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閃婚甜妻︰慕少,難伺候 第1020章 無力回天



    ,最快更新閃婚甜妻︰慕少,難伺候最新章節!

    第1020章 無力回天

    電話掛掉之後,趙靜轉頭看向秦溪︰“你們說的律師,是不是我爸爸的學生?”

    秦溪抬了抬眉毛︰“你知道?”

    趙靜的笑容里有幾分輕蔑︰“誰不知道他。”

    想來,趙靜和趙律師應該有著一脈相承的理念,對于秦盛天那位律師的做法,恐怕很難苟同。

    而她的畢竟年輕,情緒比趙律師外放一些,也就表現得更加明顯。

    “不說了,”趙靜擺手,似乎多談幾句都是一種侮辱,“你看看,我爸爸把郵件發過來了沒有?”

    秦溪也正好不打算再多說,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郵箱,果然有了一封新的郵件。

    趙律師的效率很高,已經把他拿到的所有證據按照時間順序整理好了。

    秦溪把附件下載完,就和趙靜一起看了起來。

    案件其實比想象中還要簡單一些。

    賀祥打算移民到M國,所以開了兩家公司準備把自己的資產轉移一些過去。恰好秦盛天知道了這件事情,提出要和他合伙做生意。

    秦盛天的條件開的很好,賀祥沒有辦法不動心。

    但是秦盛天所謂的生意自然是一場騙局,就在賀祥歡歡喜喜準備收高額回報的時候,突如其來的檢查讓他慌了神。

    而警方告知他,說他涉嫌洗錢之後,賀祥更是丟了魂。

    他趕去質問秦盛天,後者卻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說他也是受害者,對發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如果有需要的話,他可以給賀祥提供律師。

    賀祥被他誠懇的道歉騙了過去,甚至接受了他派來的律師。

    但是這一切,就是災難的開始。

    在賀祥看來,律師對他稱得上盡心盡力,兩個人溝通的時候,律師總是十分耐心解答所有的問題。但是和警方一次次交鋒之後,他身上的嫌疑卻越來越重。

    等到賀祥終于察覺到不對勁,他也已經無力回天了。

    在法庭上听到法官宣判自己的罪名的時候,賀祥才終于看清了秦盛天的真面目,也明白過來,自己身邊那位看起來一切為他著想的律師,竟然是秦盛天派來的人。

    只是此刻他的財產已經被查封,請不到更好的律師,何況他也無法確定,秦盛天是不是對法庭也進行了干預。

    所以他放棄了上訴。

    十年刑期,他表現的算是良好,已經減了四年,再過五年,他就可以走出牢房了。

    但是賀祥進去的時候,還是壯年,蹉跎五年時間過去,他再出來的時候,面對的會是什麼樣的世界,已經很難說了。

    看完卷宗,兩個人都沉默了許久。

    秦溪總是以為自己已經看清楚秦盛天的底線了,但是沒有想到他還能屢屢刷新重置底線。

    趙靜又看了一遍材料,轉頭看秦溪︰“秦盛天……是因為酒店的事情,要對賀祥下這種重手嗎?”

    她蹙著眉頭,一臉不解。

    秦溪點頭︰“是的。”

    趙靜年齡比她還小一點,碩士畢業便直接進入陸氏工作了,雖然作為律師,不少和人性的陰暗面打交道,但是遇到秦盛天這樣的人,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理解,也是正常的。

    秦溪看了一眼材料上秦盛天忽悠賀祥投資的時間,正好是姚敏去世的那段時間。

    她心里便了然了。

    秦溪捏緊了手里的杯子,才讓自己的語氣听起來淡然一些︰“他需要錢,需要給小三一個正當的名分,就可以設局轉移債務,讓原配身敗名裂。但是這個局設完了,也起到了作用,只是沒有想到,原配不堪折辱,選擇了自盡。他怕事情鬧大,所以便決定把設的那個局所有的痕跡都抹掉,至于參與其中的人,也不過是個工具,沒有利用價值了,還可能擋路,就一定要徹底扔遠一點才好。”

    趙靜听完,臉上浮現出了薄薄的怒意︰“怎麼會有這種人!”

    秦溪看著她,如同看著一年前的自己。

    是啊,她也問過自己無數次這句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人,成為了她的父親?

    但是這個問題,不會有答案。

    秦盛天這種徹頭徹尾的自私,找不到任何合理的原因來解釋,秦溪也不願意用任何解釋來為他開脫。

    不論是什麼導致的,惡果已經造成了。

    秦盛天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趙靜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勉強平靜下來,又湊過來看了一遍資料。

    秦溪問道︰“減刑有希望嗎?”

    事已至此,幫助賀祥不僅僅是因為想要用減刑作為籌碼了,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她想要幫助一個被秦盛天害到這麼淒慘地步的人。

    賀祥不是完全無罪,他應該受到懲罰,但是不應該為他沒有做過的事情承擔責任。

    趙靜很篤定的點頭︰“有希望。甚至有可能可以翻案。”

    秦溪微微抬了抬眉頭︰“翻案?”

    趙靜指著一份文字記錄道︰“我能感覺到,那次庭審問題應該也不小,要是有機會重新開庭,不是沒有翻案的可能。”

    秦溪點了點頭。

    趙靜工作起來臉上有種各位投入的神情,讓秦溪覺得多問幾個問題都是種打擾。

    趙靜仔仔細細又看了一遍材料,她帶來的紙上已經記了不少東西,忽然回頭看秦溪︰“你介意我在這里跟我爸打個電話嗎?”

    秦溪搖頭︰“當然不。”

    趙靜于是撥通了趙律師的電話。

    “爸,”她一點也沒有寒暄,單刀直入道,“有幾個細節想問問你,該怎麼處理。”

    趙律師那邊應該是應下了,于是趙靜便和他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

    秦溪對于這種事情不說一竅不通,也絕對不是專業的,听著兩個人滿嘴的法律術語,像是听天書。

    她笑著搖搖頭,往後退了一些,坐到了自己床上,打開手機。

    思考了幾秒,她搜索了一下秦氏的股票。

    和她想要的效果完全一致,秦氏開盤即跌停,雖然沒法交易了,但是新聞里還是不斷滾動著,又有哪一家企業從秦氏撤走了大筆資金,中斷了和秦氏的合作。

    股價跌停是傷害,業務終止才會傷到秦氏根本。

    秦溪清楚的很,按照秦氏現在的狀態,繼續停牌無法交易的話,現金流撐不了多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閃婚甜妻︰慕少,難伺候”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