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59 勝勝勝!(兩更)



    顧嬌這一場是清風道長之後,又一場讓所有人一臉懵逼的。  到底什麼情況?  韓少宇怎麼就飛出去了?  “你看清了嗎?”騎兵甲問奇兵乙。  “我沒有,你看清了嗎?”騎兵乙問騎兵丙。  騎兵丙︰“我也沒有!”  人群後方的一處高台上,韓磊與韓五爺無聲地看著策馬走向沙場邊緣的“蕭六郎”。  韓五爺道︰“大哥,難怪燁兒會幾次三番栽在這小子手里,他的確有幾分手段。”  韓磊神色凝重︰“剛剛韓少宇是怎麼回事?我明明沒有從那小子的身上感受到內力的波動,韓少宇怎麼就被他給打飛了?他那一招是哪門哪派的功夫?”  韓五爺一頭銀發在烈日下熠熠生輝,他的表情與他的發色一樣冰冷。  他的目光落在策馬踱步的少年身上,沙場諸多世家子弟,他模樣平平,卻就是能讓人在人群里一眼看見他。  “不是江湖功夫,是雕蟲小技。”他說。  韓磊眉頭一皺,不明所以︰“雕蟲小技?”  韓五爺道︰“大哥可還記得投石車?”  韓磊雙手負在身後,點點頭︰“記得,攻城用的戰車之一,破壞力很強,能用來打擊城門與城牆,也可用來攻擊守城的兵士。難道他剛剛是在——”  韓五爺嗯了一聲︰“沒錯,他就是把韓少宇當成石頭撬了出去。道理都懂,可近身作戰時鮮少能夠有人能制造出這樣的動手環境與時機。他從上場就開始計算攻擊的距離,起跳的高度,下腰的角度,甚至……韓少宇出槍的速度,都在他腦海里有一張明明白白的圖。”  韓磊道︰“我還是不太明白。”  韓五爺道︰“大哥不用明白,大哥只用知道這小子是個天才。”  韓磊轉身看向韓五爺,似是而非地笑了笑︰“你還會夸人?”  韓五爺接著自己方才的話繼續說道︰“但天才也是需要一點運氣的,如果沒有他身上的那副戰甲,他早已死在韓少宇的槍下。”  韓磊的目光再次落回了少年的身上,少年紅衣玄甲,鮮衣怒馬,一身與天比高的氣度當真是將世家子弟都比下去了。  韓磊眉頭緊鎖︰“我也注意到了,那是什麼盔甲,怎會如此堅硬?”  韓五爺問道︰“大哥還記得軒轅厲的盔甲嗎?我說的是他最厲害的那一副。”  韓磊被觸及某段回憶,微微擰了擰眉頭,方說︰“記得,當年他就是靠著那副盔甲孤身深入晉國敵營,將被俘的國君陛下救了出來。可是他戰敗身死後,我們卻沒有找到那副盔甲,他身上穿的是普通的盔甲。你不會覺得蕭六郎身上的戰甲是軒轅厲曾經的那一副吧?看著又不像。”  韓五爺道︰“許是一樣的材質做的,也或許是把軒轅厲的那副盔甲熔掉新做的。”  韓磊感慨道︰“十五年前,軒轅厲若是沒換下那副盔甲,興許沒那麼快死。”  韓五爺淡道︰“他一個人的生死改變不了大局,軒轅家落敗是命中注定。”  這一點,韓磊倒是未曾反駁︰“也是,紫微星現,帝出軒轅,國君怎麼可能還留著軒轅家?可惜了那副盔甲,沒能落在我們韓家人的手中。扯遠了,還是說說這次的選拔吧。蕭六郎是個硬茬,你第一輪沒有對上他,下一輪可未必了。”  顧嬌已經騎馬去往觀戰區了,黑風王的氣場生人勿進,為他隔離出了一塊舒坦的空地。  韓五爺看著顧嬌,說︰“他不是我的對手。”  