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39 殺神來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兩個小豆丁躲在一處陰涼的山洞中。  洞口並不深,恰巧能夠兩個小豆丁藏身。  小郡主已經吃掉了最後一顆蜜餞以及倒數第二塊桂花糖。  兩個小豆丁的衣裳被劃破了,臉上也髒兮兮的,哪里還看得出半分貴族學生的模樣?  往大街上一走,怕是要被人當作是哪里來的小流民。  兩個小豆丁背靠牆壁坐著。  小淨空坐外面,小郡主被他的身子擋在里面。  “還餓嗎?”小淨空問她。  小郡主點點頭,很快又搖搖頭,咽了咽口水說︰“不餓。”  話音剛落,她肚子便咕咕咕咕地叫了。  她捂住自己的小肚皮,小聲說︰“我沒讓它叫,它自己叫的。”  小郡主一日之內經歷了被劫持、被關小黑屋子、與小伙伴逃亡、躲進這個陰暗潮濕的山洞,她已經不是早上的小郡主了。  她是能挨餓的小郡主!  小淨空拿出最後一塊糖,掰了半塊給她,另外半塊他小心收好揣回兜里。  “那邊樹上有果子,我去摘點過來。”小淨空說著,看了看小郡主手中的糖塊,“你把這塊糖吃完的時候,我就回來了。”  “嗯。”小郡主乖乖點頭,拉住他的小手,“你一定要回來。”  “我會的。”  小淨空溜出去摘果子。  他憑借著高潮的爬樹技巧嗖嗖嗖地上了樹,果子比他遠看時更飽滿鮮亮。  一個個摘太慢了,他抱住樹枝一陣猛晃,果子嘩啦啦地掉在了地上。  他爬下來,用衣擺兜著,裝了沉甸甸的一滿兜。  他呼哧呼哧往回跑。  然而等他跑回山洞時卻發現里頭的小郡主不見了。  他小眉頭一皺。  恰在此刻,東面不遠處傳來小郡主的尖叫︰“你們放開我!”  “在那邊!”  小淨空果斷丟棄揣了一路的果子,拔腿往聲音的方向奔去!  一片樹蔭蔽日的空地上,兩名侍衛激烈地交上了手。  第一個發現小郡主並將她從山洞里抱出來的是陳家侍衛。  可陳家侍衛沒走多遠便在這里踫上了董家的侍衛。  董家侍衛動手去搶小郡主,陳家侍衛自然不會輕易讓他得逞。  可由于他抱著小郡主,身手受到限制,十幾招下來,他漸漸感到吃力。  只是他又不甘心將小郡主交出去。  董家侍衛一記掃堂腿過來,陳家侍衛沒能及時躲開,被狠狠地絆倒在地上!  他懷中的小郡主摔了出去。  “啊——”  小郡主大叫!  董家侍衛飛身去搶。  誰也沒料到的是,他的手明明都要抓到小郡主了,杜家的侍衛又不知從哪個旮旯里長出來了!  杜家侍衛也是听到了小郡主的叫聲才施展輕功趕來的,不料他運氣這麼好,董、陳兩家象征,他漁翁得利。  他早暗中瞅準了時機,比董家侍衛更早一步撲出去,接住了小郡主。  董家侍衛撲了空,掌心自地上一拍,借力一躍而起穩住了身形。  董家侍衛怒斥道︰“你這也太陰損了!”  杜家侍衛冷哼道︰“都是搶,別把自己說得太高尚!”  小郡主被他們拋來拋去,早嚇得臉都白了,大大的眸子里溢滿淚水,卻倔強地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是小長輩。  她不能哭。  杜家侍衛輕哄道︰“郡主別怕,小的這就護送您回宮。”  董家侍衛趁機和稀泥︰“小郡主,你別听他的!他是壞人!”  杜家侍衛不屑地看向他道︰“你又是能是個什麼好東西!”  被掃倒在地上的陳家侍衛爬起來了。  董家侍衛見他朝杜家侍衛沖過去,也不甘示弱。  原先的二人搏斗變成了三方混斗。  其實若僅僅是三個人的戰局倒也不算太難打,難就難在小郡主聲音那麼大,被吸引過來的可不僅僅是董、杜兩家。  不多時,鳳家與楊家的侍衛也趕到現場,加入了爭奪小郡主的行列。  