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 第155章 承認他是男朋友



    恰好今日,陸立青想給余掌珠打電話了。

    余掌珠的電話號碼,即使他不知道,但是陸兆年知道,找出來並不難。

    這幾日,他公司的合同已經和世亨簽約了。

    他覺得風頭已經過了,他想再撩撩余掌珠。

    再說了,江延東也看不到——

    這個姑娘,古靈精怪,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無辜,挺有趣的,壞心眼不少。

    余掌珠到了江延東家里。

    進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環視了江延東的家里一眼。

    裝修秉承著“less    is    ore”的理念,裝修極為簡單,也極為低調奢華。

    很江延東,和芳甸堂的裝修如出一轍。

    余掌珠發現,江延東的東西,都帶著強烈的個人色彩,要他喜歡,才會認可。

    大男子主義。

    余掌珠站在大廳中央,看著坐在沙發上抽煙的江延東。

    煙霧迷離了江延東的雙眼,他在審視余掌珠。

    “什麼事?”余掌珠問。

    江延東的頭朝著茶幾上的材料努了努,沒說話。

    余掌珠去拿材料的時候,手機恰好響起來。

    余掌珠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這個電話號碼她不認識,便接了起來,對方說了句,“掌珠——”

    一听這個油腔滑調的聲音,余掌珠便知道是誰了。

    什麼時候打來不好,偏偏這個時候打來,明擺著讓余掌珠往槍口上撞。

    余掌珠掛了。

    “誰打來的電話?”江延東問。

    “廣告。”余掌珠隨口說,拿起來了材料,翻看起來。

    “如果去,我跟延民說一聲。”江延東又說。

    “我要回家再看一遍,然後再答復你。”余掌珠說到。

    手機又響起來,余掌珠看了一眼,微皺了一下眉頭,按了拒絕鍵,順便調了靜音。

    江延東便已經看出來問題了。

    江延東從沙發上站起來,一步步逼近余掌珠。

    余掌珠詫異地、害怕地往後退著步子。

    現在,她害怕江延東。

    害怕他猝不及防的雷霆手段。

    “手機又響了。”江延東湊近余掌珠的耳朵,淺聲說道。

    那種聲音,帶著蠱惑,帶著勾引,讓余掌珠的耳朵發燙發熱,欲罷不能。

    “你—你怎麼知道?”余掌珠問。

    “手機又亮了。”江延東已經把余掌珠逼退在牆上。

    余掌珠仿佛驚弓之鳥一般,嚇得又看了一眼手機,果然,不怕死的陸立青又打來了。

    “不是廣告嗎?怎麼不敢接?”江延東又在余掌珠的耳邊說到。

    余掌珠的耳朵又紅又燙,一種被人調戲了的感覺。

    “我不想接。煩廣告。”

    江延東淡淡地笑了笑,那種淺笑的聲音,順著余掌珠的耳道,進入了她的心里。

    那種若即若離,淡漠疏離的笑,讓余掌珠好心動,抑揚頓挫的,動听的,有磁性的。

    “為何煩?為何不當著我的面打情罵俏了?你那天不是和他調情調得極好麼?”江延東又說。

    余掌珠的臉,一下子變得火辣,“哪天?”

    到現在,余掌珠都不知道,那天江延東就坐在陸家的客廳里。

    江延東又淺笑了一下,“總共打罵了多少?竟然連哪天也不知道了。”

    余掌珠很心虛,又覺得後怕,怎麼她什麼事情,江延東都知道?

    “接電話。”江延東在余掌珠的耳邊輕聲說。

    余掌珠不接,她不敢接。

    “我替你接?”江延東又說。

    余掌珠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江延東已經從余掌珠的手上把手機拿了過去。

    那邊,陸立青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聲音便傳來了,“掌珠,不接電話是幾個意思?幾天不見,想我沒有?”

