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25 知曉身世



    中和殿的書房中,國君正在批閱堆積如山的奏折。

    國君是暴君,也是瘋君,但在勤勉治國這條路上並不算太懈怠。

    張德全不在,他去國師殿了,在他身邊伺候的是張德全的干兒子,也姓張,古靈精怪的,宮里的人都叫他小張子。

    小張子有模有樣地學著干爹平日里伺候國君的做法,該打扇時打扇,該添茶時添茶,絕不多嘴多舌。

    可就在小張子打扇打到一半時,國君忽然沉聲開口︰“退下!”

    小張子嚇得一哆嗦!

    陛下這是怎麼了?

    自己伺候得不周到嗎?

    國君冷聲道︰“把張德全叫來!”

    “是!”

    “慢著!”

    “陛下。”

    “算了。”

    算了是哪個算了?

    算了不說了,你去吧,還是算了不用去了?

    伺候陛下果真不是一般人干得來的活兒啊,若是他干爹在這兒,定能明白陛下的意思,可他不明白呀!

    國君都不知杖斃多少個煩人的小太監了,自己會不會也落個尸骨無存的下場啊?

    哎喲喂,早知道不巴結干爹了,不求這份兒差事了!

    “陛下,關都尉求見。”門外,一名小太監稟報。

    “進來。”國君說著,蹙眉睨了小張子一眼,“打扇。”

    小張子如釋重負,抓了扇子繼續為國君打扇。

    關都尉王緒是來進宮向國君稟報調查情況的。

    王緒拱手道︰“啟稟陛下,小的去了他們遭遇刺客的林子,沒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都尉府的人本是要去抓那個藥童來問話,卻被國師殿的人攔住了。”

    國君冷哼道︰“去國師殿拿人,你膽子很大。”

    王緒低下頭︰“屬下知錯。”

    都尉府雖是陛下心腹,可論起朝廷地位還是不如國師殿的。

    抓藥童來拷問並沒有任何錯,錯就錯在他想從國師殿里頭抓。

    這讓國師殿的臉往哪兒擱?

    其實要不是前太女等著手術,那個叫蕭六郎的小子也該一道被叫去都尉府配合調查。

    “繼續查。”國君說。

    “是!”王緒拱手,“臣告退。”

    他眼下過來就是要試試陛下的口風,能不能允許自己從國師殿拿人。

    看來國師殿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依舊不可撼動啊。

    王緒離開後,國君繼續強迫自己靜下心來批折子。

    忽然,一個小豆丁在扒在門外探頭探腦的。

    似乎想進來,又有點兒猶豫。

    國君一看過來,她便將小腦袋縮了回去。

    國君淡道︰“都看見你了,進來。”

    “好嘛。”小郡主爬上高高的門檻,蹦了進來。

    她沒像往常那樣繞過書桌到國君身邊撒歡,她禮(心)貌(虛)地站在書桌對面恨不得十萬八千里、國君絕對打不著她小屁股的距離。

    “今天不用上課?”國君問。

    “已經放學了。”小郡主說。

    “有事?”國君問。

    “我……”小郡主對了對小手指,眼珠子滴溜溜的,“我想去宮外走走。”

    小郡主並不知上官燕的事,沒人會和一個小孩子說這種事,也沒人敢在她面前嚼任何舌根子。

    她因此並不清楚國君有心事。

    國君的臉色一如既往臭,不過他沒心事也沒這麼臭,小郡主都習慣了。

    國君︰“你想去哪里?”

    小郡主︰“國師殿。”

    國君︰“去國師殿做什麼?”

    小郡主心虛地說道︰“就、玩一下。”

    她把陛下伯伯的畫眉鳥弄沒了,听說國師大人無所不能,她就想請他幫忙變一只一模一樣的畫眉鳥出來,這樣她就不用再撒謊說自己把畫眉鳥借給同學了。

    小郡主奶唧唧地說道︰“陛下伯伯,你帶我去嘛。”

    國君拿起一個折子︰“朕很忙。”

    小郡主機智地說道︰“讓張公公帶我去。”

    小張子一愣。

    國君道︰“張德全不在。”

    小郡主張嘴。

    國君一秒封死她的退路︰“別人不行。”

    小郡主閉上了小嘴。

    國君以為小豆丁會發揮她的無敵哭聲攻擊,誰料並沒有。

    小郡主耷拉著小腦袋,垂著小胳膊,無比傷心地走了。

    國君︰“……”

    你就不掙扎下?

