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72 一家戲精(二更)



    錦衣衛們下意識地往後退了退,這是一種本能的危機反應,他們一時竟然沒能控制住。  太子捏了捏拳頭。  他目睹過這個少年擊敗少林武僧的那場擊鞠賽,那時的少年還沒這麼厲害。  究竟發生了什麼,少年的實力增長了這麼多?  顧嬌其實也很驚訝,她出完手才發現自己的實力又恢復了不少,幾乎接近前世的五成實力了。  看來與韓燁那一場沒有白打。  這要是再來六個太子府的錦衣衛死士,她絕不會像當初那麼狼狽了,她能全部干翻!  情況不妙,沒想過這小子會變得這麼強,帶來的人手不夠……搜不了了……  真可惡!  太子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就在此時,身後忽然傳來張德全的聲音︰“國君駕到——”  父皇來了?!  太子面色一變。  下一秒,他卻暗自竊喜了起來。  父皇來的正是時候,只要他說里頭闖入了刺客,可能會危及上官燕母子的安危,父皇一定會同意他搜查的。  太子給一旁的錦衣衛首領使了個眼色,小聲道︰“一會兒搜到了知道該怎麼做?”  錦衣衛首領低聲道︰“知道。”  太子望著國君走來的方向,繼續壓低音量︰“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若是眼下不解決掉龍傲天,等他們把龍傲天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再養好傷回來揭我們的底,我們就很被動了。”  錦衣衛首領會意︰“殿下放心,屬下不會讓龍傲天有機會開口。”  他搜出龍傲天的時候,就會一刀殺了他!  國君是被小郡主鬧過來的,大雨天也阻擋不了小郡主來國師殿會小友的熱情。  宮人為國君撐著大大的油紙傘,小郡主被國君抱在懷里,小身子藏在披風下。  “到了嗎?”她可可愛愛的小腦袋自披風下鑽了出來。  國君一瞧現場的陣仗便沉下了臉來,他沒讓小郡主瞧見,只是將小郡主遞給張德全︰“帶小郡主進去。”  “是。”張德全將小郡主連人帶披風抱了過來。  “去哪里去哪里?”小郡主窩在披風里問。  張德全的表情是凝重的,說話的口吻卻帶著仿佛什麼也沒發生的笑意︰“去找小郡主的同窗。”  小郡主乖乖的︰“唔,好!”  張德全將小郡主抱去了蕭珩與小淨空的屋子。  作為小郡主的救命小恩人,小淨空也擁有了在國師殿養“傷”的資格,而皇長孫與他投緣,願意讓小家伙給他作伴,這是國師殿人盡皆知的事。  屋子里,兩個小家伙踫面了,二人面對面撲稜著小胳膊,像兩只剛出窩的小雛鳥。  “小雪,你來啦?”  “對呀,淨空,我來啦!”  張德全從里頭輕輕地了掩上房門。  麒麟殿外,國君掃了眼劍拔弩張的太子與蕭珩,沉聲問道︰“這又是在做什麼?”  蕭珩虛弱地咳嗽了兩聲,一改在太子面前的盛氣凌人,委屈又有氣無力地說道︰“皇祖父,太子殿下欺負我。”  太子一口氣險些沒噎死。  他總算明白這個佷兒方才是哪里不對勁了,國君沒來的時候,他多精神、多囂張啊!  太子咬牙︰“你方才不是還挺精神的嗎?怎麼父皇一來,你就開始病怏怏的了?”  蕭珩並未否認︰“那還不是因為方才沒人給我和母親撐腰,我不努力挺著,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你欺負我母親嗎?”  太子的嘴角都抽了,這是何等厚顏無恥之人!  