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08 兩個小奶包(二更)



    夜里,顧承風來了一趟。

    他沒事兒便往這兒跑,顧嬌與顧琰住國師殿的那五日他就來了三次,只是全都撲了空。

    今晚總算沒有。

    家里人都歇下了,門栓也插上了,他是翻牆進來的,差點被顧嬌一槍給戳死。

    顧承風看著橫在自己心口半寸的紅纓槍,咽了咽口水,說︰“不是吧?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啊?”

    顧嬌收了槍,走回堂屋,淡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過來了?”

    “你當我想過來?”顧承風哼了哼,揉著差點被嚇爆的心髒,若無其事地走進屋。

    他看了看幾間房門半掩的屋子,壓得音量道︰“都睡啦?怎麼那麼早?戲樓的生意才開始呢。”

    顧嬌在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坐下︰“那你還過來?”

    “我又不是天天上台。”天天上台,戲文進展太快,他會沒東西唱的。

    唉,真後悔當初沒多看幾本老祭酒寫的話本。

    書到用時方恨少,這個道理,他終于明白了。

    “顧琰的手術順利嗎?”顧承風說著,在顧嬌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一本正經地問道,“先聲明不是我關心,我是幫蕭珩問的。”

    “順利。”顧嬌說。

    “真的?”顧承風眼楮一亮。

    顧嬌︰說好的自己不關心呢?

    “嗯。”顧嬌點頭,“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不過他這會兒可能睡著了。”

    顧承風眼神一閃,端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捧起來喝道︰“這、這有什麼好看的?”

    話雖如此,眼神卻一個勁兒地往顧琰與顧小順的屋子瞟。

    “我相公那邊有什麼消息?”

    “能有什麼消息?被韓家人盯著唄,他很謹慎,最近幾乎沒有出門。”

    也虧得有只鷹能給他倆傳信。

    “那顧琰以後都不會再復發了吧?是真的治愈了吧?”

    “應該是不會復發了。”

    “什麼叫應該啊?”

    “我作為一個大夫,說話要嚴謹。”

    顧承風︰“……”

    “上次顧小順說想吃我們戲樓的點心,我帶來了,我給他拿進去啊!”

    他說罷,起身,步伐從容地進了顧琰與顧小順的屋。

    天氣悶熱,窗戶與門都敞著,家里原本做了蚊香,不過顧琰聞著會睡不著,所以他們只能罩蚊帳。

    顧承風一進屋氣場就變了,他躡手躡腳地來到床前,一手拿著點心盒子,一手悄咪咪地拿掉蚊帳上的夾子,將自己的腦袋從蚊帳的縫隙里擠進去。

    隨後他就看見了一張臉,與他面對面,頭頂的小呆毛翹到飛起,一雙眼楮卻冷靜又嚴厲。

    顧承風啊的一聲,一屁股跌在地上。

    真的很嚇人嗎?

    推開蚊帳看見一顆頭,簡直像是見了鬼!

    “你不是睡了嗎!”顧承風爬起來,拍著褲子上的灰塵說道。

    這下換顧琰將腦袋從蚊帳的縫隙里伸出來,他的手將蚊帳抓得很緊,不然蚊子會飛進去。

    這麼一看更恐怖了。

    活像蚊帳上長了一顆腦袋,月光那麼白,照得人陰森森的。

    要不是顧琰長得太可愛,顧承風都要遵循求生的本能一腳踹過去了。

    顧琰無辜地說道︰“我是睡了,但我沒睡著。”

    顧承風︰“……”

    顧琰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盒子,他方才摔下去都沒讓盒子落地,一直小心翼翼地拿著,顧琰不由地問︰“盒子里裝的是什麼?”

    “點心!給顧小順買的!”顧承風漫不經心地說完,將盒子遞了過去。

    顧琰沒接,而是說道︰“蚊子太多了,你打開我看看。”

    顧承風將盒子打開,露出滿滿一層精致誘人的蟹黃酥來。

    “顧小順不愛吃這個。”顧琰說。

    顧承風清了清嗓子,淡道︰“他不吃的話,你拿去吃好了。”

    顧琰道︰“但我也不愛吃這個。”

    顧承風瞬間炸毛︰“上回不是你說你愛吃蟹黃酥的嗎!你知不知道戲樓已經八百年沒做過這個了!我跑了老遠才把人家師傅請回來的!”

