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31 二更



    王緒徹底絕倒。

    呆愣愣地躺在清涼的地板上,直勾勾望著屋頂的房梁,宛若受到十萬次雷劈。

    顧嬌端著面碗站起身,沖顧承風努努嘴兒,雲淡風輕地說道︰“松綁,自己人了。”

    顧承風一臉懵逼,這就行了?

    不對,這里這麼多人,你就使喚我一個啊?

    哼,算你知道我最靠得住!

    顧承風頂著一個大大的 面杖印子昂首闊步地走過去,把王緒身上的繩子解了。

    王緒哪還會認不出這就是在大街上追蹤了自己一路的“民間女子”?

    長著喉結……是個男的。

    王緒心中充滿了疑惑。

    這一屋子出現在皇長孫身邊的人都是誰?

    一個僅憑一根 面杖就能放倒他的可怕高手,一個善于喬裝並且將他逼得金蟬脫殼的輕功高手,另一個蕭六郎他倒是認識,是國君為廢太女請來的大夫。

    就是他將蕭六郎從皇宮門口帶進去的。

    “不是,你方才為什麼跟蹤我?”王緒問顧承風。

    既然那丫頭說是自己人了,顧承風便沒打算再扮女子了。

    他眼神一閃,用自己的男子聲音說道︰“我才沒跟蹤你呢,我是跟蹤太子,太子又見了韓家老爺子,我跟蹤他想看看他又耍什麼花招,誰料你就來了。你秘密私會韓家老爺子,不可疑嗎?”

    果然是男人,王緒心道。

    王緒仔細思考了一下這種情況的可能性。

    太子與廢太女的矛盾的確不是一日兩日了,起因可以追溯到太女被廢,太子成為儲君,任誰都會認為是太子搶走了屬于太女的東西。

    再近一點便是前些日子,太子與廢太女在後宮發生爭執,太子的侍衛還將廢太女給打傷了。

    如今廢太女再度遭受迫害,皇長孫會第一個懷疑太子並派人盯著他也是情理之中。

    顧承風給他松完綁後站起身,沖他伸出一只手。

    王緒抓著顧承風的手站了起來。

    “ ——”

    好痛。

    那個大個子是誰?下手也太重了!

    他一瘸一拐地來到蕭珩面前,拱手行了一禮︰“微臣王緒,見過長孫殿下。”

    通過顧承風對王緒的觀察,此人雖是軸了點,卻並未被韓老爺子收買,可見是個忠義之輩。

    蕭珩頷了頷首,說道︰“今日的事是個誤會,還請關都尉不要放在心上。”

    “是微臣莽撞,長孫殿下不計較微臣的過失,微臣感激還來不及。”

    “陛下在觀星樓,你去向他復命吧。”

    “是。”王緒再次拱手作揖,隨後便退下,轉過身的一霎,他忽然扭頭看向蕭珩,“長孫殿下就不問問微臣是否查到了什麼線索嗎?”

    連韓貴妃都派人來他面前打听了。

    蕭珩眼神厚重地看著他︰“我相信,關都尉會還我母親一個公道。”

    長孫殿下還是一如既往地信任他……

    王緒的心口滾過熱浪,一股被信任的沖動沖擊著他的心髒。

    他鄭重地說道︰“微臣……定竭盡全力!”

    他出了屋子。

    顧承風將腦袋伸出去望了望,進屋拍著手說︰“行了,走遠了。”

    蕭珩從懷中掏出一塊干淨的紗布,打開後露出里頭的一小縷絲線。

    這是方才從王緒身上搜出來的,王緒用帕子包好了,它與王緒關都尉的身份格格不入,還隱隱散發著一點青草香氣與血腥氣。

    蕭珩揣測它便是王緒今日從案發現場找到的證物。

    蕭珩用剪子剪了一小縷下來。

    上官燕受傷時穿在身上的衣裳已經被顧嬌換下來,作為證物放在病房的箱子里。

    蕭珩仔細過後發現這縷絲線並不是來自上官燕。

    四人圍坐在八仙桌上。

    顧嬌的面條已經吃完了,正捧著比自己臉盤子還大的碗喝面條。

    蕭珩坐在她身旁,說道︰“應該是凶手的衣料,殘留在了現場的草叢或者荊棘里。”

