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13 他的孫子(一更)



    看到這一幕的韓燁直接就給傻了眼。

    先是莫名其妙出現的黑衣人,再是突然到來的馬車,加上黑衣人毫不猶豫地把蕭六郎往馬車里扔,任誰都會認為馬車里是坐的是蕭六郎的另一個幫手吧?

    但為何……會是國君陛下?

    難道國君陛下已經知曉蕭六郎的身世了?

    不對,太子說過,國君不知!

    況且如果國君真是為蕭六郎而來,絕不會微服私行!

    國君是踫巧路過!

    國君一行一共三人,國君自己、張德全以及大內高手兼車夫。

    車夫的武功是極好的,可惜還是比不上第一高手韓燁,他努力抵擋了一下卻依然被劍氣震飛了。

    這才有了車廂被劈開的後續。

    至于說被死士扔進車廂的蕭六郎——

    好吧,這個是車夫失職。

    頭一次見到宛若天人的男子,他失神了一下。

    蕭珩這會兒正趴在車廂的地板上,死士扔得蠻橫,實則用了巧勁兒,他摔得並不痛,只是難免狼狽。

    他是被從床鋪上直接撈出來的,來不及扮上女裝,穿的是薄薄的素白寢衣,一頭烏發如墨,恰如黑亮光澤的綢緞披散在他的肩頭與身上,遮了他大半臉龐。

    他很懵。

    根本不知自己究竟跌進了誰的馬車。

    映入眼簾的是兩雙做工講究的步履,其中一雙格外高端大氣,他下意識地抬頭朝步履的主人們望了一眼。

    ……他只認出了張德全。

    沒認出禿瓢國君。

    ——論發型的重要性。

    他認不認出其實都不重要了,國君看見他了。

    他抬起頭的一霎,長發就從臉龐滑落,他的五官徹底展露在了國君的眼前。

    國君甚至忘了去追究自個兒差點被殺死的事,就那麼死死地盯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臉。

    蕭珩卻是記得自己是在逃命。

    他回頭望了那個僵在原地的蒙面黑衣人一眼,看來黑衣人很忌憚這二人,是機會逃走了!

    蕭珩爬起來,扒開國君與張德全,自二人中間穿過去,從馬車的另一邊跳下去,頭也不回地走了!

    張德全一時心急,回過頭,望著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大聲喊了一句。

    蕭珩走了,國君的注意力也成功回到了韓燁的身上。

    兩個高手,一個是太女方才買的死士,另一個不知是誰。

    但死士是護著蕭六郎的,另一個則是來追殺蕭六郎的,不然蕭六郎不會逃。

    國君望著渾身僵硬的韓燁,眸子里掠過一絲極寒的光︰“拿下!”

    大內高手兼車夫一躍而起,拔出藏在腰間的軟劍朝韓世子凌空劈了過去。

    太女買來的死士也加入了戰局,二人聯起手來朝韓世子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老實說,一個大內高手,一個拍賣行的死士,武功都不弱。

    奈何韓世子太強大了,雙方較量了幾十個回合,除了消耗了韓世子不少元氣之外,並未對韓世子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韓燁其實是有機會殺死他們的,可國君在場,無形中給了他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能再戰了……

    韓燁又一招擊退二人之後,使了個虛招,趁機轉身飛入夜色。

    車夫猛地抓住他的手腕。

    沒把他的人拽下來,只是將他的袖子與傷口上的布條撕開了,露出了一道仿佛被剜過的傷口。

    韓燁走了。

    死士隨後也施展輕功走掉了。

    車夫單膝跪地,拱手沖國君告罪︰“奴才無能!沒能抓住刺客!請陛下責罰!”

    國君沒提責罰不責罰的話,而是先問向一旁的張德全︰“你方才都看見了?”

