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14 二更



    臨近天亮時,東方天際泛起一小抹淡淡的魚肚白,熹微的晨光透過厚重的雲層,漸起光束朝盛都的每一個檐角打來。

    韓燁在椅子上坐了半宿。

    齊 點他的穴是為了防止他去阻止二叔韓詠送死。

    盡管穴道早在半個時辰前便自動解開了,可他也明白一切都晚了。

    他怔怔地呆坐在那里,晨光透過窗欞子,打在他剛毅俊美的側臉上,有七彩的光暈在在塵土中飛揚。

    嘎吱——

    門被推開了。

    進來的齊 。

    齊 凝眸看了他一眼,明白穴道已解,合上房門,沉重地說道︰“你二叔去了。”

    “尸體呢?”韓燁問。

    他如同被抽空了靈魂,听到此劇痛消息,已經無法再震驚,亦無法再流出淚來。

    該難過的,早在過去的兩個時辰里就難過完了。

    他如今滿腔只剩仇恨,綿延無盡的仇恨!

    齊 來到他面前︰“韓家人會處理,你就不要再掛心了。”

    韓燁兩眼空洞,譏笑一聲︰“我祖父當真絕到這一步,連親兒子的尸體都不好好安葬嗎?”

    齊 嘆氣︰“國君很生氣。”

    韓燁捏緊了拳頭︰“那是他親兒子!”說的是韓家祖父。

    齊 補充︰“庶子。”

    韓燁難過地閉上眼,撇過了臉。

    庶子。

    沒錯,他二叔是庶子,可他二叔是比嫡子更優秀的庶子,若非韓家的資源從不曾向二叔傾斜,二叔的武功與成就將遠在他之上!

    二叔一句怨言也沒有,讓去軒轅家做細作,就去軒轅家做細作,讓給軒轅厲的小兒子下毒,就給軒轅厲的小兒子下毒。

    二叔為自己做過什麼?

    沒有,大勝歸來,功勞全是他父親的。

    他二叔只是默默無聞地守護在家族的背後,守護在每一個人的身後。

    韓燁苦笑︰“你發現了吧?我二叔是武學奇才。”

    齊 點頭︰“一晚上,他學會了全部的唐門劍法,你當初用了半個月。”

    韓燁冷冷地笑出聲來︰“我祖父與父親永遠都不清楚他們錯失了什麼。失去二叔,才是韓家最大的損失!”

    關于這一點,齊 沒發表意見。

    人生來就是不平等的,人與人之間從來就沒有可比性,哪怕韓二叔真的是比韓燁資質出眾的奇才,但他的出身注定了他只能淪為墊腳石。

    韓燁是嫡長孫,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韓氏一族的信仰與力量,只要他在,韓家人的信念就會在。

    齊 拍了拍韓燁的肩膀,苦口婆心地勸道︰“他不僅是為了你,也是為了整個韓家,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次的事與你祖父生了嫌隙。廢太女一脈不好對付,大敵當前,你一定要振作。”

    韓燁問道︰“用的什麼理由?”

    齊 道︰“與太女有私怨,無意中在盛都撞見皇長孫,于是起了歹心。他挨過了七七四十九道酷刑,證實自己沒撒謊。”

    韓燁道︰“不是說挨過酷刑,就能不追究了嗎?”

    這是陛下當初定下的規矩,酷刑是為了逼供,沒人能挨過一半,真挨過了國君敬他是條漢子,予以釋放。

    齊 沉默。

    韓燁明白了︰“是我祖父,對嗎?”

    一個刺殺皇長孫的庶子會害死整個韓家,他沒挨過刑罰死在半路倒也算了,至少能讓國君消消氣,偏他挨過來了,國君的怒火無處發泄,勢必會為難韓家。

    所以,他祖父就殺了自己的庶子!向國君表明韓家的忠心!

    韓燁一拳打在身側的柱子!