小郡主被幾人搶來搶去,終于場面太混亂了,不知是誰脫了手,小郡主被狠狠地摔了出去。  “小郡主!”  董家侍衛去接她。  他剛凌空而起,便被杜家與楊家的侍衛各自抓住了一只腳。  “我要摔死啦!我要摔死啦!”  小郡主閉著眼嗷嗷兒大叫,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咦?  不疼。  軟夫(呼)夫(呼)的。  她睜開眼一瞧,就見到了被自己砸得直翻白眼、狂吐舌頭的小淨空。  小郡主︰嚶嚶嚶~  小淨空用了三秒回血,隨後他一咕溜兒爬起來,抓住小郡主的手和她一起跑掉了!  那五人打著打著,忽然陳家侍衛大叫︰“都別打了!人不見了!”  四人齊刷刷地扭頭一瞧,果不其然,沒有小郡主的蹤影了!  他們適才打得太投入了,根本沒留意到小郡主是從哪個方向逃走了。  “小郡主怎麼一個人跑了?她膽子這麼大的嗎?”陳家侍衛詫異。  他找到小郡主時,小郡主分明就是一只受驚的小兔子。  董家侍衛問道︰“是不是別的世家干的?”  杜家侍衛鼻子一哼︰“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們五個在這兒打得死去活來,卻白白給別人做嫁衣,想必誰心里都咽不下這口氣吧?”  陳家侍衛咬牙︰“讓我知道是誰干的,我非宰了他!”  小淨空帶著小郡主一路狂奔。  天色漸漸暗了,林子里處處彌漫著危險的氣息。  不能再往里去了,得想法子出去!  小淨空念頭剛一閃過,便有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擋住了他與小郡主的去路。  “是你!”  小淨空認出了他來,正是白日里抱走小郡主的小販。  小販玩味兒地勾起唇角︰“小子,你記性不錯。哎呀,這叫什麼,用你們讀書人的話說,是不是該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小淨空警惕地看著他。  “你、你不許過來!”小郡主又慫又凶地說。  小販笑道︰“郡主請放心,我無意傷你,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保證毫發無損地將你送回去。”  小郡主緊緊地拽住小淨空的手︰“你是大壞蛋,是臭人伢子!我不和你走!”  人伢子是方才在山洞時,小淨空與小郡主科普的。  小販循循善誘︰“天黑了,林子里的豺狼虎豹慢慢就要出來了,小郡主不和我走,難道是想被那些狼啊虎的吃掉麼?”  “我……我……”小郡主慫得小身子直抖。  她、她不要被吃掉。  小淨空拉著小郡主轉身往回跑,卻一眼看見了另一邊的黑衣人。  什麼叫前有狼、後有虎,這就是了。  “你也別廢話了,一會兒那伙人該找過來了,知道你武功高,不過听說風家的清風道長、韓家的齊 都出來找小郡主了。”  小販的眉頭皺了皺︰“好,帶上小郡主,走!”  “這小子呢?”  “不管他了,留他在這里喂狼。”  慫得眼淚都下來的小郡主听到這話,也不知哪兒來的勇氣張開雙臂護在了小淨空身前︰“不許讓淨空去喂狼!”  小販笑了笑,儼然沒將小郡主的威脅放在眼里,他朝兩個小豆丁大搖大擺地走過去。  小淨空忽然往兜里一抓一捏,朝他扔出了一個圓溜溜的東西。  小販指尖一夾,笑出了聲,一枚果子,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孩子。  小淨空適才撿了不少果子,衣擺里的扔了,兜里的還裝。  他唰唰唰地掏了七八顆朝小販扔過去。  小販連躲都懶得躲了。  就在他以為最後一顆也是果子時,卻 的一聲炸了!  