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 第193章 學霸里的真流氓



    “江老師,我認為,你把一個學生弄到你的辦公室來,談論這個,不是為人師表該干的。”彭懿說到。

    “我來豐城大學的目的,早就和校長說了,講課只是玩票。”江延民不緊不慢地用他的一雙桃花眼盯著彭懿。

    彭懿討厭這種富家公子哥,吊兒郎當勾引女人的眼神,輕浮又輕佻。

    看起來,戰斗力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他不僅懂,而且,他很懂。

    不懂的也就只有林曼那個傻蛋。

    “那你是為了什麼?”彭懿問。

    “為了彭懿!”江延民一字一頓地說到。

    呵呵,真他麼的可笑,彭懿簡直想笑出來。

    “不相信麼?”江延遠盯著彭懿問到。

    “自然。”

    “如果不相信,回去寫篇論文。”

    “算什麼?”彭懿義憤填膺,轉過頭來,就看到江延遠懶懶地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盯著彭懿在看。

    真是閑的!

    “算是不相信的懲罰!論文題目。”說完,江延遠彈過來一張a4紙,紙上寫著︰淺析金融危機對我國的影響。

    這特麼都是什麼?

    彭懿雖然本科階段也曾經學過國際金融,畢竟是法律專業的麼,也就學了個皮毛。

    再說,研究生的國際金融課程剛剛開課,又是選修課,她怎麼可能寫得出來論文?

    江延遠在辦公桌後面,饒有興趣地盯著彭懿一臉懵逼的神情。

    “書單。”江延遠又給彭懿彈過去另外一張紙。

    彭懿看了,整整三頁,得有五六十本書。

    說江延民不是整人,彭懿是不相信的。

    “下周這時候,交上。我郵箱。”他又彈過來另外一張紙。

    紙上是他的郵箱。

    彭懿覺得,他彈過來的這三張紙,早就準備好了。

    也就是說,無論今天彭懿犯不犯錯誤,他都會逮到,讓她寫論文。

    真是要了命了!

    而且,看江延民的架勢,根本就不顧及旁人的眼光,特別高調!

    老師的話,就是聖旨。

    否則,老師會讓你掛科,不讓你通過考試,拿不到學位證,更有甚者,讓你退學。

    彭懿絕對相信江延民的一手遮天。

    彭懿只能自認倒霉,去了圖書館,買了咖啡,看書。

    當然,她是國際金融這門課的新手,自然很多問題都不明白。

    有一個問題︰離岸公司的國際金融問題。

    以前的時候,彭懿是學法律的,知道離岸公司,但是一旦和金融問題聯系上了,彭懿的問題就多了。

    她要問江延民,畢竟江延民是國際金融的高材生。

    她從“懿懿雜貨鋪”群里找到了江延民的微信,加上了。

    江延民這個人,真是大譜的很,一點兒都不迂回,微信名字就是江延民。

    江延民看到這條請求的時候,剛剛洗澡出來。

    請求的信息寫的是︰學生彭懿。

    江延民通過了。

    你看看,總有一天,他的微信,彭懿要主動加上的。

    ……

    話說,江延遠的廣告公司,順利簽下了城那個公司的單子。

    當然了,延遠的公司沒做任何事情,是那家公司主動找上門的。

    本來集團公司是要招投標的,但是,不知道怎麼,突然改變了策略,直接找上了延遠,既然是人家主動找上門的,所以,很多的硬性條件,也就不存在了。

    比如法定代表人不在國內,這樣的事實。

    因為這家集團公司要上市,所以廣告的需求量很大,而且,只要一上市,廣告也會為全世界所知,江延遠的公司自然會水漲船高。

    這是多少公司夢寐以求的事情?