    “哦。”顧琰歪歪頭,說道,“所以是給我帶的啊。”

    他強調了一個是字。

    顧承風差點噎死。

    臭小子……有這麼試探自己親哥哥的嗎?

    說好的胸無點墨、不學無術呢?

    你這麼狡猾是要上天啊!

    “那你給我嘗一下。”

    “你自己沒有手嗎?”

    “蚊子會飛進來。”

    “我才不會喂你!要吃自己吃!我走了!”

    ……

    “哎,說好的只嘗一下的,你吃第三口了!”

    “噓,別叫,我姐听到就不讓我吃了。”

    顧承風︰“……”

    ……

    韓世子夜里接到了太子府的秘密傳召。

    韓家是太子的母族,韓世子去太子府大可不必遮遮掩掩。

    除非是有要事。

    或者更直白一點,是見不得人的事。

    韓世子在太子的書房見到了太子,太子坐在書桌後,門窗微閉,屋子里燃著能夠驅蚊的燻香,是國師殿的人制作出來的。

    這種燻香一共分為三等,只有皇族才有資格用上最頂級的燻香。

    不燻人,只燻蚊。

    韓世子拱手行了一禮︰“韓燁見過太子殿下。”

    太子沉沉地抬了抬手。

    韓燁這才看清太子一臉倦容︰“殿下最近是有什麼煩心事嗎?”

    不是天大的煩心事也不至于半夜把他叫入太子府了。

    太子嘆息道︰“孤這麼晚叫你過來是想和你說一下南宮厲的事。你坐吧。”

    “韓燁不敢。”韓燁拱手。

    “罷。”太子沒勉強韓燁,他神色復雜地說道,“孤,知道南宮厲是怎麼死的。”

    韓燁驚詫︰“殿下知道?那殿下為何——”

    太子道︰“為何不告訴大理寺與刑部是嗎?”太子說道,“孤有口不能言的苦衷。”

    韓燁鄭重道︰“韓燁願為太子分憂!”

    太子長長一嘆︰“南宮厲前幾月去過昭國的事,想必你已經有所耳聞了。”

    韓燁沒說話。

    太子道︰“沒錯,是孤讓他去的。這件事太危險,孤不想牽扯到韓家,所有找上了南宮家。”

    這話是在解釋他不是更信任南宮家,只是任務太過危險罷了。

    至于韓燁信不信就看韓燁自己了。

    太子接著道︰“南宮厲去刺殺一個人了,只可惜任務失敗,還被砍了一條胳膊。”

    去下國刺殺一個人竟然還刺殺失敗了?

    韓燁疑惑︰“他去刺殺的人是——”

    “蕭六郎。”

    韓燁狠狠一怔。

    俄頃,他問道︰“殿下為何要殺蕭六郎?”

    “因為他是——”太子提筆,在紙上寫下了三個字。

    韓燁只覺心底有什麼東西炸開了︰“怎麼會……他怎麼會……”

    太子說道︰“所以你明白,孤為何一定要殺了他了。”

    韓燁的心底掀起驚濤駭浪,這比得知自己失去黑風王更令他震蕩。

    他又想到一件事,南宮厲遇害那日,天穹書院的擊鞠手正巧入宮面聖。

    他問道︰“南宮厲就是為了阻止蕭六郎見國君才潛入皇宮的?”

    太子道︰“應該是。孤也是後來才听說天穹書院的人進宮了,其中就有蕭六郎。”

    南宮厲是出事前一晚向太子說他在大街上看見了蕭六郎,太子讓他去把人找出來,南宮厲第二天果真找出來了,只是還沒來得及向太子稟報,便入宮去刺殺蕭六郎。

    結果就死在了宮里。

    韓燁又道︰“那他也是被蕭六郎殺死的?”

    太子搖頭︰“蕭六郎不會武功,孤揣測,是潛藏在太女身邊的一位高手殺了南宮厲。”

    太子之所以如此揣測,是因為他派去刺殺太女的錦衣衛全都死了,要說太女身邊沒有一個厲害的高手,他是不信的。

    韓燁正色道︰“蕭六郎會武功,我今日剛與他交過手。”

    太子若有所思道︰“不對呀,南宮厲和我說,蕭六郎是個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當初他輕松就抓到了蕭六郎。”

    韓燁蹙眉︰“南宮厲是不是弄錯了?蕭六郎的武功並不弱,我師父齊 也與他交過手,稱贊他若是再過幾年,武功可能會住上我。”

    太子畢竟不笨,他很快便意識到了某些不對勁,他問道︰“與你交手的蕭六郎長什麼樣?”

