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不可思議的山海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隱居吧老哥



    u載生怕眼前這個人開始推銷他的商品,但好在,昆侖上帝打扮雖然犀利哥了一些,可也能說明他生活簡樸,不注重外在裝飾麼。

    懂了,昆侖上帝是隱居吧老哥。

    說實在的,看看這天之九部也不是什麼荒無人煙的地方,好歹也算是地級市了,基礎設施不差,畜牧場、水源、花圃、烤肉店,應有盡有。

    “您好您好。”

    正當三人不知道該怎麼和對面這位老哥搭話的時候,還是u載勇敢的站出來了!

    我這里有一個土地開發項目,您看要不要投資一下,幫您改造改造這地方,價錢好說,你就回答我那些雜草是不是不死草就行了。

    “唔,確實是你們三個人。”

    “神農氏之裔,赤方氏,u載,你的先祖是不息。”

    “軒轅氏之裔,有虞氏,姚重華,你的先祖是窮蟬。”

    “共工氏之裔,共工氏,修,你的先祖是通荒。”

    昆侖上帝開場並沒有回答u載那些房地產投資事情,而是很神棍的先細細羅列了一下三個人的身世,u載三人都很震驚。

    “這個通荒是誰?”

    “哦,听說是我這一支的祖先。”

    修回應了,通荒是康回的部將,修他們這一脈的先祖就是通荒,後來康回躺尸,部族之中爭斗,直至孔壬當上共工,孔壬就是通荒的五世孫。

    昆侖上帝帶著笑意看著三人︰“已經很多年沒有邀請過外人前來了,自燧人之後,你們是第二批踏上這片土地的人。”

    重華主動詢問︰“那麼這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選擇我們來呢?你要問我們什麼問題?”

    是因為我們長得帥嗎?

    昆侖上帝表示先不急躁,他已經知道下界有很大的變化,希望和你們三個聊聊這些變化帶來的好處和壞處。

    u載很吃驚,表示你足不出戶,宅在山頭上一宅就是三千多年,你怎麼知道外面有大變化?

    昆侖上帝表示,他能窺視遙遠的天地,曾經在夢中被某件事物驚醒,對于我的實力,你不必有所懷疑。

    “我听過你的故事,當然,我的能力雖然很強,但是較為有限,我曾看到遙遠的南方有明亮的光”

    但是u載立刻驚了。

    你也好夢中卜卦?

    這個技能,我們南方好像某個小部落的巫師確實是有的,他能一邊夢游一邊佔卜。

    而昆侖上帝為了直白的展現他的能力,開始用手在水面上撫摸。

    很快,那被稱呼為“瑤池”的小水潭子,里面就傳出了畫面和聲音!

    u載大吃一驚!這什麼北斗系統,實況轉播法術?

    從來沒見過有什麼神靈有這種本事的!

    “這是洪州!”

    “是洪州?”

    一個肯定,一個疑問。

    &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重華和修也都看出來了,這個水潭里出現的地方,明顯就是洪州,修倒是很驚訝,他離開洪州很久了,現在洪州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房子屋舍連綿起來,看起來極其漂亮。大道規整,廠子佐羅有序,高大的建築讓人一眼看過去就驚訝不已,磨坊、學堂,這些重要建築設施都變得很漂亮,唯一不變的是那老油坊。

    老油坊作為政治工作的中心,早已經不承擔榨油的責任,而且一直保持著破舊的樣子,誰也難以想象,作為洪州政治中心的地區,老油坊居然會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並且藏在一堆民房里,看起來極不顯眼。

    洪州的村口,掛在樁子上的大號角,里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大家好,今日播放《孔丘傳說》第三十五回︰書接上回,卻說三首領越過魯部落大首領,專橫擅權,鞭笞民眾為奴隸,私自制造高牆,劃分區域。”

    “孔丘到來進行執事,三首領肆意妄為,孔丘以部落為重,處處忍讓,眼見正要建設起第一個邦國,正是此時,三首領抓了孔丘的民眾,遣去為奴,幫他們修築部落石牆”

    “眼見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孔丘單人裸衣,來至東城,見首領孟孫氏,孔丘拳震石牆,只听得轟然大響,高牆崩成塵埃,孟孫首領遣人擒拿,然孔丘左挈人頭,右挾生虜,一路猛殺,正是猛虎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威不可擋!”

    “單手蓋下,逮住孟孫,吼聲如雷︰‘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言罷單手碎其首級!此時其余二首領引大軍來伐,孔丘提孟孫之頭,怒吼三聲︰我乃孔丘孔仲尼在此,誰敢前來受死!一聲過後,梁父山震,兩聲過後,蒼水倒流,三聲過後,三首領中,季孫氏竟被孔丘霸氣所震,嚇得肝膽碎裂,倒地身亡!”

    昆侖上帝在邊上站著,眉飛色舞的听著轉播,給u載三人都搞得愣了,而且他還在高喊︰“殺的好啊,殺的好,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怎麼能和這些小人一起干活呢,該殺就殺了!”

    “可惜,當年不知道有這樣的猛人,不然一定請他來我這里坐坐!”

    u載三人也討論起來了。

    重華說,這劇本應該是狗阿載你寫的吧?

    修表示,別說,確實听起來挺帶勁的!

    u載立刻大驚,表示自己根本沒寫過這玩意,這是二次創作!

    “哪個人這麼有才,怎麼把這孔丘傳說弄到廣播站里面了?”

    u載猛烈擦汗,而昆侖上帝此時對三人開口,尤其是對u載道︰“下界的事情,就屬你們洪州最為有意思,當然,中原的變化也很巨大,你們三個人,都是開創了新時代的領袖”

    修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啥也沒干,就是和水猴子放了兩把火,還被自己老爹追著砍殺,怎麼現在搖身一變就成新時代領袖了?

    “我實在是愧不敢當啊,天子能治理萬民,百揆能創造發明,我什麼都不會啊,若說治水,也不該是我在這里”

    昆侖上帝則是大手一揮,告訴他,你為新時代確實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並且對西大荒的進步發展,促進西大荒向前邁了一大步!

    你率領共工部落投降了。

    修︰“”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不可思議的山海”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