    齊 勸道︰“韓家主也是為大局考慮。”

    韓燁死死地捏緊拳頭︰“我不信國君的出現是偶然,我的計劃沒有走漏風聲。”

    齊 分析道︰“那就是太子那邊走漏風聲了,有人知道你會去刺殺蕭六郎,故意引了國君過去。不過,蕭六郎多少也有點運氣的成分,國君出現得晚,你要不是被一只鷹耽擱了時辰,早就得手了。”

    韓燁冷冷地說道︰“那只鷹,我遲早會逮住並殺了它!”

    齊 在他身邊坐下︰“一只鷹不足為懼,當務之急是想想太子那邊為何會走漏風聲,太子不會希望你失敗,一定不是他本人干的。要麼是他手底下的人不小心,要麼是成心,如果是後者你和太子就要警惕了。”

    韓燁握拳道︰“太子身邊出現了背叛者!”

    齊 說道︰“這種可能性很大,你最好讓太子排查一下身邊的人。”

    韓燁低沉地說道︰“我知道了,多謝師父,二叔走了,以後要多辛苦師父了。”

    齊 說道︰“我沒什麼辛苦的,辛苦的是你們韓家,這次的事不會因為韓詠認罪伏誅就結束,你三叔的官職被罷免了,你堂伯剛接手的新鐵礦也被迫上交出去了。听說南宮家、沐家都在打黑風騎的主意,你最好當心。”

    韓燁自嘲地笑了︰“可笑,昨日韓家還在爭論如何瓜分南宮家的兵權,今日韓家的黑風騎就淪為了砧板上的魚肉。”

    齊 看了他一眼,說道︰“暫時還沒糟到那一步,不過若是你再犯錯,可就難說了。”

    ……

    皇宮。

    國君終于知道自己禿頂的事了,在痛罵了韓家家主以及處置了韓家二子之後。

    所有人都看見了,但無人一人敢出聲。

    畢竟除了車夫與張德全,他們也不知道國君的頭是怎麼禿頂的,這不是個瘋君嗎?瘋起來自己的頭發都刮,有什麼奇怪的?

    是小郡主要去上學了,過來找伯伯送她,然後就發現伯伯變成和尚了。

    她睜大一雙無辜的杏眼,小嘴兒半天合不上︰“伯伯,你要出家嗎?”

    國君一愣,說了句沒有啊,小郡主︰“那怎麼你的頭發——”

    國君抬手一模,整個人裂開了!

    國君的頭發倒也不能是真禿成了和尚,還是有幾根的。

    三根,不能更多了。

    國君簡直暴跳如雷!

    想到今晚一波又一波的遭遇,說上官燕不是故意引他出去的他都不信了。

    韓家人該死,上官燕這個坑爹的孽障也決不能姑息!

    國君讓人抱走小郡主,拔出了架子上的寶劍,金剛怒目道︰“上官燕人呢?朕要殺了她!”

    張德全訕訕道︰“上官燕出宮後……就一直沒回呀……”

    能回嗎?

    事情敗露了,您正在氣頭上,她能不出去避避嗎?

    其實小時候太女就挺能鬧騰,只不過那會兒軒轅家的兒郎全都健在,太女不逮住國君一**禍,由所有人分擔了太女的火力,就顯得她似乎不是那麼調皮。

    當然了,這次的確不是調皮不調皮的問題了,太女是真踩到獅子尾巴了。

    國君這怒火一時半會兒消不掉,就看太女在外頭能不能躲得掉了。

    國君渾身發抖地怒喝道︰“給朕找!掘地三尺也把她給朕找出來!”

    ……

    顧嬌有幾日沒去上學了。

    今早,顧嬌給顧琰拆了線,她縫合得極好,拆掉後只有一條幾乎看不見的細縫。

    為了防止出現疤痕增生,顧嬌從小藥箱里拿了一款最昂貴的疤痕膏。

    說來也怪,從前都沒這種疤痕膏的。

    “再過五天就可以擦了。”顧嬌將疤痕膏遞給顧琰,“這幾天若是有不舒服及時告訴我,不要抓撓傷口。”

    “知道啦。”顧琰應下,“你快去上學吧,要遲到了。”