蕭珩繼續告狀,他看了地上被顧嬌打到吐血暈厥的錦衣衛,可憐兮兮地說道︰“多虧蕭公子及時出手,不然現在躺在那里的人就是我了。蕭公子,你別在雨里站著了,你自己身上還有傷呢。”  顧嬌走到蕭珩身邊。  國君看著那個暈過去錦衣衛,眸光涼了下來,他向太子道︰“你的錦衣衛對慶兒動手了?”  太子趕忙拱手行了一禮︰“父皇,請听兒臣解釋!”  糟糕,這小子告狀的本事怎麼厲害了這麼多?  國君看看面色蒼白的蕭珩,又看看杵著拐杖的上官燕,語氣冰冷地說道︰“好,朕就听听你要怎麼解釋?”  太子暗道不妙,方才動的是上官燕倒還罷了,雖也無禮,可畢竟上官燕是庶人,偏偏他讓人動了皇長孫。  國君可沒廢黜皇長孫!  太子頭疼。  但他不能放過唯一的機會。  他只能鋌而走險。  他說道︰“父皇,兒臣的府上出了一個叛徒,試圖行刺兒臣,被兒臣的侍衛打傷,侍衛追蹤他,發現他逃進了國師殿。兒臣之所以執意搜查,也是擔心那人會傷到三姐與慶兒,卻不知為何遭到了三姐與慶兒的百般阻攔。”  “有嗎?”國君沉沉地看向蕭珩與上官燕。  母子二人齊齊搖頭︰“沒有!”  太子︰“……!!”  上官燕嘆息一聲道︰“原來是搜查刺客,太子不能好好說嗎?非得一上來就動手,知道的說你是來抓刺客,不知道的還當你是來抓我的。請吧。”  說罷,她讓開一條道來。  蕭珩與顧嬌也讓到了一邊。  太子快被這對顛倒黑白的母子氣死了。  不過,上官燕為何突然又敢讓他搜了?  難道龍傲天已經被轉移了?  不可能,他的人將麒麟殿前後門都守住了,龍傲天一定還在麒麟殿中!  太子帶著錦衣衛進殿搜查。  與上官燕擦肩而過時,上官燕輕飄飄地來了一句︰“太子,小時候我們玩藏東西的游戲,你從來沒贏過。”  太子瞳仁一縮,他捏緊手指,冷冷地看向上官燕,小聲道︰“三姐放心,這一次,我絕不會輸!”  十幾名錦衣衛分頭行動,一間間屋子找過去。  國君與太子、蕭珩、顧嬌、上官燕在大殿中等候。  不多時,錦衣衛們紛紛來大殿復命。  “沒找到嗎?”太子蹙眉問。  眾人搖頭。  錦衣衛首領道︰“還有兩間屋子沒有找,一間……是小郡主在玩的那間屋子,另一間是被國師殿死士把手的密室。”  太子扭頭看向上官燕三人,敏銳地發現三人的神色都微微變了變,尤其是那個假蕭六郎,他只差沖出去阻止錦衣衛了。  太子向國君請命︰“父皇,請允許兒臣搜查。”  國君對太子點點頭,轉頭吩咐一名國師殿弟子︰“叫你們國師來,朕要搜查那間密室。”  顧嬌的拳頭捏緊了,手臂也僵硬了起來。  蕭珩安撫地握住她手腕。  這一切都被太子敏銳地看在眼里。  國師大人抵達麒麟殿時,小郡主與小淨空所處的那間屋子已被錦衣衛搜過了,沒有任何發現。  太子客氣地說道︰“國師,請允許太子府的人搜查你的密室。”  國師大人道︰“那間密室有死士把守,沒有刺客能夠輕易闖進去。”  “萬一他們有什麼事離開了,或者被人引開了,國師能保證絕對沒有這樣的事發生嗎?”太子倒是沒去懷疑國師會故意包庇,害死軒轅家,國師也有份,他與太女是敵人。  能讓太女在國師殿養傷都是看了國君的面子。  幫她藏人,怎麼可能?  “這……”國師大人看了顧嬌一眼,對太子道,“太子是信不過國師殿的死士嗎?我可以向你保證,密室內沒有藏人。”  太子笑了笑︰“國師一再阻撓,莫非這間密室里有什麼見不得的東西?”  國師大人張了張嘴。  國君不耐地說道︰“行了,都別爭了,國師,叫你的人讓開!”  國師大人不著痕跡地看向顧嬌,顧嬌的小拳頭拽得緊緊的。  只是國君下了旨,就算他是國師也無法違抗聖意。  