照九幽國如今制定的規則交付的,並未交付金銀貨幣,而是直接把各種各類等價的物資,都運抵了九幽國。一旦違約,那些物資就拿不回來不說,這些商人大多數為了能多賺些中間價,都借了錢,大量購買各種各類物資。半個月內,在朝廷治下境內的多數地區,不少的物資物價都翻了一倍。商人他們手上持有的物資不可能再和當初收購時,一樣的等價再出售了。而這些商人還不知道這個情報,還在大量收購各類物資,毫無節制。”。

    “也就是說,如果不繼續買賣下去,這些商人會因此而虧本,朝廷也會因此不必給他們應付的費用;甚至會讓這些商人陪得家底全無。”頓了一頓的輪轉王,垂頭下去,繼續沮喪的說到︰“當初為了盡快的拖垮九幽國,臣暗中雇佣了一千多個商人啊,這就意味著一千多家朝廷治下的產業和生產工坊,都將會忽然停止計劃,而面臨著產業縮水或是崩潰的危機。到時候,無數的工匠,僕人將會失去生活來源的工作,就該我們激起民變了。”。

    酆都大帝忽地覺得窒息感襲來,眼中閃過了一絲絲絕望。

    “那你說怎麼辦?”無奈的酆都大帝,只能憤恨地咬牙。

    “陛下,完成交易,再終止計劃。”輪轉王是早有對策,在宮門前他就想好了辦法,此時都毫不保留的說了出來︰“這樣雖然我們會損失不小,但終歸不至于元氣大傷,還有時間去恢復,否則的話,忽然就終止了計劃只會讓朝廷被拖垮。而且,最好如數發放之前交易和計劃,也需要如數付給商人的本金和佣金。”。

    听完這番話的酆都大帝,再次咬牙切齒起來;熊熊怒火,在他的雙眼之中燃燒著

    幾點夜燈籠懸停在九幽國中,廣場邊上的高台四周半空之中,有如繁星從天而降一般。

    酒氣彌散的高台四周,載歌載舞。

    高台上的高樓里,巫小灰端著酒爵,卻沒有多喝。他和金累整個晚上,都在熱鬧和喧囂之中沉默寡言。

    而多數時候,他們都是注視著蕭石竹的一舉一動。

    不為其他,只為了保護好蕭石竹的安全。

    雖說今夜進宮之鬼,都是有著嚴格搜查和審核的,但難保會不會有不要命的亡命之徒趁著熱鬧混進來,行刺蕭石竹。

    負責安全工作的金累和巫小灰,自然不敢大意。

    並且,至始至終都未曾露面的林聰,還在宮中禁衛里,安排了玄教教徒,以便隨時可以救駕。

    如今已經開席許久,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喝得微醺的蕭石竹,盡然離席,在美妙的樂聲之中,與翩翩起舞的舞女們一起,跳起舞來。

    對于九幽王蕭石竹來說是如此沒有威嚴之事,在青丘狐王看來是新奇的,蕭石竹是極度昏庸的,還有些荒唐。

    但是在金累和巫小灰看來,這一切卻是危險的。

    他們不得不把蕭石竹看得更緊,同時也隨時隨地的注意著這四周的情況。

    一曲舞畢,還好也沒有發生什麼,巫小灰和金累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樂師們暫時進入了休息,舞女們也退了下去。玩得還不是那麼盡興的蕭石竹,意猶未盡的走回了自己的寶座前,把自己手中的酒爵,再次注滿了美酒。

    然後,他抬起了左手豎起了食指,門口的宮人見狀得令,手持鼓槌,輕輕地敲了敲身邊的小鼓。

    鼓聲響起,台上高樓內外,頓時一片肅靜。以至于同時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的蕭石竹,發出的聲音,都格外清晰明顯。

    他高舉著酒爵,打了個酒嗝,一步一搖的走到了青丘狐王身邊,猛然伸手,一把扼住了青丘狐王的手腕。

    狐王身後的四個護衛頓時緊張了起來,右手無不是迅速握緊了腰間掛著的長刀刀柄,雙目也緊盯著蕭石竹的一舉一動。

    緊接著,蕭石竹拉著狐王站起身來,面向其他的大臣,運起鬼氣,朗聲說到︰“今天,不僅僅是青丘狐王到我國出使的大喜日子,也是鑒證我們兩國和平共處,攜手共進的重要一天。”。

    微醺的蕭石竹,說起話來,都有點大舌頭了,咬字也不是那麼的清晰。

    但是他運起鬼氣而發出的聲響似九霄響雷,傳遍了樓中內外。

    “而青丘狐王的真誠,和對和平的誠意,也令我非常感動。”微微眯眼著的蕭石竹,很是豪爽的說到︰“今日不但鑒證了我們兩國可以長期繼續和平共處,也是本王和青丘狐王,要結為兄弟的大好日子。”。

    蕭石竹的這個忽然決定,沒有絲毫的征兆,來得是那麼的突然,讓在場的所有鬼都微微一愣,包括還被他握著手腕的青丘狐王。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去地府做大佬蕭石竹鬼母”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