萬幸是他輕功好,躲得快,不然早被炸傷了!  小販的身形落在了樹枝上,他憎惡地看著這個執拗得令人害怕的孩子。  小家伙很冷靜,自始至終都未表現出絲毫慌亂。  他眼底有一股難以言述的堅毅。  這孩子不怕他!  小販捏了捏拳頭。  一個孩子罷了,為何他有些無法直視對方的眼神?  並且——  他似乎從一個孩子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種威脅。  這太奇怪了!  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這孩子不能留,這片林子殺不死他!有朝一日他長大,會成為令所有人忌憚的存在!  小販的眼底閃過一絲極強的殺氣。  他凌空一掠,探出魔爪,朝著小淨空的脖子毫不留情地擰了過去!  這一招的力度,不是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夠躲開的。  他的魔爪掐上小淨空的喉嚨。  而就在此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頭頂的蒼穹忽然傳來一聲凌厲的鷹嘯,緊接著是一聲鷹嘯掩蓋之下的破空之響!  一桿銀光閃閃的紅纓槍疾如閃電、勢如破竹地朝他射來!  好快的兵器!  他趕忙躲開!  可惜晚了,他被巨大的力道撞飛出去,整條胳膊都被那桿紅纓槍削了下來!  他重重地跌在黑衣人腳邊,鮮血四濺!  而那桿紅纓槍在削了他一條胳膊後力道竟然絲毫不減,深深地扎進了二人身後的大樹之中。  黑衣人渾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他不可置信地望向林子的另一面,只見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策馬奔來。  少年身形單薄,眼神凌厲,不像是從林子深處走來,倒像是自煉獄復仇而來。  是殺神,亦是修羅!  少年騎的馬並不是什麼絕世良駒,可馬兒似乎感受到了少年的戰意,變得驍勇無比,在復雜的叢林中身姿矯健、如履平地。  馬兒自兩個小豆丁身邊奔過去時,顧嬌一鞭子甩過去,將兩個小豆丁卷了上來。  “閉上眼。”  她說。  兩個小豆丁抬起小手手,听話地捂住了眼。  顧嬌雙腿夾緊馬腹,一手摟緊二人,一手縱馬自黑衣人的頭頂躍了過去。  馬蹄落下的一霎,她冷冷地拔出了樹上的紅纓槍。  幾乎穿透樹身的紅纓槍,竟然就被她輕而易舉地拔了出來。  她握緊紅纓槍,自頭頂一轉,反手朝後一揮。  黑衣人與剛剛站起來要偷襲她的小販齊齊倒在了地上。  ……腦袋呱啦啦地滾了出去。  ……  五名侍衛循著蛛絲馬跡趕來這里,齊齊被這血腥又殘忍的一幕驚得怔住。  “這、這是什麼情況?誰干的?”  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但這樣的慘狀也還是太少見了。  若是在戰場,還沒什麼太奇怪的。  可這里不過是一處盛都的林子!  董家的侍衛認出了其中一個人︰“這個小販打扮的人就是沐家從地下武場請來的高手。”  眾人更驚訝了。  陳家侍衛檢查了四周的情況,他最心細如發,不然也不會是最早找到小郡主的人。  他摸著大樹上的洞口,道︰“對方用的是長槍,而且,地上有孩子的腳印,小郡主被帶走了。”  楊家侍衛問道︰“究竟是誰干的?”  董家侍衛道︰“肯定不是我們五家,雖說我們五家不止來了我們五個人,可沒誰用長槍,這一點,大家可以達成共識吧?”  其余四人點頭。  除去他們董、楊、陳、鳳、杜五家,那就還剩王、韓、沐、甦、風家,以及國師殿與南宮家。  