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699 神奇馬王(二更)



    巳時那會兒,盛都下了點小雨。  孟老先生帶著逆徒去國師殿內的一處涼亭避雨,就在大門口附近,顧嬌若是出來,一眼就能看見他們。  國師殿的弟子奉上茶點。  孟老先生靜靜地坐下品茶。  風月華就沒這份榮幸了,他剛闖下大禍,這會兒正老老實實地站在孟老身邊,像個做錯事的大號鵪鶉。  也就是顧嬌沒將老爺子當棋聖看待,其余人尤其是棋莊上下全都觸這位老爺子的霉頭。  老爺子脾氣差,易怒,挑剔不講理,動輒把徒弟掃地出門,風月華其實不是第一個拜孟老為師的,但卻是唯一留下來的。  所以才成了大弟子。  孟老之所以這麼有底氣,一是他是國師殿的上賓,二是他頗受國君賞識,第三就是他此人淡泊名利,不在乎身外之物,亦不貪生怕死。  活一日賺一日,不活也沒事。  沒軟肋,沒野心,自然無所畏懼。  孟老先生剛喝完一杯茶,風月華忙給他滿上,訕訕地笑道︰“老師,您這段日子去哪兒?我四處找您,都沒打听到您的消息。您的車夫也回了鄉下,我都找不見他。”  車夫是孟老先生給放了假,為的就是不要棋莊的那群家伙問出住處後去打攪他。  孟老先生哼了一聲。  他這會兒還不想搭理這個逆徒。  什麼眼光?居然和那種心術不正的人攪和在一起?  別說什麼他年紀大了,不該和一個小丫頭片子計較。  這是計較不計較的事兒嗎?欺負到他徒弟頭上了,他沒一竿子打出去都是他仁慈了。  沒錯,從今天起,娃娃就是他徒弟了。  他不許她賴。  風月華訕訕地問道︰“老師,那個小師弟是怎麼回事啊?您是在哪兒踫上小師弟的?您這段日子一直在小師弟身邊嗎?慕如心說他是個下國人,他是哪國的呀?是不是趙國的?”  孟老先生來自趙國,風月華便理所當然地認為他若是收徒,會盡量照顧趙國人。  孟老先生冷哼道︰“有功夫打听這個,沒功夫去擦擦你的眼楮?”  風月華低聲道︰“老師,我知錯了,我不該把咱們棋社的帖子送給慕如心。”  孟老先生一臉恨不能劈死他的表情。  風月華脖子一縮︰“我也不該親自把她送來國師殿。”  孟老先生還是恨不能劈死他。  風月華冷汗直冒,到底哪兒還沒說對呀?  您倒是吱個聲呀!  風月華抹了把冷汗,說道︰“我、我、我就不該與她有交情!”  孟老先生繼續喝茶。  風月華長松一口氣。  娘呃,總算給蒙對了。  風月華望了望國師殿里頭,好奇地問道︰“小師弟找國師大人什麼事啊,怎麼還不出來?”  說曹操曹操到。  顧嬌在于禾的陪同下從道路另一頭走來了。  孟老先生起身出了涼亭,風月華趕忙跟上,下台階時伸手去扶他︰“老師您慢點兒!”  四人在國師殿大門的正道上相遇。  于禾拱手行了一禮︰“孟老。”  孟老先生微微頷首,看向于禾身邊的顧嬌道︰“怎麼樣?”  顧嬌說道︰“很順利。”  孟老先生眉頭一動,眼神矍鑠無比︰“那多久能——”  顧嬌說道︰“只要阿琰身體狀況允許,隨時可以。”  風月華一頭霧水,老師和小師弟在打什麼啞謎?他怎麼一句也听不明白?  孟老先生捋了捋胡子︰“好,很好。不虛此行,回去吧。”  “老師,您是回棋莊還是——嗷嗚——”風月華說到一半,右腳背上傳來一陣裂骨劇痛,他嗷嗚地咬住了手指。  孟老先生若無其事地抽回腳,揮舞著老胳膊,邁著老碎步,毫無形象地往前跑︰“哎呀,答應了琰兒今天要陪他下棋的!趕緊回!趕緊回!”  風月華︰“……”  顧嬌︰“……”  孟老先生拿出了寶刀未老的架勢,迅速來到國師殿右側的巷子,馬車停在那邊。  可當孟老先生來到那里時卻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馬王不見了!  馬王的韁繩原本是拴在柱子上上的,這會兒卻只見繩子了。  孟老先生如遭雷擊地愣在原地︰“這可是國師殿的地盤,誰那麼大膽子把拴在這兒的馬給偷了!你們有人看見了嗎?”  