韓磊轉身,笑著拍了拍韓五爺的肩膀︰“不要輕敵啊,五弟。”  韓磊望著顧嬌,正色道︰“大哥放心,我不會輕敵,若是遇上蕭六郎,哪怕明知他不是我對手,我也還是會全力以赴的。”  顧嬌的下一場是沐輕塵。  他的對手是王緒的弟弟王逸,按輩分他得喚對方一聲叔。  王逸笑道︰“你可別因為我是長輩就不敢對我出手!”  沐輕塵手持長劍拱了拱手︰“晚輩會盡力,請王四叔多多指教。”  王逸笑容一收,拔出腰間彎刀,威風凜凜地說道︰“那就讓我來試試你這幾年的武功究竟長進了沒有!”  銅鑼聲響,二人策馬朝彼此攻擊而來。  沐輕塵的兵器是長劍,王逸的則是彎刀,都說劍克刀,刀克矛,事實上並非如此。  作戰時的每一種兵器都有自己的優勢與劣勢,全看如何發揮。  王逸用的是霸道刀法,強大的力量能瞬間將對手壓制,而沐輕塵是劍法講究的是迅敏輕快。  沐輕塵一劍斬下去,輕松就能被王逸的彎刀給擋住。  可王逸若是一刀砍下來,沐輕塵去硬接的話未必能接住。  沐輕塵為了避免接王逸的招,一上場便對王逸展開進攻,所有劈、斬、砍的力量型招式他一招也沒用,全是刺、抹、挑等角度刁鑽令人防不勝防的快招。  王逸只覺眼花繚亂,一身力氣無處施展。  最終沐輕塵踩著腳蹬一躍而起,凌空一個翻轉劃斷了王逸馬鞍的皮革。  沐輕塵又一道劍氣斬在馬後,馬兒受驚,揚起前蹄猛地朝前奔去。  王逸身子一歪,猝不及防地與馬鞍一道從馬背上滑了下來。  就在他狼狽著地的下一秒,沐輕塵落回自己的馬背上,伸出手來抓住了他胳膊︰“王四叔!”  王逸穩住了身形,好氣又好笑地看了沐輕塵一眼,拍拍他的馬,氣喘吁吁地說道︰“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沐輕塵翻身下馬,收劍拱手行了個晚輩的禮︰“是王四叔承讓了。”  王逸擺擺手︰“行了行了,原本我也不想來的,不過你既贏了我,就不要再輸給任何人!要向我證明,我輸給你不冤!”  沐輕塵神色復雜地凝了凝眸︰“是!”  接下來按順序還有三組,但因天干庚七的其中一個騎兵出了點狀況,沒能及時趕來現場。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可以直接以棄權處理,可韓五爺大度,說願意等對手。  這一等就是現在。  “來了來了!”  “誰來了?”  “韓五爺的對手啊!”  “啊,居然是他!”  顧嬌騎在黑風王的背上,豎起耳朵听他們的高談闊論︰“誰呀?反應這麼大?”  “是南宮靖!南宮家的嫡女!”  听到這里,顧嬌唔了一聲,饒有興致地朝對方望了過去,果然看見一個身著盔甲的女子策馬朝沙場奔來。  南宮靖,南宮家三房嫡女,今年十七,習得一身好武藝。  咦,不記得昨天參與選拔的騎兵里有她呀。  南宮靖策馬來到韓五爺與韓磊所處的高台之下,仰頭望向二人,不卑不亢地說道︰“我父親臨時有事來不了了,可否由我代為出戰?”  按規矩是不能的。  否則人人都請外援怎麼辦?  韓五爺居高臨下地看了她一眼,淡淡說道︰“好。”  南宮靖說道︰“請!”  韓五爺不疾不徐地走下高台。  顧嬌摸下巴,她心里一直有個疑惑,這韓老五年紀輕輕的,怎麼頭發就白了呢?  