    張德全愣了愣,反應過來國君問的是摔進他們馬車的人,他回憶著說道︰“奴才看見了,好像是……皇長孫殿下。”

    皇長孫上官慶自幼隨廢太女前往皇陵,但因他身患惡疾,每兩年都需返回國師殿求醫問藥,而每次他來,國君都會在國師殿的閣樓上遠遠地看他幾眼。

    張德全因陪伴在國君身側,也見過皇長孫好幾次。

    只是他倆都不曾露過面。

    皇長孫認不出他倆並不奇怪,畢竟他離開皇宮時還小。

    這就是張德全對于方才皇長孫殿下一系列懵圈反應的具體分析。

    那麼接下來問題來了。

    一,皇長孫何時回盛都的?

    二,距離他下一次問藥還有一年的功夫,他為何提早回來?難道是因為太女回來了?

    三,他現在住在哪里?

    四,這一點是有關太女的,事情發展到現在,要是國君還看不出來太女今晚偷溜出宮是為了救自己兒子,那他就枉為一國之君了。

    這就衍生了第五個問題,太女身處後宮,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兒子回來了?又怎麼知道他今晚會出事的?

    張德全弱弱地瞟了國君一眼,以我對國君的了解,他接下來可能會懷疑太女是故意引他出來坑他的。

    但講真,你不在乎太女也上不了那麼大的當。

    張德全,有種你就大聲說出來。

    不,我是太監,我沒種,我不說。

    國君閉了閉眼,似在壓抑周身滔天的怒氣,沒人知道這怒氣究竟是來自太女更多一些,還是來自刺客更多一些。

    “回去再慢慢收拾她!”國君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張德全追隨國君多年,對于國君的怒氣值有一套自己的判定標準,國君還能等回去再收拾太女,說明國君雖是屬于瀕臨爆發的邊緣,但還沒暴走。

    這大概……是因為國君不知道自己禿瓢了吧?

    張德全默默收回視線,決定等國君自己發現,他不要做那個戳穿國君最後一層臉皮的人。

    張德全看向車夫。

    車夫虎軀一震,臥槽,你不說我也不說!

    國君冷聲道︰“看出刺客的武功路數沒有?”

    車夫恭敬答道︰“回陛下的話,刺客前面用的兩劍似乎是唐門的劍法,後面再與他交手時,他用的就是江湖上十分普通的劍法了,基本上每個劍客都會。”

    這麼說國君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起先刺客不知馬車里坐的是誰,用了最狠辣的劍法,後面大概是認出了他,想要隱藏身份于是換了一種江湖上人人都會的劍法。

    只可惜,那兩招就足夠他露餡了。

    車夫接著道︰“陛下,據奴才所知,在盛都只有韓家請了唐門弟子為客卿。”

    國君的眼底掠過一絲危險的波光。

    車夫道︰“另外,屬下與他交手時發現了他左小臂上的傷口,像是被生生撕下了一片肉,不知是何人所為。”

    國君冷冷地望向夜色深處︰“韓、家!”

    ……

    韓家大宅。

    韓燁施展輕功回了自己院子。

    他一進屋,便疼得倒在了地上!

    “燁兒!”

    齊 奪門而入!

    韓燁這兩日神神秘秘的,干什麼也不與齊 這個師父說,今晚開完家族回憶後,韓燁更是消失許久,齊 放心不下,想過來看看他回來了沒有。

    不曾經竟是撞見這一幕。

    他將倒地的韓燁扶到椅子上坐下。

    韓燁左小臂僵硬,臉色蒼白,汗如雨下,整個人忍受著巨大的痛楚。

    與兩個高手交手他沒受傷,可被那只海東青咬傷的地方卻越來越痛。

    他是習武之人,受傷乃是常事,起先沒在意,只是胡亂包扎了一下。

    可當凝固了血跡的布條從傷口生生扯下,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傷勢並沒有那麼簡單。

    “你的手臂怎麼了?”齊 托住他的左小臂問。

    韓燁蒼白著臉說道︰“被一只鷹給咬了。”

    齊 蹙眉︰“什麼鷹咬得這麼深?”