    “好。”顧嬌叫上顧小順,二人一道去了天穹書院。

    顧琰開心地去後院給黑風王刷毛毛。

    顧嬌與顧小順分別去了明心堂與明月堂。

    明心堂的人都知道顧嬌請假是去陪顧琰去國師殿做手術了,他們不知是顧嬌主刀,還當是國師為顧琰治療的,對此,他們都感覺顧琰很幸運。

    沐輕塵沒來。

    顧嬌一個人坐在後排。

    眾人紛紛圍過來。

    “手術怎麼樣?成不成功?”前排周桐問。

    “是啊,六郎,顧琰手術怎麼樣了?”鐘鼎也焦急地問。

    顧琰雖沒來上過課,不過他去過擊鞠場,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見過他的。

    加上他是蕭六郎的朋友,是以大家都很關心他的狀況。

    “很成功。”顧嬌點頭。

    眾人相視一笑,發自內心地替顧琰感到高興。

    周桐問道︰“那,過不了多久他就能來上課了吧?”

    “嗯。”顧嬌點頭,“快的話下旬,慢的話下個月。”

    “哎,六郎。”鐘鼎忽然壓低了音量,往門外望了望,小聲說道,“咱們放學後……去嗯嗯一下吧!”

    “嗯嗯是什麼?”顧嬌沒听明白。

    學生們儼然早已商議過,一個個同意得不得了,鐘鼎只是作為一個發言人。

    眾人都挺矜持,周桐的耳朵都紅了。

    顧嬌想了想︰“去青樓?”

    眾人嗆到!

    鐘鼎慌忙擺手︰“不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青樓……咱們是讀書人……怎可輕易去煙花之地?那都得考取功名之後嘛。”

    哦,所以不是不去,是沒到時機去。

    “我都說了不要去了!”周桐打了退堂堂。

    人進我退,人退我進,人之常情。

    鐘鼎清了清嗓子,鼓足勇氣正色道︰“都說好了,怎可不去?再者,也不是煙花之地,咱們又不去尋花問柳,只是單純地听听戲,有何不可?”

    眾人摸鼻子的摸鼻子,抓耳朵的抓耳朵,心虛又興奮地看向顧嬌。

    這要真是純听戲,顧嬌把沐川的腦袋擰下來。

    “就、就天香閣你知道吧?最近出了一台戲文,很是精彩,我們就想約你去听戲。”

    哦,天香閣。

    周桐忙道︰“你們別帶壞六郎。”

    顧嬌道︰“好,一起,你們請客。”

    二人異口同聲,周桐驚呆了。

    鐘鼎嘿嘿笑道︰“沒問題沒問題!我們請你!那就這麼說定了,放學後誰都別走,一起去听戲!”

    天香閣的生意越來越好,名氣越來越大,每日不僅晚上有課,白日也座無虛席。

    徐鳳仙笑得看不見眼楮,坐在二樓的廂房中嗑瓜子兒,听著樓下喧鬧不已的聲音,心道我徐鳳仙也有今天!

    就在徐鳳仙樂得合不攏嘴兒時,一道踉踉蹌蹌的女子身影來到了天香閣門口。

    她倒也不是特地來天香閣,只是路過而已。

    可她走在烈日的炙烤下,體力一點點耗盡,最終她兩眼一黑,朝前栽倒下去。

    “啊——”

    門口正在攬客的姑娘們花容失色。

    “夫人!夫人!不好了!有個民婦暈倒在門口了!”

    听到丫鬟的叫聲,徐鳳仙放下手中的瓜子兒,提著華美的裙衫下了樓。

    她來到門口,姑娘們與丫鬟們已將女子圍得水泄不通。

    “都讓開!讓開!”

    徐鳳仙撥開人群,來到女子身邊蹲下。

    姑娘們小聲地議論了起來。

    “她是不是死了啊?”

    “哎呀,她身上的衣裳這麼破,是被打死的嗎?”

    “怎麼辦啊?死在我們大門口,會不會影響我們生意啊?”

    徐鳳仙厲喝︰“都給我閉嘴!安靜!”

    眾人唰的靜了。

    就在此刻,一道均勻的小呼嚕聲響起︰“呼~呼~呼~”

    女子趴在地上,睡得老香了。

    徐鳳仙︰“……”

    所有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