    這樣天上掉大餡餅的事情,在延遠出游期間,發生了。

    所有的人都非常納悶。

    畢竟是上億的項目,江景程自然關注。

    “你做的?”江景程問江延東。

    “不是。我要做,延遠說隨緣。不做了。”

    江景程就納了悶了,他縱橫商界幾十年,還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情。

    天上掉了一億的餡餅。

    可他有點兒忐忑,不知道是福是禍。

    這個集團地處城,和豐城不是同省,距離還相當遠。

    若說找人,江延東能夠找到熟人,但肯定沒有這麼快,也肯定沒有這麼直接。

    對方直接取消了招投標的形勢,改用了直接欽定延民的公司。

    這太奇怪了。

    江延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延東跟江延遠說了,說老天爺給他掉了一個億的餡餅,讓他回家處理。

    江延遠雖然最近心思不在工作上,但這件事情,在江延東都是一件事了,那就必然是一件大事了。

    江延遠回了國。

    人家那個集團的老總親自上門商討的合同細節。

    江延東全程陪同。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內幕是什麼。

    所以很謹慎,江延東親自接待的,想看看對方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他好應對。

    他已經打電話讓延遠回來了,畢竟很多的事情,必須法定代表人本人才能辦理。

    不過對方集團的老總,看起來對江延東的態度相當好,甚至都非常狗腿了。

    這是江延東生平遇到的第一次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明明江延遠公司才是上趕著的那一方才是。

    江延東和江景程在家里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江延民正躺在沙發的扶手上,拿著筆在劃什麼,還在寫字。

    婉盈對商業上的事情也不感興趣,她對四哥比較感興趣。

    主要對四哥和她成為了同事,為了追豐城大學的彭懿比較感興趣。

    所以,最近,江婉盈和四哥聊的比較多。

    看到四哥很認真地在寫著什麼,江婉盈走了過去,問,“看的什麼?”

    “論文。”江延民說了句。

    “喲,您還這麼認真地看論文呢?我怎麼看來看去就只有一份論文?”婉盈站在沙發頭上,看二哥在劃什麼。

    “學生的。”江延民一邊用紅筆劃,一邊說。

    “彭同學的吧?”婉盈又問。

    “恭喜你,一語中的!”江延民說到。

    婉盈看到,二哥在彭懿的論文上,劃了很多的內容,而且,旁邊還有很多紅色的批注。

    反正,婉盈上了這麼多年學,從來沒見過老師批改論文這麼詳細過。

    換言之,她從來沒有踫過上喜歡她的老師,對她這麼上心。

    她只喜歡過一個學生。

    瞧,人生的差距多大。

    江延民這份論文批改了兩個多小時。

    第二日,江延民沒去學校上班,讓婉盈把這份論文交給郭江,讓郭江轉交彭懿。

    婉盈想不明白,四哥這麼多此一舉是為了什麼,直接讓她交給彭懿不就得了嗎?

    婉盈交給郭江的時候,郭江看到論文詫異的神情的時候,她忽然就明白了四哥的用意了。

    四哥這是要無形之中打擊情敵,讓郭江看看他的專業水平。

    還有四哥的字寫得也非常非常不錯。

    四哥真是老油條,處處都是戰斗。

    郭江從江婉盈手里接過彭懿論文的時候,是中午。

    要在宿舍里吃了飯,下午上課的時候交給彭懿。

    中午,郭江在宿舍的電腦上打游戲,論文就放在一邊。

    寢室里有個同學隨手拿起論文,看了起來,說到,“厲害了。”

    “什麼厲害了?”郭江的手在操作電腦。

    “這論文寫的厲害,改的人更厲害,估計高手過招就是這個意思。“

    郭江沒做聲。

    是特別厲害。

    郭江把論文交給彭懿的時候,彭懿也是詫異的。

    江延民批改得非常詳細,某處摘錄自誰的文獻,有些論點論證得不足,都清清楚楚,有的的確是彭懿寫錯了。

    可究竟是江延民記住的,還是他查的?

    如果是記住的,那他也太了不起了!