南宮家剛失去南宮厲,自顧不暇,壓根兒沒正兒八經地參與搜救。  出事的是沐家人,王家與甦家與沐家一體,他們的嫌疑均可排除。  那麼還剩韓家、風家與國師殿。  國師殿的嫌疑可以排除,以他們的地位根本不屑對付任何一個世家。  而且這已經不是對付了,這殘忍的手法分明是帶著可怕的殺氣,簡直像是來復仇的。  風家也不可能,清風道長不用長槍。  董家侍衛蹙眉︰“難道是韓家?”  韓家是有練槍法的。  陳家侍衛揣測道︰“韓家與沐家最不對付,他們的可能性很大。”  楊家侍衛嘆氣︰“若是小郡主落在齊 的手中,我們幾個怕是沒機會搶回來了。”  那可是唐門齊 啊,大燕地下武場排行前十的高手。  董家侍衛露出了與董家主一樣陰鷙狡猾的冷笑︰“那不如先聯手干掉齊 ,之後我們五家再慢慢比試。”  ……  顧嬌帶著兩個小豆丁來到了一處小溪邊,小九在天空盤旋。  顧嬌抱著二人下了馬。  沒大人時,兩個小豆丁還能撐著,如今顧嬌來了,所有委屈成倍涌上心頭。  小郡主哇的一聲哭了︰“老師……我好害怕……他們把我搶來搶去的,我還摔跤了……嗚嗚……”  顧嬌將紅纓槍放到一旁的地上,單膝蹲下,如同一個守衛著她的騎士,輕輕地擦了擦她臉上的淚水,安撫地說︰“別怕,不會再有人把你們抓走了。”  小郡主撲進顧嬌懷中大哭起來。  小淨空死死忍住,他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顧嬌將他也摟進了懷中。  她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抱住一個孩子,她不常做如此溫柔的事,動作有些僵硬。  可這並不影響兩個小豆丁從她身上感受到令人心安的力量。  那是一種信仰。  兩個孩子哭著哭著就累了。  小郡主到底只有四歲,又是嬌嬌弱弱的女孩子,感到安全了便在顧嬌懷中沉沉地睡了過去。  小淨空自責地低下頭︰“我讓嬌嬌擔心了,我連個壞人都打不跑。”  顧嬌摸了他他小腦袋,唇角微彎︰“沒有,你做得很好,你是最勇敢的小男子漢,我很驕傲。”  小淨空鼻子一酸︰“嬌嬌……”  兩個孩子的身上都是傷,顧嬌為他們處理傷勢。  忽然,頭頂鷹嘯傳來。  顧嬌眸光一涼。  “在那邊!”  林子里來人了。  不是一個,是一群。  也並非先前那五名侍衛,而是被幾名侍衛簇擁著的五大世家家主以及中流砥柱。  從左往右依次是董家主、楊家主、鳳大人、杜大人以及陳大人。  顧嬌在國師殿的藏書閣見過幾人的畫像。  顧嬌將睡著的小郡主輕輕放在墊了披風的地上,對小淨空說︰“捂住耳朵,別回頭。”  “嗯!”小淨空乖乖應下,面對著小溪坐好,抬手捂住自己的一雙小耳朵。  顧嬌拿起紅纓槍,一步一步朝他們走了過去。  小九張開雙翼,斗志昂揚地盤旋她頭頂,仿佛只等她下令,它便狠狠地沖獵物俯沖而去。  眾人看著月光下帶著殺氣走來的少年以及那只為少年護航的鷹,心里莫名涌上一層不祥的預感。  一名侍衛拔刀走上前,厲喝道︰“你是誰!識相的就把小郡主交出來,否則讓你死無葬身之——”  話未說完,少年一槍將他射了個對穿!  他跪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少年。  少年一腳踹上他胸口,冷冷地拔出了紅纓槍!  鮮血飛濺到了少年的臉上,其中一滴正中他眉心,宛若一滴血紅的朱砂痣。  董家主的眸光狠狠一顫︰“軒轅晟……”  少年抬手,隨意擦了擦臉上的血跡,紅纓槍朝眾人一指,滿眼殺氣︰“下一個,是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