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702 成功



    如果顧琰不受南宮厲那一掌,興許還有一絲絲做介入封堵的機會——只需一根非常細的鞘管,從腿部穿刺到心髒,將封堵器送入缺損的部位,就能輕易堵住缺損。

    但如今他缺損面積過大,小小的封堵傘已經不夠堵缺了,所以必須進行有創的心外科手術。

    國師看著顧嬌消毒的位置,說道︰“你不做正開胸術?”

    正開胸術是從心髒上方切開胸骨,操作簡單,暴露面積大,對大夫的技術要求不是特別高。

    然而顧嬌卻選擇了從顧琰的右側腋下進行小切口,這樣操作難度就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

    “正開胸手術傷口太長了,術後心包積液等並發癥概率也高。”

    她不希望在顧琰的胸膛之上留下一道那麼難看的疤痕,也不希望給他身體造成更大的損傷。

    右側切口創傷小,不傷及骨頭與肌肉,對她來說操作上是難了不少,但術後的恢復以及各類並發癥都會相應減少,而且這樣的小切口,用研究所的疤痕膏可以修復。

    顧琰還要臭美的呢。

    顧嬌從切口插入導管,建立起體外循環,之後真正的手術才開始了。

    ……

    廂房內,孟老先生坐在椅子上抖腿。

    于禾看著一貫老成淡定的六國棋聖竟然都開始抖腿了,忍不住勸慰道︰“孟老先生,您不用太緊張,有國師大人在,手術一定能順利完成的。”

    于禾並不清楚真正的主刀大夫其實是顧嬌,國師殿所有弟子將國師大人奉為神祗,他們對國師深信不疑,不論醫術也好,佔卜術也罷,國師大人都是所有人心目中永遠都能締造神話的存在。

    “我不緊張。”孟老先生說。

    “那您的腿……”于禾看向孟老先生抖到飛起的右腿。

    孟老先生不著痕跡地摁住右腿,沉聲問道︰“我的腿怎麼了?”

    于禾看著被他壓下去的右腿,又看向他不自覺抖起來的左腿。

    于禾︰“……”

    ……

    天穹書院,顧小順去明心堂向今日上課的夫子請了假。

    前兩天江夫子調課了,今天全是高夫子的算術課。

    “蕭六郎怎麼又不能來?”高夫子問。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學生,不僅被總被記過,還總請假。

    “他這次又是得什麼病了?”

    顧小順道︰“不是蕭六郎病了,是顧琰,蕭六郎送顧琰去國師殿手術了。”

    高夫子沒再說什麼。

    一個上課從來不听講,作業全部只靠抄的學生他是不會在乎的!

    “上課。”高夫子坐在講座之上,淡淡說道,“把昨日布置的功課都拿出來,我們先看看第一道手術怎麼解。”

    學生︰“……”

    高夫子︰“……”

    ……

    宅子里,南師娘一邊喂黑風王與馬王,一邊一籌莫展地說道︰“我這心里七上八下的,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黑風王吃慣了好東西,乍一看他們喂的青草菜葉子,簡直無從下嘴。

    馬王吃得吭哧吭哧的。

    魯師父說道︰“你想多了,那可是國師殿,還沒听說去了國師殿有人治不好的。”

    南師娘嗔了他一眼︰“你對國師殿又有多了解?”

    “我……”魯師父一噎,小聲嘀咕道,“我這不是安慰你麼?”

    “唉。”南師娘重重嘆了口氣,望向門口。

    黑風王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吃一口菜葉子,剛伸長脖子,南師娘失魂落魄地把簸箕端走了。

    黑風王︰“……”

    ……

    手術進行到一半時小藥箱提供的血漿不夠了,顧琰的血壓急劇降低,再這麼下去,他會因失血過多而死在手術台上。

    “抽我的。”顧嬌說。

    “手術還沒完成。”國師提醒。

    “我知道。”顧嬌捋起袖子,“濾白器。”

    國師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做的事很瘋狂也很危險?我從沒見過哪個大夫在手術台上把自己的血抽給患者。”

    顧嬌伸出胳膊︰“抽快點。”

    國師取出濾白器接在了輸液管上︰“抽多少?”