    都深可見骨了!

    意識到了什麼,齊 又道︰“不對,你怎麼會被一只鷹給咬傷?”

    他可是盛都這一輩的第一高手!

    “是我大意了。”韓燁冷汗直冒地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師父,你可能要出去躲一躲了。”

    “何事?”齊 一邊說著,一邊拉開抽屜,娶出藥酒與金瘡藥,“你忍著,我先給你處理傷勢。”

    “我的傷勢一會兒再說……我今晚……可能暴露了唐門的劍法……他們很快就會查過來……我擔心師父你會遭到牽連……”

    齊 看了看一襲夜行衣的韓燁,正色道︰“燁兒,事到如今你還是不肯信任我麼?你若是不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不會走的。”

    韓燁的心底天人交戰,太子的叮囑歷歷在目,可師父于他而言亦是十分重要的人。

    他最終還是將這一趟的任務說了。

    齊 冷笑︰“所以,這就是南宮厲當初入宮的原因。太子嘴上說的好听,不想牽扯韓家,到頭來還不是將韓家的繼承人給搭進去了。”

    韓燁道︰“師父,你趕緊出去躲一陣。”

    齊 嘆息道︰“躲不了了,你今日殺皇長孫被國君抓了個正著,國君沒認出來倒也罷了,可國君與張公公不是都認出來了麼?從這一刻起,盛都內城連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了。”

    韓燁懊惱地握緊了拳頭。

    齊 道問道︰“外人並不知我教你劍法的事吧?”

    韓燁搖頭︰“師父偷偷教我習武,讓我連我父親都別告訴,我沒對任何人提過。他們都以為我只是在和你學習暗器。”

    齊 說道︰“雖然還是可能會懷疑到你頭上,不過我盡量。”

    韓燁︰“師父!”

    齊 笑了笑︰“我今日就離開韓家,之後你不要聯絡我,不要試圖找我。”

    “沒用的。”

    韓二叔韓詠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韓燁神色一變︰“二叔!”

    韓詠說道︰“你們說的話我都听見了,那你們要不要听听我說的?”

    齊 問道︰“外面出什麼事了嗎?”

    韓詠正色道︰“就在方才,我父親、燁兒祖父被召進宮了。”

    二人的神色俱是一變。

    猜到國君可能會有所動作,卻也沒料到動作如此之快。

    韓詠語重心長地說道︰“這已經不是一個唐門的客卿能夠扛下的事情了,刺殺皇長孫,雖是未遂,但不死韓家人,不足以平君憤?別說這件事根本就是韓家人干的,就算不是,國君也會把賬算在韓家人的頭上!”

    他說著,看向韓燁,“你用的是哪兩招?”

    韓燁的心底涌上一股不祥的預感︰“二叔……”

    韓詠抓住韓燁的左手,仔細看了看他的傷口,忽然抽出匕首,在自己的左小臂上剜下了一塊與他傷口完全契合的肉!

    韓燁勃然變色︰“二叔!”

    韓詠撕下下擺纏住傷口,隱忍道︰“教我,哪兩招?”

    韓燁喉頭脹痛,眼眶發紅,哽咽地搖頭︰“我不教……我不教……”

    韓詠不再與佷兒磨蹭,轉頭看向齊 ,眼神堅毅而果決︰“有勞齊大俠。”

    韓燁紅著眼眶咆哮︰“師父!不可以!”

    他父親忙于公務,他自幼被二叔帶大,在他心里,二叔是比父親更親近的人。

    他不要二叔為他頂罪,不要眼睜睜看著二叔去送死!

    這比讓他去死更難受!

    齊 一瞬不瞬地看著韓詠︰“就算你去頂罪,也未必能救下整個韓家。”

    韓詠點頭︰“我知道。”

    “好,我教你。”齊 話音一落,反手點了韓燁的大穴,拔劍來到庭院,“看好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