    韓燁道︰“殿下,可否借紙筆一用?”

    太子示意他隨便用。

    韓燁的畫功還不錯,須臾便畫出了蕭六郎的肖像。

    蕭六郎左臉上的胎記太有特征了,太子幾乎一眼便認了出來︰“是他?”

    韓燁就道︰“是他呀,他就是蕭六郎。”

    太子道︰“孤的意思是,他是那個擊鞠手,孤見過他。哪個書院的孤沒太往心里去,孤只記得他們當時對戰的是徹兒的書院與韓家的黑風騎。”

    韓燁道︰“那就是天穹書院!”

    太子臉色一變︰“什麼?”

    太子當時並未對一個擊鞠手產生太濃厚的興趣,是以沒問對方的名字。

    若是問了,南宮厲興許就不用死了。

    南宮厲以為天穹書院的是真正的蕭六郎,所以才去阻止他見國君,可既然是個假冒的,就算國君見到他也沒事。

    太子一拳頭砸在了桌上︰“可惡!”

    蕭六郎的身份被人頂替了,那真正的蕭六郎上哪兒了?

    韓燁也不是傻子,他想到了個中關鍵,忙問道︰“殿下,天穹書院的蕭六郎是假的嗎?那您要刺殺的人究竟是誰?”

    太子自書架上取出一幅畫像,指著畫像上玉樹臨風的男子︰“就是他。”

    韓燁是男子,自然不會太在意一個男人長得好不好看,但他依舊被驚艷了一番。

    這等氣度容貌,比沐清塵也毫不遜色了。

    太子冷聲道︰“本以為已經查到了他在哪里了,如今事件又繞回了原點,他在暗處,根本不知以什麼身份躲在內城。”

    韓燁仔細記住畫像上的男子︰“韓燁知道該怎麼做了。”

    太子目光冰冷道︰“不論付出任何代價,都一定不要讓他見到國君!”

    韓燁拱手行了一禮︰“韓燁領命!”

    ……

    出了太子府,韓燁的眉宇間浮現起一絲不屑。

    “南宮厲,你居然會敗在兩個毛頭小子的手里,現在看來你死得不冤,你就是蠢死的。我們韓家做事,可沒你這麼蠢!你沒為太子做到的,就由我來完成,你在地底下好好看看,你們南宮家與韓家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

    天蒙蒙亮,小淨空被蕭珩從被窩里撈了出來。

    小淨空昨夜又嘗試逃跑去找顧嬌,結果被蕭珩逮了回來,他賭氣不睡覺,雖然沒賭過三秒。

    不過不能見嬌嬌的他,就是毫無靈魂的他。

    他面無表情地刷小牙,又面無表情地洗完小臉,再面無表情地換上小小院服,吃了點東西,被壞姐夫牽著送去了凌波書院。

    他是班上最小的學生,一個人坐在中間第一排。

    可當他進課室時卻發現身邊的座位上多了一個小孩子。

    看上去比他還小哦。

    穿著凌波書院神童班的小院服,扎著一個漂亮的小揪揪。

    毫無靈魂的小淨空被驚到了,眸子都睜大了。

    上了那麼久的學,第一次見比他小的學生哩!

    粉嘟嘟的,一看就很好欺負的樣子。

    想抓壞他的小揪揪!

    “你是誰?”小淨空問。

    “嗯,我是,我是……”她對了對手指,奶聲奶氣地說,“我是小雪。”

    小淨空道︰“小雪?這是姑娘家的名字。”

    小郡主說道︰“我、我就是姑娘家。”

    習慣了做長輩的小郡主擁有無比豐富的與成人打交道的經驗,但卻幾乎沒與同齡的孩子玩過,她有些無所適從的小緊張。

    有顧嬌的先例,小淨空對女扮男裝上課這種事情的接受度極高,他大大方方地介紹自己道︰“我叫淨空,你是第一天上學嗎?”

    小郡主奶唧唧地搖頭︰“不是,家里的老師教得不好,我伯伯就讓我來這里學了。”

    小淨空把書袋放在桌上,在她身邊的位子上坐下,說道︰“你伯伯還挺有眼光。”

    “還行。”小郡主說,“但他往家里挑的老師就不怎麼樣,講得我都听不明白。我伯伯等下會來接我。”

    小淨空說道︰“我姐夫等下會來接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