韓五爺上場時騎的不是自己的黑魔馬,而是一匹普通的黑風騎。  南宮靖柳眉一蹙,質問道︰“韓五爺,為何不用你自己的馬?你是瞧不起我嗎?”  韓五爺不咸不淡地說道︰“南宮小姐多慮了,我以為等了這麼久南宮家今日不會來人了,便讓人把我的馬帶回府邸了,若是再去取來,怕是要讓南宮小姐苦等。”  話的內容是客氣的,表情與語氣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南宮靖惱羞成怒,冷聲說道︰“還不敲鑼?”  考官輕咳一聲,敲響了銅鑼。  南宮靖的兵器是雙刀,韓五爺赤手空拳。  南宮靖朝韓五爺策馬奔來時,韓五爺站在原地根本就沒有動。  南宮靖的武功與韓五爺不在一個境界,她是傷不了韓五爺的,她的刀還沒踫到韓五爺的一根頭發便被韓五爺用內力震下了馬。  她的馬兒似乎也受到了巨大的驚嚇,揚起前蹄來,眼看著就要踩到她。  韓五爺隨手一抓,將南宮靖從瀕臨踫到的地上抓了起來。  南宮靖花容失色,抱緊了他胳膊,撲進他懷里。  所有人臉色一變。  不是吧?  大庭廣眾之下,南宮家的千金與韓五爺……呃……這……  眾人看不見的地方,南宮靖卻眸光一涼,抱著韓五爺往下一倒。  她這是打算同歸于盡,拉著韓五爺一同出局!  為了淘汰韓五爺,她連女兒家的名節都搭上了。  顧嬌挑眉︰“啊,是的了,南宮家還有小子晉級了。”  “這個毒婦!她使陰招!”  “完了完了!他們摔下去了!”  “哎呀——”  二人一道跌下馬去。  南宮靖死死地纏住韓五爺,唇角泛起冷笑︰“一起下地獄吧,韓大人。”  韓五爺神色淡定,薄唇輕啟︰“你,高興太早。”  南宮靖神色一頓。  韓五爺掰開她的一只手,一掌朝她打了下去!  力道的反作用下,韓五爺順利回到馬鞍上。  南宮靖則是重重地跌在地上,當場吐出一口血來。  她擦了嘴角的血跡,惡狠狠地瞪向韓五爺︰“你早知我要算計你?”  韓五爺冷漠地說道︰“是。”  南宮靖蹙眉︰“那你還——”  韓五爺冷笑︰“要算計我,總得付出點代價,不是嗎?”  今日一過,南宮靖的名節算是徹底毀了。  若能為南宮家的子弟鏟除最大的競爭對手,她的犧牲值了。  可現在,她白白犧牲了!  顧嬌對韓五爺有了新的認知,還真是個心狠手辣的男人,對南宮靖這樣的美人都能毫不憐香惜玉。  後面三場沒有多驚艷,下一場也沒有號牌要領,顧嬌看完便去馬棚喂黑風王了。  下午還有一場一對一的對決,全部比完了才能離開軍營。  這會兒大家先想到的是自己吃飯,馬兒都是交給隨從去喂。  顧嬌牽著黑風王過來時,馬棚里沒什麼人。  顧長卿也牽著自己的黑風騎走過來,裝作在喂馬的樣子,對顧嬌不動聲色地說︰“下午是沙盤推演,進場再抽簽。”  顧嬌先檢查了馬棚里的飼料,確定沒有任何問題才喂給黑風王︰“十一個人,落單的那個怎麼辦?”  顧長卿說道︰“有一個直接晉級的名額,就看誰能抽到了。”  “能內定嗎?”顧嬌問。  如果能內定,一定又是韓家子弟。  顧長卿搖搖頭︰“不能,是當場抽簽,當場沙盤推演,所有人都在場,沒機會動手腳。”  顧嬌︰“哦。”  顧長卿道︰“沙盤推演完之後,就只剩最後一場選拔——三百里騎行。下午這一場很重要。”  