    顧承風與顧長卿坐在二人對面。

    “是不是那個……韓燁的料子啊?”顧承風問。

    韓燁的嫌疑很大,他不僅刺殺過蕭珩,也去行刺過顧嬌,他似乎是太子手中最趁手的一把刀。

    蕭珩搖了搖頭︰“這是葛絲,冬日裘,夏日葛衣,葛的保暖性不強,透氣性卻極佳,因此一般都被拿來制作夏衫。”

    他說著,看了顧承風一眼,“你的上衣就是葛布,質地沒有我手中的葛絲好,但這種葛絲也不是最好的。今日在林子里,嬌嬌與韓燁交手時,他穿的是絲綢。那晚他假扮黑衣人去書院行刺我穿時穿的是最上等的葛布。”

    這其實不難理解,韓燁是韓家繼承人,是真正的王公貴族,他自然不可能去穿市面上一兩銀子七八套的廉價夜行衣。

    都是專人定制的,貼身、輕便、舒展性好。

    顧承風看著蕭珩手中的葛絲,若有所思︰“也就說是這個料子既不是最廉價的,也不是最貴的。”

    蕭珩道︰“中等偏上,老百姓穿不起,王公貴族看不上。”

    顧承風蹙眉︰“那會是什麼人的?韓家的高手?太子府的高手?會不會是那個齊 ?”

    幾人早已將交流過所有各自知曉的信息,蕭珩的身世、上官燕就是當年那個燕國女奴的事以及與韓燁有關的齊 等人物線索。

    顧承風問顧長卿︰“大哥,你和齊 交過手,你看出他穿什麼衣裳了嗎?”

    顧長卿道︰“沒和他交上手。”

    齊 抓住韓燁便走了,一招也沒與顧長卿對打。

    “我。”顧嬌從大碗後舉起一只手,“我和齊 交過手。”

    顧承風看向她︰“那他穿過這種料子的衣裳嗎?”

    顧嬌︰“不記得了。”

    顧承風︰“……”

    蕭珩說道︰“盯著王緒,看他有沒有頭緒。”

    顧承風嘴角一抽,呵呵,說好的信任呢?還不是暗戳戳地盯著?

    “知道了,我一會兒去盯著他。”顧承風撇撇嘴兒,想到什麼,又問,“我還是不明白,殺你吧,是因為你畢竟是皇長孫,你沒被廢為庶人,可你母親都已經不是皇室中人了,怎麼還有人不放過她?”

    蕭珩說道︰“能廢就能立,國君曾說過,太女上官燕廢為庶人,囚禁皇陵,永不回都。可眼下她不僅回了,還住進了皇宮,試問,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哪個還坐得住?太子第一個坐不住。”

    一天兩天興許沒什麼,時日久了,便會有人擔心國君對上官燕的父女之情是不是又回來了。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

    不是所有事都必須等它發生了再去解決,要防微杜漸,防患于未然。

    就算只是一個臆測的苗頭,也必須立刻扼殺它。

    顧承風想了想,對蕭珩道︰“也不用這麼麻煩吧,興許你母親看見凶手了呢。”

    “倒也不排除這個可能。”蕭珩道,“若真看見了,屆時就能知道是不是又有一個人出來頂包。”

    那晚行刺他的人明明是韓燁,結果被處置的卻是韓家二爺。

    顧嬌將最後一口面湯喝得干干淨淨,她剛放下大空碗,兩只修長的手同時朝她伸了過來。

    一只是顧長卿的,一只是蕭珩的。

    二人手中都拿著一方干淨的帕子。

    顧嬌眨眨眼,怎麼感覺又是一道送命題?

    她微微抬起左手,顧長卿臉色一沉。

    她微微抬起右手,蕭珩臉一黑。

    她的眼珠子動了動,唰的伸出雙手,將二人的帕子同時抓了過來。

    不分先後,公平對待。

    她一邊拿著兩方帕子擦嘴,一邊一溜兒地跑了出去。

    人都不見了,走廊里才傳回她的聲音︰“我去找國師——”

    兩個男人大眼瞪小眼,瞪了足足三秒,忽然齊齊起身對著門口嚷道︰“你的腳——”

    這丫頭,腳崴了還跑!