他對兩名死士道︰“你們退下吧。”  死士退至一旁。  國師大人又道︰“葉青,于禾,你們去開門。”  “是。”二人拱手應下。  太子皺眉,沖一旁的錦衣衛首領使眼色。  一會兒門開了,記得第一時間沖進去,將顧長卿殺了。  錦衣衛首領會意,殿下放心,小的不用刀子了,小的用內力震碎他的心脈。  葉青從兩名死士手里拿了鑰匙,帶著于禾來到門邊。  而當他去開銅鎖時赫然發現銅鎖下方有一滴半干的血跡。  有人來過這里!  葉青想問兩名死士,你們剛剛可有離開?  話到唇邊又咽了下來。  他什麼也沒說,將鑰匙插進鎖孔,動靜極大地轉了一圈,將銅鎖拿下來時還故意在鐵門上踫了一下。  “開個門也這麼慢嗎?”太子淡淡地問。  葉青回懟道︰“門很重,不然太子殿下親自來開?”  太子哼了一聲。  葉青與于禾合力推開厚重的鐵門。  于禾的功力不深,葉青用的力少,門推開的就慢。  可再慢也有被徹底推開的時候。  當那間空蕩蕩的屋子完完整整呈現在眾人眼前時,顧長卿的身影再也無處遁形。  “是你?”  于禾脫口而出。  他怎麼也料到這里面真的有人,而且還是一個認識的人。  葉青也認出了顧長卿的那張臉,只不過他的性子比于禾沉穩,沒有驚訝出聲。  太子身邊的錦衣衛首領正打算沖進去殺人滅口,被太子抬手攔住了。  太子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如果他記得沒錯,于禾是沒見過龍傲天的。  但為何于禾會是一副見了熟人的樣子?  他再回頭看向一旁的上官燕三人,上官燕與蕭珩緊張到不行。  啊,看來有好戲唱了。  殺掉龍傲天是第一選擇,卻不是最優選擇。  如果能夠證實龍傲天與上官燕有勾結,那麼他的收獲可就太大了!  “這位小師父是叫于禾?你認識這個人?”太子溫和地問于禾。  葉青頭疼地閉上眼。  他哪里看不出師父是想護著蕭六郎的?  于禾這個笨蛋,一下子讓師父的苦心白費了!  “我……”于禾也感受到了大師兄的強大氣場,嚇得不敢開口。  國君道︰“你只管說,你可認識這個人?”  于禾低頭。  “國師。”國君沉沉地看向國師大人。  國師大人道︰“你實話實說。”  于禾得了師父的首肯,這才低聲開口︰“他是皇長孫與蕭公子的朋友,來過幾次國師殿。”  太子又道︰“他第一次來什麼時候?”  于禾說了個日期。  太子哈的一聲笑了︰“此人第二日才到我府上說要投靠我,地下武場的龐海管事可以作證。三姐啊三姐,原來他是你安插在我身邊的細作!”  顧嬌挺身而出︰“此事與前太女與皇長孫無關,他與我同是昭國人,就在國君陛下宣我進宮為搶救太女的路上,我遭遇了一波追殺。恰巧他顧公子及時趕到,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事後又得知我倆是同鄉,于是我便與顧公子成為了朋友。他去太子府做幕僚的事,我不清楚。事後他的確來過國師殿幾次,我們只是同鄉之間的往來。”  太子︰我信你才有鬼了!  太子想說,蕭六郎,原來你的統帥之位是這麼來的!是有龍傲天暗中幫你一起作弊!  可太子最終還是理智地忍住了,因為就算龍傲天是上官燕派到他身邊的細作,可讓龍傲天頂替韓家人參與選拔是他的主意。  是他打破了規則。  算了,這都是小事,只要能證實龍傲天確實與上官燕三人有來往,那麼上官燕謀害太子的罪名就逃不掉了!  太子對顧嬌冷笑道︰“你不要因為與皇長孫關系親近,就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你可知此人方才犯了何罪?