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洪荒星辰道 正文 八五六 紅雲



    “封齊國公姜桓為人王!”人道殿中,風紫宸將人道帝璽蓋上了一道詔書上。

    這是封齊國公姜桓為人王的詔書,一旦姜桓接下這道詔書,的人王之位,就算是名正言順了。

    拿起詔書,風紫宸想了想,喚來了人族另一尊人王周穆,以及數位大羅道尊。

    待周穆來到人皇殿,風紫宸把手上的詔書交給了︰“周穆,你去把這封詔書傳給姜桓!”

    畢竟是人王,身份尊貴,應該給予其應有的尊重,要是隨便派個道尊過去宣旨,倒是顯得人道皇庭不太重視這個人王,要是人皇親自過去,有有些興師動眾了。

    所以,風紫宸想了想,讓同為人王的周穆去,正好合適。彼此身份相同,既不會顯得太過興師動眾,也不會表現的太過輕視。

    “臣領旨!”

    周穆接過詔書,便退下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會很忙。畢竟,冊封人王可不是一件小事,不是風紫宸隨便下個詔書就完事的,太廟還要做許多準備。

    比如,操辦人王登基大典,為人王制作相應的冕服,為新任人王建造大殿,準備座駕等等……

    這都是太廟要準備做的事。

    人王與國公,雖然只差了一個等級,可它們之間的待遇,卻是天與地一般。

    國公,只能在自己的國家稱王稱霸,在偌大的中央神州,以及整個人族之中,卻也算不上什麼大人物。

    可人王卻不同,這是整個人族的王,而不是一城一國的王。

    地位,一下子就從諸侯國的掌權者,上升到了整個人族的層面上,成為人族之中的高層,輔助人皇統御整片人族大地,具有一定的決策權。

    人王的一切,也都有人族供應,而不是再由諸侯國供應。

    人王,已經可以說是三界的高層了,便是到了天界,除少數幾位帝君之外,余者見了人王,都是要行禮的。

    太廟籌備了數年的功夫,終于準備好了封王的一切事宜,周穆帶著幾位人族道尊,急匆匆的就往齊國趕去了。

    而此時,風紫宸卻沒空關注這些事了,因為,假太上老君,也就是鴻鈞道祖,已經騎著青牛來到了人皇城。

    想了想,道祖畢竟是位老人家,年紀大了,身為年輕人,應該適當的發揚一下尊老的美德,就算帶頭給眾人做個表率,所以,到了最後,風紫宸還是出城迎接了。

    “見過道祖!”

    人皇城外,風紫宸朝鴻鈞道祖遙遙拱了拱手,算是見過禮了。至于稱鴻鈞道祖為道祖,會不會暴露出的身份,這倒不會。

    道主,道祖,這兩個稱呼其實差不多,外人听了,還以為風紫宸叫鴻鈞道祖為道主,而不是道祖。

    但凡混元大羅金仙,皆可被稱之為道主,稱呼三清為道主,沒有任何的毛病。

    “也見過帝君!”鴻鈞道祖很自然的向風紫宸回了一禮。

    說真的,若非風紫宸早已知曉對面的太上老君,乃是鴻鈞道祖所化,那麼,肯定會認為,對方就是太上老君,而不是別的什麼人假冒的。

    真的太像了,不止是樣貌,還有神態以及氣運,都好似與太上老君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就鴻鈞道祖這本事,去冒充別人,絕對沒人能夠認得出來。要說鴻鈞道祖的破綻,那就只有一個,便是的境界太高了,遠超太清聖人。

    若非如此,風紫宸也認不出的真實身份來。

    “咦?”

    來到鴻鈞道祖身邊之後,風紫宸忍不住輕咦一聲。

    因為,發現,鴻鈞道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唇紅齒白的小道童,約莫五六歲的樣子,模樣與凡俗兒童無異,倒是一頭紅發很是醒目。

    方才,這道童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風紫宸竟是沒發現他,直到走到進前,這才發現他的存在。

    “這孩子是?”