    江延東目光一直看著余掌珠,他淡淡地回了句,“沒想。她在床上。”

    不等陸立青反應,江延東便掛了電話。

    余掌珠現在好害怕好害怕江延東。

    不知道這次江延東又要怎麼對付她?

    江延東的手忽然主動握住了余掌珠的手

    余掌珠頓時心跳加速,火辣辣的。

    “我想你了,你知道不知道?”他又在余掌珠的耳邊說到。

    聲音極盡蠱惑之能事,極其撩撥人。

    在余掌珠和江延東感情最好的時刻,余掌珠曾經認為江延東是體貼人的。

    可他現在,不體貼,很蠱惑。

    “不知道。”余掌珠的聲音在發顫。

    余掌珠整個人都已經被驚呆。

    江延東猛地抱起余掌珠,上了樓梯。

    余掌珠到了現在,整個人才回過神來。

    她開始大喊大叫,讓江延東放了她,踢打著他。

    可江延東身材高大,縱然她已經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下了,估計得疼死了,他也沒放。

    江延東把余掌珠扔到床上,便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把余掌珠壓在了身下。

    他在咬著余掌珠的脖子。

    余掌珠的手指甲,在狠狠地起抓著江延東的後背。

    余掌珠不喜歡,很討厭。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的時間,余掌珠的頭昏昏沉沉。

    每次做這個,她便不是江延東的對手。

    等到江延東做完,她已經昏死了過去。

    這一覺,她睡的很沉。

    她還是趴在枕頭上,臉上全都是淚。

    他喜歡江延東吻她,因為吻她,讓她覺得自己還是青春小女子。

    做這個,便只剩下色情。

    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了,好在,天還沒黑。

    江延東不在床上,可能去樓下了。

    余掌珠從地下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便下樓去了。

    開門關門的聲音驚動了在廚房里做飯的江延東。

    他從廚房里出來的時候,余掌珠已經開車走了。

    他便知道她今夜不會留,只是沒想到這麼倉促。

    余掌珠的車經過殷覓家的時候,看到殷覓剛從外面回來。

    余掌珠的車子停了下來,現在,她很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女神,很明顯,就是那個特別合適的人。

    沒想到在這里和女神不期而遇。

    余掌珠按了按喇叭,對著殷覓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雖然這個天使,剛剛被那個人蹂躪過,很累,可是也因為接受了那個人的滋潤,臉上極有光芒。

    殷覓一看見余掌珠,如臨大敵,剛要假裝不認識余掌珠,進自己的家門去。

    余掌珠已經放下車窗,在叫她了,“女神,晚上一起吃飯吧。”

    經過剛剛的一場運動,余掌珠是真的累了,而且是真的餓了,感覺整個人都被那個人掏空。

    殷覓看余掌珠一直在叫她,便假裝剛剛看到余掌珠的樣子,說了句,“是你呀?”