他行刺大燕儲君,此乃死罪一條!他的幕後主使同樣難逃重責!”  顧長卿神色凝重地看向太子︰“我沒行刺你。”  太子說道︰“別裝了,你敢不敢讓人驗驗你身上的傷?”  顧長卿後退一步︰“我沒受傷。”  太子冷笑︰“受沒受傷驗一驗就知道!”  他說罷,轉身對國君拱手行了一禮,“父皇,此人被兒臣府上的侍衛用劍刺傷,傷口在右胸上!”  國君深深地看了顧長卿一眼,抬抬手指。  太子心頭一喜,正色道︰“驗傷!”  錦衣衛首領走上前,顧長卿試圖反抗,卻被錦衣衛首領無情摁住。  太子心道,中了先生一劍,你以為自己還有力氣反抗嗎?  錦衣衛首領唰的扯開顧長卿的衣襟,然而他剛扯開外衣,一封密函掉了出來。  顧長卿忙用腳去踩。  錦衣衛首領先他一步將密函拾了起來!  錦衣衛首領拆開密函,拿出里頭的圖紙看了看,整張臉勃然變色︰“太子府的地圖、韓家的軍營布防圖……”  好哇龍傲天,你居然還從孤的手里盜走了這麼多機密的東西!  不過,你盜得可真好!  你萬萬沒料到會被孤給當場搜出來吧!  太子只想仰天大笑三聲,原本還不好證實龍傲天與上官燕有勾結,眼下鐵證一出,不必自己多說,父皇也不會相信上官燕是無辜的了吧?  畢竟,除了上官燕,誰還如此處心積慮地對付太子府呢?  “父皇!”太子情緒激動地看向國君。  國君的目光落在上官燕低垂的眉眼上︰“你還有什麼話說?”  上官燕淡淡說道︰“我沒有,反正,你也從來不信我。”  國君惱羞成怒︰“是不是你干的,朕要你一句話!”  顧長卿趕忙說道︰“不是!不是太女!是我自己的主意!一切都與太女無關!國君陛下,你要責罰,就責罰我一個人吧!我願意承擔全部的罪責!”  國君沒理顧長卿,只是目光嚴厲地看著上官燕︰“所以確實是你?”  上官燕撇過臉。  國君怒氣填胸︰“上官燕,你太讓朕失望了!”  顧長卿著急道︰“國君陛下,真的與太女無關,都是我一意孤行!太女不知情!”  太子呵呵道︰“死到臨頭還在為她脫罪,你對我三姐可真是忠心耿耿啊。”  國君不想再看見這個細作︰“把他押下去!凌遲處死!”  “慢著!”蕭珩開口。  國君怒目看向蕭珩︰“這件事與你沒關系,你不要瞎摻和!”  蕭珩語氣平和︰“皇祖父,我只是有個疑惑,方才太子殿下不是叫囂著要驗傷嗎?怎麼掉出這封密函後就不繼續了?”  此話一出,眾人一愣,呃,好像是忘了繼續驗傷啊。  主要是鐵證如山,加上顧長卿自己也間接承認了,那驗不驗也無所謂了嘛。  蕭珩一步步走向顧長卿,顧長卿的身子朝後閃躲。  蕭珩伸出手來,顧長卿猛地掙脫了兩名錦衣衛,一掌打向蕭珩!  顧嬌一把將蕭珩拉開,另一手拽上顧長卿的衣襟,嘩啦一下拉到了底。  顧長卿纏著紗布的胸口暴露了出來,顧嬌沒有留情,將染血的紗布也拆了。  可,他的肌膚上沒有傷口。  紗布上的血是假的。  太子狠狠一怔,等等,怎麼會這樣?他的傷呢!  蕭珩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目光轉向太子,痛心疾首道︰“太子叔叔,你這出戲演得可真好,要不是我及時察覺出不對勁,只怕還真讓你蒙混過關了呢。你為了栽贓嫁禍我母親,還真是煞費苦心!”  “孤沒有!”太子完全狀況外,想不通到底發生了什麼,龍傲天的傷勢哪里去了?  總不會是換了個人。  不可能的,國師殿他們搜遍了,再也沒有任何藏身之處。  更何況,這人分明與龍傲天長得一模一樣,聲音也一樣,哪兒可能是換了個人?  