    看著這孩子,風紫宸竟是隱隱感覺到了一種熟悉之感,就好似在什麼地方見過這道童一般。

    微微眯起眼楮,風紫宸忍不住上下打量起這道童來。

    孩子畢竟還小,被風紫宸這個陌生人如此盯著,臉上忍不住露出害怕的神情,悄悄的往鴻鈞道祖的身後躲了躲,避開了風紫宸那灼灼的視線,那道童小聲的朝鴻鈞道祖說道︰

    “師尊,這人是誰啊,目光怎麼這麼嚇人,就好似能放光一般,將人全身上下都看光了。”

    小道童此言一出,倒是弄得風紫宸好不尷尬,以如此逼人的目光盯著一個五歲的頑童,卻是有失妥當。

    不過,這道童的表現,也要風紫宸心中更加確定了他的不凡,若果真是尋常孩童,被如此逼視,早就被嚇暈過去了,哪里還會有這般表現。

    “確實是我失禮了,我在這里給小師傅賠個不是了。”風紫宸倒也干脆,直接向那小道童拱了拱手。

    至于行禮?

    人皇一禮,這小道童還受不起,怕是風紫宸一拜之下,直接就能讓他永世不得超生。氣運反噬的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哈哈!”

    似乎很樂意看到風紫宸吃癟,鴻鈞道祖輕笑一會兒過後,這才對身邊的道童說道︰“這位是天上的勾陳大帝,也是人族至高無上的皇者,更是無比尊貴的大道尊。”

    “統御著天地眾神,以及整個中央神州,還有人族乃至萬族,為三界最頂級的強者。”

    那小道童听了鴻鈞道祖的介紹,震驚的張大嘴巴,呆立不動,半響也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許久之後,他方才擦了擦嘴角滴下的口水,有些心慌的朝鴻鈞道祖問道︰“師尊,師尊,這麼強大,你怎麼不早說,現在我得罪了,會不會怪罪于我?”

    摸了摸這小道童的頭,鴻鈞道祖笑著說道︰“莫怕,你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不是萬族生靈,與這中央神州也沒任何的關系。”

    “你與為師一般,都是方外之人,的權力再大,也管不到你的頭上。”

    聞言,那小道童臉上的苦色不見了,被笑意所取代,就听他一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就听他一臉恍然的笑道︰“哈哈,對呀,小道士我又不是人,也不是神,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管不到我的。”

    “哈哈!”

    說著說著,那小道童笑得愈發的歡快了。

    見他如此,風紫宸忍不住嚇唬他道︰“小道長,寡人雖是管不到你,但寡人修為通天,三界之中能勝過我者,不超過一手之數。”

    “我若是要殺你,只需吹一口氣,哪怕你我隔著一個世界,只要你還在這三界,都能將你擊殺,如此,你怕不怕?”

    “還有,寡人麾下,強者無數。一聲令下,無論是天地眾神,還是洪荒萬族,都要遵從寡人的號令。”

    “如此,只需寡人放出消息,說你得罪了我,那根本無需我出手,你就會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天下之人,莫不視你為仇寇,恨不得將你分尸。”

    “這樣一來,得罪我之後,你怕不怕?”

    倒不是風紫宸要故意嚇唬這小道童,而是已經認出了這小道童的身份。看著他滿頭紅發的樣子,第一時間不就想到了紅嗎?

    紅!

    除了紅雲老祖,還能是誰?

    這個跟在鴻鈞道祖身邊的小道童,赫然便是紅雲老祖。

    不過,卻不是的本體,而是的一縷神念化身,且其所有的記憶,都被鴻鈞道祖所封印,看起來倒是真的與普通的孩童一般無二,如此,方才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被風紫宸這麼一嚇,這小道童臉上的笑容不見了,連忙躲在鴻鈞道祖的身後,朝喊道︰

    “小道不怕,我師尊是傳說中的的聖人,天下有數的高手,有老人家保護我,你根本傷不到我,我是不會怕你的。”

    這時,鴻鈞道祖無奈的笑了笑,朝風紫宸說道︰“帝君,莫要再嚇唬他了,他只是一個孩子罷了。”

    “孩子!”

    “是啊,孩子…”

    “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低聲念叨了兩句,風紫宸朝鴻鈞道祖問道︰“敢問道主,這個小道童叫什麼名字?”