    “女神你在這里住嗎?晚上一起吃飯如何?”余掌珠問到。

    “好啊,好。”殷覓說到,心生畏懼。

    這個女孩曾經是世亨的總裁,是余添的親妹妹。

    如果她稍有不慎,這個女孩便會知道她是那個被人嫌棄的出軌的女人,出軌的還是她的親三哥。

    而且,今天下午,她剛剛和余添接觸過。

    余添知曉了她去醫院,也知道了她是那里撞傷了。

    余添詳細地問了她是怎麼撞傷的,她便原原本本地說了。

    余添的臉色鐵青。

    他氣馮麥冬,也氣殷覓。

    曾經,他抱過很多次的幻想,殷覓只是和馮麥冬結婚了,但是馮麥冬的人品,她不喜歡,所以,一直守身如玉。

    因為余添現在還記得,第一次和她的時候,她的緊致,讓余添心存僥幸。

    他也曾以為,殷覓說她和三四個男人上過床,是假的,是她為了讓他吃醋。

    現在,他知道了,她在和他保持關系的同時,還和馮麥冬做ai。

    這種感覺,讓余添受不了。

    幾乎要把他逼瘋了。

    因為今天下午,殷覓身體有傷,余添沒要成。

    但在酒店的房間里,他用藥詳詳細細地給殷覓涂了一遍。

    今天殷覓剛從醫院拿的藥。

    本來,殷覓覺得特別尷尬的,覺得抬不起頭來。

    可是余添並沒覺得什麼,殷覓這樣扭捏著,反而顯得特別有事。

    “他弄的?”余添問。

    “不算,是我自己撞到桌角。”殷覓的臉早就紅成了隻果。

    殷覓躺在床上,兩條腿曲著,分開。

    她盯著天花板,這個動作,太多赧然。

    余添沒再說話。

    今天下午,殷覓對余添多了點兒別樣的感覺。

    挺親的那種感覺。

    余掌珠讓殷覓去吃飯,殷覓想了想答應了,萬一馮麥冬問起來,她就說和一個女人出去了,就把今天下午她和余添在一起的事情掩蓋過去了。

    和余掌珠說話的時候,殷覓一直提心吊膽,生怕余掌珠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兩個人找了別墅區附近一個比較好的飯店。

    果然,余掌珠的第一句話就是︰“女神,認識你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殷覓的臉色蒼白,“我來世上走一遭,帶著這副皮囊,姓名有什麼重要?”

    余掌珠笑笑,又說,“果然女神不是俗世中人啊,那我能加一下女神的微信嗎?”

    殷覓有倆個手機,相應地,就有兩個微信號。

    殷覓便把自己的小號給了余掌珠,這個小號,是馮麥冬給殷覓申請的,就只有馮麥冬一個聯系人,這個微信號叫︰素素。

    而且,余掌珠和馮麥冬互相並不是好友,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

    “你叫素素?”余掌珠加上殷覓之後,問到。

    “嗯。小名。你呢——叫什麼?”殷覓的雙手在攪動著。

    余掌珠很想問女神姓什麼的,終究沒問,怕問了又造次了。

    殷覓覺得,剛才她問自己了,若自己不問,顯得太不符合常理,便問,“你呢?什麼名?”

    “我?余掌珠。”余掌珠扶著自己的太陽穴,最近她一直心不在焉。

    “掌珠,很好听的名字,一听便知道,你是你父母的掌上明珠。你有兄弟姐妹嗎?”殷覓又問。

    “有,三個哥哥。大哥二哥年齡都比我大了二十多歲,和我關系很疏遠;和我關系好的只有我三哥——余添。”余掌珠又說。

    一听到余添這個名字,殷覓的心又跳的很快。

    她終于還是听到“余添”這個熟悉的名字。

    讓她害怕的名字。

    “是麼?”殷覓淡淡地說到,“你三哥,肯定也結婚了吧?”

    殷覓又問。

    和余添相處這麼久,殷覓一直以為自己是見不得人的,他和她共同的朋友本來就少,幾乎沒有一個。

    只有學長一個人,了解她和余添的事情。

    現在,又有一個“危險人物”在殷覓面前聊起了余添。

    殷覓帶著探尋的快樂,她很想很想知道,平常的余添,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我三哥?沒有。大概戀愛都沒談過。他說自己忙于工作,這輩子不會愛上什麼人了,說沒有激情了。”余掌珠沒說余添和一個有夫之婦的事情,畢竟是家丑,尤其在女神面前,不可外揚。

    “是麼?沒談過戀愛?”殷覓又問。

    “是。”余掌珠笑笑。

    所以,余添找女人的眼光很獨特,竟然找了殷覓,這眼光也是沒誰了。

    余掌珠想起今天的事情,說了句,“我越來越怕他了,這如何是好?”

    她手托著自己的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了。

    “我也很怕他。”殷覓有感而發。

    “馮先生很可怕嗎?”余掌珠問。

    “那位開車的先生看起來也很和藹啊。”殷覓說到。

    余掌珠皺了皺眉頭,問,“哪位開車的先生?”

