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50 下場(三更)



    顧嬌這麼問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在來的路上便經過了深思熟慮。  在顧琰被南宮厲打傷之前,他給他們的燕國入學文書便已經送到了小淨空手中。  換言之,他並不知顧琰會出事,更不清楚他們要來燕國為顧琰手術,他從一開始就希望他們能來燕國念書。  或者確切地說,是他們幾個陪小淨空來盛都念書。  甚至他連書院都挑選得極為講究。  小淨空最粘顧嬌,顧嬌于是被安排在了滄瀾女子書院,如此一來二人便不必分開。  而天穹書院雖隸屬外城,卻是學生背景最簡單的一座書院,除了沐輕塵與沐川,沒有十一世家的子弟前來求學。  而沐輕塵還長期不來。  他們的班級也與沐川的錯開。  這樣便大大減少了他們與世家踫頭交鋒的機會。  可以說一切的安排都細致到完美。  他究竟是在送小淨空去求學,還是在帶小淨空回家?  了塵收回望月的目光,轉過身,目光落在了顧嬌帶著一絲稚氣卻也不失英氣的面龐上︰“在我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我也有個問題要問。”  顧嬌道︰“我先問的。”  了塵道︰“我知道,所以你也可以不回答我。”  顧嬌看著他。  他嚴肅地說道︰“如今的你,真的承受得住全部的真相嗎?如果不能,那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  後半夜,盛都飄了一點零星小雨。  顧嬌回到國師殿時,衣衫上暈染了一層薄薄的水跡。  蕭珩在房中等她。  見她一身涼意地進來,忙拿了巾子為她擦拭臉上與頭上的水汽。  顧嬌道︰“沒事,一點毛毛雨,還沒下就停了,淨空睡了?”  蕭珩看了看帳幔後的小家伙︰“還沒到國師殿就睡了,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顧嬌來到床邊看了看小家伙,說道︰“他去了軒轅家,並且十分熟悉那里。”  能一下子說出  蕭珩若有所思道︰“他與軒轅家有關系?”  “我猜十有八九。”顧嬌將兩次踫見了塵的經過與蕭珩說了。  蕭珩沉默。  了塵吃餃子的時候他就已經覺得了塵很奇怪了,沒想到了塵武功如此高強,殺起人來毫不心慈手軟,這可不像慈悲為懷的出家人能干出來的事。  加上他又懂軒轅家的槍法——  “那淨空呢?”蕭珩問。  顧嬌道︰“淨空我也問了,他說,我如果承受不住事實的真相,就不如不知道的好。”  這個承受自然不是指心理上能承受多大的沖擊。  如果小淨空真的也與軒轅家有關,以他們如今的實力,很可能會護不住小淨空。  所以不如不知道,不要陷入無謂的煩惱。  ……  長街上,兩道身影飛快前行。  “公子!公子您慢點兒!”  “那個臭和尚呢?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跟丟了!”  明月公子停了下來,望著眼前空蕩蕩的長街,不悅地說道,“你方才看見他往哪里去了?”  灰衣侍衛撓了撓頭︰“好像……就是這個方向啊,咱們沒追錯啊!”  明月公子沒好氣地說道︰“沒追錯人怎麼會不見了?難道他憑空消失了?他是鬼嗎?”  灰衣侍衛縮了縮脖子,小聲道︰“公子啊,白天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會撞鬼的……”  明月公子冷聲道︰“子不語怪力亂神!”  “喵嗚——”  一旁的屋頂上傳來一聲野貓的叫喚,二人齊齊打了個激靈!  侍衛害怕地抓住明月公子的胳膊,顫聲道︰“公子啊,這這這、這地方太陰森了……一看就好多年沒住人了……全是凶宅……還是冤魂不散的那種……咱們走吧……”  明月公子色厲內荏道︰“什、什麼冤魂散不散的?你家公子我會怕這個?”  灰衣侍衛壓低音量,像是生怕被鬼听見似的,膽寒地說道︰“這里是軒轅家的舊址,曾經一整條街都是他們家的,听說他們被滿門抄斬那日,這條街上血流成河,怨氣太重了,連烏鴉都不敢靠近。