這一場是唯一不會用到坐騎的選拔,甚至都不必動武,比的是兵法謀略。  一個人武藝高強,不代表他擅長帶兵打仗。  顧嬌打過仗,但統帥是唐岳山,她在這方面的優勢並不明顯。  而據顧長卿所知,晉級的選手中沒有一個是不擅兵法的,就連清風道長在出家前都曾熟讀兵書。  “要不我和你試試吧?”顧長卿說。  “也好。”顧嬌應下。  顧長卿折了兩根樹枝,與顧嬌一人一根,他在地上畫了一個草圖。  “這是一座固若金湯的城池,易守難攻,擁兵兩萬,但城內糧草只夠維持三天,敵軍有八萬,敵軍的謀士獻計,讓敵軍主帥帶人夜襲城池中的糧倉,燒掉他們的糧草,此戰可不攻自破。你做攻方,還是守方。”  這不就是官渡之戰嗎?  袁紹帶兵八萬攻打只有兩萬兵力的曹操,許攸獻計燒曹賊的糧草。  哪知袁紹非但不听,還將許攸關了起來。  事後許攸投靠曹操,也是許以燒糧之計,助曹操以兩外兵力擊敗了袁紹八萬大軍。  “我做守方!”顧嬌說。  這段她熟悉!  顧長卿點頭︰“好,我麾下謀士獻計讓我燒你糧草,我采納他意見並親自率領五百精兵燒了你的糧倉。”  顧嬌︰“?!”  顧嬌面不改色地說道︰“這個不算,重來,我做攻方。我采納燒糧草的意見!”  顧長卿說道︰“我早已挖好陷阱,讓你五百精兵有來無去,並假扮成你方將士,趁夜色前往你方軍營燒了你方的糧道。”  顧嬌︰“……”  ……  某處營帳中。  韓磊與韓五爺席地而坐。  二人面前的桌上擺著豐盛的菜肴,韓五爺不吃肉,所以一桌看似豐盛,實則全是素菜。  韓磊說道︰“兵法是你的強項,下午的沙盤推演應當沒什麼問題吧?”  韓五爺慢條斯理地夾了兩粒白米飯︰“哪一關又有問題?”  韓磊哈哈哈哈地笑了︰“沒錯!我五弟聰慧過人,文韜武略,無一不精,又有哪一關能夠難得住五弟?陛下想通過這種法子讓我們韓家將黑風騎交出去,未免太小瞧韓家了!”  韓五爺靜靜吃飯沒說話。  韓磊嘆道︰“五弟,當初要不是你中毒,這家主之位本該是你的。”  韓五爺夾了一片青菜,說道︰“大哥是嫡長子。”  韓磊看著他道︰“父親當年是屬意你做家主的。”  韓五爺淡道︰“我對家主之位沒興趣。”  韓磊笑了笑︰“也是,你有自己喜歡的事。”  他說著,想到什麼,眉頭微微一皺,“那個叫蕭六郎的詭計多端,決不能讓他進入最後一場。”  韓五爺冷冰冰的眼神朝韓磊看過來︰“大哥是擔心我的黑魔馬跑不過老黑風王?”  韓磊訕訕一笑︰“大哥不是這個意思,吃飯!吃飯!”  韓五爺吃了半口青菜︰“要是下午我對上了蕭六郎,我會讓他出局的。”  一個時辰過去。  馬棚。  顧嬌一邊吃肉脯和小零食一邊听顧長卿說。  顧長卿趕鴨子上架,臨時為顧嬌講了不少兵法。  他講得嗓子都冒煙了︰“……方才那些都記住了嗎?”  顧嬌腮幫子鼓鼓,嘴好忙︰“……嗯。”  顧長卿抬袖擦了擦額頭汗水︰“你要真記住了,只要不對上清風道長與韓五爺,應該都能應付過去。”  顧嬌打了個飽嗝︰“唔。”  顧長卿說道︰“行了,時辰到了,過去吧。”  顧嬌站起身來。  顧長卿抓緊一切時間檢驗她的學習成果︰“要是再出現大霧天的情況,應該怎麼打?”  顧嬌︰“空城計?”  顧長卿嘴角一抽︰“……”  沙盤推演在一個寬大的營帳中舉行,抽簽也在這里。  