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43 國師出手



    天蒙蒙亮時,顧嬌一行人總算走出了林子。  這時他們才發現,這里與他們進來的地方完全是相反的方向。  沐輕塵注視前方道︰“穿過前面那片田埂就是官道,一直往南走會看到一個驛站。”  有驛站就有車馬。  顧嬌從國師殿帶出來的馬已經累得不像話,顧嬌都沒騎它了。  沐輕塵的侍衛牽著馬,顧長卿抱著小淨空,沐輕塵抱著小郡主。  一行人繼續趕路。  卻在過田埂時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小郡主突然呼吸艱難,喘不上氣來,不多時她的臉色就蒼白了,嘴唇也烏了。  “我看看。”顧嬌走過來,附耳過去,听了听小郡主的心跳與呼吸。  突如起來的靠近令沐輕塵的呼吸一滯。  他看了看懷中的小郡主,又看看顧嬌近在咫尺的臉,忍不住輕咳一聲︰“她怎麼樣了?”  “看樣子像是哮喘發作了。”顧嬌從腰間解下急救包,打開後取出一瓶哮喘氣霧劑,“小郡主。”  小郡主睜開眼,難受地看向顧嬌。  顧嬌把她抱了過來,找了個地方坐下,搖勻氣霧劑後拔掉瓶塞︰“先把氣吐出來,含住它,我讓你吸氣你再吸氣,洗完之後不要吐。”  小郡主虛弱地點點頭。  都說久病成醫,患有哮喘的小郡主自幼吃藥,在治療方面的配合程度比一般孩子要高一些。  “吐氣。”顧嬌說。  小郡主吐完一口小長氣後,顧嬌將噴口放進她的嘴里,按下氣霧劑的開關︰“吸氣。我數十下你再吐氣。”  小郡主乖乖地含住噴口,憋得難受但也只是看著顧嬌。  “……十,好了。”顧嬌說。  小郡主長途一口氣。  “好些了嗎?”顧嬌問她。  小郡主呼吸了幾下︰“呼~呼~”  沒發覺有任何難受,小郡主驚訝地睜大了眸子。  她好得這麼快的嗎?  御醫們定期為小郡主調理,加上這幾年燕山君與國君都將她養護得極好,她的哮喘已很少發作了。  顧嬌懷疑是在林子里吸入了什麼過敏源才導致小郡主急性發作。  “這是什麼藥,效果這麼好?”以往小郡主發作都要許久才緩過來,御醫說不是每一次都能夠緩過氣來,所以以預防為主,盡量不要讓她發病。  顧嬌問道︰“這是平喘的特效藥。”  沐輕塵不解地問道︰“你身上還帶著這種藥。”  習武之人身上帶的難道不該是金瘡藥、止血藥和解毒丸嗎?  “不是你和我說小郡主有哮喘嗎?”  自從沐輕塵說了之後,她就在急救包里備了一瓶平喘的氣霧劑。  沐輕塵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忽然就沉默了。  “去打點水來。”沐輕塵對侍衛說。  “是。”  方才他們走過的路上有一條小溪,可能就是在林子深處看到的小溪,一直蜿蜒流到附近。  沐輕塵要將小郡主抱過來。  小郡主死死地抱住顧嬌的脖子,賴著不下來︰“我要老師抱!你身上硬硬的!老師身上軟軟的!像——”  顧嬌捂住了她的小嘴,對沐輕塵道︰“我抱。”  小家伙,蹭胸不要太過分。  “公子!公子!”  侍衛神色匆忙地回來了。  沐輕塵見他沒打到水,心知是有事發生。  “怎麼了?”沐輕塵問。  侍衛道︰“我去打水,走到半路踫到咱們家與沐家的人過來了。”  甦、沐兩家。  顧長卿對十大世家全無沒好感,來一個他準備砍一個,來兩個他就砍一雙。  沐輕塵望著林子後方,蹙了蹙眉,似在心中閃過掙扎,最終對顧嬌說道︰“你們先走,別走田埂了,田埂太寬闊,容易被發現。你們繞路,從林子另一面出去,或者我先帶他們回去,你們一會兒再出來。”  能讓他說出這樣的話並不容易。  私心里,他不信沐家與甦家會做出搶走小郡主的事情,但……他也說不上為什麼,他就覺得讓他們先離開是對的。  或許他心底早已有了一個自己都不願去直面的猜測。  “那我們走了。”顧嬌抱著小郡主轉身,“和沐輕塵再見。”  小郡主听話揮手︰“沐輕塵再見。”  顧長卿抱著小淨空跟上。  二人往東走了幾步進入林子。  走遠了還能听到那邊的談話。  “輕塵啊,你怎麼在這里?你找到什麼線索了嗎?”  “二舅,沒有,不過我听說小郡主已經回去了。”  “什麼?回去了?”  “是的,方才踫到一個受傷的侍衛,不知誰家的,他說看見有人帶著小郡主出了林子,從田埂的方向走了。小郡主很安全,沒什麼事。”  “那我們真是白來一趟……也不知現在去追還來不來得及……”  沐輕塵看著二舅,眼底一點點涌上失望。  ……  小郡主趴在顧嬌懷里晃悠一陣後又睡著了。  顧嬌看著懷里的小豆丁,說道︰“沒想到一個小家伙的失蹤,把什麼牛鬼蛇神都炸出來了。”  顧長卿說道︰“十大世家本就不和,這一日是遲早的。”  當初人人嫉妒軒轅家一家獨大,恨不能處之而後快,可當軒轅家真的亡了之後,他們又個個兒都想成為下一個軒轅家。  顧嬌問道︰“對了,你怎麼會來這里?”  顧長卿道︰“是蕭珩通知我的。”  原本他都打算出城去看顧琰了,到內城門口時被蕭珩追上了。  顧嬌︰“你和他說了你要出城?”  顧長卿︰“沒有,他自己猜到的。”  顧嬌挑眉︰“我相公就是聰明!”  顧長卿黑下臉來。  林子這頭背著山,光線不太好,二人走得很很小心。  顧嬌又道︰“對了,太子那邊進展順利嗎?”  顧長卿道︰“順利。”  顧嬌唔了一聲︰“他就這麼輕信地下武場送去的人?”  顧長卿解釋道︰“他給了我一種毒藥,一月服用一次解藥,否則會死掉。”  顧嬌朝他看來︰“你喝了?”  “嗯。”顧長卿點頭,看向顧嬌,“我覺得你能解。”  顧嬌︰“我覺得我解不了。”  顧長卿︰“……”  顧嬌雙耳一動,扭頭朝東南方的林子深處望去︰“那邊好像有動靜。”  顧長卿凝眸望了望︰“我也听見了,要去看看嗎?”  顧嬌想了想︰“那去就看看。”  顧長卿一手抱著小淨空,另一手摟住顧嬌的腰肢,施展輕功將她帶了過去。  二人抱著孩子隱蔽在一棵大樹後。  約莫百步之外,一名身著道袍的年輕男子正與兩名蒙面黑衣人交手,而在他們打斗的現場還站著一個豐神俊朗的……少年。  “是風無修與清風道長。”顧嬌小聲說。  “你認識?”顧長卿低聲問。  顧嬌嗯了一聲︰“我在國師殿見過清風道長,在藏書閣見過風無修的畫像……風無修怎麼比畫像上的還年輕啊?”  風無修今年二十三歲,可畫像上看著只有不到二十歲,眼下見了真人,直接又小了三歲。  風無修的年齡並未撒謊,他只是天生面嫩。  清風道長與兩名黑衣人打得十分激烈,黑衣人的武功似乎並不比齊 弱多少,兩個加在一起那就是齊 2.0.  顧嬌感慨︰“昭國還真是高手如雲啊……你看誰會贏?”  “那個道士。”顧長卿幾乎毫不猶豫地給出了答案。  兩個黑衣人都出了殺招,清風道長的招式實則有所保留,為了不讓內力波及到附近的風無修,他每一招其實都拆成了兩招——  一招用來御敵,另一招用來卸掉自己某個方位的內力。  顧長卿見到第一次這樣的打法,有些讓他大開眼界。  “唔。”顧嬌看得目不轉楮,“看來沐輕塵說得沒錯,幸好沒遇上這個風家的道士。”  “戰斗快結束了,我們走吧。”他們才打到一半,但顧長卿已經判斷出清風道長將在多少招內解決掉那兩個黑衣人了。  ……  顧嬌與顧長卿是午時回到國師殿的。  兩個孩子都醒了,也在驛站吃過東西了,就是身上與臉上還都髒兮兮的,看上去有些慘不忍睹。  夜里顧嬌沒法兒仔細檢查他們的傷勢,上了馬車才發現他們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與擦傷,都是路上磕磕踫踫劃的摔的。  蕭珩早已在國師殿門口等候多時。  顧長卿與顧嬌抱著孩子下了馬車。  蕭珩快步走過去,看著兩個慘不忍睹的小家伙,眸光涼了涼。  他看向顧嬌與顧長卿︰“你們沒事吧?”  “沒事。”  這一趟她與顧長卿倒是真沒大礙,只有兩個小豆丁遭了一番大罪。  “我來吧。”蕭珩伸手將顧長卿懷里的小淨空抱了過來。  小淨空破天荒地沒有表示抗議,雖然臉色臭臭的,不過身體卻很誠實。  他乖乖地趴在蕭珩懷中,呼吸著蕭珩身上的氣息。  從三歲半就來到家里,兩年時間過去,他不僅僅深深依賴著顧嬌,也從心底依賴著蕭珩。  就像是一個孩子最喜歡自己的娘親,但也不會不想要自己父親。  蕭珩低頭看了看趴在自己胸膛的小家伙︰“嚇壞了吧?”  都沒力氣作妖了。  “才沒有。”小淨空鼻子哼哼地說,“我就是累了。”  他還能和自己抬杠,問題應當不大。  蕭珩失笑︰“行,你累,今天讓你休息。”  “不做作業。”  “好。”  “還要給吃糖。”  “可以。”  小淨空黑葡萄似的的大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  壞姐夫難得有如此通情達理的時候,他決定再為自己謀一波小福利。  蕭珩哪兒能看不出他的小久久,捏了捏他的小臉蛋道︰“適可而止啊,不然前面的也給你沒收了。”  