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謀家 第83章 那點破綻



    第八十三章那點破綻

    四娘回了院子,直接去見了自己的父親雲順謹。將這些事情一一輸了,才不解的問道︰“爹爹,你說祖父是什麼意思。不想叫咱們跟成家太親近嗎?

    雲順謹一愣,沒想到四娘會這麼想,就道︰“那要是為父告訴你,這是我的意思,是我寫信授意你祖父這麼做的呢。”

    四娘一愣,有些不解︰“難道是爹爹不想跟太子更親近。”

    雲順謹認真了看了女兒一眼,哈哈大笑,對在一邊旁听的莊氏道︰“你瞧瞧,咱們閨女都已經懂了這麼多事了。”

    四娘皺眉道︰“父親,我說的是正經事。”別總跟哄孩子似得語氣說話,叫人心里不得勁。

    莊氏先是嗔了雲順謹一眼,才對四娘道︰“成了!姑娘家,管這些事情干什麼。看來,你們那個先生真把你們給教壞了。姑娘家的本事沒學到多少,不該學的學了一大堆。”

    雲順謹也搖頭道︰“咱們家里的這幾個姑娘,倒是比小子們更有出息一些。”他對四娘的話,顯然是不想回答的,不過還是道︰“不管你是怎麼想到這些的,但是你最好別糾纏。成家的婚事,我跟你娘都是不同意的。我閨女值得更好的人。但是這事,別叫你祖母知道,明白嗎?”

    四娘點點頭。父親不說,她也知道。背後的原因肯定不是自己的婚事這麼簡單。難道是因為三娘被冊封為太子側妃,使二房跟太子更親近的緣故嗎。可是時間上不對,三娘被封為側妃,是在成蒲跟甦芷的事情之後。祖父不可能未卜先知,遠在西北的父親更不可能未卜先知。那麼,是什麼叫父親的態度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呢。

    莊氏拉著四娘往里間去,邊走邊道︰“別在這里琢磨這些跟你沒什麼大關系的事了。”

    雲順恭看著去了里間的母女,就起身去了外面,招來了丫頭問道︰“知道姑娘剛才去了哪了嗎?”

    那小丫頭道︰“找五姑娘說話去了。今兒說的時間倒是不長,沒多大功夫就回來了。”

    雲順恭點點頭,四娘早不問晚不問,偏偏在見了五娘之後就問。只能說明,正真看出蹊蹺的只怕是五娘。

    就是不知道那孩子猜測到了哪一步。

    雲家遠此刻就在城外的別院了,看著手里收集來的消息,問道︰“消息確切嗎?”

    “羅剎是這麼回復的。”身邊的隨從道。

    “那就等著吧。”雲家遠囑咐道︰“煙霞山那邊,傳消息回去。做好防御。羅剎這個女人,可不是好對付的。”

    話音才落,就听外面的屬下稟報道︰“主子,有客人拜訪。”

    雲家遠皺眉,他在這里不說是絕密吧。至少知道的人絕對不會多。誰能這般大大咧咧的找過來了。

    “哪位客人。”雲家遠站起身,打算出去。

    “是遼王,主子。”外面的人低聲道。

    雲家遠挑挑眉,打開了門,果然看見站在幾丈以外的宋承明。

    “原來是王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了。”雲家遠拱拱手,卻沒有再往前走一步。

    “不速之客,貿然前來,還請見諒。”宋承明點點頭,就算是打招呼了。

    雲家遠做了個請的姿勢︰“既然來了,必是有要事。請里面談。”

    宋承明也不客氣,進了門就直接道︰“你的人都派去守著煙霞山了,我是來幫忙的。”

    “羅剎的底細雖然我不知道,但她既然想找海王令,就必是有用得到金家的地方,所以,安全上,沒有大礙。”雲家遠似乎有些不領情。

    宋承明接話道︰“是金夫人叫我來的。要不然,你以為我怎麼會找來。”

    雲家遠沒有說話,這話的真假度其實是有待定奪的。

    宋承明笑道︰“是金夫人故意賣了個破綻給我。要不然我真找不過來。”這話是真的。

    雲家遠點點頭,“其實羅剎找的人該是王爺,那王爺可知道這羅剎的來歷。”

    宋承明眼楮一閃,道︰“我還真不知道。”

    “呵呵。”雲家遠笑了兩聲,眼楮一閉,就不再言語。宋承明的嘴里只怕真話也不多。

    “不是我不實誠,而是我也只是猜測。”宋承明的聲音低下來,道︰“既然你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

    雲家遠睜開眼楮道︰“要是為難,就算了。”

    宋承明看著雲家遠,道︰“其實你要是知道當日在宮里的情形,就該猜出來的。”說完,見雲家遠目露不解,就道︰“你不覺得皇後的所作所為甚是奇怪嗎?”