從一到五皆是兩個號,只有六號是單個。  “六號六號六號六號……”南宮家的公子默念六號一百遍,抽出來一瞧,“一號!”  他失望一嘆︰“還有一個一號是誰呀?”  “哦,是我。”清風道長客氣地說。  南宮家的公子兩眼一翻,當場暈倒——  顧長卿與董家嫡子抽中三號。  沐輕塵與沐家的表哥同時抽中四號。  沐輕塵簡直是出門水逆了,不是對戰王家人就是對戰沐家人,全是自己人。  韓五爺抽中了一號。  現場就剩下顧嬌與鳳家嫡子沒有抽了。  而匣子里剩下的兩個號分別是一號與六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二人身上。  這二人中將有一個人倒霉到極點,也將有一個幸運到極點。  一旁幾名騎兵不知該慶幸自己提前抽到了別人不用對上韓五爺,還是該惱怒自己沒耐著性子等到最後,沒準能抽個直接晉級。  鳳家嫡子忽然有些緊張起來︰“你、你先還是我先?”  “隨便,我都行。”顧嬌說。  鳳家嫡子咬了咬牙︰“那……還是我先吧。”  “嗯。”顧嬌抬手,示意他先。  鳳家嫡子將手伸向了匣子,臨近洞口卻突然將手縮了回來︰“等等!還是等等!”  “嗯?”顧嬌古怪地看著他。  鳳家弟子深吸一口氣︰“你先!”  “哦。”顧嬌探出手。  鳳家弟子眸子一瞪︰“慢著!還是我先!”  顧嬌有點煩了,一拳頭砸上腦袋,將他砸扁在了桌上︰“到底抽不抽!”  被砸得毫無還手之力的鳳家弟子委屈巴巴地伸出手,從匣子里的洞口進去,拿出了一個刻著數字的小木牌。  匣子里只剩下一個木牌,顧嬌已經不用動手去拿了,直接問鳳家嫡子︰“你幾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鳳家嫡子死死捏住的小木牌上。  鳳家嫡子閉著眼︰“我我我、我不敢看。”  “給我。”顧嬌說。  鳳家嫡子︰“你不許換……”  顧嬌︰“那你自己看。”  鳳家嫡子︰“還、還是你幫我看。”  “我幫你看。”  韓五爺漫不經心地走了過來,探出修長的指尖捏住鳳家嫡子的木牌。  鳳家嫡子緊張地睜眼朝他看來。  韓五爺給了他一個松手的眼神,他嚇得一把撒開手。  韓五爺捏著手中的木牌,似笑非笑地看向顧嬌︰“蕭六郎,你覺得你的運氣怎麼樣?”  顧長卿眸光一凜,千萬要是一號……  “我的名字有毒,一直運氣都不怎麼好,喝水能嗆到,下雨躲不掉,走在路上能摔倒……只有你想不到的霉,沒有我倒不了的霉。”  顧嬌誠實地說完,從匣子抽出來小木牌,看了看,輕嘆一聲︰“果然啊。”  “哈!”韓五爺沒忍住,囂張又玩味兒地笑了。  顧嬌也笑了︰“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讓我轉運了。”  她指尖一動,亮出木牌。  六號!  韓五爺笑容一僵。  考官︰“蕭六郎,晉級!”  ------題外話------  為了不讓你們卡得不上不下的,熬夜把這個情節寫完了。  來兩張月票安慰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