小淨空一秒黑臉。  果然還是壞姐夫!  蕭珩壓下翹起來的唇角,對顧嬌道︰“我先帶淨空去洗個澡。若是有人問起來,我就說他見義勇為,救了我小姑姑,我得留這位小恩人在國師殿住幾日。”  這個理由很好。  “有個問題,我想了許久了,不該叫小姨嗎?”顧嬌問。  蕭珩輕輕一笑,說道︰“皇長孫姓上官,按大燕皇族的習俗,同姓的叫姑姑。”  顧嬌恍然大悟︰“哦,原來如此。那我先送小郡主回宮。”  蕭珩看著抱住顧嬌脖子不撒手的小郡主,說道︰“不用了,國君在來的路上了。”  說曹操曹操到。  國君也是听說了小郡主被人送回宮的消息,卻遲遲等不到人影,于是想來國師殿問問情況。  當得知小郡主在麒麟殿時,他二話不說地趕了過去。  “陛下您慢點兒!”張德全簡直都要追不上了!  陛下您一把年紀了當自己還年輕嗎?  就不怕摔著嗎!  “小雪!”  國君人未到,聲先至。  小郡主自顧嬌懷里抬起小腦袋,巴巴兒地望向門口。  國君火急火燎入內的一霎,小郡主哇的一聲哭了︰“嗚哇——陛下伯伯……有壞人抓我……”  顧長卿不便露面,把顧嬌送到之後便離開了。  他們在上官燕隔壁的廂房中,除小郡主外,屋子里便只有顧嬌、蕭珩與小淨空。  國君看著兩個狼狽不堪的孩子,剎那間龍顏大怒!  顧嬌不介意給他火上添點油︰“今天早上,小郡主的哮喘發作過一次,情況十分危急。”  國君看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郡主。  小郡主哭得一抽一抽,點點頭︰“喘不過氣……好難受……”  國君心疼地問道︰“現在還喘不過氣嗎?”  小郡主哽咽地搖搖頭︰“現在沒有了……老師給我藥了……”  國君讓張德全將兩個孩子帶去隔壁吃點東西。  隨後他神色復雜地看向同樣有些狼狽的顧嬌,沉聲道︰“是你找到小郡主的?”  顧嬌直言不諱︰“是。”  國君狐疑地問道︰“你怎麼找到的?”  你懷疑我監守自盜?  顧嬌道︰“我有一只鷹,它找到的。”  國君將信將疑︰“你的鷹還會尋人?”  “訓練過。”顧嬌說。  才怪了。  顧嬌心說。  “我見過那只鷹。”蕭珩說道,“兩個孩子也見過,那只鷹認得他們。”  國君對上官慶的信任度還是挺高的,他沒再糾結這個,而是問顧嬌︰“抓走小郡主的人呢?”  “沒看見。”蕭珩搶先說。  顧嬌面不改色道︰“對,就是沒看見。兩個孩子從被關押的地方逃進了林子,我是在林子里找到他們的。”  “朕知道了。”  國君又去隔壁問了小淨空與小郡主。  小郡主畢竟才四歲,她能說出來的線索有限,她只記得自己被人抓了一次又一次,根本記不起來那些人的樣子。  小淨空記得小販與黑衣人的模樣,也記得董家主等人的模樣,可方才蕭珩叮囑過他,要說不記得、沒看清。  張德全說道︰“陛下,兩個孩子還小,受了那麼大的驚嚇,記不清也正常。”  國君面色陰沉地出了麒麟殿。  顧嬌望著國君遠去的背影,問蕭珩道︰“為什麼要我和淨空什麼也不說?”  蕭珩拉過她的手,將她鬢角的發絲攏到耳後︰“因為說了也沒有足夠的證據,指不定還會被各大世家聯起手來反咬一口。”  顧嬌問道︰“那就這麼算了?”  蕭珩理了理她的鬢角︰“不會。小郡主這次遭了這麼大的罪,還差點兒把命搭上,國君不會善罷甘休。那些背地里玩心計的人很快就會明白他們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  藏書閣,三樓。  國君與國師大人對坐飲茶。  國師大人給國君與自己倒了茶︰“陛下當真要這麼做嗎?”  國君正色道︰“沒錯。”  國師大人淡淡地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當初說好的,國師殿不插手朝廷政務,不參與權勢之爭,不問世家之事。”  國君語重心長道︰“朕……不是以一國之君的身份命令你,而是以一個老朋友的身份請你幫這個忙。”  國師大人喝茶的動作一頓︰“葉青。”  葉青走上前,拱手行禮︰“弟子在。”  國師大人問道︰“什麼時辰了?”  葉青恭敬作答︰“午時剛過。”  國師大人淡淡說道︰“酉時,為師要見到抓走小郡主的幕後主使。”  葉青神色一肅︰“弟子領命!”  ------題外話------  最後兩天,清票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