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謀家 第38章 一層面紗(二更)



    第三十八章一層面紗

    宋承明嘴角含著嘲諷的笑意:“得罪倒是沒有。不過,我生來就注定是別人的障礙。也許哪一天,就跟我的父親一樣,突然病逝了。”

    他的聲音透著蒼涼跟冷漠。听得雲五娘心里頓時就難受了起來。

    她想起了自己。她和顏氏,她和三娘,何嘗不是注定的對立面。

    “不會死的!”雲五娘沒有抬頭,而是將縫補起來的衣服一點一點壓平。上面的血跡已經干涸了,手上還是沾上了淡淡的血腥味。她就那麼一下一下的將怎麼也無法撫平整的衣服繼續往平里撫。“不會死的!”

    你不會死!我也不會死。

    宋承明看著還縴細的小姑娘,心反倒安定了下來。“要是我死了,能記住我的人不多了。”

    “不會死的。”雲五娘抬起頭,定定的看著他,“你不會死的。”如此的固執又執著。

    宋承明看著她那黑白分明,卻望不到底的眼楮。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倔強和堅持,“好的!我不會死的。”

    雲五娘緊攥著的手才一點點的松開。

    “你在害怕嗎。”宋承明看著雲五娘問道,“怕什麼。”

    怕什麼。

    怕顏氏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自己,怕自己成了娘親和哥哥的累贅。

    雲五娘搖搖頭,將衣服上有血跡的地方在盆里清洗了一下,那血水從指縫里風擠出來,血腥味撲鼻而來。一點點擰干,然後搭在火盆邊的架子上烘干,“才過了子時,你睡一覺吧。離天亮還早。”

    宋承明定定的看著雲五娘,她的動作一板一眼,機械,呆板,卻又井井有條。證明她已經調試好自己的心態了。

    她剛才在想什麼。

    想到了哪里呢。

    是啊!她一定是想到了她自己的處境。

    她是金氏的女兒,就注定得生活在角逐之中。可這丫頭,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呢。

    “听過東海王嗎。”宋承明看著小丫頭問道。

    東海王嗎。

    雲五娘將一杯溫茶遞到他手里,才道:“跟太、祖皇帝一起打江山,後被封為東海王。後來掛冠悠游與江湖,又走通了南北商路。有當世範蠡之稱。”

    範蠡被譽為是: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能被贊類似與範蠡,可見世人對他的肯定程度之高。

    “怎的問起他來了。”雲五娘有些納悶。

    “你可知道東海王姓什麼。”宋承明看著雲五娘問道。

    “這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金鑫正是東海王的名諱。”雲五娘坐在炕沿上,長夜漫漫,兩人說說話也不錯。

    宋承明看著雲五娘,似有深意的道:“是啊!,他叫金鑫!跟金確實有緣。”

    雲五娘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

    金鑫……金……金夫人……

    她蹭一下就站起了身!娘親是東海王的後人!是這個意思嗎。

    但是,不是相傳東海王已經絕嗣了嗎。不是說已經沒有傳人了嗎。

    可遼王不會瞎說的!他一定知道什麼,不然不會信口開河。

    真是會是娘親嗎。

    不會的!

    為什麼不會呢。如果真是東海王的後人,那雲家態度就合理了!

    東海王不僅是太、祖的智囊,更是支持太、祖的財閥。可以說,沒有東海王,就成就不了太、祖。

    東海王是世襲鐵帽子王!這不僅代表著權利,更代表了東海王的財富。

    範蠡有財神之稱。那麼東海王的財力可想而知。

    也許存下來的銀子是有數的,但是其留下來的產業確實無形的資產,說是一座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金礦也不為過。

    若是東海王還有後人,那麼,這些產業必然在其後人的手中。

    雲家能放一個男丁出去,不入族譜,原來打的是這個算盤。他們想叫雲家的血脈,繼承金家的產業。

    那麼,雲家就是大秦國的巨無霸了!

    是這樣嗎。

    可是,金家為什麼會傳出絕嗣的話。為什麼除了第一代東海王就再沒有金家的子孫承襲這個爵位。

    如果娘親是東海王的後人,她為什麼要隱藏身份。知道她身份的人又有哪些呢。

    她是怎麼淪落為雲家的妾室的。是雲家的算計,還是別的。

    一個個問題閃現在腦海里,雲五娘覺得頭疼欲裂。

    “你現在可明白了你的處境。”宋承明看著雲五娘臉色不停的變換,就知道這姑娘想到了。

    自己的處境嗎。

    如果娘親和哥哥手里有如此資源,那麼,自己就是別人要爭奪的籌碼。

    誰攥著自己,誰就掌握了那些資源,是嗎。

    難怪娘親對自己總是冷漠的。難怪她從不肯看自己一眼。

    沒有了娘的關愛,自己才不會成為被爭奪的犧牲品。

    是這樣嗎。

    她看著宋承明,“為什麼告訴我這些。我也是你要爭奪的籌碼嗎。”