    ……

    國師殿。

    張德全在走廊上不知徘徊了多少趟,他感覺自己的鞋底兒都走穿了。

    他望著被兩名死士把手的鐵門,著急道︰“這都一個多時辰了,怎麼還不出來呢?難道是救治不順利嗎?”

    他的手背拍著手心,“這可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

    手術室內,手術進行到尾聲了,椎弓根螺釘已打入脊柱,接下來是要用金屬連接棒固定這些螺釘。

    傳統手術采用大切口,完全暴露創面,連接棒可以直接放進椎弓根螺釘的槽孔中。

    但顧嬌做的是經皮微創,所以得用特殊的置棒器從套住椎弓根螺釘的尾桿中置入,再橫穿每個釘子的槽孔。

    這是皮下穿刺,槽孔就那麼大,顧嬌的手一點兒也不能抖,否則就會穿不進去。

    國師大人一瞬不瞬地看著顧嬌。

    萬幸的是顧嬌的手極穩。

    “封帽。”顧嬌說。

    國師大人將螺帽遞給顧嬌。

    顧嬌上緊一側的封帽,取出置棒器,又將另一側的封帽也拎了上去。

    最後就是拆卸尾桿,縫合傷口。

    顧嬌取出蛋白線,給上官燕做了皮內縫合,這樣既不用拆線,恢復後也更美觀,唯一就是比皮外縫合的難度大。

    “你對她很上心。”國師大人說。

    “還行。”顧嬌說。

    國師大人一邊收拾與顧嬌一道醫療耗材,一邊問道︰“你弟弟恢復得怎麼樣?”

    顧嬌挑眉道︰“不錯。”

    顧嬌對國師大人介紹時是說是自己朋友,不過手術中顧琰已經叫了姐姐,顧嬌索性不隱瞞了。

    反正他知道的太多,也不差這點信息了。

    手術完成後,國師大人將叫了有經驗的弟子過來,用國師殿專用的擔架車將人送去了廂房。

    顧嬌︰“唔,還會做擔架車。”

    國師不賴嘛。

    張德全見上官燕被推出來了,忙沖上去問道︰“前太女沒事了吧?”

    國師大人看了顧嬌一眼,說道︰“多虧蕭大夫,手術很成功。”

    “啊。”張德全愕然地看向顧嬌,他是真沒料到這個年輕人的醫術如此高明,手術難度他是不懂的,可能被國師稱一聲“大夫”的,蕭六郎是第一個。

    “有勞蕭大夫。”張德全也改了口,“我會向國君稟明你的功勞。”

    顧嬌直接遞給他一張單子。

    張德全一愣︰“這是——”

    顧嬌︰“診金,藥錢,讓你們國君給,不許賒賬。”

    張德全︰“……”

    國師大人還有殿內的庶務要處理,他先離開了,臨走前讓人去叫于禾過來。

    顧嬌拎著小藥箱進了屋。

    另外兩名弟子將上官燕安置在床鋪上後便退下了。

    顧嬌這個手術直接從中午做到了下午,天氣有些熱,但好在屋子夠通風,微風習習,吹來院子里的陣陣竹子香氣,倒是讓人沒那麼燥了。

    上官燕手術用的是全麻,這會兒麻藥藥效未散,她睡得很香甜。

    桌子上有她的小背簍,蕭珩卻並不在。

    “咦?相公呢?”顧嬌將小藥箱也放在了桌上。

    話音剛落,蕭珩拎著一個藥簍子走了進來。

    他的神色有些復雜。

    看到顧嬌,他先是愣了下,隨即望了望床鋪上的上官燕︰“你們……怎麼樣?”