    看到旁邊寫的工工整整的批注,彭懿心里對江延民肅然起敬。

    他不是學渣,更不是徒有其表。

    他是學霸,是真學霸。

    是學霸中的真流氓!

    和他一比,彭懿也是學渣。

    彭懿發微信問江延民,這些他都記住了嗎?

    “沒記住,大學白上了嗎?”江延民反問。

    和他一比,彭懿的大學好像真的白上了。

    ……

    這一日的美國,風和日麗。

    林珥的母親沖到殷覓的醫院,對著殷覓“啪”“啪”就是兩個耳光。

    殷覓房間里恰好沒人,護士在護士站。

    不過,林珥母親此舉實在太過過分,而且,剛好余添進來了。

    余添看到殷覓挨了陌生人的耳光,馬上瞪眼,說到,“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

    如果不是看在對方是女流之輩,這次一頓耳光,她是少不了的。

    “你就是余添?”對方並不因為自己打了人而有任何的愧疚。

    反而還趾高氣揚,仿佛怒氣未消,好像必須殷覓要死了,才能解恨。

    “是。”余添回答。

    他已經叫來了林珥,讓她看看殷覓。

    林珥匆匆進來了,看到了對面的中年婦女,叫了一句“媽。”

    “你媽?”余添咬著牙,把所有的恨意都發泄到了林珥的身上。

    “是。”林珥最近心情一直都不好。

    “你拽什麼拽?你知不知道我女兒,為了你,瘦了,為了你,拒絕了吳家公子的追求,為了你昨夜下大雨,你狠狠地護住殷覓,卻視她不顧,她哭了一整夜?你是不是個男人?”林珥的媽媽咆哮。

    “媽,小點兒聲!”林珥說到,“這是你女兒工作的地方。”

    “是工作的地方,不是被這個男人欺負的地方!余添,我女兒要換個病人伺候。”林珥媽媽說到。

    “不行!”余添說到。

    林珥在彎腰給殷覓收拾被子,但是都听見了。

    她和余添之間,陷入了一種怪圈。

    她真的伺候夠了殷覓了,可余添不放開。

    他不放她,就是虐她。

    尤其昨天大雨,雨從窗口掃進來,余添當即抱住殷覓的頭,對著林珥大聲咆哮,“光窗戶,快關窗戶。”

    當時,林珥猶豫了片刻,可她還是很快地把窗戶關上了。

    在余添的心里,孰輕孰重,可見一斑。

    他曾經和殷覓上過床,殷覓因為和他的事情,摔成這樣,他對殷覓自然不同。

    可至少不要對待林珥像一個普通路人才好啊。

    至少他們已經接觸了這麼久了!

    昨夜,林珥站在余添的身後,余添一直抱著殷覓。

    好像殷覓挨了淋,便不能承受一樣。

    而林珥一直是那個很健康的人,健康到所有的人都護士她。

    余添根本都不看她一眼。

    這讓林珥很受傷。

    今天晚上,林珥下了夜班,是和余添一起出來的。

    林珥最近心里郁悶的很,和余添一起走路也不吭聲。

    林珥的媽媽已經走了,今日發生過的矛盾好像已經煙消雲散。

    “對不起,我替我媽媽向你道歉。”林珥說到。

    “是我對不起你。你有你的自由。明日,若是你不想伺候殷覓了,便離開吧。”余添說。

    林珥又緊緊地咬了咬牙。

    她和余添陷入了一個怪圈中。

    她不想離開,如果離開了,她便和余添一點兒牽羈都沒有了。

    走到醫院門口,恰好有一個小混混,拿著摔成了兩半的玻璃酒瓶子在追趕另外一個人。

    而此時余添,正好拿出車鑰匙,準備開門。

    本來余添和殷覓都沒有在意的,可是那個小混混從余添身邊走的時候,全都是玻璃碴子的酒瓶子——

    因為那個小混混貼著余添飛快地跑過,所以,酒瓶子一下劃破了余添的手。

    而小混混不自知,還在跑。

    “混蛋!”余添的手頓時鮮血如注。

    林珥頓時慌了神,她把自己的包扔在了地上。

    手按住了余添的手,給她止血。

    一邊說,“退回到醫院。”

    其實,流這麼點兒血,對余添來說,算不了什麼,不過林珥大驚小怪。

    去了醫院,林珥本來就是護士,去了她工作的房間,她拿著鑷子,一點一點地把余添手里的碎玻璃茬子給挑了出來。

    余添看著她,說了句,“林珥!”