    ……

    顧嬌的腳沒大礙了。

    這副身板兒已經被她鍛煉出來了,恢復能力極好。

    她去了藏書閣。

    藏書閣共有三層,一樓最大,放置著最普通的書籍,二樓第二大,是一些較為專業與難尋的書籍,第三層最小,涉及到燕國以及國師殿的秘密。

    譬如曾經的燕國六書就一度被陳列在第三層。

    顧嬌只去過一樓。

    葉青正在一排書架前整理書籍,見到顧嬌進來,他客氣地打了招呼︰“蕭公子。”

    顧嬌頷首︰“葉青。”

    葉青將手中的書籍遞給一旁打下手的弟子︰“你把這兩本拿出去曬曬,有些潮了,其余的等我一會兒再過來整理。”

    “是,大師兄。”弟子雙手接過書籍,躬身走了出去。

    葉青將顧嬌帶到小憩的茶台處,走上一層高的台階,在書桌對面跽坐而下。

    顧嬌以同款姿勢在他對面坐下。

    他從裝著冰塊的小木桶上拎起一壺茶,微微一笑,說道︰“是蜂蜜花茶。”

    他先給顧嬌倒了一杯,隨後才給自己倒上。

    顧嬌剛吃了滿滿一大碗面,老實說肚子有點兒小撐,她只是稍稍嘗了一口。

    茶里應該還放了薄荷,很是清香怡人。

    “蕭公子是來找我師父的嗎?師父他老人家與陛下在三樓,王都尉方才也上去了。我估摸著他們一時半會兒談不完。蕭公子若是有急事,我可以去替蕭公子通傳一聲。”

    正在為二人奉上茶點的國師殿弟子听了葉青的話,眼底閃過一絲驚訝。

    國師大人與人交談時從不允許任何人打攪,更沒有急事就能去通傳一說。

    這位蕭公子究竟有何特殊?

    顧嬌並不知國師的架子這麼大,她以為去稟報國師是一種常規操作,不過她倒也不是非見國師不可。

    顧嬌喝了一口茶,問道︰“那些暗號是不是你師父教的?”

    葉青一臉茫然︰“什麼暗號?”

    顧嬌看著葉青,正色道︰“紅橙黃綠青藍紫。”

    葉青條件反射地脫口而出︰“東西南北中發白!”

    顧嬌挑眉道︰“果然是你們。”

    上官慶每來年來國師殿一趟,每回都會住上幾天,據說與國師殿的弟子們關系不錯。

    這些暗號想也知道是國師教的了。

    葉青訕訕一笑︰“是皇長孫告訴蕭公子的吧……只是幾句玩笑話罷了,蕭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顧嬌哼道︰“老不正經。”

    葉青干笑。

    說起來也不是他師父不正經,是皇長孫不正經,誰知道他小小年紀肚子里就全是鬼主意?

    念書他能念睡著,學這些旁門左道他倒是比誰都記性好。

    “我能上你們二樓看看嗎?”顧嬌問。

    葉青說道︰“蕭公子的話,可以。”

    旁人就不大行,得有國師的同意。

    但他師父對這位蕭公子似乎格外照顧,除了幾個極為特別之處外,幾乎能夠任由蕭公子走動。

    顧嬌與葉青上了二樓。

    二樓只有兩位弟子值守。

    二人見到葉青,恭敬地行了一禮︰“大師兄。”

    葉青點頭,對二人說道︰“你們忙你們的,我帶蕭公子轉轉。”

    “是。”二人讓開道來。

    葉青對顧嬌道︰“蕭公子請。”

    顧嬌隨意轉了轉,有農耕的書籍,有律法的書籍,也有一些算術、天文地理等比較專業的書籍,比市面上的同類書籍更有深度、知識更全面。

    “那邊是什麼?”顧嬌將手中的一本農耕書籍放回書架,望向右側的一排書架說。

    那一排書架上放的不是書,而是一個個卷軸。

    葉青看了看,說道︰“那些是畫像,各大世家的都有。”

    哦?

    這倒是個搜集情報的好機會。

    “我可以看看嗎?”顧嬌客氣地問。

    “當然。”葉青笑了笑,說。

    他禮遇顧嬌是一回事,但顧嬌回以尊重又是另一回事。

    這比那些面上帶笑、言行卻透著不屑的貴人相處起來舒服多了。

    顧嬌來到了書架前。

    書架上原是有各大世家的木牌標識的,今日天氣好,灑掃的弟子將木牌拿下去清洗了。

    顧嬌隨手拿起一個卷軸。

    葉青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猶豫了一下又覺得也無妨。

    顧嬌打開了卷軸。

    畫像上是一個手持紅纓槍、身披黃金甲的男子。

    他五官剛毅,眉目冷峻,右眼下有著一顆滴淚痣。

    看著畫像上的這張臉,顧嬌愣了一下。

    她的目光往下移。

    軒轅——

    她的手指正巧摁住了名字的最後一個字。

    她緩緩將手指挪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