就在太子的思緒飛快運轉時,顧長卿忽然來到門口,催動內力, 的關上了鐵門!  國師、葉青、于禾等人全被關在了門外。  密室中只剩下國君、上官燕、蕭珩、顧嬌、顧長卿、太子以及錦衣衛首領。  “你要做什麼?”太子警惕地看向顧長卿。  顧長卿邪惡地勾了勾唇角︰“主子,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嗎?這個糟老頭子心里根本就沒有你!他最疼的人一直都是上官燕!上官燕在皇宮使苦肉計陷害你,他難道沒看出端倪嗎?可他就是要偏袒她!就是要護著她!今日計劃敗露,以這糟老頭子偏心到沒邊的做派,你是不可能輕易得到原諒的!既如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全都殺了!然後賴在上官燕的頭上!”  蕭珩無縫餃接,完全不給太子開口的機會︰“你瘋了!你要弒君嗎!”  “孤……”沒有!  可惜顧長卿也不給他插嘴的機會︰“是又怎樣!接招!”  顧長卿拔出長劍,一劍朝國君刺了過來!  國君還沉浸在那句“糟老頭子”的憤怒中,這個混賬小子居然叫他糟老頭子!!!  長劍撲哧入體,國君駭然大驚。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卻並沒有傳來——上官燕撲過來替國君擋下了這一劍。  顧嬌一腳將顧長卿踹開!  長劍也自上官燕的身體里拔了出來!  鮮血四濺,無情地濺了國君滿臉。  國君整個人都僵住了,他幾乎是循著本能抱住了倒在他懷中的上官燕。  上官燕哇哇地吐著血。  國君抱著她蹲下來,拿手去捂住她的傷口,她被刺了個對穿,後背與胸口汩汩地冒著鮮血,捂都捂不住。  冷靜如國君也開始不自覺地心慌了︰“燕兒……燕兒……”  他已經十幾年沒叫過這個名字了。  上官燕奄奄一息地看著他,眼底涌上淚水︰“我……不想給你……擋劍的……我還……還沒……原諒你……但是……你是……我父皇呀……我已經……沒了母後……我不能……再沒有……父皇……”  國君的心突然揪成一團,劇烈地疼痛起來︰“燕兒……”  上官燕的體溫在急劇流逝,她的眼淚與血水一並流下︰“我討厭你……討厭你總是不信我……我在皇陵……皇陵等了你……那麼多年……你從來……不來看我……我討厭你……討厭你……”  她在血泊中難過地哭了起來。  世間萬物,大多都是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國君亦不能免俗。  國君從沒有哪一刻像眼前這般清晰地感受到上官燕的死亡,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失去她,失去他與軒轅 煙唯一的骨肉。  他抱著懷中的女兒,喉頭涌上了幾分脹痛︰“朕以為你恨朕……不想見到朕……”  這邊,父女倆生離死別,另一邊,顧嬌與顧長卿打得難舍難分。  太子則是整個人傻住了。  這一出接一出的,把他都給整懵了。  理智告訴他是假的。  可一切又都太真實了。  顧嬌又是一腳,將顧長卿踹飛撞上牆壁,顧長卿在牆壁上粘了足足三秒才呱啦啦地跌下來!  顧長卿……確切地說,是顧承風捂住胸口,內心瘋狂吐槽。  不是吧,臭丫頭,演個戲而已,要不要這麼逼真啊?  顧嬌︰哼,我可是很敬業的!  ------題外話------  今天更新了一萬,爪爪都快廢掉了,求票票安慰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