    時值夜晚,昨天剛剛下過大雨,今天的一切便都很清新。

    燈光把林珥的影子投射在對面的玻璃上。

    余添看了玻璃一眼,她彎著腰,小心翼翼地給他挑玻璃碴子。

    他和她對坐著。

    像極了疼愛丈夫的妻子,在給丈夫做事。

    這一刻,余添的心里,第一次沒想殷覓。

    ……

    彭懿加上了江延民的微信以後,江延民就方便多了。

    那日,他在辦公室里,給彭懿發微信︰來我辦公室一下。

    彭懿回︰干什麼?

    江延民能夠想象得到,她那副撤著身子戒備的樣子。

    “我好歹是老師,老師找學生,自然是論文的事情。”江延民回。

    彭懿正在宿舍里給自己店里打電話。

    最近她經常看時尚雜志,逛街什麼的,得到了時尚靈感,畫了好多衣服的圖樣,給自己的衣服作坊發過去了,這是他們下一季的主打設計品牌。

    彭懿的時裝設計是一個暑假自學成才的,學會了縫紉,學會了畫圖。

    非常厲害的。

    郭江曾經夸贊她了不起,但她覺得沒什麼。

    因為覺得沒什麼,所以,不放在心上。

    去了江延民的辦公室以後。

    江延民詳細給她講了講論文的事情。

    彭懿是一個有頭腦、拎得清的人。

    自從論文事件後,她對江延民的態度有所改觀,內心挺敬仰的。

    說完了論文,彭懿坐在江延民的對面,改著自己寫的內容。

    江延民說起自己家里的事情。

    彭懿心思在論文上,有一搭沒一搭的。

    商業上的事情,她都能听得懂,但她覺得這是和她無關的事情。

    什麼叫做江延民三哥的廣告公司接了一個從天而降的案子,現在全家人都小心翼翼,雖然錢不多,但怕被套,所以,這件事情,由江延民的二哥親自操作。

    “和我有關系嗎?”彭懿邊寫著稿子,邊問。

    “沒關系麼?親過了,也摸過了,和你沒關系?”江延民坐在對面,問道彭懿。

    彭懿的手定了一下,心口忽地一下。

    哪壺不開他提哪壺。

    “也不過親親摸摸。更深入的事情我都干過。要不然怎麼賣成人用品?怎麼能有那麼深切的體會?潤滑油啊,飛機杯啊之類。”彭懿說。

    江延民的頭往前靠了靠,眼楮盯著彭懿,“和誰干過?”

    “這個你就管不著了!”彭懿一邊低頭寫著東西,一邊說到。

    “有人找你。”江延民又說。

    彭懿抬起頭來,“誰找我?”

    “和你無關的那家人。”江延民面色很嚴肅。

    “誰呀?”彭懿還是不解。

    “我家。”

    這下,彭懿詫異地說不出來話了,“誰家?”

    “周姿主播!”