附近的弟子听到孟老先生的聲音,走過來說道︰“沒有看見。”  若是有可疑之人出沒,一定會被巡邏的死士察覺。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馬王自己跑了。  馬王平日里出來拉車就喜歡亂跑,但不論跑去哪里,只要玩夠了它都會把馬車拉回去,所以顧嬌只要不趕時間一般都由著它。  不過馬車若是停在哪里,顧嬌是不許它亂跑的。  它得看著馬車呀!  顧嬌一臉迷茫地摸了摸下巴︰“它是看見什麼了?”  孟老先生想到馬王素日里那副不著調的樣子,突然臉色一變︰“那傻馬不會是被人誘拐了吧?”  一條幽靜空曠的街道上,馬王咧開大嘴巴,奮力地追著前方的一人一馬。  它原本在巷子里無聊地待著,都快睡著了,忽然間一道黑影自它眼前一閃而過,唰的將它的鬃毛都吹起來了!  馬王從未見過如此迅猛的馬,當即興奮得瞌睡全無,忙抖落車轅、咬掉韁繩,呼呼地追了出去。  馬王盡管只有兩歲半,卻比絕大多數成年馬的速度都要快,它奮力往前追,卻並沒能輕松地追上。  它不放棄,追了好幾條街。  那匹高大強悍的駿馬在一座府邸前停下。  侍衛上前行禮︰“世子!”  韓世子拽了拽韁繩,沉沉地應了一聲︰“開門。”  侍衛將韓府大門打開,韓世子策馬而入,隨後大門便 的一聲合上了。  馬王在不遠處徘徊了一陣。  它是一匹聰明的馬,大門進不去,它繞府邸一圈,找到了一片圍著柵欄的草場。  草場盡頭依稀可見一排馬棚。  馬王後退了數十步,調整速度,一路助跑,一鼓作氣,一躍而起跨了過去!  它的旦旦貼著柵欄的尖角一晃而過!  馬王鬃毛一炸!  差點就成了騸馬!  馬王落地後,馬不停蹄朝馬棚奔去。  韓世子剛把坐騎交給韓家的馴馬師褚南。  褚南拍了拍馬兒的脖子,驚艷地說道︰“它十七歲了,還是這麼健壯。”  一般來說,馬的十七歲約莫是人的五十多歲,精力與狀態都開始走下坡路了,這匹馬卻似乎依舊處在巔峰狀態。  韓世子不無自豪地說道︰“它可是黑風王。”  褚南笑了笑︰“說的也是,這世上也只有黑風王能做到這樣了。”  韓世子摸了摸它的鬃毛,問道︰“它還能上戰場嗎?”  褚南笑道︰“沒問題。”  韓世子點頭︰“好好照顧它,讓它多戰幾年。”  褚南應下︰“我知道。”  韓世子離開後,褚南將黑風王帶去了它獨有的大馬棚,它不能與別的黑風騎關在一起,否則會嚇壞馬群。  褚南給它拿了一點精飼料過來,撒上鹽粒。  黑風王的體力消耗極大,純吃草或者粗飼料不大夠,精飼料與鹽粒都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褚南!這匹馬好像受傷了,你快過來看看!”  “來了!”  褚南來不及收走飼料桶,往一旁的水槽里倒上水,去了另一個馬棚。  馬王就是褚南離開之後湊過來的。  它原本是來找黑風王打架的,可那飼料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它果斷擠到黑風王身邊,開始和黑風王搶食了。  馬生第一次遭遇搶食的黑風王︰“???”  黑風王怒了,強大的氣場四溢而出,抬起前蹄一個大嘴巴子朝馬王呼去!  馬王可不是好惹的,馬身直立而起,揚蹄還擊。  然後它被呼得很慘。  兩歲半的馬王寶寶不是老黑風王的對手!  馬王打不過,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湊到黑風王身邊,拿自己的頭蹭它、踫它、討好它!  畢竟不是成年馬,黑風王對馬王的戒心並不大。  加上馬王又這麼賣乖,被蹭了一會兒之後,馬王再去吃東西時黑風王倒是沒揍它了。  可它不揍馬王,不代表馬王不揍它。  馬王先一步吃飽後,趁著黑風王吃東西的功夫,一個尥蹶子朝它踹過去!  踹完黑風王,馬王拔腿就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