    殷覓一想,自己的智商怎麼這麼低?差點兒就要暴露了那天的事情。

    殷覓想了想說,上次在街上看見一個人,她看錯了,誤以為是余掌珠,自然以為旁邊的是她的男朋友,原來是她錯了。

    “我男朋友,她叫江延東。”余掌珠的雙臂平放在桌子上,淡淡地說到。

    殷覓又是一驚。

    學長是余掌珠的男朋友?她一直在為了學長的事情困擾?

    學長為何沒告訴她?

    “我們倆之前結婚了,後來又離婚了。如今,離分手也不遠了。”余掌珠說到。

    殷覓自然很關心這事兒,問為什麼?

    余掌珠便說,江延東沒和她商量,便收購了世亨。

    一點余地都沒給她留。

    他心里沒她。

    殷覓點了點頭。

    殷覓還把今天晚上的飯拍了個照片,把余掌珠的照片也照上了一點兒,這樣,如果馮麥冬問起來,就知道她今晚和一個女人吃飯了。

    可是回到家,馮麥冬一直在抽煙,根本沒搭理殷覓。

    殷覓去了隔壁的房間睡覺,馮麥冬也沒發瘋。

    殷覓心想,既然他默認分居了,那以後就分居吧,免得以後,她覺得同時和兩個男人睡,心里會膈應。

    殷覓今天一個人在房間里,沒有馮麥冬的叨擾,非常安靜,可又有些睡不著。

    睡不著,她便想起余掌珠的事情來。

    她拿起手機,給學長發了條微信︰學長,今天我踫見掌珠了,她說她的男朋友是你,我竟然一直不知道,你收購了她的公司,沒有提前跟她知會一聲,她不開心,你哄哄她。

    片刻之後,江延東的微信就回過來了︰她這麼說的?

    殷覓回︰嗯。

    江延東看著殷覓發的“男朋友”三個字。

    她還肯承認。

    第二日,江延東在開一個會議,主要的內容是要把客戶內容重新對接一下。

    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江延遠的公司業務,和世亨對接上了。

    從此,江延遠打開了美國的大門,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開完會以後,董杉一邊在整理材料,一邊對江延東說,“江總果然很有人情味兒,這是給三公子打開了一扇大門。”

    “親弟弟麼。”江延東說。

    江延東對自己的家里人,向來不錯。

    話說,最近的江延遠去了江城,還是因為和喬詩語公司的業務聯系。

    江延遠看到喬詩語就煩躁,氣就不打一處來。

    可喬詩語公司的老總,自從上次江延東單獨找過喬詩語,就以為兩個人之間有貓膩。

    所以,縱然喬詩語在他們公司只是一個最底層的小職員,可他還是讓喬詩語陪同江延遠參觀。

    當然,跟著江延遠參觀的不止喬詩語一個人。

    江延遠看到喬詩語的身影出現在伴隨人群的時候,江延遠氣惱地喊了一聲,“你們公司是沒人了嗎?”

    喬詩語的眸光只是低垂,她沒理江延遠,仿佛江延遠的生氣和他無關。

    江延遠討厭她這副樣子,好像別人發火的對象不是她。

    老總自然也知道江延遠生氣為了誰,可他假裝不懂,只說,“這些都是尖端人才。”