    彭懿這下子慌亂了。

    周姿主播是人人都知道的著名女主播,現在當台長了還在主持訪談類節目。

    “周——周主播找我干什麼?我就一普通人?”彭懿的口氣真的很慌。

    她的慌亂讓江延民覺得很痛快。

    有些話,可不是痛快痛快就行的。

    她不讓他痛快,他也不讓她痛快。

    “自己去找周主播說,可能要采訪你。”說完江延民就從自己的辦公室里出去了。

    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彭懿。

    她不知道周主播讓她去干什麼,也不知道采訪的是什麼,這種沒底的感覺,讓彭懿覺得特別可怕。

    晚上。

    “媽你上次不是說要做一期電子商務的節目,要做淘寶?看看那些淘寶商人是怎麼生存下來的?”江延民問周姿。

    “是有這個想法。”

    “我已經替你約了一個資深的淘寶賣家。如果你同意的話,她過幾天會上門。”江延民又說。

    周姿也是詫異的眼神,“你約了淘寶賣家?”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彭懿!四哥,你想讓我們家的人見見彭懿,直接說就是了,何必搞這麼多ど蛾子,把媽也套進去,不厚道。”江婉盈笑嘻嘻地說。

    掌珠和江延東今天晚上在江景程家里。

    掌珠懶懶地坐在沙發上,阿衍坐在她前面的搖籃里。

    “我看這個主意不錯。提前見家長了。彭懿以後想跑也跑不了了,不過彭懿挺難對付的。我感覺。”掌珠也說,“媽你趕緊操作起來啊。”

    江延東只是看了余掌珠一眼。

    對這種事情,江延東不感興趣。

    延遠從國外回來了,但是不住在江景程家,可能人多了熱鬧,反而顯得他更落寞了。

    周姿被大家架到了一個很高的高台上,就連江景程,都對她報以鼓勵的眼神。

    所以——

    周姿讓欄目組的人寫了份采訪大綱,臨時給節目組做了調整。

    說這一期要采訪淘寶創業的人。

    以前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過,大家都不奇怪,很快就把一份完整詳細的采訪大綱擺到了周姿面前。

    周姿說她不了解彭懿,讓江延民加幾條針對彭懿的提問。

    江延民很認真地看了,也加上了幾條︰為何想起要開淘寶店?假如將來有更好的職業,會不會放棄淘寶店?

    彭懿來的那一天,江家所有的人都在。

    總之,彭懿有一種能夠吸引所有人的氣質。

    江家所有的人,都拭目以待,要看看彭懿。

    看看老四未來的媳婦兒。

    江景程並不是故意要看的,而是他每日都在家,不在家,他去哪?

    什麼樣的人他沒見過,又有什麼樣的女人他沒見過?

    他很淡然。

    周姿親自給彭懿打了電話,說邀請她改天來家里看一下采訪大綱,周姿會告訴她一些采訪的內容。

    彭懿答應了。

    周姿畢竟不是江延民。

    周姿有台長的風度和知性。

    彭懿來的那一日,還是如同往日般的打扮,質地很好的白襯衣和牛仔褲,長發飄飄。

    她個子不矮,這身最普通的裝扮,她完全能hold得住。

    掌珠也來了。

    彭懿來了以後,並沒有如同別人那樣,將來以後四處打量。

    她目光震驚地叫了一句“周姿阿姨”,然後叫了掌珠一聲“姐。”

    若是平常,她會叫掌珠名字的,畢竟兩個人是同齡人。

    但畢竟掌珠結婚生孩子了,就和彭懿是兩個檔次了。

    所以,她叫掌珠“姐”。

    周姿這是第一次見到彭懿,竟然不自覺地被彭懿的風度折服。

    她這一輩子見過的人也不少了,但是彭懿給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彭懿坐在沙發上以後,開始看采訪大綱,詢問周姿這樣回答行不行。

    周姿會適當地提出點兒意見。

    江延東,江延遠還有城的那個集團總裁進門了。

    今天,江延東特意把城的華總約到了家里談話。

    為何?江延東有他自己的考量。

    周姿站起來,對著江延東說,“延東,你們談的是私密事,去你爸的書房去聊。我和彭懿在這里踫一下采訪大綱。”

    “彭懿?”對面的華總矢口說了一句。

    “對啊,我采訪的這位小客人,叫彭懿。”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