而且我還听說……這些年但凡來到這條街的人回去都中了邪……更夫都繞著走的!”  明月公子後背涼颼颼︰“你你你……你別這里道听途說!”  他的腳不自覺地往後挪了一步。  灰衣侍衛撇撇嘴兒︰“公子執意要找的話,小的也只有舍身陪您了,您說吧,先從哪處找起?前面就是軒轅家的府邸,要不就那兒!您看咱們是翻牆進去還是破門而入?”  明月公子的喉頭滑動了一下,正色道︰“死、死者為大!什麼翻牆破門的?走了走了!”  說罷,明月公子身形一轉,三步並作兩步往回走,步子快得活像身後有鬼在追似的。  都尉府。  王緒已經連續幾日沒回家了,主要是事情一樁接一樁,剛忙完廢太女的又來了小郡主的。  眼下交到他手上的是個硬茬兒——沐家老爺子。  別看沐老爺子是文臣,骨子里的倔脾氣比武將更甚。  王緒又不能真對他嚴刑拷打,畢竟上了年紀,怕打著打著就掛了。  沐老爺子應付不了國師,難道還應付不了一個王緒?  不論王緒如何審問,他就是不松口。  “不是沐家干的,沐家也不知他被誰給收買了,如此栽贓我沐家!”  問來問去都是這句話。  天都亮了!  王緒一個頭兩個大。  “關都尉,長孫殿下來了!”  值房外,侍衛稟報。  王緒忙站起身,整理衣冠,去左都尉府外拜見了蕭珩︰“微臣見過長孫殿下。”  蕭珩客氣地抬了抬手︰“王大人不必多禮,王大人一宿沒歇息嗎?”  “啊,是,在審案。”王緒說,“長孫殿下請里邊說話。”  還挺會做人。  蕭珩與他去了他的值房,坐在主位之上。  有下人奉了茶。  王緒問道︰“不知長孫殿下突然造訪都尉府所為何事?”  蕭珩看向王緒道︰“我是來找你的,蕭大人忙著照顧我母親走不開,只好我替他來問問你的傷勢如何了?”  突然被關心的王緒心底一陣動容。  他拱手行禮道︰“微臣無礙了。”  “三日後來國師殿拆線。”蕭珩說。  “是。”王緒恭敬應下。  蕭珩一臉好奇地問︰“王大人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是案件的進展不順利嗎?”  “這……”王緒不能隨意對外人提及案件的詳情。  蕭珩笑了笑︰“王大人教我習武數年,雖我未學成一招一式,不過這是我個人的問題,與王大人無關。看在你我二人一場交情的份兒上,我給王大人支個招。”  王緒豎起了耳朵。  蕭珩淡淡說道︰“陛下已知結果,只想要個詳細的經過,王大人給填上就是了,不用太較真。”  王緒狐疑地皺起眉頭︰“長孫殿下的意思是——”  蕭珩端起茶杯︰“你們王家在沐家有眼線吧?找個出來指證沐家不就完了?”  王緒臉色一變︰“這不是做假證嗎?”  所以還真有眼線啊,蕭珩不動聲色地說道︰“這不叫做假證,這叫合理行使職權。食君之祿擔君之憂,陛下所想,臣之所向。”  ……  六月的盛都不缺茶前飯後的談姿,先是廢太女與皇長孫先後回都,再是沐、韓兩家相繼出了事。  婉妃被打入冷宮都是小事了,沐家的兵符沒了。  听說是沐家主動上交的,也不知沐家是抽了哪門子的風,當初好不容易才瓜分到手的兵符,怎麼就拱手交出了?  沐家二爺沐宏因牽扯一樁賄賂案,金額巨大,令國庫損失慘重,被罷官流放。  韓家也好不到哪兒去。  由韓世子一手提拔的張封等人因護衛不利,導致小郡主被賊人劫持。  張封等人被重罰,韓世子也被免去了御林軍副統領一職。  更要命的是,不知是誰向國君告密,說韓世子雙腳已廢。  國君派了張德全與御醫前去查看,發現韓燁的腳筋被人齊根斬斷,根本沒有痊愈的可能了。  金鑾殿上,國君厲聲道︰“韓世子既已無法再統帥黑風騎,那麼黑風騎便另擇新主吧!”  楊閣老捧著笏板問道︰“還是從韓家選嗎?”  這不是廢話?  黑風騎既然給了韓家,那就理應由韓家人來繼承。  可韓家接二連三的出事,國君心里對韓家已然有些失望。  國君思忖片刻,正色道︰“韓家子弟是首選,但倘若確有勝出韓家子弟良多者,亦可成為黑風騎新統帥!”  此消息一出,世家們沸騰了。  黑風騎,那可是六國最強悍的騎兵!  新統帥的位置,他們要定了!  ------題外話------  收復兵權,從黑風騎開始~  三更奉上,謝謝大家的月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