    “皇後!”雲家遠愕然了一瞬,然後恍然,“你是說,這羅剎可能跟皇後,跟靖海侯戚家有關。”

    “皇後當日在宮里,被刀劍架在脖子上,都沒有絲毫的懼色。端是國母風範。即便最後受傷,也是她自己刺傷的。如今細思量,你不覺得有趣嗎。”宋承明笑道。

    “你是說,當日皇後是在演戲。她不害怕,是因為她早就知道那些人不會傷害她。要不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即便對方再怎麼不防備,想要完好無損的脫身都是不可能的。”雲家遠豁然站起,還真是有這種可能。

    “靖海侯的姐姐,是你的親祖母。雲高華的原配妻子。既然雲高華知道金家的事,那戚家有金家的消息,會不會就是從雲家得到的呢。而且,你別忘了,戚家的根本一直在沿海,而羅剎,包括她身邊的道姑,你若是見了她們的膚色,你就知道,那一定是常年在海邊的人才會有的。我追著羅剎,查了她們的飲食采買的店鋪。采買最多的,就是海里的干貨。什麼都騙得了人,但一個人長期形成的飲食習慣卻不是那麼容易改的。若說靖海侯戚家,一點都沒參與,我是不信的。如今六皇子即便年紀還小,但戚家和皇後哪里就會真的甘心,俯首稱臣。”宋承明接話解釋道。

    “怪不得,有人能乘機毀了皇貴妃的容貌呢。”雲家遠冷笑道︰“這該是那位皇後私下里下的命令吧。”

    “要不然,那樣的危險關頭,誰會冒險做這樣的事。一定是那個並不為自己的安危擔心的人。”宋承明玩味的道︰“毀容這樣的手段,必然女人的伎倆。這個人不僅跟皇貴妃之間仇恨頗深,而且更有膽子實施報復。人為什麼會有膽氣,膽氣來自于底氣。皇後無疑是一個有底氣的人。不論是她自身的身份,還是當時的事態,她都是佔著底氣的。”

    雲家遠看向遼王的眼神就多了幾分敬佩,道︰“不想,王爺還是一個觀察入微的細致人。”

    宋承明一笑,道︰“這話太客氣了。不是我細致,而是皇後的破綻太多了。我是上過戰場的人。在戰場上,人離死亡的距離是最近的。我從沒見到過真正不怕死的人。我怕死,大家都怕死。一個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卻悍不畏死。這就太假了。何況,她還有一個未成年的兒子要照看,她就更會惜命。怎麼會一點害怕都沒有呢。有時候,權位越高的人,放不下的東西就越多。就越是舍不得死呢。”

    雲家遠一笑,這話也算是真理。

    夜幕慢慢的垂下,金夫人坐在正廳,大嬤嬤站在一邊,像是再等什麼人。

    “該來了吧。”金夫人轉著手里的茶杯,低聲道。

    “應該是快了。”大嬤嬤回道。

    話音才落,就听見腳步聲,跟著兩個黑衣人身後,就跟著一個穿著大斗篷的人。

    “金夫人,幸會。”說話這人掀開斗篷,不是靖海侯戚長天又是誰,

    “倒是不遮掩了。”金夫人隨手指了對面的椅子,就道︰“坐吧。”

    戚長天微微一笑,道︰“叫金夫人看笑話了。”

    “說吧,你想得到什麼,又能付出什麼。都說明白了,我才知道這生意能不能做。”金夫人的臉上沒有絲毫多余的表情。就好像本就是知道他要做什麼一樣。

    戚長天挑挑眉,三十多歲的男子也正是有男人魅力的時候。他長相偏于剛硬,可能是常在海邊的緣故,皮膚有些黝黑。不過看著金夫人的眼神卻閃著亮光。不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而是帶著一種遇見同類的欣賞,他道︰“我要金家的協助,全力協助。”

    金夫人一個冷眼過去,“好大的胃口。”

    “您會答應的。”戚長天笑了一下,“不讓夫人瞧瞧戚家的勢力,夫人怎能放心跟我們合作。”

    “你對羅剎倒是有信心啊。”金夫人一笑,就道︰“若真是這樣,你也未免太小看金家。”

    “令公子小小年紀,確實有不凡之處。”戚長天笑道︰“但是令媛……”

    “你派人去了雲家!想拿我女兒威脅我不成。”金夫人面色一冷。

    戚長天微微一笑,端起了桌上的茶。金夫人攥緊的拳頭,慢慢的松開。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可不是看上去那般的無害。

    雲五娘今兒在菜園子里忙了一天,還真是乏了。吃過晚飯,早早的就梳洗完,躺在炕上。水蔥守夜,只在外間睡了。

    初春,半夜的風還是冷的。當窗戶里有風灌進來,雲五娘就醒了。她還以為是遼王宋承明又來了。可緊接著的鑽進鼻子的若有若無的脂粉味,卻叫雲五娘心里一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謀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