    不是上官燕怎麼樣,而是你們怎麼樣。

    不是只關心受傷更重的那一個。

    顧嬌雲淡風輕道︰“我沒事,她也很好,手術很成功。”

    “是不是幾天後拆線就沒事了?”蕭珩的印象中,手術都是要拆線的,一般拆完也就痊愈了。

    “不用拆線。”顧嬌搖搖頭,“但是半年到一年後要取釘子,具體得看她恢復得情況。”

    “釘子?”蕭珩瞳孔一縮。

    顧嬌說道︰“她的脊柱上打了八顆螺釘。”

    蕭珩眸光一涼,大掌緊緊拽成了拳頭。

    他的腦海里閃過她認真挖西瓜的背影,也閃過捧著西瓜遞給他害怕被他拒絕的樣子,以及他沒伸手去接時她眼底閃過的受傷與落寞。

    他不知道她會變成這樣,他不知道……

    顧嬌輕輕地拉住了蕭珩冰涼的手指︰“她會好起來的。”

    蕭珩抓住了顧嬌的手,像是黑暗中抓住了最後一絲光明與理智。

    他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

    “嗯,她會好。”

    他將藥簍子放在桌上。

    二人的手沒有分開,看向彼此,同時開口道︰“你的腳——”

    一個崴了,一個劃傷了,早先沒表現得太明顯,然而經過了長時間的站立後,兩個人的腳都高高地腫脹起來,幾乎要將鞋子撐開。

    “我看看。”

    “我看看。”

    二人再次異口同聲。

    顧嬌彎了彎唇角,說︰“沒事了,我擦過藥了。”

    “我也擦過了。”蕭珩說。

    話雖如此,二人仍舊堅持看了彼此的患處。

    顧嬌的腳雖腫得嚇人,實則並不嚴重,蕭珩的傷口較深,顧嬌給他重新上了藥,重新包扎了一下。

    顧嬌將紗布與剪刀放好。

    蕭珩看著她忙碌的小身影,問道︰“你是怎麼擺脫韓燁的?”

    顧嬌將顧長卿現身的事說了︰“……可惜的是,齊 突然出現,把韓燁救走了。”

    不然他一定會死在顧長卿的劍下。

    當然,韓燁也不別高興太早,顧長卿一劍斬斷了他的兩根腳筋,他就算不死也是半個廢人了。

    “對了,這個是什麼?”顧嬌在蕭珩身側的凳子上坐下,指了指桌上的藥簍子問。

    蕭珩道︰“國師殿的大弟子葉青方才過來了一趟,說是國師大人為你準備的藥。”

    “嗯?我沒找他要過草藥啊。”顧嬌將藥簍子抱到腿上,隨手翻了翻,“不是很需要的藥材,用不上。”

    看來葉青送藥是假,給他傳遞消息是真。

    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國師大人的授意?

    如果是國師的授意,國師又為何這麼做?

    還特地讓他看見了皇長孫的畫像。

    如果他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藥童,國師不會這麼做。

    可自己明明易了容,國師是怎麼認出來的?

    難道真如民間傳聞所言,這位大燕國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卜卦,能算天命?

    咚咚咚。

    門外傳來叩門聲。

    “我是國師殿的弟子于禾,蕭公子在嗎?我讓廚房做了點吃的,給你們送來。”

    顧嬌打了個呵欠︰“進來。”

    于禾邁步入內,將食盒放在了桌上︰“我就在隔壁,蕭公子有什麼事隨時叫我。”

    “好。”顧嬌說。

    于禾看著緊緊拉著手的兩個大男人,張了張嘴,沒說什麼,轉身走了出去。

    雖是男人,但……怪相配的。

    蕭珩沒有胃口。

    可想到顧嬌也一整天沒吃東西了,他問道︰“肚子餓不餓?”

    顧嬌又打了個小呵欠︰“嗯……還行。”

    蕭珩輕聲問道︰“是不是累了?”

    顧嬌坐直身子,眼楮瞪得銅鈴一般大︰“我不累!”