    “我看他頗為的合我的眼緣,想要將其帶在身邊,親自教導一段時間,就算彌補剛才嚇唬他之事了。”

    笑了笑,鴻鈞道祖拉起小紅雲的手,將他放到自己的身邊,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

    “這孩子,叫做紅雲,是貧道的弟子,帝君也莫要打他的主意了,他以後要走的路,貧道都已經為他安排好了,倒是不用帝君費心了。”

    倒是沒想到鴻鈞道祖這麼直接,直接點名了紅雲的身份,倒是讓風紫宸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後。

    過了一會兒,風紫宸方才問道︰“不知道祖帶紅雲來中央神州所謂何事?”

    “中央神州是人族的地盤,紅雲卻是玄門弟子,就算要去也該去東勝神州,而不是來中央神州,老祖帶他來此,莫不是來尋仇的!”

    既然道祖都那麼直接了,那風紫宸也不藏著捏著了,直接開口問道祖帶紅雲來此的目的。

    直接一點好啊,倒是省了打機鋒的功夫,倘若大家都直來直去的,那這世間一定會少很多麻煩。

    鴻鈞道祖又笑了,今天的,特別的愛笑,自來到這里之後,就一直在笑,似乎是踫到了什麼高興的事。

    又或者說,知道自己能笑的機會不多,打算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這合道無數年來,都再未有過的笑容,一次笑個干淨。

    笑了一會兒,鴻鈞道祖開口了︰“帝君莫要激動,貧道此來沒有惡意。”

    “貧道剛才已經說了,紅雲非人非神,也不是萬族生靈,更沒有生在中央神州,與貧道一般,都是方外之人。”

    “與帝君,與人族,沒有一點的關系。”

    听到這里,風紫宸是真的想笑。倒是想紅雲和人族沒有關系,但這可能嗎?

    要知道,紅雲的先天神魔之軀,還被人族神城鎮壓著,以永動機的方式存在,一直為人族鎮族大陣的運轉提供動力。

    還有,紅雲的道場火雲洞,至今還是三皇五帝的隱居之地。

    便是連人族史冊上,對于紫雲道人的記載,都是人族的罪人,與混沌魔神聯手,趁人皇不在,攻入人皇城,為人族之叛徒,洪荒之叛徒,實乃十惡不赦的罪人。

    這樣的紅雲,如何能與人族沒有關系?

    冷笑一陣,風紫宸淡淡的朝鴻鈞道祖說道︰“道祖,你是在開玩笑嗎?紅雲和人族沒關系,這話說出去,誰人會信?還有,您問過西方二聖,問過鎮元子了嗎?您覺得他們會信?”

    這時,鴻鈞道祖終于收斂起了笑容,朝風紫宸認真的說道︰“貧道從來不開玩笑,我說紅雲老祖與人族沒關系,那他們就是沒關系。”

    “火雲洞,那是天道給人族的,紅雲要是有意見,也該去需天道,而不是去尋人族。火雲洞之事,是紅雲與天道的因果,與人族無關。”

    “至于紫雲真人,與混沌魔神勾結試圖擾亂洪荒,實乃洪荒天地的罪人,為天地所不容,被人族鎮壓,永世不得脫困,正是其應得的懲罰。”

    “不過,紫雲道人是紫雲道人,紅雲道人是紅雲道人,二者豈能混為一談?”

    听到這里,風紫宸有點明白鴻鈞道祖的意思了。這是要代紅雲,了結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

    紅雲老祖與人族最大的因果,就是洪荒洞天之首的火雲洞了。人族得了紅雲的道場,便是與結下了不解的因果。

    可此刻,鴻鈞道祖卻說,火雲洞是天道給人族的,就算是有因果,也該是天道來承擔,與人族無關。

    如此一來,人族與紅雲之間最大的因果,便沒了。

    其次,紅雲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就是因紫雲道人而起的了。

    昔日,在西方二聖的插手下,紅雲的一縷先天真靈轉世進人族成為紫雲道人,並試圖爭奪人皇之位。

    只是可惜,到底是西方二聖計差一籌,紅雲反被風紫宸算計,被其以勾結混沌魔神之名,永世鎮壓在人族神城之下。

    鎮壓之仇,折辱之仇,這也是一樁不死不休的因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洪荒星辰道”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