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 第672章 不安分



    每當楊錦做這些的時候,聶以恆心里就一口氣在憋著,他並不知道是什麼氣,但他找不到發作的理由。

    他想了好久,才想到,他那憋著氣的原因是︰他想要的不是楊錦這樣的。

    本來就不喜歡她,她上門以後,他更討厭她了。

    楊錦雖然不說話,但是明里暗里帶著要把聶以恆收到掌心里的感覺。

    聶以恆是討厭這種白蓮花的感覺的。

    他是從戰場上下來的人,討厭虛與委蛇。

    他喜歡的是那種,需要什麼就直說,別他媽的從旁處下手的類型。

    這讓聶以恆反感的要命。

    東珠是真的絕,說分手,便頭也不回走掉了。

    臨走還要搞他一把。

    聶以恆很後悔,如果時間重來,他想告訴東珠,他曾經和苗苗的那一段。

    可如果回到那天晚上,那就真的能說出來嗎?

    那段往事,已經爛在心里了。

    對過去,他是真的不想提,不敢提,提了心里便難受。

    這一日,楊錦走的時候,聶以恆對她說,“以後,便不要來了。”

    楊錦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楮,問到,“為什麼呢?”

    “沒有結果,來干什麼呢?”聶以恆反問。

    楊錦便一副很無辜的表情,她委委屈屈地盯著聶以恆的臉,“可是那天——”

    “要我負責?”聶以恆問。

    那天他一沖動,她訛上了,聶以恆知道這一個月來,她仗著那天的那個吻上門,現在,她終于說了。

    “從來沒有人吻過我。”楊錦又委委屈屈地說到,“我也不知道被人吻的感覺。”

    聶以恆咬了咬牙,說道,“那我被人上了,我想找上我的人負責,這要怎麼辦?”

    “你——”楊錦就說了這個字,下面的話,她就說出來了。

    聶以恆的意思很明白了,他被人上了,比起吻,可嚴重多了,而且,他想找那個上他的人負責呢,就無法對楊錦負責了。

    聶以恆說完,楊錦無言以對,便走了。

    楊錦走了以後,聶以恆的媽就從房間里出來了。

    她知道聶以恆不待見楊錦,這幾天的表現都看出來了。

    剛才聶以恆和楊錦的對話,聶以恆的媽沒听見,她說,“你還惦記著東珠呢,是嗎?”

    “沒有。”聶以恆執拗地歪頭。

    “其實,媽說句實話,你和東珠,其實——並沒有那麼合適。我們家和他們家也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人,上次她說的那個多少個億的事情,我就听听。說實話,你的收入已經很不錯了,在我們這里,算是拔尖的人了,找一個相當的人,安安穩穩地過一生,不好麼?楊錦多合適。從你復員以前,人家就給你介紹,到現在她也沒有許過別人,女人這樣,很不錯了,東珠那雙眼楮,滴溜溜地轉,媽很喜歡東珠這樣的女人,可這樣的女人當妻子,你放心嗎?媽覺得,女人,就得安分點兒,可能媽的階層限制了媽的想象了,真的,我覺得,你和東珠分了,並不是什麼壞事,當然了,你若和東珠在一起,媽也不反對。她在美國,你在中國,這個距離——還有,上次來咱們家的那個姑娘挺好的,可惜,她結婚了,還跟丈夫很恩愛。”

    聶以恆媽又說。

    聶以恆一直雙手抄兜,皺眉看著窗外。

    “別說了。”聶以恆知道,媽又在提苗苗。

    這段時間,他一直做夢,夢見他和東珠認識的第一天,夢見東珠上了他的那一天。

    本來他的日子,死水一灘,連點兒波瀾都沒有。

    苗苗嫁人了,愛上別人了,傷心的只有他一個,他也沒什麼勁頭。

    即使東珠日日在他身邊,他只是在她的身上取暖。

    他也吃醋,也恨她和別的男人有染,恨他捉不到她的目光,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他知道自己抓不住她,她的目光,她這個人,就帶著不安分。

    譚漾說她不安分,媽也說她不安分,她的確不安分到讓別人眼皮直跳。

    不安分到讓別人恨她恨得牙癢癢,她是沒數嗎?

    整天笑得那麼媚。

    想到她笑起來的樣子,聶以恆心里又恨她恨地要命。

    現在她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估計又去撩迪拜帥哥了。

    聶以恆的掌心,緊緊地攥了攥,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

    東珠最近又回了美國,從迪拜回了美國。

    那日,在江延東的家里,東珠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看雜志。

    阿衍和苗錦來了,他們每周都帶著孩子去看江延東和掌珠。

    看到東珠這麼悠閑的樣子,阿衍說了句,“怎麼這麼清閑?”

    “沒事干,自然清閑。”

    “听說你最近總去迪拜。”

    阿衍是一個相當相當聰明的人,他早就猜到很可能東珠和聶以恆的分手,和苗錦的事情有關,雖然東珠不表現出來,但是東珠這個人大而化之,又心細如發,而且,腦筋非常清醒,知道這事兒,她怪不到苗錦身上,畢竟這件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而且,那時候,她還不認識聶以恆,所以,便看不出來她對苗錦的芥蒂。

    “你為什麼和聶以恆分手?”阿衍的身子靠在了沙發上。

    他的目光看了苗錦一眼,他知道苗錦想知道這事兒,于是他便問了。

    “都因為小事兒。”東珠回答。

    “因為他的條件?”

    “笑話,我找人是看條件的嘛,只要我喜歡就好。”東珠翻了一頁雜志,看似無心,其實有意地說道。

    “那是為什麼?”阿衍又問。

    他看到苗苗雖然還在看著孩子,但是顯然,目光已經不在孩子身上了。

    可能因為和聶以恆的曾經,所以,很多事情,即使她想知道,也不會問出來。

    “都是小事兒。再說,我現在和阿卜杜勒挺好的,我們倆都上床了。”東珠隨口說道。

    苗錦抬起頭來,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東珠。

    東珠的目光從雜志上轉移到了苗錦的身上,笑著說道,“怎麼了呀,嫂子?我就說我跟別人上床了,你這是幾個意思啊,好像我是遠古人一樣。現代人,談戀愛,誰還不上床啊?我中學時候就看上阿卜杜勒了,我和他在一起,多正常。他是我的初戀,我的白月光,我和他上床了,多不虧。”

    苗錦試探著問了一句,“你那意思,你和聶以恆也上床了?”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