    宋承明臉上閃過愕然,愣了好長時間,沒有說一句話。

    他看著雲五娘,道:“如今知道金夫人身份的人不多。太子似有察覺。我告訴你,是讓你警醒一些,別落入別人的算計里。你知道,東宮這位,可不是什麼善茬。”

    那你呢!你知道我的身份。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是故意接近我,還是一切真的都是巧合。

    雲五娘垂下眼瞼,心里如是想到。

    宋承明露出苦笑,“你別多想。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我是太、宗一脈的獨苗。東海王和太、祖之間是有協議的。這件事,涉及皇家機密。太、祖告訴了太、宗,太、宗卻沒有傳給先帝廣平帝,而是留了秘信交給親信保管,等我的父親文慧太子長大,就傳給我的父親。可惜,我父親還沒有動作,就死了。這份秘信,才又傳到了我的手上。現在你可明白了。有沒有你,是我的東西終歸還是我的。”

    雲五娘一愣,問道:“這麼說,皇上也不知道我娘的身份。那麼,雲家是怎麼知道的,太子又是怎麼知道的。”

    宋承明看著雲五娘,“你怎麼忘了你們老太太是誰家的人。”

    “老太太竟然將這樣的機密告訴了太子。”雲五娘失聲道。

    “那倒未必!”宋承明搖頭,“別人再親,也親不過兒子。雲家這位老夫人給她的兒子考慮的最多。雲家安全,才能保證她兒子的安全。唇亡齒寒的道理,她明白。只是咱們這位東宮的太子,著實比他的父皇聰明的多。雲家對金夫人和你的特別,讓他起疑了。”

    是啊!這才是真相吧。

    “至于雲家是怎麼知道的。這個我也弄不清楚。”宋承明搖搖頭,“恐怕只有當事人才能說明白吧。”

    “謝謝你!”雲五娘稍微穩了穩心神,才道:“多虧你告訴我,否則我怎麼也想不到事情可能是這個樣子的。”

    “你也別怕!金家能守住財富,必然有過人的勢力。若真有不怕死的敢動歪心思到你的身上,那他可能得到的是助力,也可能得到的是來自金家勢力不計代價的反擊。禍福尚且難料呢。要說尊貴,在雲家,你比任何一個姑娘都尊貴。”宋承明打趣道。

    “你一點都沒安慰到我。”雲五娘抓起茶杯灌了一杯茶,茶已經涼了,卻更順口了。

    宋承明眼神閃了閃,沒告訴這姑娘那杯茶是自己喝了一半的。

    “我得在別人發現娘親的身份之前就把自己嫁掉,是這個意思吧。”雲五娘又問道。

    “太、祖的宮里,有兩位高位妃嬪都是喪夫的寡婦。”宋承明不爽的回了一句。

    這話讓雲五娘一下子給噎住了。

    真要看上你的勢力,誰還在乎你是不是嫁人了,分分鐘就能讓你守寡重嫁。

    雲五娘冷笑一聲,還真是不給人活路了。“再不濟,這庵堂里總有我一處地方。”

    宋承明眼里就有了笑意。“還不到那一步。說不得到那個時候,就找到合適的人了呢。”

    “上哪找這種不怕死的人去。”雲五娘將晾著的衣服翻了個面,嘟囔了一聲。

    宋承明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明顯。沒見過說起嫁人這般不害羞的姑娘。

    雲五娘知道,東海王的事情,他能提醒到這里已經不錯了。再往下問,他也不會說了。牽扯到皇家的機密事,她也知趣的不問。

    自己以後小心查證,總能弄明白的。她向來不愛干強人所難的事。

    于是轉移話題道:“你跟蹤皇上做什麼。”

    這丫頭什麼都敢問。上次兩人一起看了男女歡好的事,如今她跟自己同處一室,竟然也敢大咧咧的問出相關的話來。

    這是相信自己的人品呢,還是相信自己的自制力呢。

    他搖搖頭道:“當時就是好奇,過去看看。”

    騙人!

    不想說拉倒!

    等衣服兩面都烘干了,雲五娘才將衣服遞過去,“快穿上吧。你要走,就現在走。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即便有監視的人,這個時候也是最疲累的時候。你受傷了,動作不利索,這個時間段是最安全的。”

    衣服還帶著暖意,穿在身上熱烘烘的。宋承明心里無端的升起幾分不舍來。

    他依舊從窗子上跳出去,臨走時,突然道:“我就不怕死!”

    “什麼。”雲五娘不解的問。

    “我說我就不怕死。”人在窗外又回了一句才閃身離開了。

    等雲五娘把屋里的東西都歸置好,才突然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上哪找這種不怕死的人去。

    ——我就不怕死!

    雲五娘的臉上爬上兩朵紅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謀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