    江延遠這次承接了喬詩語公司的廣告牌的定制,以及廣告投放的業務。

    喬詩語的公司也是一個很大的公司,這次幾乎整個城市的廣告屏都是江延遠的公司做的,廣告策劃和播放也都是江延遠的公司做的。

    所以,江延遠能夠在自己的籍貫地點,有這樣的成就,頗有些衣錦還鄉的感覺。

    雖然江景程並不需要江延遠這種衣錦還鄉。

    老總並未讓喬詩語離開,可能因為喬詩語面對江延遠的暴脾氣,沒有絲毫的思想感情,不動怒,也不歡喜。

    也可能江延遠踫到了一只打不死的小強。

    江延遠看到喬詩語並沒有下去,沒有過多的行動。

    他再行為高調,再不可一世,再仗著姓江不可一世。

    他終究只是乙方。

    高調還是要有度的。

    喬詩語跟在江延遠的身後,很規矩的樣子,一句話不說。

    有一只蒼蠅趴在了江延遠的淺色衣服上。

    江延遠今天這件襯衣是淺顏色的,趴上了一只蒼蠅,這特別顯眼。

    喬詩語很明顯有強迫癥,她一直盯著那只蒼蠅。

    她和江延遠的距離還比較遠,任她怎麼吹,那只蒼蠅也紋絲不動。

    喬詩語討厭蒼蠅。

    也可能秋天了,蒼蠅飛不動。

    喬詩語怎麼看這只蒼蠅,怎麼覺得礙眼。

    最終,她的手抬起來,趕走了這只蒼蠅。

    恰好江延遠歪頭,和別人說話。

    眼楮的余光看到了後面喬詩語的動作。

    他猛地回頭︰“在干什麼?”

    “趕蒼蠅。”喬詩語淡然地說到。

    “秋天了,哪來的蒼蠅?”

    江延遠不知道喬詩語又在動什麼腦筋。

    總之,他已經煩死她了。

    所以,參觀完就準備走。

    江延遠剛剛上了車,便接到了江延東的電話,讓他最近去美國一趟,有一個和世亨的合作。

    “以前世亨的業務,並沒有把我考慮進去,二哥你這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江延遠坐在車的後座,對江延東說到。

    “有點兒。”

    江延遠說安排一下這幾天的任務,去美國。

    畢竟去美國,是尚動業務上的一次提高,江延遠也極為重視。

    可江延遠還沒去美國呢,就接到周姿的通知——喬珂在香港過世。

    江延東身為長子,要去香港把喬珂的骨灰帶回來。

    死者的事情最大,所有的事情都要靠後。

    所以,江延遠去美國這事兒,就暫時擱置,而且要去參加葬禮。

    周姿哭成了個淚人兒,說她從此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了,是孤兒了。

    “你是孤兒嗎?你這麼多孩子,還有我這個好老公,你想當孤兒能當得成?”江景程不在意地說到。

    對喬珂的過世,江景程並沒有那麼多的思想感情。

    一來,這麼多年,他很多事情都已經看淡,二來,喬珂當年也不待見他。

    自從周姿從香港回來,喬珂就一個人住在香港。

    周姿決定把喬珂安置在江城,和周顯榮的墓合成一個。

    幾乎所有的人都去了,江延民和江延成也從美國回去了。

    唯獨沒有通知余掌珠。

    要不要讓余掌珠回來是江婉盈提出來的。

    不讓她去參加則是江延東的回答。

    “婚都離了。”江延東說到。

    江婉盈沒說什麼,也沒問余掌珠這事兒,恐怕挑起事端。

    余掌珠知道還是從江延民宿舍的同學那里听說的。

    總之那天,余掌珠,代瑋這群富二代聚會,那位同學偶爾說起來的,說,江延民的外婆去世了。

    余掌珠愣了一下,江延民的外婆,豈不就是江延東外婆?

    也沒人通知自己啊。

    隨即苦笑,畢竟是離婚了。

    可是余掌珠回到家,想了想這事兒,她覺得還是要去問候一下江延東。

    雖然不知道他和外婆的關系如何,但畢竟是他的親人麼。

    余掌珠經歷過母親的去世,知道親人去世的感覺。

    而且,余掌珠最近在江延民導師的團隊里工作很開心。

    她想,或許她將來做研究也挺好的,不至于在商場上廝殺。

    對江延東的氣也少了幾分。

    余掌珠去江延東家的時候,江延東下午剛從中國回來。

    他找了鐘點工,讓把家里打掃一下。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聞君空歡喜周姿江景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