    顧嬌道︰“他要多少就抽多少。”

    源源不斷的鮮血從顧嬌體內抽了出來,經由濾白器一一流入顧琰的體內。

    顧琰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感覺,患有心疾的他連睡覺都不如尋常人安穩,他每時每刻都忍受著心疾帶來的折磨,可就在他方才,他沉沉地睡了過去,感受不到絲毫的痛苦。

    只是睡著睡著身體就冰冷了起來,好似來到了一座冰川之上,又好似跌入了一片冰窖之中。

    他覺得自己快熬不過去了。

    但突然,一股暖流徐徐注入體內,他感到了久違的溫暖,渾身的血液仿佛都重新奔涌了起來。

    他虛弱地睜開眼︰“姐姐……”

    顧嬌站在他身邊,握住他的手,俯下身,用自己的額頭輕輕抵住了他的額頭。

    “顧琰,要挺住。”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時空,如果我身肩負著某些使命,其中一個一定是治好你。

    “不能再抽了。”國師說,“六百毫升了,正常最多抽四百。”

    顧嬌不假思索道︰“繼續。”

    顧琰抵著她的額頭,顫抖著閉上眼,滾燙的淚珠滑落︰“姐姐……不要……”

    ……

    “怎麼還不出來呀?天都黑了!”

    孟老先生不知不知第幾百次轉悠到門口了。

    于禾耐心說道︰“您先別著急,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如果患者真有個三長兩短,手術失敗,國師大人早就出來了。”

    道理是這樣沒錯,可一直不出來也讓人擔心啊,如果手術真的成功了,也早該出來了不是嗎?

    難道是手術中途出了什麼危險,一直一直在搶救?

    ……

    顧嬌的眼皮子有點沉,她動了好幾下才終于將它們掀開。

    映入眼簾的是刺目的光線,但她很快就適應了。

    她發現自己躺在另一張手術台上。

    國師走過來,看了她一眼,說︰“感覺怎麼樣?你方才失血過多暈倒了,差一點就搶救不回來。”

    顧嬌回憶了一下,從空白的腦海里調出一段記憶︰“我完成手術了。”

    國師點頭,神華內蘊的眼神看著她︰“是,你做到了。”

    明明已經失血過多,卻憑著一股可怕的執念強撐著完成整台手術才倒在地上。

    顧嬌問道︰“顧琰呢?”

    國師抬手指了指︰“在你旁邊。”

    體外循環已經停止了,顧琰靜靜地躺在另一張手術台上,心髒有力地跳動著。

    手術完美結束,但能不能度過危險期還得看他是否可以順利清醒。

    顧嬌下了手術台,來到他身邊,握住他的手,摸了摸他額頭。

    “阿琰。”

    她輕聲叫他。

    顧琰沒反應。

    她又叫了一聲︰“阿琰。”

    顧琰的眼皮子動了動。

    這是听見顧嬌的聲音了。

    顧嬌繼續喚他︰“阿琰,阿琰。”

    顧琰緩緩地睜開眼眸,看向頭頂那張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虛弱地說︰“我听到有人叫我,是你嗎?”

    顧嬌點點頭,定定地看著他︰“是我。”

    顧琰的眼底流露出一絲迷茫與疑惑︰“你……是誰?為什麼叫我?”

    顧嬌就是一愣。

    是手術後遺癥嗎?中途哪個環節出岔子造成顱內高壓,並發腦損傷了嗎?

    沒見過這種情況啊,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失憶只是一種外在體現,他內里可能存在更嚴重的腦損病癥。

    顧嬌道︰“我等著,我給你檢查一下。”

    顧琰用殘存的力氣抓住了她的手,特別認真地看著她︰“你長得……這麼好看,缺不缺弟弟呀?”

    顧嬌又是一愣,頭頂的小呆毛翹了起來,像極了一只小小懵逼兔。

    顧琰虛弱地笑了笑,說道︰“缺的話,把我帶回家呀。”

    余生很長,請多指教,姐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