    蕭珩道︰“那吃點東西再睡。”

    顧嬌︰“好。”

    下一秒,蕭珩肩膀一沉,赫然是顧嬌的小腦袋靠下來,呼呼地睡著了。

    蕭珩感到一陣心疼與心酸。

    他放下食盒的蓋子,用手托住顧嬌的頭,緩緩站起身來,雙臂繞過她的後背與膝彎,將她輕輕地抱到了陪護的小床上。

    她的精力和小淨空一樣旺盛,她極少會累成這樣,她嘴上雲淡風輕地帶過,可與韓燁的打斗勢必沒有那麼簡單。

    蕭珩輕輕地捋起她袖子,果真看見了猙獰的傷口。

    一道、兩道、三道。

    她就是用腫脹的腳站立在手術台上,用傷痕累累的雙臂舉起了手術刀。

    蕭珩眼眶微熱,胸腔內一陣鼓脹。

    大概只有在這樣的時候,他的眼底才敢流露出不加掩飾的情緒。

    他不要再站在背後,看著他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地受到傷害。

    既然不能置身漩渦之外,那就讓韓家、太子……所有人……一起卷進來!

    “皇長孫多大?”

    “十九。”

    “具體生辰知道嗎?”

    “好像是臘月。”

    “這麼巧,我的生辰也是臘月,是除夕。”

    蕭珩靜靜地坐在桌邊,看著從藏書閣帶來的那幅畫像。

    隨後,他研了墨,默默地拿起了手邊的毛筆,蘸了一滴墨汁。

    ……

    “陛下!”

    一輛馬車停在了國師殿門口,國師殿弟子忙上前行禮。

    國君牽著四歲的小郡主走下馬車。

    張德全隨侍一旁。

    國君指了指前方巍峨聳立的大門,說道︰“這就是你要來的國師殿。”

    小郡主︰“哇!”

    國君哼道︰“哇什麼,又沒有皇宮大。”

    “那還是要哇的!”

    她是一個有儀式感的小朋友。

    國君下馬車後便松開了小郡主的手,讓小豆丁自己走。

    他步子比平日里跨得大,小豆丁追得有些吃力。

    國君直奔麒麟殿。

    剛到門口,便踫到了太子一行人。

    一行人的意思是有太子、太子府侍衛以及幾個抱著錦盒的下人。

    明郡王沒有過來,因為他被國君禁了足。

    太子見到國君,忙恭敬地行了一禮︰“父皇!”

    小郡主禮貌地打了招呼︰“太子堂兄。”

    太子和顏悅色地笑道︰“小雪也在呢。”

    小郡主點頭︰“嗯,我過來玩!”

    “你來做什麼?”國君問太子。

    太子道︰“回父皇的話,我來探望三姐。”

    國君臉色一沉,對太子道︰“誰和你說她還是你姐姐?”

    太子忙躬身行禮︰“父皇息怒!兒臣一時失言,望父皇恕罪。”

    “哼。”國君冷冷地進了麒麟殿的大堂,往右側的走廊走去。

    太子恭謹地跟在國君身側,略落後國君半步,一邊走,一邊狀似不經意地說道︰“兒臣方才接到消息,韓燁他……出事了。”

    國君淡道︰“他能出什麼事?上午都還在宮里。”

    太子不動聲色地說道︰“是離宮後出的事,回府的路上他遭人暗算,雙腳受了重傷,刺客至今下落不——”

    話音未落,國君推開了上官燕靜養的廂房。

    幾人看見了坐在床邊的一道清雋頎長的身影。

    穿著素白長衫,青絲如墨,挑了一指以白色發帶固定在腦後。

    微風拂過,吹起他的發帶與青絲,徐徐散發出一股水墨畫般的書香氣質,但又隱隱透出一絲皇室的矜貴。

    “你是誰?”太子蹙眉問。

    對方站起身來,不疾不徐地轉過身。

    太子的心底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不能讓他轉身!不能!

    不——

    可惜,晚了。

    他不僅轉過了身來,還露出了那張與畫像上的少年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來。

    瑞鳳眼,滴淚痣。

    十九歲的俊美面龐有著一絲干淨的少年氣。

    太子勃然變色!

    國君怔怔地看著蕭珩,一步一步朝他走了過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